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0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0節

可能是傅丞軍為她買的冰棍給她帶來了力量,下午的考試讓她精神飽滿,再沒有上午的昏昏欲睡。

蘇湄沒有想到, 明明下午才回家的人,這會兒竟然在門口接她回家。心髒忽然不受控製的跳了起來, 撲通撲通, 一聲響過一聲。

“不是回去了嗎。”走到傅丞軍身邊, 默許了他摸自己的長發。

塞給了蘇湄一瓶涼茶,摸了摸她的額頭,依舊冰涼,沒有出汗。

雖然傅丞軍隻是探了一下她的額頭就收手了,但是蘇湄懷疑他隻是想冰一下子自己的手, 因為, 傅丞軍的手真的很燙。

考完試後的第二天是周六, 原本一放學就急急忙忙回家的學生, 今天也全都慢慢悠悠的走著,瞧不見一絲焦急的模樣。數學課代表難得和自己的小夥伴一起回外婆家,結果在路上看到了蘇湄,身邊又跟著傅丞軍,怔愣了一下,打算裝傻就這樣混過去。

但是, 身邊的小夥伴卻傻乎乎的湊了過去,壓根不看傅丞軍冷著臉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

“班長,你也走這條路?”同學看見蘇湄,就自動的忽略了身邊跟著的兩個男人,傻笑著湊到了她麵前。

蘇湄看向同學,班上的同學她都記得,麵前的這個自然也不會忘記:“是啊,周同學也走這條路嗎?”

同學摸了摸腦袋,解釋道:“也不是,今天陪阿長回外婆家,所以才走這條路的。”

“嗯,那我們先走了。”蘇湄不想和同學繼續聊下去,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以後,拉著傅丞軍繼續往前走。

看著蘇湄離開的背影,同學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回到了數學課代表身邊,好奇的問:“那是她哥嗎?還牽著妹妹的手,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

數學課代表複雜的看著同學,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有時候,無知真是很幸福。

“奇怪,看著又不像是兄妹。”同學還是想不通蘇湄和傅丞軍的關係,說是兄妹,又太親近,說是朋友,也不太像。

“別猜了,猜對了也沒什麽獎勵。”數學課代表歎了口氣,勸說道。

同學奇怪的看著數學課代表,問道:“為什麽,我就是覺得很奇怪。”

“好奇心害死貓,貓有九條命,你有幾條?”數學課代表也懶得和他多糾結,直接一句話就懟了過去,成功的讓同學閉上了嘴,不再猜疑。

但是,這個事情,就一直留在了同學心底,一直到很久以後的同學聚會才知道。

“嫂子和同班同學的關係一直很好呢。”傅誌齊就這一點,倒是對蘇湄十分佩服。

一個女生能在全班都是男生的情況下還和他們保持一點距離,但又關係不錯,十分難得。蘇湄默默的睨了一眼傅誌齊一眼,警告他閉嘴。

七班‘一姐’這個名號,她不相信傅誌齊不知道,所以,現在她完全懷疑傅誌齊就是想找個膈應。

無意間發出的感歎被蘇湄猜成了挑撥離間,傅誌齊要是知道,隻怕是要哭著說自己冤枉了。

“很好。”傅丞軍對團結看的很重,蘇湄能在班級過的很好,那就足夠。

對傅丞軍笑了笑,蘇湄借著傅丞軍看不見的死角又瞟了一眼傅誌齊,讓傅誌齊忍不住打一個寒顫。

他家嫂子的氣勢,感覺越來越強了,原本隻是覺得嫂子很厲害,獨立並且強大,而現在,簡直就是他這個隻會學習的文弱書生不能比的。

一想到家裏全是身強體壯的漢子,而自己最多隻能提得起一桶水,傅誌齊覺得很紮心。

他忽然想起來,有一次看到蘇湄提著兩桶水,大氣不喘一下的就回了後院……

“丞軍明天要就要回去了,妹妹要不要送一下?”吃飯的時候,傅愛國把這事給提了一下。

說實話,今年傅丞軍回來的日子要比以往多了好幾天,就是再多不舍,他也不能影響兒子的未來。

“要送,哥哥要走了,我怎麽能不送呢。”蘇湄脫口而出就叫了傅丞軍哥哥,家裏的人倒是沒覺得有什麽,但是聽在傅丞軍的耳朵裏,竟格外的誘人。

不得不說,心愛的人無論做什麽,都具有了吸引人的魔力。

“你們兩個出去走走,家裏給誌齊收拾就好了。”傅愛國沒有向以前一樣吃完就端著碗出去,而是在客廳坐著,等到他們吃完,這才抽著旱煙,讓蘇湄和傅丞軍一起出去走走。

蘇湄和傅丞軍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近,傅愛國在邊上看的清清楚楚,眼看著傅丞軍就要回去了,他這個做父親還能不給兒子一個和媳婦拉近關係的機會?

