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5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5節

“阿芯,我們回去吧。”張千青從邊上的教室出來,親熱的挽上了俞芯的胳膊。

回過神,俞芯笑了笑:“嗯。”

“班長,那個女人又來找你了?”孫昕銳顯然已經不待見蘇挽了,剛剛一直警惕的盯著外麵,深怕蘇挽一個衝動,做出什麽過激的事情。

“沒什麽,別理她,我們把後麵這個小節的知識點給整理一遍,差不多就要上課了。”蘇湄壓根就覺得蘇挽這個人不足為懼,也不知道為什麽自己身邊的人總是要提防著她。

那些小花花腸子,早就是她師姐用到不用的小兒科了。

和孫昕銳趕在上課前,終於把資料都整理好了。蘇湄摸了摸下巴,決定讓那些同學自己拿去抄。

本來就是為大家準備的複習資料,蘇湄提議了這樣做,孫昕銳也沒有覺得有什麽,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英語考試的結果已經出來了,我們班的兩個同學,都順利的通過了考試,希望你們能再接再厲。”陳老師喜笑顏開的走進了教室,看到同學們都端正的坐在那裏等著他來上課,更加開心了,“下次演講的時間在期中考試結束後的下星期一中午,還是筆試的地方,希望你們也能好好表現。”

聽到陳老師的話,蘇湄把手裏的紙條捏成了一團,丟進了自己麵前的草稿紙垃圾堆裏,似乎什麽也沒有發生過。

上午的課終於在同學們的期盼中結束了,蘇湄伸了個懶腰,活動了筋骨,把課本都收到桌內,這才去圖書館。

圖書館的老師一看見蘇湄過來了,把鑰匙交給了蘇湄,還叮囑了幾句:“我一會要開會,如果你看快上課了,我還沒有回來,就把門鎖了,鑰匙放在外麵的箱子裏就好。”

“好的,老師。”蘇湄接過鑰匙,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裏,“還有什麽要注意的嗎。”

“有兩個同學的書今天到期了,你看看他們有沒有還,沒有還就用紅筆單獨寫出來,其他的做好登記就好了。”老師拍了拍蘇湄的肩膀,一副我很信任你的模樣,拿了包急急忙忙的就走了。

從書架上抽了兩本書下來,蘇湄坐在前麵看著書,一時半會也沒有什麽人過來。

就在她準備鎖門回去上課的時候,來了一個人。

“你好,同學,我想找一本文史的書。”來人帶著金絲邊的眼鏡,一看就知道不是學生,大概是哪個組的老師。

蘇湄放下手裏的鑰匙,問:“老師要找的書叫什麽名字?”

“萬曆十五年。”

回想了一下圖書館的藏書,蘇湄把自己的筆記本往前台一方,轉身就紮進了圖書的海洋裏,不到兩分鍾,就拿著一本書出來了。

“如果無誤,麻煩老師登記一下。”蘇湄把書遞給了麵前的老師,日他檢查一遍是不是自己要的書。

“好的,麻煩同學了。”他沒想到蘇湄竟然會這麽快就把這本書給找到,驚訝之餘,不忘記拿了筆登記自己的借書消息。

蘇湄確認了一下,在後麵簽了自己的名字,這才拿起筆記本出去。等著老師出來後,蘇湄鎖了門,把鑰匙放進掛在門口的箱子裏,回頭,那個老師還在。

頓了頓腳步,蘇湄疑惑的看了過去。

“老師,還有什麽事嗎?”

那老師搖了搖頭:“快上課了,你快回去上課,別遲到了。”

“謝謝老師。”這會兒蘇湄算是二仗和尚摸不著頭腦了,這位老師到底要做什麽?

