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3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3節

“這些知識點雖然上周五剛剛講過,但是你們也不能鬆懈,多複習,才能保證日後不出錯。”高老師看不下去同學們萎靡的模樣,嚴肅的敲了敲黑板,劃了個重點,大聲的說道,“特別是這個知識點,往年高考都變著法兒的考,要牢記!”

講台下的同學低頭刷刷刷的開始做筆記,畫粗線,特別加黑。

熬過了這節課後,蘇湄跟著高老師領了他們班的作業冊。

“蘇同學,下次你們班主任要是還敢這樣做,你就攔著他,說是我交代你的就好了。”拿完作業冊後,高老師還不放人,這會兒趙老師還沒有從另外一棟教學樓回來,高老師趁著這會兒就交代了蘇湄一番,“要是回回這樣,那我這個物理也給他教得了。”

“我會和趙老師說的,高老師您別生氣。”蘇湄硬生生的忍住了已經到喉嚨的笑意,一臉嚴肅的看著高老師。

到底還是學生讓他稱心,至於趙老師,高老師表示他現在很生氣,一頓午飯根本解決不了事情!

回到教室把練習冊發下去後,蘇湄繼續坐回自己的位置修身養性。

“班長,剛剛高老師還跟你說什麽了嗎?”同座難得看到蘇湄沒有一股腦的鑽到書堆裏去,眼巴巴的就湊過來,開始打聽八卦。

“高老師讓我下次阻止趙老師講物理卷子。”動了動手臂,蘇湄換了個方向趴著,“他覺得沒事幹。”

“我也覺得趙老師不該講物理卷子,害得我們還得把作業全部都聽一遍。”同座忿忿的表示十分讚同高老師的話,還想要說什麽的時候,看到蘇湄已經閉上眼睛一臉的疲倦,頓時就噤下了聲。

班長今天一來就是這個樣子,現在也是,難不成是累著了?想到班裏有很多事情都需要班長親力親為,同座頓時就覺得蘇湄太辛苦了。

一個班的男生就像是空架子一樣,平時哪裏有多少體力活,開會記錄,校對違紀違規現象,就連平時有些住宿生的問題,也要班長跟著副班長一起跑。

蘇湄則表示,這些都是他們想多了。開會記錄是她和副班長輪流去的,違紀違規什麽的,他們班根本沒有出現,每周一趟也就是個過場。至於住宿生的問題,蘇湄去了也隻是全程坐在宿管那裏喝茶,男生宿舍她根本就進不去。

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眨眼就到了午休的時間,蘇湄吃了飯後沒有逗留就回了教室,準備好筆,就跟著孫昕銳去大禮堂了。

“班長,那個英語組組長為什麽一直針對你?”孫昕銳還是想不明白,如果說兩個人是表姐妹的關係,就算平時再不對付,也不會再學校裏明晃晃的打臉。

蘇湄聳了聳肩,滿不在乎的回答:“我來高中之前從沒上過學,忽然來了這所她好不容易才考上的高中,難免有些不開心。”

“班長你原來沒上過學?!”孫昕銳一臉震驚,這哪裏能看的還出來班長原本沒有上過學,又想到村裏普遍重男輕女的現象,孫昕銳連忙回過神,在心裏打了自己一耳刮子,“對不起,班長,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真的很厲害。”

“我知道你沒有惡意,我們家親戚裏,最有本事的也就是職校畢業,現在被安排了工作,算是體麵。小一輩裏,就隻有蘇挽考上了這所高中,成績優異,”蘇湄笑著,仿佛在說一件和她根本無關的事情,“忽然冒出一個從來沒聽說過的表妹,考上了同一所高中,難免不平衡。”

蘇湄的確是在說著別人的事,這些是原‘蘇湄’經曆過的,在那些回憶裏,她永遠都是躲在角落裏,不敢出來,不敢說話,甚至隻能吃冷菜冷飯的家夥。

同樣的名字,經曆卻是天差地別。說實話,蘇湄也不覺得好受。

那些不太好的回憶就跟紮根了一樣的在她腦海裏揮散不去,隻要遇上有關的人,就會冒出來找一些存在感,然後又縮起來,找也找不到。

“班長也很厲害,全校前二十。”孫昕銳眨了眨眼,“隻要努力,班長就能活的和別人不一樣,而且,你可是我們班裏唯一的一朵花!”

作者有話要說:  短小短小短小短小,以後請叫我短小君!!!!

