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投喂病弱男配 > 第81節

投喂病弱男配第81節


昨天她幹什麽了?


陸雲初從枕頭下麵找到手機,早晨七點半,她反應了半拍才忽然彈起來:“靠!遲了遲了!”


她從床上翻起來,被子一掀,一本厚厚的書被掀飛,重重落到地麵。


她連收拾也來不及了,隨便抹了抹臉,套上衣服就往外衝。


直到踩點趕到公司才鬆了口氣,捂住疼得不行的腦袋,喃喃道:“怎麽什麽也記不得了,跟宿醉了似的。昨天喝多了?不會吧。”


副導演見她在原地碎碎念發呆,過來叫了她一聲:“小陸!趕緊過來!”


陸雲初一個激靈:“好!”


她跟著這個美食紀錄片導演組三年了,雖然始終沒混出個名頭,但怎麽也是顆不可缺少的螺絲釘。


忙碌的一上午過去,中午吃盒飯的時候,陸雲初隨便找了個地兒坐下,一邊翻著資料一邊刨飯。


“對了,你知道最近官宣要拍的那本古早小說嗎?”旁邊有女生在聊天。


“啊,我知道,男女雙強,我初中看過,特爽。”


陸雲初頭又開始疼了起來,她連忙抱著資料挪了塊兒地,呼吸新鮮空氣。


下午出發啟程去隔壁城市拍素材,大巴上播放著一部催淚勵誌片,大概就是貧民窟的孤兒考上名校的故事。


副導演看了一眼陸雲初,讓人把片子換了。


“注意點兒,小陸她不是那個啥嘛。”他聲音很小,陸雲初還是聽到了。


哪個啥?


她反應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是個孤兒,不知為何,她總感覺自己有一個很愛她的父親。


到了隔壁城市後,節目組準備往偏僻一點兒的地方取材,前兩季城裏的東西都拍膩了,這季打算拍點兒鄉村的樸素美食。


一路折騰到了小縣城,下車後工作人員和當地居民溝通,找到了合適的拍攝地點。


陸雲初扛著包跟在他們後麵,忽然見導演似乎和人溝通不順的樣子。


她長得討喜,笑起來很甜,一般語言不通的時候她都會頂上去幫忙溝通,緩解緩解氣氛。


她趕緊湊過去,卻發現不是溝通不順,而是對方是個啞巴。


老爺子揮著手,比劃著想要說什麽。


“您在這兒手機上打字。”有人把手機遞給他。


陸雲初卻下意識伸出手:“您在我手心寫字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隨即一起笑了出聲。


“小陸啊,你可真逗。”


陸雲初被他們笑得不好意思,訕訕收回手。


夜裏睡覺時,她翻來覆去睡不著,總是想著這個事兒。


哪裏不對呢,她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麽特別重要的東西。


累了一天了,到了半夜,陸雲初終於昏睡過去。


她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見了一間黑漆漆的屋子,一向怕黑的她沒有猶豫,推門而入。


屋裏沒人,燈也沒有,更瘮人了。


陸雲初搓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正準備跑出去,餘光忽然瞥見一道影子。


“啊!”她尖叫一聲,差點沒嚇得心髒驟停。


半晌,眼睛適應黑暗,她發現那道黑影居然是個被吊起來的人。


她連忙走過去把那人放下來。這人死沉死沉的,她撐不住,被他壓倒在地上。


陸雲初覺得很熟悉,但又說不上來什麽,把這人推開,坐起來,撩開他的頭發,卻怎麽也看不清臉。


這個夢做得古怪,第二天她投入工作,很快就忘了,到了晚上,居然又夢見了這個古怪的夢境。


這個被救的人不會說話,沒有反應,像個癡傻的人。陸雲初怕黑,但有他在,她竟然覺得黑暗也不可怕了。


夢裏的陸雲初可憐他,給他做飯吃,他卻像聽不懂人話一樣,不做任何反應,一口也不吃。


陸雲初跟他說話他不理,碰他他也不動彈,就像個沒有思想的木偶一般。


但她並未覺得不耐煩,每晚入夢都要給他做點吃的。他沒反應,那她就一勺一勺喂他。


這個夢做了很久,久到節目組一路向南來到四川,趕上當地的花燈節。


導演沒放過這個絕佳的視覺素材,美食美景相得益彰。陸雲初和同事湊一起,忙完後並且回酒店,而是在這裏欣賞了一圈。


“真美啊。”同事感歎道,轉頭卻見陸雲初盯著古樸樣式的手提花燈發呆。


“你咋啦?”她用手肘推推陸雲初。


陸雲初回神,搖搖頭:“沒事兒,剛才心髒有點不舒服。”


“唉,咱們這行就是休息不足,行了,別看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陸雲初點頭,最後看了一眼花燈。回到酒店,她又做起了這個奇怪的夢。


過去的幾個月,她已經習慣了木偶人的麻木,也不跟他說話,每天就是做飯喂飯醒來。


但今天她看著臉部模糊的男人,想著今天看到的花燈,忽然脫口而出:“我是不是認識你?”


那人不回答,就和他以前一樣。


她走近,看著這人身上累累傷痕,每一次都感覺無比心痛:“可是我記不得你是誰了,我該怎麽辦才好。”


男人保持著木呆的姿勢,垂頭不語。


陸雲初說完這句話,忽然掉下淚來,她也不知道為什麽要哭,這句話就像鐵鞭抽打她的心髒一樣,疼得她渾身難受。


忽然,她的臉頰感受到柔軟的溫暖。


麵前這個麵容模糊毫無思想的男子,居然抬手擦去了她的淚。


這幾個月來,他一直坐在這裏,不吃不喝,不言不語,就像一座雕像一般,好像世間萬物都不能喚醒他的意識。


可是當她哭了,這個木偶卻會機械地抬手擦去她的眼淚,這是刻在骨血身處的意識,即使化作了無知無覺的人偶,他也會永遠記得。


陸雲初終於崩潰大哭起來:“對不起。”


在清醒與夢境的混沌間,她忽然聽到遠方有人在喊著她。


“雲……初……”


嘶啞難聽,無比著急,音調像是從喉嚨裏擠出來的一般,含著磨礪血骨的痛。


陸雲初感覺自己身的體在下墜,陷入了長長久久的黑暗,她知道自己將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但這次她不再是去異世界冒險,而是回家。


陸雲初想過自己醒來的畫麵,或許第一眼看到的是床頂,也或許是聞湛哭得紅彤彤的雙眼,但她怎麽都沒有想到,一睜眼,眼前是一大片花海。


微風拂過無邊無際的花海,泛起層層疊疊色彩繽紛的花浪,豔麗如霞,與天際被虹光染紅的雲彩連成一片,像是奪走了世間所有色彩才能誕生出麵前的場景,是觸手可及的幻境。


耳邊有人的吼聲:“瞎折騰!早知道老夫就不摻和了!”這人喘著粗氣,“有啥好看的!”


陸雲初從馬車裏站起來,探出頭,朝聲音的來源看去。


一個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叉著腰,把馬上的東西往下搬。


他的身邊站著一個身著素衣的男子,身姿頎長,衣擺紛飛,想要融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投喂病弱男配。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6717-0-81.html

類似《投喂病弱男配》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