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1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1節

《八零暴力軍嫂》

作者:羊駝咩

文案:

(偽)暴力軍嫂發家致富日常

傅丞軍:聽說你欺負嫂子了?

小弟(驚恐):……哥?哥!我怎麽欺負的了嫂子qaq

傅丞軍:去外麵蹲著,三個小時!

小弟:哥!!你聽我說!!我沒有!!嫂子武功比我好……

蘇湄:嗯?

小弟(諂媚):好的哥,我馬上就去,嫂子你快歇著,這裏啥事沒有!

內容標簽:天作之合 古穿今 種田文 女強

主角:蘇湄,傅丞軍 ┃ 配角:蘇琳,傅誌齊 ┃ 其它:軍嫂,八零年代,發家致富,奔小康

一句話簡介:老板娘的小嬌妻

第001章

蘇湄坐在灶台後麵,時不時的抓一把幹枯的稻草塞進去,密切的關注著裏麵的火,以防熄滅。

嗆鼻的煙,炙熱的火照應著她的臉,讓她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

蘇湄在思考,她為什麽會在這裏,並且此刻坐在這裏幹這種活計。

她明明應該化為一捧黃土,隨著烈風,永遠的停留在了龍門荒漠。

“火小點,太大了。”在灶台前做飯的蘇奶奶皺了眉,扯著個大嗓子喊了一聲。

聽到這話,蘇湄連忙將火弄小了一些,溫吞的燒著火,確保它不會滅掉。這家人許是過慣了節省的日子,就連多用一些稻草,她都會得到責罵,為此,蘇湄不得不學習然後好好的用每一根草,甚至對其進行循環運用。

一頓午飯,就在蘇湄的一陣忙活中,做好了。

在鄉下,飯桌基本是沒有女孩子的位置的,‘蘇湄’雖然身為這家的長女,卻出來沒有體會過坐在飯桌上用餐。這是她在來到這個身體內時,接收到的信息。

端著粗糙的飯碗,蘇湄扒拉了兩口飯,隻覺得入口苦澀,食之無味,竟是她這麽多年來,吃過的最難吃的飯菜。默默的回頭看了一眼,許是現在的時日不好過,做菜的時候基本幾個月能吃一次肉就不錯了,那桌子上坐著其樂融融的一家人,圍著一個圓滾滾的小胖子,蘇奶奶笑的滿麵皺紋,一個勁的把油膩膩的紅燒肉塞到他碗裏。

蘇湄眉頭一挑,對這個地方有了新定義。

“這不是湄湄嗎,又坐在外麵吃飯了?”穿著大紅花棉襖的姑姑一臉喜慶的走了過來,看到蘇湄坐在外麵的台階上吃飯,連忙走了過去,一副她撿到寶貝了的表情,“沒事沒事,再過不久,你就要享福了。”

這會兒,蘇湄嘴裏還有一口半天沒有咽下去的飯,抬著頭看著姑姑,腮幫子還微微鼓著,黑漆漆的眼睛圓溜溜的看著姑姑,莫名的讓她感到心慌愧疚。

“姑姑有什麽事嗎?”咽下了嘴裏的飯,蘇湄把飯碗放在邊上的洗衣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後麵沾了灰塵的褲子,問道。

看到蘇湄俊俏的小臉蛋,姑姑頓時把難得的愧疚給壓下去,笑嗬嗬的說:“大福氣啊,湄湄,這事我可要好好和你媽媽說說,還有你奶,她們肯定很開心。”

說完,不管蘇湄願不願意,就拉著她進了門。姑姑的手勁兒賊大,蘇湄現在的這個小身板兒哪裏能拗得過她,與其多受罪,不如老實的跟著她進去,先聽聽是什麽事的好。

姑姑一進屋,就受到了蘇奶奶熱切的歡迎,拉著她就是添筷子,一遍大聲呼喝著讓蘇湄去端飯過來。姑姑連忙叫住了蘇湄,拉著蘇奶奶的手,一臉喜氣。

“媽,我和你說,老傅家的那位,從部隊裏回來,據說當了什麽什麽官的,現在正在找媳婦,這不托我問問,有沒有好的,給介紹一下,”姑姑說著,好像蘇湄撿到了大便宜一樣,“我瞧著湄湄也十七了,不如介紹過去,老傅家和我離得近,以後也有個照應。”

