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16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16節

“誌齊。”

“哥?”

傅誌齊聽到聲音回頭,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作者有話要說:  不,我想了一下,還是先讓男主冒個泡!明天如v,會掉落萬更!

愛你們,記得留言,發紅包包喲!

最後,還是求護養腸胃的方法,愛你們

第019章

“哥?”

傅誌齊聽到聲音回頭, 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前一天晚上傅愛國才說傅丞軍要回來, 今天就已經在學校門口接他了?

“上車。”傅丞軍看了一眼在傅誌齊前麵走出來的蘇湄,冷漠的收回了目光, 重新將視線投在了傅誌齊身上。

對上傅丞軍的眼神,傅誌齊不自覺的乖乖聽話準備上,臨門一腳的時候, 終於反應過來了。

“哥,嫂子還沒上車呢。”傅誌齊急急忙忙的回頭對還站在門口的傅丞軍說道。

一聽到這話, 傅丞軍就能把事情給猜了八分。兄弟兩人齊齊看過去, 蘇湄站在原地, 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兩個,也沒有生氣或是惱火。

這裏並不是說話的好地方,傅丞軍沉默的往後退了小半步,傅誌齊把腳收下,側身守在車門, 一副恭候蘇湄上車的意思。

坐在車裏的兵自然聽到了傅誌齊的那聲嫂子, 連忙回頭, 企圖看一眼傅隊的小妻子長什麽樣子。人是看到了, 可小兵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會是傅隊的妻子。

蘇湄在傅家養的好,皮膚比原本白了好幾度,吃得好,個子抽條了,臉也長開了。瞧著模樣就是一股子學生氣,白白嫩嫩, 長得又好,估摸著還不到十八,就這樣的姑娘,會嫁給傅隊?可不是眼瞎?

蘇湄上了車後,傅誌齊不好意思坐在她身邊,隻好讓傅丞軍先上去,自己最後一個上去。這樣以來,傅丞軍就成為了中間哪一個。

車內的氣氛有些詭異,尷尬的沉默著,開車的小兵不敢開口,蘇湄不想開口,傅丞軍等著回家再說,傅誌齊心裏打著小算盤,一時半會也組織不好語言,索性就不說了。

開車可比他們自己走回家快多了,還不到十分鍾,就已經到了家門口。傅愛國這會兒才剛剛開始燒飯,聽到外麵的動靜,從廚房裏探頭出來,就看到了停在自家院子外的綠皮車,以及從車上下來的人。

得嘞,傅丞軍已經提前到家了,有些事今天就要說開了。

“怎麽是你?”顯然,離開的這兩個月,傅丞軍並沒有忘記蘇湄。

他不覺得蘇湄會是那種任人擺布的女子,是以在聽到自家弟弟喊她嫂子的時候,頗為驚訝。

蘇湄挑眉,望著傅丞軍:“為什麽不可以是我。”

傅丞軍不說話了。

平心而論,傅丞軍見到蘇湄的這幾次,對她的印象都很好。有勇有謀,又不乏少女天性,如果兩人兩心相悅走在一起,對傅丞軍來說再好不過,畢竟能吸引他的人,很少。

這次回來的早,蘇湄放下書包後就進了廚房,打算給傅愛國打理下手。見到蘇湄進來,傅愛國手上的動作都沒有停下來,連忙讓她出去。

“丞軍難得回來,你別在廚房耗著,讓誌齊陪著你們聊聊。”傅愛國擺了擺手,並不需要蘇湄的幫忙。

蘇湄笑道:“沒事的,爸,我來幫忙,你也能快些。”

拗不過蘇湄,最後傅愛國還是讓她留在了廚房。

客廳內,傅丞軍坐在桌邊喝著茶,瞧也沒有正眼瞧傅誌齊。傅誌齊坐如針氈,在凳子上扭來扭曲的,沒有一刻消停的。

“說吧。”喝完了一杯茶,傅丞軍這才開口。

傅誌齊立刻坐直了身子:“哥你走後沒多久,爸就把親事定下來了,但是蘇家還是不放人,最後爸答應把蘇楠送到鎮子上的小學讀書,這才讓嫂子過來。”

聽到蘇家的所作所為,傅丞軍並沒有感到意外。

“不過嫂子很好,幾次蘇家來找麻煩,嫂子都沒有縱容他們,”傅誌齊害怕蘇家的行為會讓傅丞軍討厭蘇湄,連忙補充,“還會賣繡片補貼家用,學習成績也很好……”

