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17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17節

水飛濺到了蘇湄的腿上,帶著絲絲冰涼。

“你去晨練了?”

“嗯,一會送你們去上學。”傅丞軍放下臉盆,拿起了邊上的毛巾開始擦拭身上的水珠,然後給蘇湄打了洗臉的水。

蘇湄笑了笑,自然的接過臉盆,開始洗臉。

等到傅誌齊從屋裏出來的時候,蘇湄已經和傅丞軍坐在客廳裏吃早飯了,嘀咕了一聲,傅誌齊老老實實的洗了臉,正要加入吃早飯的對付,卻見蘇湄和傅丞軍站了起來。

“帶著路上吃吧,該走了。”傅丞軍直接將包子塞到了傅誌齊的手裏,拎著蘇湄的書袋子就走了。

傅誌齊一臉茫然的看著走在前麵的哥哥和嫂子,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銀河,阻攔了有情人相愛,罪無可恕。

為了讓蘇湄跟上,傅丞軍特意放慢了腳步。而蘇湄走著走著,忽然覺得少了什麽,回頭一看,不就是少了一個傅誌齊嗎。

“跟上。”傅丞軍見蘇湄停下了腳步,順著她的視線往後看去,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也許他就不該存在的,平白的讓自己的哥哥討厭不待見,一定是他的錯。傅誌齊這個時候忽然開始懷疑起自己存在的意義。

最後,傅誌齊萎靡的跟上了蘇湄和傅丞軍的腳步,抵達了學校。

“放學了來接你。”站在校門口,傅丞軍捏了捏蘇湄柔軟的手,低頭說道。

蘇湄笑道:“不接我也沒關係,還有小弟呢。”

“我不放心他。”傅丞軍直截了當的回道。

傅誌齊覺得自己在哥哥眼裏就是一個沒用的廢人,做什麽都不行。

蘇湄到是沒多想,和傅丞軍道別後,進了校門。

昨天傅丞軍來接人的架勢太大,縱然那時候很多學生已經離開了,可架不住那幾個看到的學生一傳十十傳百的,沒多久就傳開了。

索性這次政教主任聽到的時候,正好在校長這裏。

“校長,你看看這個女學生,屢教不改,知錯還犯。”政教主任一副對蘇湄沒有辦法的樣子,企圖讓校長管管。

誰知道校長就是笑笑,淡定的喝了口茶:“軍人背後家庭和諧,我們才能算對得起人家。”

政教主任不太高興:“可現在是學習的年紀,出現了一個,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後麵無數個。”

“你關心學生的學習,這很好,但是,不是所有事都像你想的一樣壞。”校長笑了笑,也沒有指責政教主任老古板,“現在還有很多女孩子,叫什麽招娣,來娣的,她們有學習的機會嗎?蘇同學如果沒有結婚,從原來的封建家庭裏出來,我們可就失去了一個優秀的學生。”

“顯而易見的,沒有嘛。我們沒有辦法改變整個社會,隻能從生活開始改變。”

校長的話頓時讓政教主任愣住了,他說的是實話,但是這樣的實話太殘酷。政教主任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兩個女兒,一個剛剛考上北大,一個和她媽媽回去讀海城最好的高中,小女兒恰好和蘇湄一個年紀。

他不知道蘇湄從小是怎麽長大的,但是他的小女兒,嬌生慣養,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媽媽半步,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

“人家小姑娘以前挺苦的,有些事,能祝福,我們這些當老師的,就祝福一下。”校長摸了摸有些花白的胡子,感歎道,“畢竟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歎了口氣,政教主任到底還是妥協了。

蘇湄並不知道校長幫她化解了一個仇敵,這會兒正在和陳老師討論英語口語比賽的人選。

“我們班的孫昕銳同學就挺好的,老師可以選他。”陳老師並不是隻負責教他們班的英語,但是偏偏要來找她討論高一組的比賽人選,“其他班級我相信還有更多優秀的同學,老師可以考慮他們。”

陳老師太喜歡蘇湄的口語了,不像現在的同學,不是夾雜著方言的音調,就是故作厲害的學習外國人的腔調。蘇湄的口語帶了點吳儂軟語般的輕柔,但又吐字清晰。

“蘇同學真的不考慮參加嗎?”陳老師還是不死心,想要說服她。

蘇湄一臉尷尬:“老師,我的口音很重,並不適合比賽。”

