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14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14節

晚上的井水有些冰涼,蘇湄沾濕了毛巾後,把它擰到半幹,而後開始擦臉。冷冰冰的東西最適合拿來冷靜,起碼蘇湄這會兒原本渾渾噩噩了一天的腦子開始清醒了起來。

安靜的房間內,擰毛巾時流出的水嘩嘩的傾瀉入木盆中,泠泠的水聲格外的清晰。小人參動了動腦袋上的葉子,聽到這麽曖昧的動靜,隻要是公的,都會忍不住要回頭看上一眼。

等蘇湄洗漱完換上睡衣的時候,小人參已經睡著了在那裏,從外麵倒了水回來後,蘇湄看了一眼小人參,動了動手,給他把邊上擱人的東西都給挪走,然後熄燈睡覺。

一夜好眠,第二天天未亮,蘇湄就醒了過來,推開窗,深呼吸一口,許是痊愈的原因,蘇湄覺得今天的空氣比昨天的更加清凜,沁人心脾。

“嫂子。”傅誌齊出來洗漱的時候看到蘇湄已經換好了衣服在院子裏洗臉,對她打了聲招呼,“你的病好了嗎?”

“已經痊愈了,我們要快點了,還要趕著去學校。”蘇湄把臉上的水珠擦拭幹淨,一邊倒水,一邊催促傅誌齊動作快一些 。

見蘇湄去了廚房,傅誌齊手腳利索的給自己洗漱了一番,連跟緊廚房,兩人蹲在廚房裏吃了早飯,這才出發去學校。

傅愛國並不知道蘇湄隻請了一天的假,所有並沒有給她準備午飯。

“嫂子,中午我直接去廚房給你大菜,到時候你直接過來餐廳找我就是。”傅誌齊也想到了這點,在到校門口的時候,對蘇湄叮囑了一句。

點了點頭,蘇湄也沒有別的意見。

“小蘇同學,今天好點了嗎?”門衛平日裏和蘇湄也能說上幾句話,對與這個溫柔又聰明的女孩子,門衛總是會多兩分關注。

蘇湄對門衛笑笑:“好得差不多了,謝謝叔叔。”

“沒事沒事,你們這些小同學,就是把學習看的太重,身體才是最要緊的。”門衛一邊嘮叨著,一邊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包的好好的紅薯,塞給了蘇湄,“快拿著,趁熱吃了。”

“謝謝叔叔。”握在手心裏的紅薯依舊是溫熱的,蘇湄對這些淳樸的善意毫無抵抗力,“我先去教室了。”

“快去吧。”

進了校門後,傅誌齊忍不住感歎自家嫂子超級好的人緣,上至幾十歲的大叔,下到同輩的同學,無一不是對她多有好感。

到了教學樓和,蘇湄和傅誌齊分道揚鑣,一個上了樓,一個繼續往前走。

來到教室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同學坐在位置上看書了。

“班長,你終於來上學了。”聽到動靜的同學紛紛抬起頭,看見是蘇湄來了,原本木著讀書的臉都生動了起來。

“我隻是請假了一天而已。”蘇湄笑了笑,淡定的接受了來自同學們的關心。

礙於班裏隻有蘇湄一個女生,大家也是在確定蘇湄病愈了之後就糊掉了自己的位置。

在一個隻有一個女生的班級裏,蘇湄永遠是那個最明顯的哪一個。上午四節課,每個老師來上課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問蘇湄有沒有好點了。

這讓蘇湄不由想到了小時候在學堂裏和別的小姐妹瞧瞧逃了夫子的課出去玩,要是在這兒逃課,估計老師一進來,就立刻知道了。

“班長,平時看你那麽強壯,怎麽昨天就病倒了。”終於到了沒有拖課的課間,趙斌噌噌噌的跑到了蘇湄麵前,臉上笑嘻嘻的。

蘇湄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腦門,把她麵前這張放大的臉給推了開:“那你為什麽要吃五穀雜糧。”

“我這不是就問問。”趙斌摸了摸被紮紮實實拍到的腦門,嘿嘿一笑,“不過今天看班長臉色不錯,應該是好了。”

“沒別的事就別擋著我的陽光了。”蘇湄從抽屜裏拿出了一本書,在桌上攤開。

趙斌見蘇湄不打算在理他了,頓時覺得有些無趣,抱怨了兩句後,老老實實的退回了自己的座位。見自己的同座回來了,俞立誠拍了拍他的肩膀。

“明明知道班長不喜歡,你還要去湊熱鬧。”俞立誠可是把趙斌的舉動都收在了眼底,他的那些花花腸子,還能不知道?

