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4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4節

第029章

和秋嬸子說了一會兒話, 蘇湄才在昏黃的路燈下和秋嬸子告別, 自己一個人慢悠悠的往田邊晃蕩。

再過一段時間,到了初冬, 天氣也會漸漸冷下來,看著邊上一圈豐收的模樣,蘇湄摸了摸下巴。她記得傅愛國說了, 罐頭有很長的儲存期,至於罐頭裏麵到底有什麽, 她還需要自己親眼看到才能確定。

若是裏麵是一個蔬果類的食物, 那麽她們應該找到了一條比較輕鬆的路。

想著, 蘇湄也沒有了繼續閑逛下去的心情,滿腦子迫不及待的就要回去策劃後續。

然,還沒等蘇湄轉頭回去,就被人給攔了下來。

“等等,等等, 別動手!”看到蘇湄抬起手, 對方連忙喊停, 對她嘿嘿的笑著, 一遍說道,“我們上次見過了,就是那次在村門口。”

“你就是那個混混頭兒?”那也算是她在這裏第一次動手,對此蘇湄印象深刻。

鄭連英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上次是我錯了。”

“嗯,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蘇湄冷漠的點了點頭,往外邁了一步,打算繞過他回去。

原本還在不知所措的鄭連英回過神,連忙追上了蘇湄,一邊追還一邊在她耳邊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蘇湄有些煩躁,猛地停下腳步看著他:“我要回去了,沒事別跟著我。”

“那個,我以後還能來找你嗎?”鄭連英一直想要找到蘇湄,但是也一直沒有找到,現在好不容易遇上了,他當然要厚著臉皮去向蘇湄索要承諾。

勾了勾嘴角,蘇湄也不知道該怎麽說這個人:“你要去我婆家找我?”

“你結婚了?!”鄭連英一臉驚訝,隱約還瞧出了一絲失望。

蘇湄理也不理他,趁著他發愣的功夫,一下子就走了好遠。鄭連英失落了一會兒,再次抬起頭的時候,蘇湄已經走的看不見人影了。

第二天,蘇湄從房間裏出來,直到吃完早飯,也沒見傅誌齊出現。

“爸,我先去上學了。”蘇湄拎著自己的布包,和在前院的傅愛國說了一聲。

看著孤身一人的蘇湄,傅愛國問了一句:“誌齊不上課嗎?”

“他不是走了嗎?”蘇湄愣了一下,反問了一句。

轉頭,兩個人頓時明白了,傅誌齊就沒有在他們麵前晃過。為了不耽誤上學,傅愛國讓蘇湄先去學校,自己去了後院找傅誌齊。

敲了一會兒門,裏麵根本沒有一絲動靜,傅愛國皺了皺眉,他四點就起床了,也沒見到傅誌齊出來,現在屋子裏沒有人,這不應該。

思索了一會兒,傅愛國破門而入,就看到傅誌齊坐在屋子裏,一動不動的看著手上的書,話也不說,頭也不抬,好似一個逼真的蠟像。

“今天怎麽不上課?”看到人還在,傅愛國鬆了口氣,也沒有過激的責罵他,而是拉了一條凳子坐在他身邊,問了一句。

傅誌齊動了一下手指,好一會兒才說話:“爸,高考真的有意思嗎?”

他現在渴望留在這裏,最好找到鎮子上的工作,就在那家店對麵,這樣,他每天一早過去,就能看到店裏的人。日升日落,雲卷雲舒,生活,大概如此。

“它能使得你強大,並且認識到你自身更多的不足。”傅愛國還有以為是複讀的第二次高考給他帶來了壓力,拍了拍傅誌齊的肩膀,安慰著,“沒有人會強迫你做,但是你自己也該清楚,做與不做的區別。”

高考就像是寒門子弟的一張逆天改命的符咒,隻有得到它,才能改變自己未來繼承父輩農作耕種的命運。

村裏的人大多吃了務農的苦,麵朝黃土背朝天,生死全靠天吃飯。

他們不想再苦下去了,就寄托希望在自己的後輩的身上,那怕自己依舊無法擺脫這樣的命運,也能高興的外傳,你看,我們家再也不會子子孫孫都務農了。

“我會好好想想的。”傅誌齊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微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

傅愛國拍了拍他的背,笑道:“好了,今天給你請假,中午陪我去供銷社,看看那些東西。”

“行。”傅誌齊也想找個時間讓自己休息一番,既然傅愛國提出來了,他自然是巴不得跟上的。

蘇湄上了一上午的課,把書往抽屜裏一塞,直接衝去了供銷社。

來到供銷社的時候,傅愛國和傅誌齊已經在清點貨物了。

“爸?”蘇湄走過去,問道,“確定了嗎?”