“這……”蘇奶奶有些猶豫了。

蘇湄是這一家子裏長得最俊俏的孩子,剛長開那一會兒,蘇爸爸和蘇媽媽還因為這事吵起來,蘇爸爸懷疑蘇媽媽給他戴了綠帽子,可最後也沒有一個結論,蘇湄是不是親生的問題,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蘇奶奶可不管這些,她們家隻要有蘇湄的弟弟來傳宗接代延續香火就夠了,女兒,不過是拿來換彩禮錢的。

那個老傅家可是出了名的窮,老傅家的那位兒子十幾歲就因為窮去了部隊,這會兒也有了二十七歲,也沒見有什麽名堂,把老爹接過去享福。

這回姑姑來說親事,一家人可沒有一個高興的。

“哎呀,媽,我做事,您還不放心?”姑姑一眼就看出來蘇奶奶的猶豫,連忙湊了過去,笑嘻嘻的說道,“那家可是說好了,到時候給三件套,還有五百塊錢的彩禮,您啊,就別擔心了。”

一聽到有五百塊錢的彩禮,蘇奶奶眼睛似乎都亮了。她不在乎自己的這個長孫女未來如何,她要的,隻是一份足夠她們過好日子的彩禮錢。

再說了,養著這個賠錢貨,不就是為了這一天麽。

“他們家能拿得出這個錢?”不過想到老傅家的情況,蘇奶奶還是有些擔心,要是到時候拿不到這個錢就把蘇湄給嫁出去了,這要是再嫁,可就值不了多少錢了。

姑姑有些滑稽的用大紅碎花袖子遮住了半張嘴,有意壓低聲音的說:“人家現在可是什麽上尉的,又立了功,國家可是補償了這個數,媽你說,拿不拿得出。”

說歸說,姑姑還伸出了手,對蘇奶奶比劃了兩個手指頭。

“這才兩百塊,那三件套還能拿得出?”蘇奶奶一看,更加不樂意了。

這下,惹得姑姑哈哈大笑,連連拍腿,眼角都泛著淚花,過了好一會兒,才在蘇奶奶不悅的目光下停下笑聲,挽著蘇奶奶的手,讓她消氣。

姑姑笑眯了眼,仿佛天大的餡餅掉了下來砸中了她:“哎呀,那是國家給獎勵了兩千塊。”

一聽到老傅家那個沒出息的兒子有了兩千塊錢,蘇奶奶就差沒直接把蘇湄打包送過去了。

連說了幾聲好,蘇奶奶喝了口水才冷靜下來,又問:“他們家不願意多給一點?”

“哎呀,這擱在哪家,五百塊錢都已經不少了,還有三件套,要是再多,估計人家都不樂意了。”姑姑生怕自己沒機會拿到那筆媒人包,連連勸說,“你瞧村頭的青丫頭,水靈靈的,嫁到隔壁村的萬元戶家裏,也就給了六百塊錢,還要人家帶回去一半呢。”

言下之意,無非就是,知足吧,不要太貪心了。

思襯許久,蘇奶奶才點頭,答應姑姑去講這門親事。

從姑姑進門,到拍板嫁人,蘇湄這個當事人根本沒做過任何表態,冷眼旁觀著這一家人的唱和。

第002章 (修)

說完了正事,蘇奶奶留著嬸嬸在家裏吃了頓飯,順便大發慈悲的讓蘇湄到廚房去吃飯,免去了風吹之苦。

還不等蘇湄吃完,蘇奶奶就大呼小叫的讓她進去收拾參加,再看他們一家人,除了蘇湄的父母背著鋤頭準備去幹活,她的幺弟和蘇奶奶一副出去散步的悠哉模樣。

“快把屋子收拾了,然後去割豬草。”蘇奶奶原本笑意盈盈的在給小孫子扣衣服,見到蘇湄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嚇了一跳,頓時就將火氣出在了她的身上,“瞧你一天到晚的,走路沒個聲音,是要嚇死誰啊?飯都給你白吃的?”

