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15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15節

“怎麽,不敢和學姐說說了?”張千青挑眉,居高臨下的看著蘇湄。

張千青的父親是北方人,是以她打小就比一般男女生都要高,不過高二,就已經有175了。

可,氣勢並不隻是身高的碾壓。

把兩本書的錢遞給了老板,順手將書放進布包裏。

“學姐那麽喜歡管人家的家務事?”蘇湄抬頭,對上了張千青的眼睛,讓張千青忍不住一個顫抖,後退了兩步。

張千青橫眉冷對:“我並不想管你的家務事,但是,我希望你記住一點,不要欺負蘇挽。”

“我們班長什麽時候欺負蘇挽了,學姐你就是想找茬,也不要隨便找個借口吧。”趙斌原本還在賭氣,下一秒聽到張千青提到了蘇挽,哪裏還不明白這是幫蘇挽來欺負蘇湄的。

看到趙斌,張千青嗤笑一聲:“學妹好本事。”

“比不過學姐呢。”蘇湄哪裏會是任人欺負的女生,就那樣站在那裏,毫不退縮的和張千青對視。

劍拔弩張的氣勢,好似一觸即發。

“阿青。”張千青身邊的女生倒是拉住了她,低頭說道,“我覺得學妹不是會欺負蘇挽的人。”

“哼。”

許是不忍心讓身邊的女生傷心,張千青朝著蘇湄冷哼了一聲,轉身大步的離開了書店。

笑了笑,蘇湄也離開了書店。

在邊上看熱鬧的同學見兩個主角都走了,也就紛紛散開,趙斌想追上去,可是看到蘇湄往傅誌齊那裏走去,頓時停下腳步。

俞立誠拍了拍趙斌的肩膀,無聲的安慰他。

“嫂子,剛剛怎麽了?”傅誌齊在外麵瞧見了裏麵的動靜,準備進去的時候,就看到了趙斌過去幫忙。

想到那些流言蜚語,傅誌齊選擇了站在外麵等著。

一則蘇湄有自立自強的本事,二則因為已經有人過去幫忙了。如果他這個時候進去,也許隻會讓事情越來越糟糕。

“沒什麽,一隻麻雀嘰嘰喳喳的,有點煩。”蘇湄隨意的揮了揮手,並沒有多在意剛剛的那一出。

心滿意足的懷揣著新買的書回家,還沒坐下吃口熱飯,傅愛國就丟下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你哥要回來了。”傅愛國從外麵拎著東西進來,看到傅誌齊和蘇湄已經回來了,放下東西就告訴了他們這個消息。

傅誌齊這會兒已經端著碗在喝湯了,一聽到這個消息,差點沒一個手抖把碗給砸了。

“爸,我沒聽錯吧?”傅誌齊瞪大了眼睛。

傅丞軍入伍之後很少回家,最開始是為了前途,一心撲在部隊裏,現在是因為回不來。一年能回來一趟就已經很不錯了,可今年,竟然回來了兩趟?

傅誌齊忽然想到了什麽,追問:“可是哥不是兩個月前剛剛走嗎?”

“可能是有事要回來,這幾天應該就能到。”傅愛國坐在椅子上,抽出了旱煙開始抽,“妹妹,要見到丞軍會不會怕。”

自己的大兒子什麽鬼樣子,他這個做父親的怎麽會不知道。現在問蘇湄會不會害怕,也不過是為了提前給她打預防針。畢竟兩個人,除了沒有見麵和辦酒席,已經是夫妻了。

“不會。”蘇湄淡定的拿起了飯碗,開始吃飯。

天大地大,也沒有吃飯最大。至於傅丞軍,還是等到正式見了麵再說。

吃完飯後,傅誌齊難得搶在蘇湄麵前把碗筷給收拾了,在廚房和蘇湄一起希望的時候,傅誌齊難得有些拘束。

“嫂子……要是沒有必要,你還是別和哥哥單獨相處。”想了想,傅誌齊還是有些擔心蘇湄,忍不住說了這句話。少年是忘記了蘇湄住的還是他哥哥的房間,兩人注定是要獨處的。

仔細的洗刷著手上的碗,蘇湄倒是沒有多大反映。

“你哥,是豺狼猛獸,讓你這樣害怕?”蘇湄轉身把碗筷放好,笑著說道。

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傅誌齊有些頹廢:“不是,但是我怕嫂子你害怕。”