自己走幾斤幾兩,蘇湄還是很清楚的。陳老師想要讓蘇湄參加比賽,隻不過剛好蘇湄的口音是陳老師的喜歡的,在他心裏自然就誇大了幾分。

最後,蘇湄還是沒有答應參加比賽,陳老師也選擇了五班的一個英語年級第一的女生去參加比賽。

聽到這個消息,蘇湄終於鬆了一口氣。隻是還沒高興多久,班主任在放學前告訴了大家一個‘好消息’。

月考就在這周五。

全班沒有一絲反應,愛學習的早就已經複習了,非學霸人員也已經掌握了基礎,不求高分,隻求不拖後腿。

放學後,蘇湄和傅誌齊還沒走出校門,遠遠的就看到了站的筆直的傅丞軍。

“等久了嗎。”蘇湄果斷的拋下了傅誌齊,跑到了傅丞軍麵前。

伸手摸了摸蘇湄的長發,傅丞軍麵無表情:“沒有,回家吧。”

周圍一遭的同學看到這個煞神竟然去摸小姑娘的頭發,還說回家,差點沒衝上去企圖拯救惡龍手下的公主。

抿唇微笑,蘇湄主動牽上了傅丞軍的手,對他說:“我們先去街上,我買點東西。”

傅丞軍沒有一絲表示,隻是腳步已經拐了方向。好不容易追上的傅誌齊傻乎乎的看著哥哥嫂子,不明白他們為什麽要往那個方向走。

“哥,你是不是走錯了?”傅誌齊跑到了兩人身邊,問道。

蘇湄側頭看著他:“我要和你哥哥約會,你先回去。”

傅誌齊呆呆的應了下來,乖乖的自己回家去了。蘇湄滿意的看著傅誌齊離開的背心,好心情的拉著傅丞軍去了街上。

她原本想給傅丞軍新做一套衣服,無奈她卻不會做衣服,好在清絡那裏有不少成衣,現在傅丞軍回來了,她也可以著手給他布置衣物了。

“蘇湄?今天怎麽來了。”清絡剛剛送走了一個客人,轉頭就看到蘇湄帶著一個氣質冷冽的男人走過來。

對清絡微笑道:“這是我丈夫,他昨天才回來,想著你這裏有不少成衣,就來給他換幾套。”

聽到蘇湄說這是她丈夫,清絡還驚訝了一下,再看蘇湄笑的眉眼彎彎,也就了然。像蘇湄這樣的人,不會委屈自己。

傅丞軍對清絡沒多大在意,直到聽見蘇湄說他是她丈夫,冰冷的麵孔下,一顆心忽然有些加速。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妻子回事什麽樣子,但是蘇湄出現後,他就在沒有去想自己的妻子該是什麽樣子的。

“來吧,你要試一試。”蘇湄直接拉著傅丞軍進了店,不用清絡介紹,自己就開始給傅丞軍挑衣服。

蘇湄不喜歡花裏胡哨的顏色,正巧傅丞軍也不喜歡,是以傅丞軍看蘇湄挑衣服,怎麽看怎麽喜歡。

在蘇湄眼裏,衣服最重要的就是舒適,清絡這裏的衣服雖然大多用料講究,可和蘇湄想給傅丞軍挑的還差了一些。

傅丞軍是軍人,大多數時候都不會鬆懈,所以需要透氣輕薄又柔軟的衣服。可這兒的衣服大多柔軟有餘,透氣不足。

“這件怎麽樣。”蘇湄拿了件黑色的上衣,在傅丞軍身上比劃了一會,問道。

低頭看著蘇湄認真的模樣,傅丞軍自然是什麽都說好。最後,蘇湄一口氣給他買了三套換洗的衣物。

“回家。”