被催促著出去散步的蘇湄連手上的碗都還沒有放下,就站了起來,順勢將碗疊在了傅誌齊收拾起來的碗上,跟著傅丞軍走出了客廳。

“做一個軍嫂很辛苦,你如果堅持不下去……”如果說一開始傅丞軍就要蘇湄下定決心的回答他是否後悔,是因為他不愛她,那麽現在,他給了她留了一條後路,則是因為喜歡之後,不忍心她以後吃苦。

喜歡一個人,吃了蜜糖後,怎麽還忍心讓她吃苦。

乍一聽到傅丞軍說這話,蘇湄還以為他這是不想要她做媳婦了,又想到傅丞軍這幾天對她的態度,莞爾一笑,這是心疼了。

“你要是失去了我這麽好的媳婦兒,會不會心疼?”攀著傅丞軍的胳膊,整個身子就差貼在傅丞軍的身子上。

軟香在懷,傅丞軍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沒有動手。蘇湄身上總有一股香甜的味道,原本站在身邊就已經夠濃了,這會兒還貼在他身上,傅丞軍覺得自己已經被那股香甜的味道包圍蠱惑了。

“別鬧。”眼眸一暗,傅丞軍輕輕拉開了蘇湄和他之間的距離。

蘇湄笑出了聲,呼吸噴灑在傅丞軍的胸膛,讓他覺得心癢癢。

“所以,男人真的容易心口不一。”蘇湄沒有因為傅丞軍的那句話生氣,反而笑的不可開交,“你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真的考慮好了嗎?或者說,你真的是在足夠了解我了之後,說的這句話嗎?”

傅丞軍沉默,他能反駁蘇湄,說這是他認真考慮後的結果,但是心底隱隱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自私一些吧,你這輩子都不會再遇上一個像蘇湄這樣讓他心動的無法自拔的女人了。

“我不知道。”長久的對峙,傅丞軍妥協了。

“也許我們一個晚上的時間,我的答案不會變,你慢慢想。”蘇湄聳肩,倒是沒多說什麽。

有些事情,需要傅丞軍自己想清楚。

話雖然這麽說,傅丞軍依舊拉著蘇湄的手,在外麵逛了一圈。

“爸決定聽你的,做生意。”進門前,傅丞軍把前天傅愛國的話轉給了蘇湄,“晚上讓大家一起商量。”

“可以啊。”蘇湄欣然點頭。

傅愛國願意做生意,這可不要太好了。

這還是第一次一家人坐在一起討論事情,傅誌齊原本不想來,隻是傅丞軍直接把他給夾了過來,讓他隻能委屈的坐在下麵,默默的參加著這次的家庭聚會。

“我們可以從小一些的,大家都用的著的東西開始做比較好。”蘇湄隻見過嫂子在打理家裏的產業,自己也沒有真正接手過鋪子,但是在她看,大部分收入來源都是一些生活中的東西。

“這孩子和女子的身上,最是能賺到銀子了,”那時候她還沒有離開故土,嫂子也嫁過來三年了,她在一旁瞧著嫂子打理名下產業時候,對她說的,“因為女子最是衝動,瞧見漂亮的衣服首飾,胭脂水粉,樣樣都是她們最想買的。而孩子,除卻怪談小人書,糕點,玩具等等,他們想要的,沒有哪個母親不給。”

“不如,先從服裝和食品開始?”思考了好一會兒,蘇湄提議道,“人人都要衣物蔽體,現在人人豐衣足食,對食品的要求也會提高。”

“自己做的成本很高,不僅要場地,還要員工,機器,我們現在沒有那麽多本金。”傅愛國也覺得蘇湄的提議不錯,隻是成本方麵,他們還需要慎重考慮。

低頭沉吟了一會兒,傅誌齊開口了:“不如我們直接找廠家合作,我認識不少同學,或多或少有做生意的,如果是食品和服裝,我們可以找他們合作。”

“人情不好還,這樣,我先去找廠家商討,找不到再另說。”傅愛國抽了好久的旱煙,最後下了決定。

決定好了未來的方向,也算是皆大歡喜,除去傅丞軍,其他人都高高興興的回屋休息了。

“誌齊,你嫂子生氣了嗎。”傅丞軍實在拿不準蘇湄的意思,回到屋裏後,坐在傅誌齊對麵,問道。

傅誌齊寫字的手沒有停,頭也沒抬的就回問了一句:“你和嫂子不是關係很好嘛,還是哥你又惹嫂子生氣了。”

傅丞軍把他講的話又說了一遍,這下,傅誌齊終於停下了筆,抬頭認真的看著傅丞軍。

“哥,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的人生不作就沒有意義了?”傅誌齊嚴肅的詢問了一句傅丞軍聽不懂的話,最後看著傅丞軍雖然嚴肅但是略帶茫然的眼神,隻能頭疼的揉了揉額頭,“嫂子是一個相當獨立的女性,她願意過來我們家,就說明她已經全部考慮清楚了。”

“而且,如果嫂子真的走了,你舍得嗎。”

麵對自己哥哥這個鋼鐵直男,傅誌齊表示如果不是看在他們的血緣關係上,巴不得蘇湄這樣的女子換一個對象,而不是守在一個呆頭鵝身邊。

傅丞軍一夜未眠,筆直的坐在那裏,傅誌齊半夜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冷不丁的看到桌邊有一個影子,差點沒嚇出心髒病來。

