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13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13節

洗了把臉,蘇湄連早飯也沒有吃下的胃口,直接回了房間躺下休息。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中午。

再次睜開眼,外麵已經大亮,蘇湄伸手遮住了眼睛,往外麵看過去,也不知道是怎麽了,就連日光,她瞧著都像是五彩斑斕的。撐著從床上做起來,蘇湄忍不住喘氣。

這具身子還是太弱了,連生病都是這般難受,真是不太習慣。

“湄兒,身子好些了嗎?”傅誌遠去上學前和傅愛國說了一聲,這回傅愛國見蘇湄還沒有起,有些擔心的過來敲門。

蘇湄深呼吸一口,提高了些音量:“我沒事,一會就起。”

“你仔細些,別摔著了。”傅愛國也不知道蘇湄到底病的嚴重不嚴重,敲了敲自己的煙杆子,也沒有多說什麽。

坐在那裏緩了好一會兒,蘇湄才有了力氣起床。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太多了,越躺著,她越覺得沒勁兒。

當傅愛國在院子裏看到蘇湄出來的時候,也嚇了一跳。蘇湄平時並不生病,可今日這一病,瞧著卻十分嚴重,有些嚇人。

“你弟說你病了,要不去陳醫生那裏瞧瞧。”傅愛國原本想抽一口旱煙,但是想到兒媳婦還病著,就忍住了,沒有抽。

蘇湄眨了眨有些幹澀的眼睛:“好的,爸,我現在就去。”

“我陪你去。”到底還是不放心蘇湄一個病人自己去村子裏的診所看病,傅愛國把煙杆子放下,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陪著蘇湄來到診所的時候,裏麵已經有人在候診了。沒法,蘇湄隻能先坐在那裏等著,前麵的人輪完才能到她。傅愛國這會兒又沒有旱煙,又沒有什麽可以做的事,隻能在裏麵幹巴巴的站著。

“這不是老傅嗎,這是你兒媳婦兒?”傅丞軍結婚的事早就傳遍了整個村子,這會兒看到傅愛國帶著個小姑娘來診所,好事的人都忍不住偷偷的瞧幾眼。

也隻有平日裏關係還算可以,會直接問出來。

傅愛國見問話的是熟人,也就聊了起來:“可不是,這不是剛要準備請你們過去吃酒,那個兔崽子就走了嘛,等他下次回來,再請你們。”

“沒大礙,沒大礙,小姑娘長的水靈,聽說會讀書?你家老大有福氣啊。”嬸子倒是個熱心腸的,聽到傅愛國說這話,就知道是對兒媳婦特別滿意,也沒有自討沒趣的說他們家的那些事。

“那是,還是班長。”對於這個兒媳婦,傅愛國總是會偏愛一些。

“我瞧著她好像不太舒服,是不是受涼了?”嬸子笑眯眯的打量了蘇湄幾眼,看到她白著臉,關切的詢問。

“昨天還瞧著好好的,今天一早起來,誌齊就說他嫂子有些不舒服,”傅愛國麵上瞧不出什麽,隻是語氣中多少有些心疼小輩,“睡了一會也不見好,就帶來讓陳醫生看看了。”

“哎呦,這可耽擱不得,這樣,嬸子在這兒排了好一會兒,等會輪到了,你先去看,嬸子排最後看就是。”嬸子身上摸了摸蘇湄的額頭,拔涼拔涼了,就和夏日裏的冰塊一樣,頓時有些擔心。

“那就謝謝大妹子了。”傅愛國也不是古板的人,既然能給這家人先瞧病,這份恩情,記者以後再還就是。

蘇湄全程沒有開口,也就是嬸子伸手探她額頭的時候對嬸子笑了笑。很快,就輪到了嬸子,把這個名額讓給了蘇湄後,嬸子又排到了剛剛蘇湄排的位置,繼續等著。

陳醫生一瞧蘇湄臉色蒼白,給她把了脈,問了幾個問題,就開了藥。

診斷的結果和蘇湄想的差不多,傷寒加思慮過重。開的藥全是西藥,叫蘇湄不怎麽願意吃,可自己又實在病的沒有精力去些藥方,隻能跟著傅愛國回家,先吃了藥,在床上又躺下了。

“湄湄,你沒事吧。”小人參一覺睡到大中午,還是被蘇湄中午的動靜吵醒的,隻是那會兒傅愛國要帶蘇湄去看醫生了,他也就沒敢出現。

現在蘇湄回來了,小人參麻利的從角落裏出來,看到蘇湄慘白著臉躺在床上,有些擔心。

蘇湄搖了搖頭,額頭還冒著冷汗,沒力氣說話。

哼唧哼唧的爬上了蘇湄的床,小人參摸了摸蘇湄的手腕,說道:“你真是一點都沒有蘇大哥說的風範,笑笑的傷寒就能讓你起不來。”