也就是趙斌這個二愣子,還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像個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喜歡一個小女生,就要欺負她各種吸引她的注意力。

“班長真是好無趣,就知道看書。”趙斌把蘇湄不理會他這事怪在了她喜歡看書上麵。

俞立誠笑了笑,沒有多說話。趙斌喜歡折騰就讓他折騰去吧,俞立誠要是真的把話都告訴了他,恐怕趙斌也會找個借口否認,還不如先放著,總有一天他自己會明白的。

到了中午,蘇湄難得沒有第一時間去食堂,而是在座位上收拾筆記。

俞立誠已經站在那裏等趙斌一起去食堂了,回頭卻看見趙斌已經走到蘇湄身邊。

“你還不去吃飯?”原先蘇湄從來不喜歡在下課後耽擱,今天卻忽然沒有急急忙忙的離開,趙斌不得不胡思亂想。

是不是她和家裏人吵架了,沒人給她準備午飯?還是出了什麽事,讓她的午飯泡湯了?

“有人會幫我買,筆記沒整理好。”蘇湄頭也沒抬,手裏的筆不停的在紙上劃動飛舞。

她認真的模樣,格外的好看。

趙斌不自覺的臉紅了,愣了好一會兒,忽然反應過來,連忙虛張聲勢:“你遲早要讀成書呆子!”

在門口冷漠的看著趙斌的俞立誠,麵無表情的見趙斌過來,什麽話都不想說。

等蘇湄整理好筆記去食堂的時候,傅誌齊已經買好午餐調選好位置坐在那裏等著她了。見蘇湄出現在門口,傅誌齊連對她揮手,讓她過去。

買好飯菜正要叫蘇湄過去的趙斌看到蘇湄往傅誌齊的位置走過去,臉色刷的一下就變得難看了。

“別多想,應該是她的家人。”俞立誠冷漠的端著盤子站在邊上,看到蘇湄坐到了傅誌齊對麵,淡定的說道。

聽到俞立誠說傅誌齊應該是蘇湄的家人,趙斌的臉色就沒有那麽難看了。安安分分的坐下,和俞立誠一起吃午飯。

“嫂子,老師留堂了?”蘇湄難得這麽遲過來,傅誌齊多少有些好奇。

接過筷子和勺子,蘇湄喝了一口湯,這才開口:“昨天沒有上課,今天整理筆記耽擱了一點時間。”

“剛剛打飯的阿姨說會有飯後水果,嫂子要不要,我去打一份。”

蘇湄搖了搖頭,低頭安靜的吃自己的飯。

“蘇同學,下個月有一個英語口語比賽,你要不要去參加?”正好蘇湄去放盤子的時候,遇上了剛剛下樓的陳老師。

前一天晚上剛剛被提到的比賽,今天就從陳老師口裏得知,隻能說蘇挽應該也是昨天才知道消息。

“不了,老師,我覺得學校裏口語比我好的同學還有很多。”蘇湄微笑著,拒絕了老師的邀請。

陳老師見蘇湄拒絕的果斷,覺得有些遺憾:“蘇同學的口語也十分好,希望你能多考慮一下,不要錯失這個機會。”

“謝謝老師。”

“班長真的不參加比賽?”等陳老師走遠後,一直不遠不近的跟在蘇湄身後的趙斌悠悠的開口。

要是心理承受能力稍微差一些的同學,隻怕這會兒就要被嚇得夠嗆。

“不想參加。”蘇湄瞥了趙斌一眼,丟出了自己的原因。

不斷地在蘇湄這裏碰軟釘子的趙斌並沒有死心,堅持不懈的趁著空隙繼續圍繞著蘇湄。

“趙同學都沒有自己的事情嗎?”蘇湄也不知道趙斌今天是吃錯了什麽藥,有空就往她身邊湊,那怕說的話好聽一些也就算了,出口不是冷嘲就是熱諷。

趙斌一聽,頓時覺得受到了重擊:“你就這麽不待見我?”

“我很忙。”蘇湄揉了揉太陽穴,揚了揚自己手裏的記錄本,“如果有事情,麻煩等我不忙的時候再說。”

“我就問你,中午那個男的和你是什麽關係!”