笑了笑,蘇湄沒有正麵回答傅誌齊的話。

能讓她蘇湄害怕的,除了自己的親人,還真沒有別的。何況還是一個,已經交過手的男人。

見蘇湄臉上的確沒有一絲別的情緒,傅誌齊微微鬆了口氣,起碼這算是一個好的開端。隻要嫂子一開始沒有抵觸哥哥,他相信,以哥哥的人品,應該是能打動嫂子的。

飯後,蘇湄提著籃子到後院摘了兩串紫紅色圓溜溜的葡萄才回屋。

“湄湄,其實除了繡花樣,你可以賣藥材啊。”小人參坐在籃子裏美滋滋的吃葡萄,看到蘇湄拿出繃子又開始繡花,忍不住放下葡萄,說道。

蘇湄挑眉:“我現在可沒那功夫到山上采藥,何況這花樣子價格也不低。”

“我可以給你帶回來,藥材能賣出高價,花樣價值再好,也抵不過一顆有年頭的野山參。”

“有年頭的野山參?”蘇湄放下繃子,湊近了小人參,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這不說的就是你嗎。”

“我可不是一般的人參。”小人參氣鼓鼓的動了動自己的葉子,然後一副蘇湄不識貨的模樣,扭過身子就不想理她了。

捏了捏小人參的葉子,蘇湄解釋了一番:“你若是采藥去了,回來的目標太大,錢還沒有賺到,你就先被抓起解刨了,這可得不償失,何況,我現在存的錢已經差不多了,繡手上的花樣,也不過是為了誠信。”

她和清絡約定了每月三幅花樣,左右也不過是抽一點時間來繡繡,在蘇湄的眼底,守約可是最重要的。

聽到蘇湄的話,小人參心底樂開了花,可還是要做一做表麵的高冷。蘇湄願意關心他,說明他在蘇湄心底已經有了一定的地位。

吃著吃著,小人參忽然看到了梳妝台,猛地想起來,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蘇湄就再也沒有為自己描眉梳妝。

“湄湄,你不喜歡梳妝嗎?”

蘇湄回頭看了一眼梳妝台,語氣聽不出喜悲:“自然是喜歡的。”

“那……”

“吃你的葡萄吧,我隻是沒有看到胭脂水粉罷了。”

不知道為什麽,這兒的人很少用胭脂水粉,她不過是隨意的瞧了幾眼,絕大多數女子都是素麵朝天,唯有清絡那個老板娘,臉上塗抹了淡妝。隻是那妝容淡的如同江南六月的白蓮,韻味有餘,而美豔不足。

“嫂子,你屋內還有水嗎?爸讓我送點過來。”屋內一片安靜的時候,傅誌齊忽然來敲門,嚇的小人參差點從葡萄上滾下去。

蘇湄隨手將絹布丟在了小人參身上,正好將他完完全全的遮蓋了住,起身走去開門。

“謝謝小弟。”打開門,蘇湄徑直接過傅誌齊手中的水壺,道了謝。

傅誌齊咧嘴一笑:“不用,嫂子早點休息,我回屋了。”

蘇湄點了點頭,等傅誌齊轉身走了幾步後,關上了門。

聽到關門聲,小人參從布裏掙紮著出來,喃喃道:“悶死我了。”

蘇湄拿回絹布,疊成一小塊給放回了籃子裏,低頭繼續描花樣子。描好呼,蘇湄伸了個腰,活動了久坐後有些僵硬的骨頭,把小人參給塞到了櫃子裏,換好了睡衣才把他放出來。

“湄湄不早點睡嗎?”小人參被釋放出來後,看到蘇湄滅了大燈,在穿透放了一盞小燈,披散著頭發坐在床頭捧著書看。

低低應了一聲,認真的看著手上的書。這裏的人太有意思了,僅僅憑借殘缺不全的史記、碑文、考古和想象,就能寫出貼近那時候的故事。

隻不過,當時的貴女當真有那麽愚笨嗎?若是大唐的好男兒們都這般輕易被女子迷惑……蘇湄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看到一半,蘇湄實在看不下去這樣荒誕的內容,索性就把書丟在一邊,滅了燈開始睡覺。

小人參看著被丟在凳子上的書,開始發呆。

又是一夜好眠。

一大早的,蘇湄還沒有醒,小人參就嘰嘰喳喳的跳上了床,大有不叫醒蘇湄絕不下去的陣仗。眼睛都沒有睜開,蘇湄伸手將小人參彈在了地上,然後慢慢從被子裏坐起來。

“吵什麽。”蘇湄努力的睜開眼睛,最後還是隻睜開了一條縫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故意眯著眼瞧人。