“這些貨瞧著都不錯,誌齊也把關了,你再瞧瞧?”傅愛國見是自己的大兒媳婦來了,緩和了臉色,說道。

作者有話要說:  本人已死……鞭策請燒紙

刀片就不要了,畢竟不好燒

第030章

等到傅愛國帶著蘇媚看了一遍供銷社賣的貨後, 蘇媚摸了摸下巴, 這些貨不算滯銷貨,隻是平日裏也不太有人買, 一般人覺得不劃算,城裏人不稀罕吃,也就導致供銷社還有這麽多貨都沒有賣出去。

“爸, 你打算怎麽賣?”趁著供銷社的人轉過頭和傅誌齊核算金額,蘇媚壓低了聲音, 詢問道。

傅愛國摸了摸自己腰間的那杆煙, 把自己的盤算和蘇媚講了一下。到底是比蘇媚多活了那麽幾十年, 考慮的麵麵俱到,讓蘇媚不由感歎傅愛國的遠見。

既然供銷社的事沒有蘇媚能插手的了,和傅愛國說了一聲,蘇媚就回了學校。

“過幾天就期中考試了,班長你有把握嗎。”後桌趴在桌子上, 這會兒教室沒幾個人, 除了蘇媚, 他也沒得說話的人。

淡定的做著筆記, 蘇媚頭也沒有抬起來:“好好上課做筆記,考試沒什麽難的。”

後桌張了張嘴,腦子黎又想到蘇媚平時的成績,頓時噤了聲。他為什麽要和一個學霸討論考試的事情,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後桌正在失落的時候,蘇媚忽然把一疊筆記本放到了他桌上:“這是我自己做的筆記, 你要是覺得有用……”

“有用,有用!謝謝班長!”後桌一聽到蘇媚的話,連忙把筆記挪到了自己的麵前,兩眼閃閃發光,“班長你真是好人。”

蘇媚忽然有把筆記本拿回來的衝動。

傅誌齊和傅愛國借了一輛三輪車,把供銷社的貨都給裝到了三輪車上給運回去。騎著三輪車,路過那條路,傅誌齊看到那個溫婉如水的女人正笑著和一個看起來陽光英俊的男人說著話。

不屬於他的,終究是不屬於他的。何況他們還是兩個世界的人。

“爸,我會好好讀書的。”傅誌齊低頭接著抹汗,把眼角的濕潤給摸了個幹淨,“我一定會努力的。”

“有誌向就好。”傅愛國也不去戳破他那些少年的小情緒,腳上有力的蹬著車,望著前方,似乎在看著未來,“你哥結婚了,我也沒什麽好的東西給你嫂子,也分不了多少房子,這會兒一折騰做生意,忘了給你哥分家也好,到時候做好了,再分。”

“我知道,哥不容易,有了嫂子以後,也要好好過日子。”傅誌齊笑笑,這麽多年,他看著家裏是怎麽過來的。

如果不是他,或許傅丞軍的成就不止這點。說到底,還是他拖累著這個家庭。

“你哥有他自己的造化,你隻要好好讀書,不要辜負你哥的心意就好了。”傅愛國樂嗬嗬的笑著。

傅誌齊恍了恍神,什麽也都說不出來了。

蘇媚可不知道傅誌齊心底的那些彎彎繞繞,上完了一天的課,依舊走著原來的路回家。

難得的是,她一回到家,傅誌齊竟然沒有像以前一樣看書或者砍柴,而是和傅愛國一起蹲在前院裏整理貨物。

“妹妹回來了,快,把書包放下,吃點東西,廚房裏有西瓜。”傅愛國聽到動靜,抬起了頭,“這天還得熱一會兒。”

蘇媚放下書包,拉了一條小凳子做到了傅愛國對麵:“要分出來嗎?”