愛你們,麽麽啪

第028章

一枝花什麽的, 這樣的說法真的沒有問題嗎 蘇湄笑了笑, 沒有接對方的話題。

等蘇湄和孫昕銳到學校內的大禮堂的時候,裏麵已經擠滿了三個年級的學生, 門口左右分別站著兩個學生會的幹事,對來參加考試的學生進行記錄。

“你終於來了,快, 我已經給你找好了位置。”蘇挽一直站在門口,遠遠的瞧見蘇湄過來了, 連忙熱切的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 拉著她就往裏麵走。

孫昕銳一臉懵逼的看著她們兩個, 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這是什麽情況。他覺得班長不可能會編一些莫須有的事情來騙他,可孫昕銳也不覺得,這麽一個熱情的人,會是一個嫉妒心極強的人。

可能是女生的世界太複雜,他這個男人讀不懂。

蘇湄算是被半拖著進的大禮堂, 因為考試的對象大多是不同年級不同班級的學生, 所以安排的時候並沒有刻意的按照班級來排位子, 而是由入場順序來安排。

坐在第一排, 蘇湄笑了笑,正巧從她身邊走過的孫昕銳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雖說考場位置沒那麽大講究,但是能坐中間,一般都不太願意坐第一個或者最後一個,學霸除外。

很快,所有參加比賽選拔考試的學生都到期了, 大禮堂的正門也由學生給關上,講台上的老師講解完了考試規則後,就和另外兩個英語組的老師一起分發試卷。

因為考慮到很多方麵,英語組老師在出試卷的時候,盡可能的從基礎下手,口語注重的是基礎詞匯量的積累和基礎語法,過多過雜的語法和單詞,反而容易讓學生記住了高難度而忘記了墊腳石。

一拿到試卷,蘇湄就全部過了一遍眼,然後在老師說開始後,才慢吞吞的寫名字班級,然後是答題。簡單的試卷還能考到多差?何況這一群還是英語比較不錯的學生,那麽老師會選跟家紮實的。

既然是選取比賽的人員,當讓是精益求精。

寫完試卷後,蘇湄下巴抵著筆頭,餘光瞄了一眼邊上,一圈的人都沒有一個停筆的。在上麵的老師看到了蘇湄停筆,喝了口茶,大聲提醒了一下。

“做完的同學不要大意,再檢查幾遍。”

蘇湄斂眉,沒有當著老師的麵前打哈欠。過了好久,久到蘇湄昏昏欲睡差點就趴在桌子上睡過去的時候,終於有人交卷了。清醒了過來,蘇湄把空著的兩個選擇題給填上,然後交了上去。

“交完卷的同學先坐著,一會就按照交卷順序上台自我介紹。”站在講台的老師收完試卷後,連忙開口,生怕學生交完就立刻離開。

淡定的坐在位置上,蘇湄摸了摸嘴角,她以為考完試就能回去,所以沒有帶水杯,要是知道還有一個自我介紹,她就把水帶來了,就這麽一會兒的功夫,嘴唇就已經幹的起皮了,再不喝水,她恐怕就要坐不住了。

“第一個同學先上來自我介紹吧。”收試卷的老師和邊上的老師討論了一下,決定從現在開始自我介紹。

這兒起碼還有一半的同學沒有做完試卷,剩下一半的同學隻能枯坐著等待,午休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半,再不快一些,等所有的同學都交卷了在進行自我介紹,下午的第一個課就不用上了。

正好,蘇湄是第二個,看著第一個上台自我介紹的同學從側門離開,蘇湄挑眉,幾步走到了講台上,清了清嗓子開始自我介紹。

她覺得自己並沒有多少可以介紹,可老師卻樂此不疲的連續提了好幾個問題,這才放蘇湄下去。從側門出去後的蘇湄並沒有立刻回去,而是站在外麵,等著孫昕銳出來。

孫昕銳交卷也不算太遲,蘇湄等了沒多久,他就出來了。看到蘇湄在門口等他,孫昕銳有些受寵若驚。

“班長,你在等我嗎?”孫昕銳遲疑的問了一句。

睨了孫昕銳一眼,蘇湄彎了彎嘴角,反問了一句:“那我還能等誰。”

“我以為你等蘇學姐。”孫昕銳愣了一下,還是把自己心底想的說了出來。

蘇湄聳肩,並沒有做多大的反應。孫昕銳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隻能傻乎乎的跟著她一起回了教室。

一回到教室,蘇湄就迎來了一大群的問候,孫昕銳自然而然的就被擠到了後麵。

“班長,怎麽樣?”

“班長,沒有人欺負你吧。”

“班長,要是被選上,你要不要去參加比賽?”