傅丞軍拎著袋子,左手牽著蘇湄,踏在夕陽餘暉上。

等兩人到家的時候,傅愛國和傅誌齊已經吃好回屋裏待著了,桌上的菜還熱著,飯也在鍋裏。

“衣服我待會兒去洗了,晾幹了你記得收回去。”蘇湄見傅丞軍把衣服放在一邊,叮囑了一句。

“衣服我會洗,你少看會書,小心自己的眼睛。”傅丞軍把碗放到了蘇湄麵前,反說。

沒有表現出身為妻子的溫柔,反而自己被教訓了一頓,蘇湄表現的有些不開心,悶悶的吃著碗裏的飯,心底卻是喜悅的。

“我沒有責罵你的意思。”看看蘇湄的表情,傅丞軍忽然反應過來自己的語氣有些重了,連忙解釋了一句。

蘇湄沒多多少反應,吃完飯後照常收拾了桌子,然後徑直回了屋。

忽然被冷落的傅丞軍坐在客廳,直到傅誌齊過來叫他,才回屋。

“湄湄,你回來了。”小人參在屋子裏等了好久,隻覺得今天蘇湄回來的特別遲,千等萬等終於等到蘇湄後,原本的不開心都沒有了。

蘇湄從懷裏掏出一個紙包,塞給了小人參:“學校食堂正好有買,我就買了一包。”

抱過蓮子,小人參喜滋滋的坐在桌子上就開始吃了起來。

“今天那個傅丞軍怎麽沒來了?”吃到一半的時候,小人參忽然反應過來,狐疑的看了一下門口。

蘇湄微微一笑:“他有自己的事做,沒那麽多時間日日跑來我這裏。”

小人參咦了一聲:“難不成。你被嫌棄了?”

“嘁,我堂堂蘇家大小姐,有誰不喜歡我。”蘇湄睥睨著小人參,忽而又笑,“到是你,日後我走了,你還要跟著麽?”

“當然是跟到我不需要你為止了。”小人參哼唧了一聲,顯然對蘇湄的說法十分不滿意。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在火車上,15個小時,哭唧唧,剩下三千都是手機碼的,所以字數有些少,明天晚上八點半,繼續萬更

指路《玄學大佬是軍嫂》,求預收啊喂,寶貝們!!

第020章

蘇湄隻是笑笑, 沒有接小人參的話。

傅丞軍是一個實打實優秀的軍人, 遵守軍規,一絲不苟, 但是他卻不會和女性相處。

既然想要和傅丞軍一起生活下去,蘇湄就必須把他對待她的模式從部隊模式給改過來。

想著,蘇湄摸了摸下巴, 她記得嫂子收拾哥哥就很有一手,可惜了, 她當年就該多和嫂子交流一下, 起碼到現在, 也不用一抹黑的自己琢磨。

沒了看書的心情,蘇湄早早的就睡了。睡夢裏,蘇湄還在盤算著如何調、教傅丞軍這個鋼鐵直男。

原以為蘇湄昨天晚上落了傅丞軍的麵子,會讓他生氣,沒想到一大早的, 傅丞軍就等在院子裏, 看樣子是打算繼續送蘇湄上學。

蘇湄端著臉盤過去, 還沒開口說一句話, 傅丞軍就自動的把水給打上,侯在蘇湄身邊,看著她洗漱。

淡定的洗漱完,把東西收拾好,轉頭就看到了昨天給傅丞軍買的那幾套衣服都掛在院子裏,還濕漉漉的滴著水, 估計是剛洗沒多久的。

“我會對你好的。”

傅丞軍冷不丁的說了這麽一句,讓蘇湄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感情他昨晚以為她覺得自己以後會過得不好,所以才會不理他?

“我相信你會對我好,但是,”蘇湄覺得要是靠傅丞軍自己想穆白,得天荒地老,索性就直接點破了,“我希望你將我看成你的妻子,或者朋友,而不是你手下的兵。”

傅誌齊出來的時候,感覺自家哥哥和嫂子之間的氣氛有些奇怪,又說不出哪裏奇怪,隻是那一大波狗糧,讓他吃的比昨天飽一些。

“我後天就要回去了,下次不知道什麽時候回來,如果有事,可以寫信給我。”走到校門口後,傅丞軍拉著蘇湄的手,低頭說道,“等我下次回來,我們就辦酒席。”

“好。”蘇湄笑的眉眼彎彎。

垂在身側的右手捏了捏拳頭,最後還是沒有抬起來。蘇湄溫順微笑的模樣,讓他總有一種去撫摸她的衝動。

“誌齊說你們明天要考試,不要緊張。”這會兒天還早,傅丞軍沒有立刻放蘇湄進去,而是拉著她多說了一會話。

蘇湄點了點頭:“考試很簡單,我不會緊張的。”

傅誌齊站在旁邊,一臉冷漠的看著大庭廣眾秀恩愛的兩個人。

“班長,我看到了哦。”數學課代表見這會兒沒多少人,蹭到了蘇湄身邊,在她同桌的位置上坐下,賊兮兮的笑著。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17.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