“明天就是鎮子上的集市日,明天早帶你起來,我騎三輪車送你們兩個去上學。”傅愛國點了點自己的旱煙,忍不住要點火,看到兩個孩子都在,就忍住了,“正好把車給還了。”

蘇媚看了一眼被單獨分在一堆的東西,摸了摸下巴:“好的,爸。”

見準備的差不多了,傅愛國就把兩個孩子給趕過去吃飯,剩下的分了兩批,一批放到後麵的儲物間給放著,要賣的都收拾好了,放在客廳,避免第二天一早,還找不到這些貨。

第二天一早,蘇媚就和傅誌齊在客廳等著傅愛國過來,誰知道等了一會兒,傅愛國竟然是從外麵處回來的。

“起來了,我們出發吧。”傅愛國見兩個孩子都起來了,拿起手上的盒飯,在前麵帶路。

“爸,我在邊上跟著吧。”到了外麵,傅誌齊看了一眼三輪車,說到。

三輪車雖然坐得下兩個人,但是他畢竟是一個大小夥子了,嫂子還是個姑娘,比他輕多了。

傅愛國瞧了他一眼,算是默許了。

作者有話要說:  請叫我羊駝.不知死活.活該打死.咩

接下來,送你們一些小驚喜,希望你們還能愛上我

第031章

蘇湄淡定的坐在三輪車上, 清晨的風微微涼, 吹在臉上正是最舒服的時候。

傅愛國繞了一圈,先去了學校將蘇湄送到了過去, 入後才去了集市。蘇湄站在門口,等了一會兒,終於等到傅誌齊過來。

“你的午飯, 我今天要整理資料,就直接去圖書館了。”蘇湄等到傅誌齊後, 將手裏的便當塞給了他。

傅誌齊捧著手裏的便當:“謝謝嫂子, 你也要注意身體。”

“嗯。”蘇湄點點頭, 拎著自己的包進了學校。

今天是英語筆試出成績的日子,全校都關注著到底會是那些人能被選上,唯獨蘇湄和孫昕銳兩個人淡定和樹懶似的,下課了還堆在一起討論學習。

所以,愛學習的學霸什麽的, 簡直就不該存在。

“班長, 成績出來了, 你們不去看看嗎!”邊上的同學耐不住性子, 湊到了兩個人的隨便,開口提醒。

蘇湄都沒有抬頭,孫昕銳先開口了:“有什麽好看的,過不過都這樣,又不是高考。”

“……”這話說的好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

在作業本上化了一道筆記, 蘇湄淡定的接了孫昕銳的話:“昕銳說的很對,我們有這個功夫去研究成績,不如好好準備兩年半後的高考。”

同學無言以對,隻能默默的退了下去。

聽到了全部對話的同學們紛紛後腿了一步,製止了自己要上前的腳步。開玩笑,班長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地步了,他們還上前抽熱鬧,那不是作死是什麽。

何況,他們還等著到時候班長給他們臨時輔導一下英語,避免自己的英語死的太慘烈。

“蘇湄。”可顯然,還是有人想要湊這個熱鬧,千裏迢迢的從高二的教學樓特意跑過來。

聽到這個聲音,蘇湄揉了揉太陽穴,對孫昕銳說了一句話,這才起身走到教室門口。

“有什麽事嗎?”蘇湄臉上並沒有多少表情,不苟言笑的樣子似乎在拒人於千裏之外。

但是,蘇挽就像是沒看出來蘇湄不待見她,依舊高興的說:“恭喜你,順利的通過了筆試,這是下次演講的時間和地點,我特意給你送過來的。”

拿過蘇挽手上的字條,蘇湄看了一眼,時間定的很奇怪,正好是期中考試的第一天午休時間。

蘇湄不相信學校英語教研組會把時間定在這個時候,狐疑的看了蘇挽一眼,沒有多說別的話,道了謝就拿著紙條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沒有看到自己臆想中的模樣,蘇挽轉身的時候,麵上難以抑製的露出了一絲猙獰的表情。又想到了那些事,終算是舒緩了一下表情,整理好情緒離開了高一的教學樓。

“蘇挽……”俞芯站在蘇挽背後的死角,皺了皺眉,她一直覺得蘇挽有些不對勁,但就是說不出來,現在終於明白了,是哪裏不對勁。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4.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