傅誌齊每說一句話,就要看一眼傅丞軍的臉色,最後見傅丞軍依舊麵無表情的,傅誌齊隻能訕訕的閉嘴了。

不過好在傅丞軍並沒有表現出抵觸蘇湄的模樣,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

蘇湄和傅愛國端著菜進來的時候,屋內的兩兄弟已經沉默了很久,正巧被他們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我來我來,嫂子你坐著,這些事交給我來就是了。”傅誌齊連忙站了起來,搶過蘇湄手上的盤子,讓她去邊上坐著,自己開始跟著傅愛國忙活起來。

蘇湄哪裏不知道傅誌齊為什麽搶著幹活,也沒有和傅誌齊搶活幹,索性就坐在了邊上,看著他們忙活。

“你,確定了嗎。”正好兩人出去廚房,傅丞軍兩眼有神的看著蘇湄。

“我還以為你要問多大的問題。”蘇湄乍一聽到傅丞軍的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而後笑了出來,“我既然敢答應,肯定是考慮過的。”

說不上愛,但是起碼蘇湄敬佩傅丞軍這樣的真男人,何況,誰能確定現在的喜歡,假以時日不會成為愛。她的爹娘僅一麵之緣,後經六禮,成婚之後日久生情。

天可見那些所謂的天作之合,有多少在成婚後變成了相看兩厭。

“日後,定不會教你受苦。”聽完蘇湄的話,傅丞軍好一會兒才開口。

話剛剛說完,蘇湄就笑彎了眉眼。這人,還挺實在。

“丞軍今天剛剛回來,原本的屋子也是妹妹在睡,不如先湊合一下跟你弟去睡。”一家人都坐上桌後,傅愛國還是把自己思考了一天的想法,給說出來。

畢竟還沒有擺酒領證,猛地讓人家兩個睡在一塊,多少有些不合適。

大家都默默讚同了傅愛國的話,在他動筷子後,紛紛開吃。

傅愛國擔心傅丞軍飯量太大嚇到蘇湄,特意在傅丞軍裝第六碗飯的時候,跟著去了廚房,讓他別第七碗了。

這會兒,換傅丞軍有些委屈了,蘇湄前腳剛剛答應和他過日子,後腳自家父親就說別吃太多會嚇到蘇湄,這難道結了婚,就不能吃飽飯了?

“以後有的是給你吃的,今晚就少吃些。”自己的孩子,傅愛國哪裏看不出他的心思,隻能勸道,“等蘇湄和你熟絡了,你想吃什麽,爸都不攔著你。”

“行。”傅丞軍本來就同意了傅愛國的話,不過既然傅愛國承諾了,他也不介意應下。隻是在裝飯的時候,硬是把飯給壓實了才出去。

蘇湄自己都能吃三碗飯,見傅丞軍隻吃了六碗,多少覺得有些奇怪。

“你吃飽了嗎,沒吃飽我再給你炒個菜,飯還有。”等一家子都吃完後,傅愛國去了後院,傅誌齊回了屋,蘇湄沒有急著收拾桌子,而是看向了傅丞軍,問了一句。

“吃飽了。”傅丞軍肚子還空著一半,嘴上隻能說著違心的話。

蘇湄見過的人多了去,自然也就看出了傅丞軍冷冰冰的臉上有著言不由衷。不過既然他不開口,她沒必要多做什麽,左右先吊著他,挽起袖子開始收拾桌子。

看著蘇湄潔白的手腕,傅丞軍愣了一下,別說,他的小媳婦兒還挺好看的。

“我來吧。”回過神,傅丞軍站了起來,伸手開始幫蘇湄收拾桌麵。

別看著傅丞軍三大五粗好像不會幹活的模樣,收拾起桌麵來可利索了,三兩下的功夫,就把桌麵收拾的幹幹淨淨的,看不出一絲油光。

“你收拾的功夫還是挺厲害的。”蘇湄摸了摸下巴,看著幹淨的桌麵,笑道,“後院的葡萄都結果了,你幫我摘一籃子過來吧,我去洗碗。”

難得聽到蘇湄開口讓他做事,傅丞軍心底竟然有些美滋滋的。等蘇湄把籃子放到他手裏,轉身出去的時候,傅丞軍忍不住盯著她窈窕的背影看了好一會兒。

看了一下廚房,裏麵還有早上的麵條沒下,籃子裏還有幾個雞蛋和絲瓜,索性就倒了水,生火,打算給傅丞軍煮碗麵條。

等水滾的功夫,蘇湄把池子裏的碗都給洗了,打了兩個雞蛋,切了一挑絲瓜,然後開始下麵。

摘葡萄可不需要多少功夫,等傅丞軍從後院回來的時候,就聞到了廚房裏的味道,從窗子裏一看,原來是蘇湄在那裏下麵條,想到蘇湄剛剛問他吃飽了沒,就是不用腦子想都能知道,這是下給他吃的。