小人參哼哧哼哧的從地上爬起來,滿臉寫著不高興:“我好心叫你起來,你卻這樣對我,我要離家出走。”

壓根沒有理會鬧脾氣的小人參,蘇湄清醒了一會兒後,換了一身衣服端著盆子就去洗漱了。而因為蘇湄換衣服而努力遮住眼睛往後躲的小人參則是被孤零零的丟在了房間裏。

前一天的流言蜚語並沒有過了一個晚上就被同學們給睡忘記,反而愈演愈烈,一個早課的功夫,就被傳到了老師的耳朵裏,最後被政教主任給知道了這件事。

沒有人關心流言中的男生是誰,但是女生蘇湄這個名字,已經被大家牢牢的記在了心裏,掛在了嘴上。

等到第二節 課下課,大課間的時候,蘇湄身為班長沒有作為領隊去操場集合,而是被班主任帶到了政教主任辦公室。

“蘇同學,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蘇湄是在校長辦公室被趙老師帶走的,身為班長,蘇湄亦是和班主任來往比較頻繁的,在趙老師眼裏,蘇湄絕對不會是那種輕易結交男朋友的人。

眨了眨眼,蘇湄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模樣:“大概,他們說的是我的弟弟。”

趙老師:……

你弟弟高三?你高一?你是在覺得逗老師很開心,還是覺得老師連數學都學不好?

“老師,我已經結婚了,那是我丈夫的弟弟。”見趙老師一副鬱結的模樣,蘇湄終於收起了表情,一本正經的回答,“我們一直都一起吃飯和上下學。”

丈夫的弟弟就比她大兩歲了,那那個丈夫該比她大幾歲?

趙老師二十七的時候才結婚,早年家裏也算是個小貴族,父母也是留洋回國的,所以對子女的婚姻並沒有多少插手的興趣。後來趙老師下鄉到這裏,後來又聽說自己的父母因為留過洋,被磋磨至死,最後也沒有回家,直接就留在了這裏。

“到了政教主任那裏,你別怕,老師會幫你的。”想了想,趙老師還是決定把肚子裏的問題給咽下去。

無論是不是包辦婚姻,起碼男方還願意讓人家小姑娘繼續讀書,這已經算不錯了。總比那些包辦婚姻後,不把小姑娘當人看的人家要好。

來到了政教主任辦公室,蘇湄一直站在趙老師身後,讓趙老師先和政教主任交涉。

“你是說,蘇同學已經結過婚了?”政教主任也沒想到流言裏的女同學竟然結過婚了,但不妨礙他繼續調查,“蘇同學可還沒有勾到可以領證的年紀,這要是想換個男朋友,那也不一定。”

“可是主任,那個男同學是蘇同學的弟弟,怎麽可能會是男朋友。”趙老師皺眉,有些反感政教主任的話。

這像是一個高校老師該說出來的話嗎?

趙老師的不滿,在政教老師眼裏無關痛癢,還自顧自的喝了口水,繼續問蘇湄:“蘇同學知道這個流言為什麽會傳出來嗎?”

“我要是知道為什麽,這個流言就傳不出來了。”

說實話,蘇湄也十分不喜歡這個政教老師,但是該說的話,她必須要說。

“我的丈夫在部隊裏拚死拚活,您身為老師卻在背後說我以為沒有領證就想隨意換男朋友,不覺得會讓人心寒嗎。”蘇湄言辭切切,目光灼灼的盯著政教主任,仿佛他隻要說錯一句話,她就會撲上去。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蘇同學,老師隻是在敘述事實。”政教主任麵上掛著和藹的笑容,“既然蘇同學不知情,那下次注意點,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了,不然就是處分了。”

走出辦公室後,趙老師的臉立刻拉了下來。

蘇湄卻滿不在乎的和趙老師說了一聲,回教室去坐著了。

總有辦法對付這個政教主任的,她還是喜歡先把老鼠吊著逗弄,等老師累了,再一口把他吃掉。

蘇湄被政教老師叫去的事情,傅誌齊下午才聽到,可是又不好直接去找蘇湄,隻能等到放學了,在樓下等她。

“嫂子,你為什麽不和我說?”傅誌齊有些責怪蘇湄。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就該和家裏一起說,避免讓她受到委屈。

蘇湄拍了拍傅誌齊的背:“有什麽大不了的。”

傅誌齊還是覺得有些惱怒,可見蘇湄的確不在乎,隻能作罷。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校園,最後在外麵停住了腳步。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15.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