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旁白它和諧詞過分多[穿書] > 第89節

旁白它和諧詞過分多[穿書]第89節


宴月亭忽然明白了她那時候為什麽會躲著自己了,“我嚇到你了?”


褚珀抿抿唇,猶豫片刻,“我從未擔負過別人這麽重的情感,我覺得自己回饋不了,所以當時確實被嚇到了,第一反應便想要退縮、回避,若不是……”


她以前看電視劇,裏麵的男女主角大多總要經曆過生死,嚐過失去的滋味後,才能看透自己的感情,才能拾起勇氣,她總覺得俗套。


沒想到自己也落入到了俗套中。


“我是不是太不勇敢了?”


宴月亭定定盯著她,細碎的吻落在她的眼角,鼻尖,在唇上流連,“如果你不勇敢的話,在流風崖上第一次醒來時,就會逃跑了吧。”


她當時滿腦子是想逃的,褚珀目光閃爍。


宴月亭看出她的想法,實在沒忍住笑,“哪有人像你那樣逃跑的?以進為退?”


褚珀無辜地看著他,宴月亭便垂下眸,撫摸上她的右眼,慢條斯理道:“如果我是你,屹峰親傳弟子,背後有元嬰圓滿的師父撐腰,手握禦使鈴,勾星的刀氣深入我經脈,知道我最致命的秘密,還知道後續劇情進展,能從旁白聽到我的心聲,這些已經足夠殺死當時的我了。”


褚珀一臉“你少忽悠老子”的表情:“……你有主角光環,跟主角作對是沒有好下場的,我當時若是要殺你,肯定會被你反殺。”


“你能出現在這裏,說明了天道並不能完全掌控書中的劇情進展,否則原主便應該按照劇情,在對的時間點上死亡,而不應該提前死去,這一個錯位,便能牽動後續無窮的變數。”宴月亭含著笑,“你不需要親自動手殺我,隻需利用你知道的一切,剝奪我的主角光環,將我推入死局……”


褚珀整個人都迷惑了,他們是怎麽開始的這個“我殺我自己”的話題?而且,你為什麽還越說越起勁了?!


她忍無可忍地伸手捂住宴月亭的嘴,在他吐出什麽血腥暴力的詞匯前,說道:“我不幹,那我還是選擇戀愛通關。”


宴月亭愉悅地笑了一聲,“謝過小師姐不殺之恩。”他呼出的熱氣拂在她手心裏,褚珀又想起了他眼神迷離地含住自己手指的畫麵,臉上不由一紅。


褚珀使勁收回手,在自己裙擺上蹭了蹭,“你能不能收斂點,不要動不動就勾引我!”