嘴上雖然這麽說著,小人參還是從嘴裏吐出了水滴狀的東西,塞進了蘇湄的嘴裏。

眼睜睜的瞧著小人參從嘴裏吐出來的東西往她嘴裏飛,蘇湄就是沒有力氣,隻能咽了下去。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這是三號的更新,為了蹭玄學,就晚點更新啦~~~

愛你們~~

第016章

水滴入喉後,蘇湄咳嗽了兩聲,恢複了大半的力氣,這會兒趴在床邊,恨不得把肺都給咳出來。

“你給我喂了什麽?”

她蘇湄什麽時候要淪落到喝別人的口水的地步了?

“我又不是人,沒有你們的生理,剛剛給你的那一滴是我的精元,可寶貴了,你還嫌棄它!”小人參見蘇湄不識貨,氣的就差變成人打她一頓。

“我再休息會兒,你要是無聊了,可以去外麵,但千萬要小心。”蘇湄揉了揉有些發脹的額角,隨口叮囑了一句。

可今日,小人參卻沒有出門的意思,回到自己的小窩裏,哼唧著也不知道在搗鼓什麽。蘇湄也沒精力去瞧它做什麽,蓋上被子,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許是剛提了回家的事,蘇湄這一睡下,就夢到了蘇家。

她向來和藹健壯的父親,瞧著老了二十歲,陪著鬱鬱寡歡的母親在池邊觀賞那一條條肥嘟嘟的錦鯉。她的兄長也已經解甲歸田,陪著嫂子在院內散步。

目光觸及嫂子那圓滾滾挺著的大肚子時,蘇湄恍然,原來嫂子已經懷孕了,瞧著就像是快生了一般。

“我好像,看見了阿妹。”陳氏摸了摸肚子,若有所思的看著蘇湄現在站著的地方,對蘇離說道。

蘇離愣了一下,順著陳氏眼睛的方向看過去,卻隻看到一片虛無。

“是不是最近太勞累了,看錯了?”蘇離摸了摸陳氏的肚子,整個人看上去有些憔悴。

自從小妹不在了,家裏就少了許多生機,似乎誰都在懷念小妹,但又默契的不在提及。

他再思念小妹,可自己的妻子如今懷了身孕,一起都需要向前看,而不是止步不前。也許等他們第一個孩子出生後,能給這個家再添一些新的活力。

想要伸手去摸摸她那未出生小侄子或是小侄女,卻又害怕自己還算一個靈體,會傷到孩子。蘇湄原本挪動的腳,又收了回去。

得知大家安好,一切就沒什麽遺憾了。

蘇湄還來不及再多看看,就被放學的傅誌齊給叫醒了。

“嫂子,你好些了嗎?”傅誌齊一下學就急衝衝的跑了回來,連書包都還沒有放下,就跑到蘇湄的房前來敲門了。

好夢被驚擾,多少有些不愉快,蘇湄皺了皺眉,還是披上了衣服下床。

打開門,看到還有些喘氣的傅誌齊,蘇湄原本的脾氣也就消散了許多,隻是臉色依舊不是很好看:“好多了。”

見到蘇湄的確比早上看著好多了,傅誌齊鬆了口氣,說:“嫂子應該一天沒吃東西了,爸特意給你燒了糊糊,好消化。”

聽到糊糊,蘇湄僵了一下,自打她三歲以後,就在也沒有吃過這種小孩子吃的糊糊,在她看來,隻有那些嬌弱的孩子才需要吃這種東西。

可最後,蘇湄還是不忍心讓關心她的人失望,還是吃下了那一碗特意為她做的米糊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人參喂給她的精元,她現在覺得自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隻是為了不讓他們擔心,還是在他們麵前吃下了醫生配的藥。

隻是睡了一天,蘇湄覺得渾身骨頭都快生鏽了,對著傅家父子一頓解釋,這才被允許在外麵走走。

鄉下的夜晚總是寂靜的別有一番味道,這個點並不是很晚,來來回回的路上也還有一些剛剛從地裏回來的人。

蘇湄和傅誌齊一前一後的走著,遠遠悄悄,就像是大小姐身後跟著位護衛,意外的和諧。

“嫂子不用那麽辛苦的,家裏還有我們。”傅誌齊從父親嘴裏得知蘇湄是累到的後,心底一直滿懷愧疚,

搖了搖頭,蘇湄笑出了聲:“我也是為了我自己。”