“哎呀,媽,這可是寶兒!”姑姑連忙上去,推攘著讓蘇湄出去。

自己母親有多重男輕女,姑姑這個從小在蘇奶奶跟前兒長大的,心底可是門兒清。

心底多少有些替這個和自己有相同經曆的小外甥女難過,在這個家裏長大的,被賣出去,也許是個好出路。

蘇湄承著姑姑的力道,順勢就出了門。拍了拍蘇湄的腦袋瓜子,姑姑安慰道:“那家我也打聽了,人是好的,就是看著嚇人。一年也就一兩個月在家,你別怕。”

蘇湄雖然說不上記仇,卻也對這個一來就說給她找好了婆家的姑姑沒有多大好感。

離開了家後,蘇湄沿著小路走到了大路邊的田溝上,拿這把彎刀開始割豬草。這時候太陽正大,田中央最是能曬到太陽的地方,原本被風吹的森冷身子,這會兒也漸漸的溫暖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耳垂,蘇湄把割好的豬草都堆在了大路邊上,直起身子,看著田裏正彎腰割稻子。

這會兒就是豐收的時候,等到秋收過了,就要準備十二月的麥苗和土豆。

揉了揉有些發疼的額角,蘇湄實在對這種沉默寡言還怯懦的父母不拿手。想她蘇家滿門忠臣,父兄駐守邊疆數十年如一日,那會兒哪個敢對蘇家有意見,何況她又是家裏唯一的孫女,哪個不是捧著寵著,又怎麽會有現在這樣的事。

歎了口氣,蘇湄見豬草割的差不多了,雙手一撐,直接就從下麵跳到了路麵上,正走到邊上樹下要拿麻繩把豬草都綁了的時候,一個小胖墩伸手就把她的豬草給抱在了懷裏,地上就稀稀落落的躺著兩根,看到蘇湄過來了,小胖墩還對她做了個鬼臉,笑嘻嘻的就跑了。

蘇湄一看,火氣直接上來了,也不管這會兒不算熱的天氣,把兩個褲腿都挽了起來,蹭的就追了上去。縱然這個身體瘦弱,可長年的勞作也讓她有了底子,再看那小胖墩,跑了沒多遠就氣喘籲籲的,哪裏是蘇湄的對手。

果然,還沒有跑到拐角,小胖墩就被蘇湄給抓了住。

“為什麽偷我的豬草。”蘇湄將小胖墩製服住後,也沒有立刻去撿掉在地上的豬草,一手鉗製住他,將小胖子壓在地上,一雙清澈的大眼就這樣盯著他。

若是少年郎,隻怕都逃不過那一雙桃花大眼,可,現在蘇湄雖然內裏是雙十年華的女子,小胖墩確是實打實的十二歲孩子,滿腦子的偷懶耍滑,也是皮孩子的時候,自然不會對蘇湄的眼神有所感覺。

“誰偷你豬草了,哪個能作證?這就是我割的。”小胖墩話說的理直氣壯,還想掙脫蘇湄的手,無奈蘇湄用的是巧勁不是蠻勁,一時半會還真掙脫不了。

嗤笑一聲,蘇湄眉頭一挑:“你倒是說說,你割了多久?這裏大概能供幾頭豬吃?”