作者有話要說:  蹭玄學蹭的神誌不清,但是為了下個月改善夥食,哭唧唧的求包養

第018章

趙斌氣呼呼的就把心底的話脫口而出,原本鬧哄哄的班級,頓時安靜了下來。他們班長,中午和別的男生在一起?這讓這一大堆男生感到好奇。

平時班長瞧著可是冷冰冰的,就像是十二月的雪,天山的冰川,外麵不認識的,可沒幾個男生敢靠近她。

“和你有什麽關係?”蘇湄終於抬起頭睜眼看著他,卻讓趙斌有些心慌。

他從來沒有看到過蘇湄這麽冷冰冰的看著他,心底一顫,又生氣,又害怕,還委屈。

“沒什麽關係!”對著蘇湄吼了一句,趙斌轉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說什麽都不肯再看蘇湄一眼。

俞立誠拍了拍趙斌的肩膀,誰叫這家夥就是管不住嘴,這會兒惹的蘇湄生氣了,雖然有些可憐,確實在活該。

“趙斌沒有壞意。”許闌雖然平時和趙斌不對付,但是關鍵時刻確不會落井下石。

放下手裏的筆,蘇湄認真的看著許闌,說道:“我知道,所以並沒有生氣,但是趙斌不改改他自己的脾氣,以後可不好說。”

“沒生氣就好。”許闌笑了笑,也沒有多說。

隻要蘇湄不生氣就好,終於她心底怎麽想的,那可就不管他的事了。

一直到放學,趙斌都沒有再看蘇湄一眼,蘇湄也落得個清淨,放學後把考勤表交給了班主任後,蘇湄下了樓。

“我下午聽到了些議論,嫂子你別放在心上。”趙斌的問話最後還是被傳了出去,一傳十十傳百,輿論漸漸的就變了樣子。

從一開始的蘇湄到底和誰在一起,最後變成了蘇湄早戀和男朋友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吃午飯。要不是還沒有傳到老師的耳朵裏,隻怕現在蘇湄已經被班主任請去喝茶聊天了。

“沒事。”趙斌吼出那句話的時候,蘇湄就已經能猜到會被傳出去。

也猜到了,會被傳的麵目全非。

雖然蘇湄看著沒有什麽反應,傅誌齊還是覺得有些難過。

村裏的人會說這些流言蜚語,他大可以當做大家愚昧無知。可是,為什麽學校裏的同學也會如此?大家都接受過教育,也都明事理,卻喜歡傳一些詆毀同學的言論。

不知道是不是傅誌齊太過敏感,和蘇湄走在一起的時候,總覺得所有同學都在看著他們。

蘇湄可沒有傅誌齊的感覺,她打小就是眾人的焦點,在京城,哪家不是以請到她赴宴為榮,就算是在茫茫大漠,她也依舊是最耀眼的那個。

“等會我去店裏買幾本書。”走出校門沒幾步,蘇湄想到自己的那幾本小人書都看完了,是時候要去十點補貨了。

“好的,嫂子。”傅誌齊還沒有從自己的思考裏走出來,就聽到了蘇湄說話的聲音,傻乎乎的半天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就應了下來。

住在鎮子上同學每天放學後都會往書店跑,今天也不例外。

趙斌放學後被俞立誠拉到了書店,一路上都顯得悶悶不樂的。

“不就是喜歡班長嘛,用得著這樣?”俞立誠實在看不過趙斌這幅魂不守舍的模樣,一手攔過他的肩膀。

乍一聽到這話,趙斌就像是炸毛的貓一樣,連忙把俞立誠的手給拍下去,氣呼呼的反駁:“我怎麽可能會喜歡那個冷冰冰的女人!”

冷冰冰就算了,對他還凶。

這世界上,怎麽會有她這麽可惡的女人。

俞立誠無奈的笑了笑,他都直說了,同桌都不肯麵對。

“這個女人……”趙斌一回頭,就看到了蘇湄和傅誌齊一起進來,立刻恨的牙癢癢。

趙斌能看到蘇湄,蘇湄自然也能看到他。隻是,蘇湄並不想和一個沒有眼力見的人說話。

和傅誌齊說了一聲在外麵等她,蘇湄一個人進了書店。

“這不是七班的蘇湄嗎,怎麽,你的男朋友沒陪你?”

聽到聲音,蘇湄微微側目,看到了邊上的人的模樣。她多次在蘇挽的身邊看到這兩個女生,估計是她的好朋友。

挑好了書拿在手上,往櫃台走去。張千青見蘇湄壓根不理她,上去兩步就擋在了她麵前。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14.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