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2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2節

“嫂子,怎麽了?”傅誌齊看到蘇湄扭捏著身子出來,停下的手裏的活,問道。

蘇湄皺了皺眉,問道:“能幫我問問隔壁嬸子在家嗎,我有事要找她。”

傅誌齊張口就像問蘇湄什麽事,又想到萬一不是方便的事情,問了也多一些尷尬,站起來就往外麵走。

“趙叔,嬸子在嗎?”傅誌齊小跑到了邊上熟悉的人家,敲了敲門,問道。

聽到傅誌齊問自己的妻子,趙叔也沒想什麽,連忙把妻子叫來:“梅子,誌齊找你。”

“來了。”趙嬸在廚房做東西,聽到自己的丈夫說有人找,擦幹淨了手就往外麵走,“誌齊,這是怎麽了?”

“我嫂子好像有什麽事,讓我過來找您。”傅誌齊如是回答。

趙嬸也知道傅家的這個大兒媳婦,聽說才十五,來的時候她遠遠瞧見,那個小姑娘看上去營養不良似乎隻有十三歲的樣子。隻是後來她去讀高中後,就不怎麽見得到了。

傅誌齊這麽一來,趙嬸心底多少有些猜測,沒有多說,回屋拿了點東西就跟著傅誌齊過去了。

蘇湄在院子裏坐立不安,見到傅誌齊帶著趙嬸過來了,連忙站起來,這一站嘩啦啦的就像是洪水一般傾瀉,讓她僵硬在原地,不敢亂動。

“丞軍媳婦,是不是第一次來親戚?”趙嬸見蘇湄一副要過來卻不敢亂動的模樣,心裏的猜測自然坐實了,幾步走到她麵前,扶住了她,低頭確認了一遍。

蘇湄有些羞赧的點了點頭,道歉著:“對不起嬸子,我這樣有些失禮了。”

“沒事沒事,姑娘家都有第一次,咱們先進屋裏。”趙嬸拍了拍蘇湄的手背,安慰了一番,帶著她慢慢的走回了屋子。

從口袋裏拿出包裹嚴實的揚妮衛生巾,手把手教導蘇湄該怎麽用。等處理好之後出來,蘇湄臉紅的不行。

“這幾天別吃辛辣,冰涼的東西,小心受涼,那個你看著換,換下來就丟掉,嬸子給你拿了兩包,要是不夠再叫誌齊來拿,過些日子,你方便了,就到店裏去買,都有,兩塊錢一包。”趙嬸拍了拍蘇湄的肩膀,說了好大一堆注意的話,這才回家繼續做飯。

摸了摸漸漸消退紅暈的臉,蘇湄覺得這個地方也很不錯,起碼女兒家的事來了,沒有那麽麻煩,也不用一直在家裏坐著不動。

接下來就是連續好幾日的頹廢,傅誌齊不知道蘇湄這麽了,但是傅愛國多少能看出來,索性家裏不忙,以前就兩個大老爺們也這樣過來了,蘇湄什麽活也不做,倒也沒有婆婆說閑話。

等到了周一,蘇湄來到教室的時候都是一臉悶悶不樂的坐在那裏,和學習委員說了一聲讓他代替她在早讀的時候念單詞,整個人就差趴在桌上了。

“蘇湄,你沒事吧?”許闌轉頭就看到了蘇湄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上前關心了一下自己的同學兼夥伴。

看到許闌,蘇湄動了動眼珠子,然後將視線繼續拋在書上:“沒事。”

“如果不舒服就說出來,我幫你跟老師請假。”許闌推了推眼鏡,他怎麽覺得蘇湄這樣並不像是沒事人。

胡亂的點了點頭,蘇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下了什麽。

這具身子不似她以前嬌養著,現下直接把以前的毛病都給凸顯了出來,讓她覺得十分難受。

好在這並不是十分影響學習,課堂上的東西,蘇湄也全部記錄了下來。難的是,今天一天的老師都沒有布置課後作業,這讓蘇湄鬆了口氣。在這樣的狀態下,她就怕自己亂寫些什麽東西。

“蘇湄。”蘇挽再次站在了教室門口,對著蘇湄坐著的方向,喊了一聲。

如果說原本隻是看熱鬧,這會兒,蘇湄隻覺得頭大。

真是什麽時候不來,偏偏要這個時候來找她,存心膈應她麽?