“快上課了,大家確定還要站在這裏嗎?”蘇湄並沒有被人牆所困擾,順利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微笑道,“而且,這一次參加比賽的不是我,是孫昕銳喲。”

“哦,你要是沒比好,晚上我們宿舍見。”和孫昕銳一個寢室的男生恍然大悟,回頭拉過了孫昕銳和他勾肩搭背的往位置上走。

孫昕銳給了他一拳,和自己的同伴笑罵著。

轉頭對上了許闌的眼睛,蘇湄笑了笑,從抽屜裏拿出了課本,等著上課。

下午的四節課就在講解試卷中度過了。

在校門口等到姍姍來遲的傅誌齊,蘇湄喊了他一聲,轉身就要走,卻被傅誌齊叫住。

“那個,嫂子,你不去那家店賣繡品嗎?”傅誌齊想了想,自己也好久沒有見到清絡,每天和嫂子一起回家,就連偷偷跑過去看幾眼的機會都沒有。

打量了傅誌齊幾眼,蘇湄抿唇笑了:“你想看到清絡?”

“哪有,我就是覺得奇怪。”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傅誌齊哈哈了兩聲來掩蓋自己的不好意思。

故作思考了一番,蘇湄好一會才說:“最近考試比較忙,最近應該不會去清絡那裏。”

“啊,那我們回家吧。”傅誌齊頓時失落了下來,垂頭喪氣的跟上了蘇湄的腳步,往回家的路上走。

因為失落,傅誌齊一路回到家也沒有多少精神,看的傅愛國還以為他是學習壓力太大了,也就沒有攔住他去休息的腳步。

“爸,需要我幫忙嗎?”蘇湄今天心情還算可以,起碼比昨天要好的多,放好書包後看到傅愛國還在外麵忙活,就出來問了一句。

傅愛國擦了一把汗,擺了擺手:“不用,飯就在廚房,你快去吃吧,爸把這些弄好就完事了。”

“行,對了,爸,做生意的事,有頭緒了嗎?”不怪蘇湄這麽早就催問,畢竟生意不好做,而且目前為止,她還沒有看到大規模的做生意的人,如果能抓緊時間搶占先機,不能說會大賺,起碼有個賺頭。

聽到這個問題,傅愛國連忙放下了手中的說,把事情都交代給了蘇湄。

原來傅愛國今天白天去找廠子的時候,正好一個供銷社關門了,裏麵還有一大堆貨賣不出去,管事的說隻要一百,就全部讓傅愛國拿出去。

一百塊錢,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傅愛國一時間拿不定主意,和那裏的人說了一句回家商量,打算第二天再去看看。

摸了摸下巴,蘇湄問道:“爸,你還能記得裏麵有些什麽東西嗎?”

傅愛國點頭:“記得,裏麵有布料,雪花膏,罐頭,還有些幹貨,估計一個三輪車都能裝滿。”

“罐頭是什麽?”蘇湄知道雪花膏這些東西,但是罐頭,她目前都沒有看見過。

“就是密封在罐子裏的水果糖水,能放好久。”傅愛國也沒有覺得不知道罐頭很奇怪,耐心的給蘇湄解釋了一番。

點了點頭,蘇湄又詢問了供銷社的地址,正好裏他們學校不遠,思來想去,她決定第二天中午跟著傅愛國一起去看看。

蘇湄既然願意陪他去看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傅愛國盤算著自己帶上午飯,早些過去,免得中午了又遇不上那些人,那就不太好了。

有了一個好開頭,蘇湄的心情自然又好了許多,晚上難得吃了兩碗飯,最後撐著肚子要出去走走。

傅誌齊心情不好,蘇湄也沒有打擾他,自己一個人就出去了。

“丞軍媳婦,你這是要出去散步?”正好秋嬸子從田裏回來,看到蘇湄從家裏出來,打了聲招呼。

“是啊,秋嬸子剛剛從田裏回來?”蘇湄看到她拿著個鐮刀,腳上還有泥濘,自然就猜到了她從哪裏回來。

秋嬸子樂嗬嗬的回道:“是啊,這不一季稻要收了嗎,家裏忙不過來,我就先去幫忙。”

南方水稻一般種植兩季,第一季在4月下旬插秧,7月下旬收割。而第二季就要在8月1號以前插秧,到了10月左右收割,算算時間,現在正好是十月多。

“那您有的忙了。”蘇湄感慨道。

她雖然是習武之人,但是不得不說,農作和習武真的差很多。就目前而言,讓她天天麵朝黃土背朝天,她絕對做不到。

所以,蘇湄對農民十分敬佩。

“還不是為了生活。”秋嬸子嘴上雖然這樣說,眼中卻散發著對未來的期翼。

日子總是要過的,但是如果對未來飽含了希望,那麽現在所有的苦難,都不過是曆練。

“未來總是好的。”蘇湄笑了笑,想到自己的以後,忽然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期待。

作者有話要說:  短小君又來了,qaq

前幾天熱的天天的中暑,提不起精神,莫名其妙拉肚子,最後母上大人給我二十四小時開著空調,這才好了。

欠更……四萬

讓我死了吧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3.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