其實蘇湄一直看的很清楚,就算傅家人再善良,可若是擱以前那個主兒在這裏,隻怕遲早有一天也會厭煩。

人們總是對愚蠢的人沒有多少耐心。

而蘇湄之所以在有足夠的錢立足傅家後,還要想著法兒的賺錢,也是為了更加長遠的未來,就算有那麽一點原因是為了傅家,可大部分,還是為了自己。

人,到底還是自私的。

“蘇湄,你今天怎麽沒有去上學?”蘇挽原本今天想去找蘇湄問她有沒有報名成功,誰知道過去的時候,被告知了她請假。

“有什麽事嗎?”並不太喜歡把自己生病的事情宣之與眾,蘇湄輕飄飄的一句就順利的讓蘇挽不再糾結她請假的原因。

蘇挽微微一笑,隻以為小家碧玉的挪了小碎步拉近了和蘇湄的距離:“我就是想問問,你報名成功了嗎?”

奧數比賽的報名,不是你報上去就能被選上的,老師還會經過一番挑選再定下人數。而蘇湄又是七班的班長,若是定下了人選,也是第一個知道的。

“我沒報名。”蘇湄能理解蘇挽想要贏過別人的心思,卻不太能了解她為什麽一定要死死的抓著她不放。

果然,聽到蘇湄沒有報名,蘇挽臉色頓時一變,在月光下略顯得猙獰的看著蘇湄:“你為什麽不報名?你是在耍我嗎?”

“我沒有說過我要報名,”蘇湄笑了笑,回頭看了傅誌齊一眼,示意他一會兒就回家,“我對奧數不感興趣,何況,你最擅長的不是英語嗎,何必在不擅長的領域搶別人的機會。”

“市裏每年都會組織英語口語比賽,就在下個月報名!”蘇挽見蘇湄要回去了,不死心的在她背後喊道,“這次,你必須報名。”

背對著蘇挽,蘇湄笑了笑,沒有多少在意。

她從頭到尾就沒有說,自己要參加什麽比賽。預計的事還在軌道上,她根本沒有那麽多精力可以用在別的上麵。

看著蘇湄離開的背影,蘇挽恨恨的咬了咬牙。

村裏優秀的姑娘隻需要她一個就夠了,為什麽還要多出來一個蘇湄!為什麽蘇湄不繼續唯唯諾諾任由蘇奶奶擺布!

她始終想不明白,蘇湄為什麽會突然之間變得那麽優秀。

要是讓她想明白了,隻怕蘇湄就要被抓到研究所裏去切片研究了。

“嫂子,以後你還是盡量避開那位同學吧。”等到走的遠了,傅誌齊才忍不住開口。

那個所謂嫂子的表姐的同學,在剛剛質問嫂子的時候,簡直就是麵目可憎,他一個成年男子都看的有些心驚。加上他在學校的時候也聽過不少蘇挽迫害別的女同學的事情,多少有些擔心蘇湄會被她給欺負了去。

蘇湄笑了笑,沒有回答。

想欺負她?

那個人還在娘胎裏沒有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準點更新,雖然看著很開心,但其實,我很困,不知道為什麽能堅持熬到現在,愛你們,比心心

第017章

在傅誌的眼裏,蘇湄一向是有主見的,所以提醒的話,隻要說一遍就夠了,第二遍反而是多餘的。

“嫂子早點休息吧,今天別看書了。”眼看著快要到家了,傅誌齊忽然來了這麽一句。

大概是傅誌齊每晚寫完作業到後院去打水洗臉的時候,都能看到蘇湄房間裏微弱的燈光,才會讓他忍不住說出這句話的。

“你也早點休息。”推開了大門,蘇湄徑直往後院走去。

打了盆水到屋裏,打算擦一下身子。

蘇湄冷不丁的瞟了小人參一眼:“要麽出去溜達,要麽老老實實的麵壁。”

“我麵壁。”小人參頓時明白了蘇湄的話,連忙轉身,就差發誓了。

滿意的點了點頭,蘇湄檢查好門窗後,才開始脫衣服。蘇湄穿的不多,一件短袖,一件外套,外加一條喇叭褲,脫掉也不費力氣。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13.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