坐在位置上動了動,蘇湄並不太情願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有些迷惘,除了十六號去拿畢業證以外,家裏還有很多煩心的事,原本還想繼續頹廢,忽然看到一個大大去世的消息,很難過,但是又振作了起來

我還有你們呀

對前幾天的斷更道歉,接下來會在更新的時候,補上前幾天的更新,七天,每天大概四千字,也就是兩萬八千字,每天開始補更新。

這一章是今天的更新,愛你們,會發紅包表示歉意

第026章

蘇挽見蘇湄不願意過來, 臉上的笑容就有些牽強了, 提了提音量:“表妹,大伯母讓我給你帶幾句話。”

聽到是蘇母讓蘇挽來找她, 蘇湄挑眉,蘇母竟然破天荒的還會惦記她?蘇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一掃原先的憂鬱, 推開了桌子站了起來。

“讓你帶什麽話?”溫吞的走到了蘇挽麵前,看著和她差不多高的蘇挽, 似笑非笑。

蘇湄這幾個月抽條一樣, 瘋狂的長個子, 從原本的一米五八,長到了一米六三,直接追上了家裏一直好吃好喝供著的蘇挽。

“大伯母讓你多回家看看。”蘇母哪裏有讓蘇挽帶話給蘇湄,這個借口也隻是她為了讓蘇湄出來而臨時編的。

蘇家現在全心都在捧著蘇楠,甚至為了他, 買了一輛自行車, 就是為了天天接他上下學。蘇母已經接受了蘇家的洗腦, 蘇湄已經嫁出去了, 以後的生活都和他們無關,蘇楠是以後給她養老的,一定要好好培養,日後成了狀元,考上大學,簡直就是光耀門楣。

卻忘記, 現在她們現在享受的,蘇楠上的學,全是在她們賣了蘇湄之後得到的。

“我知道了,有時間會回去的,還有事嗎?”蘇湄微微頷首,明亮的眼神定定的看著蘇挽,等著她下一句話。

深呼吸一口,斟酌了一些話語:“我和老師熟悉,給你報了名。”

“英語口語比賽?”蘇挽嘴裏的報名,蘇湄就算不用腦子都能猜得到是什麽報名。

“對,”蘇挽深深的看著她,臉上的笑比一開始加深了許多,“你們老師可能沒有給你一個參加選拔的機會,我覺得你應該試試。”

蘇湄嗤笑一聲,轉身就回了教室。這種說白話都聽不懂的人,何必再多費口舌。

等蘇湄坐回自己的位置後,許闌把剛剛給蘇湄倒的開水放在了她的麵前:“怎麽了?”

“沒什麽,就是遇上了一個聽不懂人話的家夥。”蘇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覺得有些心累。

聽到蘇湄的話,許闌就知道談話並不是十分愉快。那個女生他見了不下三次,但是次次都帶著目的來找蘇湄,可以說,沒有幾次是愉快的談話。

“那位學姐看起來不是很好相處,班長你還是小心點。”許闌拍了拍蘇湄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畢竟班長你這麽大大咧咧的,要是什麽時候被她賣掉了,我們還得重新選個班長。”

蘇湄:……

“不是,我就看上起那麽好欺負?”蘇湄挑眉,看著許闌,反問。

“是啊。”還不等許闌開口,邊上的同學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怪不得大家看她的眼神都那麽正常,感情都把她當成兄弟來看了。蘇湄扯了扯嘴角,低頭看書,一副不欲理會班級裏這群大傻子的意思。

“班長,要是你想參加比賽,可以不用推薦我的。”英語課下課後,孫昕銳找到了蘇湄,小表情一擺,蘇湄差點就心軟了下去。

在臨近下課的時候,陳老師把要參加考試的學生名額給報了一遍,除了孫昕銳,還有蘇湄。

揉了揉有些發脹的額頭,蘇湄忽然不知道該怎麽和這個有些女孩子脾性的同學說了。

“我記得那個女生是英語組組長,是不是她故意弄你?”趙斌雖然最近和蘇湄鬧脾氣,卻也多了一個心眼,想到了上一個課間的時候來找蘇湄的蘇挽,問了一句。

做得好!

蘇湄難得覺得趙斌沒有給她找事,還在心底給他比了個大拇指:“她剛剛和我說找了主辦老師給我報上了名。”

“她到底要做什麽。”趙斌皺眉,他還記得在書店的時候,那個蘇挽的小姐妹堵蘇湄找場子,“和你有什麽深仇大恨嗎?”