有了媳婦的感覺,還真是不一樣。

傅丞軍拎著籃子輕聲回到了客廳,坐了一會後,蘇湄就端著一大碗麵條走了進來。

“瞧你的樣子肯定沒吃飽,我給你下了麵條,小心燙口。”見傅丞軍已經回來了,蘇湄把碗放在了桌上,將筷子擺在了碗上。

“還是媳婦心疼我。”鬼使神差的,傅丞軍說了這麽一句話。

縱然蘇湄經曆了神鬼之事,也從來沒有人叫她媳婦,猛地一聽,臉上不自覺的布滿飛霞。

“吃你的,我回屋了。”說著,蘇湄就拎著籃子去了後院。

傅丞軍連麵帶湯的,渣渣都沒有剩下,一口氣全都送進了肚子,感覺的差不多有八分飽了後,心滿意足的端著碗去廚房洗幹淨。

“看來爸還做了個壞人。”傅愛國自傅丞軍拎了葡萄後,就在邊上瞧瞧的看著兩個人,最後看到蘇湄給他下了麵條,不由有些惆悵。

自己光棍了二十多年的兒子,終於有一個知冷知熱的媳婦了。

“要是蘇家的人還來鬧,”傅丞軍低頭洗著碗,想到了自家小媳婦那一堆糟心的親戚,“爸您別客氣。”

“知道了,爸心裏有數。”傅愛國點了點頭,算是應下了。

回到屋子的時候,小人參不知道去了哪裏,現在也沒有見到他的蹤影。蘇湄懶得去找,把葡萄往桌子上一放,自己拿了書開始複習。

月考將近,她也不知道到底會考哪些內容,索性就把老師上課講的全部複習一遍,然後在把範圍內的重點全部看一遍,通過考試應該還是可以的。

這一看書,就看了許久。直到有人來敲門,蘇湄才想起來活動活動筋骨。

“我來拿衣服。”打開門,傅丞軍正站在門前。

“進來吧。”蘇湄後退了兩步,留給了傅丞軍進來的道路。

蘇湄剛剛來的時候,衣櫃裏就整齊的疊放了幾套衣服,不用想就知道是傅丞軍的。好在她的衣服也不多,兩人的衣服各占一半,涇渭分明。

暗自觀察了一下此刻屋內的擺設,傅丞軍隨手拿了一套衣服,沒有多做逗留。

“晚上早點休息,別看壞了眼睛。”看到桌上攤開的書本,傅丞軍臨走前說了一句。

微微一笑,蘇湄回頭看了一眼書:“知道了,你快去休息吧。”

等傅丞軍走後,蘇湄關上了門,小人參的聲音悠悠的從背後傳來。

“你丈夫回來了,就忘記了我,果真是見色忘友。”

小人參的話語裏充滿了幽怨,還有幾分憤憤不平。

“怎麽,就許你出去玩,不許我多看幾眼我的丈夫?”蘇湄坐了回去,看著坐在葡萄上的小人參,伸手輕輕彈了他一下,回道。

小人參哼了一聲:“與我何幹,你愛看幾眼看幾眼。”

“嘖,這話有些酸啾啾的,討厭我的新婚丈夫?”蘇湄睨著眼,有些玩味。

“還沒新婚呢,你就巴巴的上趕著當人媳婦,蘇家大小姐的氣勢去哪裏了?”小人參就是覺得心裏有些不舒服,隻能在語言上找些場子。

看到小人參的模樣,蘇湄樂的捂唇直笑。

實在是不想看到隻會嘲笑他的蘇湄,小人參索性哼哧哼哧的爬下了桌子,回到屬於自己的小窩,再不看蘇湄了。

蘇湄也沒有去哄小人參,低頭繼續複習,一直到深夜,才熄燈睡覺。

第二天一早起來,蘇湄照舊換衣服出去洗漱,猛一看就傅丞軍,一時半會還沒習慣。

“早。”傅丞軍一身大汗淋漓,倒是連大氣也沒有喘一口,□□著上半身,隻穿了一挑長褲,端起臉盆就往自己身上倒水。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16.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