宴月亭歪了下頭,無辜地眨眼睛。


褚珀:“……”她忍不住踮起腳親了他一口。


宴月亭按住她後頸,想要加深這個吻。旁邊傳來一聲鶴鳴,鶴十九扭著頭,直勾勾地盯著他們。


褚珀一把推開宴月亭,捂著臉不再去看他。


宴月亭:靈石白給了。


扁舟落到湖上,行進一段距離後,便不能再往前了,葉鏡湖的天衍宮可不是什麽人都進得去的,這裏的“什麽人”特指宴月亭。


褚珀隨著鶴十九去了中心島上的天衍宮,與人間闊別十年,似乎格外漫長,又似乎隻在彈指一揮間,什麽都沒有改變。


好像就與十年前的黃昏沒什麽兩樣,她在法會中和宴月亭膩歪一天,然後在餘暉遍天的時候坐上仙鶴回去,去傅常思的天池報個到,再聽一聽傅樂謙的嘮叨。


對於閨女剛回家,便要嫁出去,老傅兩兄弟表示很憂傷,可能他們這輩子都享受不到養女兒的快樂了吧。


仙盟在開展法會的同時,也在籌備她與宴月亭的道侶大典。仙盟盟主女兒要與魔君聯姻,這個消息在修真界引發了極大的討論熱度,以至於眾人這次對法會的關注度都少了許多。


宴月亭收攏蒼雲淮三州,徹底掌控霧障山以西後,修真界的仙門委實憂慮了一陣子,尤其靠近霧障山的門派,幾乎三天兩頭向仙盟傳訊,請求各仙門在霧障山做好備戰準備。


修真界這邊警惕了許久,結果霧障山對麵的魔修搞民生、搞建設,搞得如火如荼,幾年間把那片百亂之地搞得有聲有色,人家一點也不稀罕入侵修真界。


這回再一聯姻,修真界這頭更是鬆了一口氣。畢竟比起仙魔大戰,生靈塗炭,大家還是更希望能安安穩穩地好好修煉追尋大道。


這一次,她的那些舊朋友全都到齊了,顧如霜抱著她哭了一盞茶的時間,罵她沒良心,她和楚風竟然是最後知道她還活著的人。


然後因為霜師妹太過明顯的表現,導致溫竹影也認出了她,溫竹影仔細看了她許久,有些遺憾道:“若早知燈會上一別,便如隔世,我定會與你多說幾句話。”如果可以的話,他更想留下來她。


褚珀笑了笑,“現在也可以說呀。”


溫竹影嘴巴張了張,好半天後,忽而微微一笑,“那時候的心緒如何,連我自己都說不明白了。”


法會期間,褚珀又一次半夜溜出天衍宮,跑去瓊花島旁的水榭和人私會。


宴月亭揉著她的手指:“岱山身側有一座小山巒,是座無名山,山上有座三人的小門派,叫做兩儀門,我買下了兩儀門。”


“從那裏可以看到屹峰山巔。”宴月亭輕聲道,“抱歉,小師姐……”


“不要道歉,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了。”褚珀抬手捏了一把他的臉,“說起來,你是不是該換個稱呼了?”


宴月亭眸光微動,“珀珀?”


褚珀滿意地嗯一聲,“那你想讓我叫你什麽?”


然後褚珀就不知道這句問話的哪個點戳中了鼉龍的興奮點,被他按在塌上,哭哭啼啼地從宴月亭,宴白,清曜,一路喊到阿宴,相公,再喊到臭鱷魚。


道侶大典前三天,魔都的迎親隊伍到了葉鏡湖境內,之前端坐在最前方那隻赤鳥身上的人,一直都是宴月亭的分丨身。到了這裏,他終於被趕出來,安安分分地按照典禮的規程接親。


褚珀在屋內試喜服,桌麵擺著一套精致的首飾,她隻是伸手碰了碰,便能感覺到上麵屬於宴月亭的氣息。


不擅長煉器的人,為她煉製了一整套的頭麵首飾,就連嫁衣上都滿是他的氣息,褚珀摸著袖口上繁複的暗紋,實在無法想象,堂堂魔君下班後,都在殿中為她繡嫁衣的樣子。


大概是她的腦補實在離譜,旁白塞了一副畫麵到她腦海裏。


宴月亭皺眉盯著那一大幅嫁衣圖樣,揮手將圖樣懸在半空,絲線在靈力的引導下一點點成型。


【這是他靜心的方式。】


褚珀看著鏡子裏的自己良久,勾唇笑起來。


她在心裏問道:“如果完結了,你還會在嗎?”


旁白沒有吭聲。


道侶大典那日,褚珀在萬千修士的見證下,結下同心契,被宴月亭牽上鸞車。


鸞車騰空而起,幕簾垂下,宴月亭偏過頭,目不轉睛地盯著她,“我無數次地想象過,你為我穿上嫁衣的樣子。”


“那我現在,是你期待中的樣子嗎?”


宴月亭眼中神色已道明一切。


(正文完)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旁白它和諧詞過分多[穿書]。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6731-0-89.html

類似《旁白它和諧詞過分多[穿書]》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