蘇湄一跑起來,幾下就看不見人影了,終於在上課前的幾秒鍾,順利的回到了教室。

上完了一天的課後,蘇湄和傅誌齊一如往常的回了家,遠遠的就看到了門口還停著一輛三輪車,心底開始盤算了一下。

把三輪車騎回來,這是貨沒賣出去,還是發生了什麽。和傅誌齊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決定到家的時候要小心行事。

誰知道走進了才發現,這根本不是原來借來的那輛,而是一輛新的三輪車。

傅愛國正好在前院大點貨物,看到兩個孩子回來,連忙把旱煙收了起來。

“你們回來了,快,去吃飯。”傅愛國看起來心情十分不錯,難的看到他們的時候臉上都帶著笑意。

傅誌齊張了張嘴,沒想到該怎麽開口。

“爸,東西都賣掉了嗎?”蘇湄倒是沒什麽顧忌,直接就問了出口。

傅愛國摸了摸蘇湄的腦袋:“賣完了,還有人要貨。”

“那就好,我和小弟先去吃飯了。”

傅家創業第一步,算是圓滿成功,這一頓晚飯,大家也吃的格外香。

接下來的幾天裏,全校都沉浸在一鍾努力學習的氛圍之中,蘇湄依舊我行我素的做這自己以前的事情,似乎並沒有被幹擾到。

唯一說得上讓她順心的事情,大概就是蘇挽沒有時間再來找她的麻煩了。

“班長,明天就期中考試了,我好緊張阿。”那個受益於蘇湄過的後桌忍不住拉著蘇湄,抱怨幾句。

“正常發揮就好了,沒什麽可怕的。”

“果然,學霸不懂凡人的痛苦。”

“有時間說這些,不如多看一點書,你手上的57頁,就有很多劃線的重點,可以多看幾遍。”蘇湄瞄了一眼他手上的書,毫不客氣的打擊了他一句。

聽到這話,後桌連忙把書翻到了57頁,除了發現那些劃線的重點之外,他還發現,自己很多都看不懂。

頓時,後桌沮喪著臉,再次把蘇湄給拉了過來。

“班長,救命啊!”

花了一個課間的功夫,蘇湄把重點都給他講解了一遍,在對方一知半解的懵懂眼神下,丟下了一句自己多看幾遍,就回頭準備上課了。

正好下節課上的就是這門,老師竟然破天荒的要把前一個章節的內容給再複習一遍,翻開書一看,不正是蘇湄剛剛給他講過的內容。

盯著後桌崇拜的眼神,蘇湄就這樣渡過了期中考試前的最後一節課。

第二天,就是期中考試。

考場是根據同學們上次的考試成績來安排的,一個考場三十個人,蘇湄正好和俞立誠許闌兩個人在一個考場。

進考場前,許闌笑眯眯的湊在了蘇湄的身邊。

“班長,怎麽樣,有沒有信心讓我考第二。”許闌和蘇湄混的熟了,兩個人說話間也就多了一分隨意。

蘇湄咧嘴,看向了許闌:“怎麽,我把你比下去了,你還送我錢嗎?”

“送,隻要班長能考到第一,我就給你一百的紅包。”許闌倒是對自己十分自信,直接誇下海口,也不怕到時候成真。

“我要是沒考過你,怎麽辦?”蘇湄反問。

許闌愣了一下,還真沒想過這一茬:“什麽都不用,禮讓女士。”

蘇湄聳肩,也沒有接他的話。這種話說和沒說並沒有多大區別,無論她能不能考過許闌,都不太有意義,除非高考的時候,大家互相競爭,那就不是口頭上說的玩笑話了。

等到了考場,蘇湄和另外兩人分開,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監考老師過來發卷。

孰料,監考老師竟然是上次她在圖書館遇到的借書的老師。

講解了考試注意事項後,開始分發試卷。

拿到手後,蘇湄先把班級姓名填好,確認無誤後這才開始翻看試卷。考試鈴聲還沒有響起來,他們隻能看試卷,不能動筆。

總體的試卷並不難,可以說,幾乎都是她整理出來的那些知識點,摸了摸下巴,蘇湄覺得這次應該又很大的可能性,給許闌一點點小教訓。

許是心裏有把握了,蘇湄連下筆都覺得十分順暢,距離考試結束還有二十分鍾的時候,就已經把試卷檢查了一遍,就等著老師說可以提前交卷。

最後,蘇湄成為了所有考場提前交卷出去的第一個人。

期中考試一共兩天,考完就是周末。為了慶祝考試結束,班裏有人起哄要大家周末一起出去玩,最後全班除了蘇湄全都投票同意。

“班長可不能不去阿,到時候我們有妹妹的把妹妹帶上,陪陪班長,免得班長用不自在的借口拒絕我們!”也不知道誰帶的頭,這句話一說,全班都開始鬧了起來,大有蘇湄不去就不罷休的意思。