“當然是割到現在了,誰會去計較花了多少時間。”哼哼了兩聲,小胖墩看到自己父母過來了,連忙掐了一把自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蘇姐姐,我錯了,豬草全部給你,你別打我。”

聽到自己兒子這麽淒慘的哭聲,趙娟連忙跑了過來。蘇湄見對方家長都過來了,在他們的怒視下,悄悄的用手點了小胖子的某個穴道,這會兒,他就是真哭而不是假哭了。

慢吞吞的放開小胖墩站起來,一獲得自由,小胖墩就撲倒了自家母親的懷裏尋求安慰。趙娟抱住自己的兒子上下檢查了一下,見自己的兒子雖然哭的可憐巴巴的,卻沒有多大的傷痕,這才安了些心。

“你這小姑娘怎麽這麽不懂事,連弟弟的豬草都要搶!”趙娟聽多了蘇奶奶背地裏說孫女的壞話,心底對蘇湄的印象一直不好,這會兒還發生了這樣的事,自然怒不可遏。

回頭一看,好樣的,一大家子都出來了。怪不得這個小胖墩敢在蘇家父母還在的時候就偷她的豬草,原來還有這原因在。

“這是我的豬草,田裏的叔叔阿姨都能證明。”蘇湄也不怕,理直氣壯的挺直了腰杆子,話雖然是對趙娟說的,可眼睛卻一直盯著小胖墩。

她蘇湄可不是隻會一味委曲求全的女人,能在龍門開了五年茶館的,能不沾一點血?

趙娟聽到蘇湄還狡辯,氣的鬆開了小胖墩,揚起手就朝著蘇湄的臉上招呼去了。輕輕鬆鬆的躲過了趙娟的巴掌,伸手直接握住了趙娟的,臉上依舊掛著微笑:“阿姨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打人,未免有些過分了。”

“什麽紅什麽白的,你搶了我家強強的豬草是事實,你老師怎麽教你的?我要去和你老師說,你這種壞品德的人,不配讀書。”趙娟用力的想要掙脫蘇湄的手,卻沒想到對方手勁大,怎麽也掙脫不了,痛感從手腕傳到大腦,讓她的麵目開始猙獰。

這會兒田裏的人都圍了過來,一聽到趙娟的話,有幾個熱心腸的大嬸就開口為蘇湄打抱不平了。她們剛剛可都見到這個小姑娘在那裏手腳麻利的割豬草,還湊在一起說這小姑娘的動作快,下一刻看到劉家的那個小子去抱人家小姑娘的豬草,大家都以為兩個孩子鬧著玩,誰知道這會鬧出了事。

“合著不是你們家孩子被欺負了,你們就無所為了,我家強強被欺負了,你們不幫忙也就算了,還幫著個賠錢貨說話?”趙娟本身就不是個好脾氣的,這會兒聽到了,更來氣。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家丫頭不好。”蘇家父母聞訊趕來,看到被蘇湄站在趙娟麵前被罵,也不管到底發生了什麽,上去就是一頓道歉。

蘇湄眉頭一挑,欲張嘴,忽而又想到了些什麽,抿唇隻是笑。

她需要看看,蘇家父母對她是什麽態度。

左右這具身體也是他們的骨血,若是好的,以後自然免不了為他們打算。

若是不好,屆時給些好處,也當是報答‘蘇湄’的肉、身之情。

總而言之,蘇湄可不會讓別的人占便宜。

可蘇湄這樣子,卻讓趙娟以為蘇湄害怕父母,說的來勁了,還時不時的要伸手戳她的腦袋,都被蘇湄不做痕跡的躲了過去。就在蘇家父母默默的承受自己女兒被欺負的時候,有人出聲了。

“要是覺得不公平,不如讓村長來解決。”男人高高壯壯的,比一般南方的男人都要高上許多,身上穿著寬鬆的粗布麻衣,卻掩蓋不了那一身颯爽英姿,“對錯,自然一目了然。”

蘇湄都忍不住在心底喊了一聲好。

作者有話要說:  比心心,愛你們

微博:晉江羊駝,歡迎關注~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1.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