一大早的,傅愛國就收拾了東西,避免到時候傅丞軍離開,東西都沒備齊。

傅丞軍從外麵晨練回來的時候,也沒有看到蘇湄,問傅誌齊的時候,才知道蘇湄一早壓根就沒有出臥室。

“阿湄,吃飯了。”正好現在也是吃早飯的時候,傅丞軍穿上了衣服,走到了後院,敲了敲蘇湄的門。

好一會兒,蘇湄才穿上鞋子過來開門:“你們先吃,我不吃了。”

蘇湄這會兒還穿著睡裙,睡眼惺忪的模樣,估計還沒睡醒。

傅誌齊已經習慣了蘇湄周末不起來吃早飯,但是傅丞軍不知道。在他來找蘇湄的時候,傅誌齊的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出來。

“多少吃一些。”傅丞軍沒有對蘇湄說大道理,也沒有強製性要求她去吃早飯,而是就站在那裏,勸她多少吃一些,然後怎麽也不肯走。

蘇湄和傅丞軍大眼瞪小眼了好久,終於熬不過他,答應了出去吃早飯。

到屋裏換了一身衣服後,蘇湄慢吞吞的跟著傅丞軍去了客廳。喝了兩口粥,蘇湄就喃喃著飽了,不願意再吃東西。

沒有睡舒服的人多少有些脾氣,在傅丞軍給她塞了一個包子的時候,蘇湄的暴脾氣差點沒上來,猛一抬頭對上傅丞軍的眼睛後,蘇湄又軟了下去。

算了,這個家夥今天就要走了,她就容忍他一次吧。一個幾口就能解決的包子,蘇湄一直吃到傅丞軍吃完早飯也沒吃掉,至於包子最後的歸屬,大家都心知肚明。

吃了早飯後,就是傅丞軍回部隊的時候。蘇湄本想幫著他提一袋路上吃的東西,卻被傅丞軍拉住,說什麽也不讓她拿,然後牽著蘇湄的手,離開了家。

火車站距離他們村子很遠,不僅要在村口坐公交到終點站,還要再到客車處買一趟去隔壁縣城的車,最後才能抵達火車站。而蘇湄,隻是陪傅丞軍到客車處。

在擁擠的公交車上顛簸著,原本五味雜陳的車子,因為開滿了窗子才沒有人臭味發酵出來。

傅丞軍把東西放在了自己的腳邊,一手抓住吊環,一手抓住了椅背,將蘇湄圈在了自己的懷裏,無論後麵多擁擠,都不會擠著蘇湄。

就這樣一路到了終點站,車上的人都下了去,差不多走空了,傅丞軍才拉著蘇湄下車。

為了方便傅丞軍買票,蘇湄讓他把東西給她,自己進去買票。最後,傅丞軍把包放在了外麵,讓蘇湄守著,自己進去買票。

車站魚龍混雜的,來來往往的人多,見蘇湄一個嬌嬌小小的姑娘站在那裏,難免有幾個會產生點心思,隻是看到她身邊的軍綠色大包,有了賊心,沒有賊膽。

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是這樣的。

“喲,小姑娘長得不錯嘛,一個人?”穿著喇叭褲帶著□□鏡的男人一手插在口袋裏,一麵催著口哨打量著蘇湄。

蘇湄卻像是沒有聽到他說話一樣,繼續看著包,發著呆。

“小姑娘別害羞啊,跟哥哥聊聊。”男人見蘇湄不說話,又低著頭,還以為她害怕了,樂嗬嗬的上前逼近了她。

男人一抬腿,蘇湄就往後退了幾步,抬起了頭:“誰給你的臉讓你覺得我和你有關係?”

“嗨,還挺潑辣。”

蘇湄動了動手指,見男人對她伸出了手,正要出手的時候,傅丞軍及時走到,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衣領,把他摔在了一遍。

“你是誰,竟然對我動手!”男人被摔的滿眼冒金星,從地上爬起來後,迫不及待的開始和傅丞軍拽了起來。

“理我妻子遠一點。”傅丞軍冷冷的看向了男人,頓時讓他後退了半步。

因為恐懼而分泌的唾液被男人不自覺的咽了回去,戰戰兢兢地放了狠話:“你給我記住,下次別讓我看到你!”

說完,男人急衝衝的就跑了。

“就這樣還有膽子調戲人。”蘇湄嗤笑了一聲,沒有把這個男人當一會事,“你買了什麽時候的車。”

“下次小心點,再遇到這樣的人,向邊上的人求救,以後,讓誌齊多陪著你。”傅丞軍卻沒有在意自己的車,而是蘇湄的安全。

“說這話的時候,你有沒有考慮清楚,昨天的回答。”蘇湄微笑,拉過了傅丞軍的衣襟,整個人靠近了過去。

傅丞軍耳朵瞬間紅了,一手環住了蘇湄的腰肢避免她摔倒,認真的看著她:“以後,還要請蘇湄同誌多照顧了。”

聽到這話,蘇湄笑的眉眼彎彎。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0.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