“行,回頭我讓老師多布置點作業,然後和你們一起去玩。”蘇湄倒也沒有覺得害羞,他們敢起哄,她就有法子收拾他們。

隻是這群人似乎鐵了心的要把蘇湄也給帶出去,硬是答應了加作業的要求。就連班主任知道這個事情後,都十分讚同他們把蘇湄也給帶出去。

一來蘇湄能壓住這群頑小子,二來,他們也可以帶著蘇湄多玩玩,免得讀書讀成了書呆子。

就這樣,一群人約好了第二天校門口見,至於蘇湄,則是讓住的近一些的同學去接她過來。

一聽到可以去接蘇湄,趙斌就按捺不住了,在大家吵成一團的時候,刷的一下站了起來。

“我家裏那裏很近,我去接吧。”見大家都看向了他,趙斌難的紅了臉,還是硬著說完了這句話。

趙斌對蘇湄的那點小心思,班裏還有哪個人不知道,他既然站了出來,大家也樂的把這個機會送給他。

隻是俞立誠聽到這話的時候,抬頭看了他一眼。

趙斌不是住在鎮裏的麽,何苦還要先跑過去接蘇湄再來學校?

不過這話可不能在這個時候說出來,不然趙斌可能就要和他拚命了。

蘇湄隨著他們起哄,也沒多大感受,低頭繼續看著自己的書,似乎真的要和書融為一體了。

滿懷期待的回頭看了一眼,趙斌想過蘇湄會有各種情緒,卻沒想過,她竟然會毫無波動,他竟然還比不上一本書嗎?

在蘇湄心裏,趙斌隻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做了一些想要吸引她注意的事情,也不過是渴求著別人關注他。

如果知道趙斌的心情,蘇湄或許會直截了當的和他說,你沒有機會的,一開始就沒有機會給你,所以再努力也是白費的。

討論好周末的細節後,大家都紛紛散開,各自回了家,準備第二天的行程。

“爸,我明天要和同學出去玩。”吃了晚飯後,蘇湄找到了傅愛國,“他們都要聚一下。”

“嗯,是要和同學打好關係,但是你也不能委屈自己。”傅愛國現在天天都在自家的倉庫裏清點存貨,盤算著什麽時候進貨,什麽時候去哪裏擺攤,這會兒聽到蘇湄的話,連連稱是,“這裏還有二十塊錢,你先拿去用著,在外麵,別用別人的。”

蘇湄笑著接受了傅愛國的好意,然後把袋子遞給他,開始說正事:“這是我這個月繡的花樣子,還做了幾個小擺件,爸你可以擺到攤上去,小的花樣子十塊錢,大的三十,小擺件八塊一個,別人講價你可別同意。”

傅愛國可沒有做過女人賣的花樣子,乍一聽還覺得這價格也太高了,拿出來看的時候,又覺得太便宜了。這麽好看的東西,隻要不定的破天荒了,稍微有錢點的人家,誰還不願意出這點錢?

“行,回頭爸到鎮子上擺的時候,在擺上去,村裏的鄉親應該是不會買的。”傅愛國摸了摸蘇湄的腦袋,又說,“你現在學業為重,家裏的事情不同擔心,有我和丞軍在,隻管好好讀書。”

“我明白的。”蘇湄笑了笑,又和傅愛國說了兩句,就會回屋休息去了。

“湄湄,我明天要去山上,可能要一段時間不回來,你一個人可以嗎?”小人參坐在桌子上,看見蘇湄回來了,連忙說道。

蘇湄停下了腳步,轉身關上了門,坐到了桌子前:“危險嗎?”

她不需要追問小人參究竟要做什麽,卻關心它做的事情危不危險,還能不能回來。

小人參麵露感動,緊緊的巴住了蘇湄的手腕,淚眼汪汪的看著她:“不危險,大概半個月就能回來,你會想我嗎?”

“會的,自己小心。”蘇湄摸了摸小人參的葉子,“早點休息。”

得到了蘇湄的回答,小人參磨蹭著回到了自己的窩。經曆了一天的事,讓蘇湄難的不想奮鬥,隻想好好休息一下,索性也不看書,不繡花了,換了衣服就去休息了。

作者有話要說:  說,愛不愛我,不愛的話

明天繼續問,哈哈哈

這樣算小驚喜嗎?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5.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