“大概,我這個半路讀書的人成績比她這個表姐好?”蘇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悠悠的回答,“孫昕銳同學,我覺得你的英語非常好,並且沒有想參加比賽的意思,你別怕。”

“對不起……班長。”聽到這些話還不懂,孫昕銳那就是徹頭徹尾的傻子了。

“沒關係,換是我,我絕對沒你這麽客氣,直接上去就是一頓揍。”笑了笑,蘇湄揚了揚拳頭,“快去準備下午的考試吧。”

“謝謝班長。”孫昕銳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一副幾欲跳樓的表情,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孫昕銳回去了,趙斌卻沒有,他拉過凳子在蘇湄身邊坐下:“那你怎麽辦。”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能拉下臉對付我,我還能不回報她?”蘇湄這會兒是真的被惹火了。

真的是,好好活著不好嗎?她一個高一的,哪裏礙著蘇挽那個高二的了?英語組長做的不舒服了,想要再爬一下?怎麽不索性把老師給幹掉,直接做老師去?

“你沒事就別往我麵前湊,煩的慌。”蘇湄一掌拍開了趙斌,拿出了厚厚的一本語文資料。

癟嘴,一臉不開的回了自己的位置。

到底做錯過事,趙斌哪裏還敢讓蘇湄生氣,除了乖乖的聽她的話。

傅誌齊說高二的時候會分文理科,不過現在看來,分不分都無所謂,畢竟,這麽多學科都擺在這裏,何必呢。

“月考的成績已經出來了,這一次的成績,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但是有些同學要注意,一些基本的東西,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還考錯了。”趙老師來上課的時候,手裏抱著一疊卷子,“不過,我們還是要表揚一下,這次年紀考試第一的同學。”

作者有話要說:  我覺得我在欠小可愛們更新的路上越走越遠了……

就這樣,愛你們,咩咩咩

第027章

蘇湄老神在在的坐在位子上一動不動的, 仿佛月考排名與她沒有一絲關係。

“第一名是許闌。還有前二十名的, 我們班也有好幾個,特別表揚一下班級裏唯一的一朵花, 蘇湄,第十二名。”趙老師一臉愉悅的報出了這個名字,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 “但是也不能驕傲,爭取保持第一。”

“我們先把化學卷子發下去, 蘇湄, 許闌, 上來幫忙把卷子發一下。”趙老師將試卷全部抖開,叫了自己的班長和副班長,把試卷對半分給了兩個人。

找了幾個班委,把試卷一起分發了下去,趙老師開始講解試卷。

趙老師並沒有把全班的化學成績都報一遍, 但是就講解試卷的時候舉手率來看, 並沒有同學考的特別差。蘇湄看了一眼自己的分數, 九十二, 不算特別高,但也不差。

“班長,你化學好厲害。”同座眼睛賊溜溜的瞟到了蘇湄的卷子上,一臉驚歎,隨後又看向自己那張慘不忍睹的八十五分,十分挫敗, “為什麽我考的那麽差。”

蘇湄自然也看到了同座試卷上的分數,安慰道:“我隻是運氣好,而且和你差不了幾分。”

“謝謝班長……”同座歎了口氣,勉強算是被安慰到了。

一張試卷講完,還沒到下課的時間,趙老師看了一眼手表,還有十多分鍾,想了想,讓蘇湄跟他去辦公室。

“物理的卷子正好也拿回來了,拿過去發掉,我們把物理卷子也講了。”趙老師看了一眼辦公室,沒人,暗搓搓的把物理老師桌上他們班的卷子給拿了回來,交在了蘇湄的手上。

看著手裏的卷子,蘇湄咳嗽了一聲:“那高老師講什麽?”

趙老師思索了一下,看著蘇湄認真的回答:“讓他講別的內容。”

這一本正經的話,蘇湄還真沒法反駁,默默的抱著試卷先趙老師一步回了教室,然後把試卷分發掉。

意外的是,同學們的物理成績都十分不錯,在剩下的半節課不到的時間裏,直接把一張試卷給講解完了。趙老師摸了摸下巴,反正也隻剩下兩分鍾了,就讓同學們直接看書。

湊巧的是,下一節課正好是物理。

“我辦工作上的試卷同學們拿回來了嗎?”一直到上課鈴響了後,高老師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站在講台上問了一句。

“趙老師已經把試卷講解了。”

“他神經病啊。”高老師仰天長嘯,頓時不知道該講些什麽好了。

原本的課件安排就是抽一節課來講試卷,這回要是直接上課,別的班的教學進度就不一樣了。

沒辦法,物理老師索性把周末的作業給拿了出來,硬生生的講了一節課。別說物理老師自己講的痛苦,下麵的同學聽得也不好受。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2.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