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6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6節

第032章

第二天一早, 蘇湄起床洗洗刷刷, 收拾好自己,換了一身長裙和天藍色的鞋子, 紮了個高馬尾,腰帶一綁,瞧著就英姿颯爽, 讓人眼目一新。

“嫂子,你要出去?”傅誌齊還不知道蘇湄要出去的事情, 猛地一看到她這樣打扮, 問了一句。

蘇湄看見傅誌齊正在前院看書, 笑道:“對,和班裏的同學們一起出去玩。”

一想到蘇湄那一班子的男生,傅誌齊覺得有些尷尬:“就你一個女生嗎?”

“還有別的女生。”蘇湄一聽,以為傅誌齊是在提醒她已婚的事情,要她避嫌, 也不吝嗇口舌的解釋道, “他們會把妹妹也帶上。”

“那我送你過去吧。”傅誌齊想了想, 還是覺得由自己送嫂子過去會比較好, 免得以後大哥回來了,還說他不照顧嫂子,“安全一些。”

看著傅誌齊白斬雞一樣的身材,蘇湄想開口,又害怕傷害到了他的自尊心,默默的把話給咽了回去。

“有同學會來接我的。”蘇湄委婉的拒絕了傅誌齊的請求, “你好好看書,我先去門口等人了。”

“也好,嫂子再見,玩的開心。”傅誌齊一想,覺得班裏同學的聚會,他一個高三複讀的成年人送過去,多少會讓嫂子尷尬,也就沒有在說什麽。

蘇湄成績好的事情,早就在她第一次月考的時候傳了出去,平時她不是在讀書,就是在家裏看書,村裏的人沒怎麽能看到她。

這難得在村裏瞧見她,有幾個熟悉的嬸子難免不要拉著她說會兒話。

“蘇湄,快上車。”

蘇湄還沒有走到村門口,就發現那裏圍了一小群人,正打算繞開他們過去,就被車上的人喊住了。

回頭一看,竟然是趙斌。

“你不是說就住在邊上的村子裏嗎?”來不及多想,蘇湄從擁擠的人群裏掙脫而出,坐上了趙斌的車,等到車輛開出去,再見不到那些村民之後,蘇湄這才詢問。

趙斌抓了抓腦門,也不知道該怎麽解釋,索性瞪著眼睛梗著脖子做傲嬌狀:“我就喜歡這樣,你管我。”

人家都說這樣的話了,蘇湄再追著不放就是自討沒趣了。很快,車內就安靜了下來,蘇湄懶得說話,趙斌不知道怎麽開口。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到人家小姑娘看著窗外壓根不理他家小少爺,小少爺又直勾勾的盯著人家小姑娘,想了想,決定開口在蘇湄麵前挽回一下他家小少爺的形象。

“蘇小姐,我們家少爺天天都會在家裏說你,學習好,人又好,今天看到,我覺得少爺還少說了一樣,就是長的也好。”司機樂嗬嗬的說道。

一聽到司機的話,趙斌連忙轉過了頭看向車窗外,耳朵紅彤彤的一直延伸到脖子。

蘇湄帶上沒有多大的感想,感謝了一下司機的誇獎,繼續看著窗外發呆。

不得不說,這個時代的產物比起她們那個時候,還真的有許多不一樣的,譬如現在的這輛車子,如果她也能買一輛,那可方便多了。

開車的確比走路或者騎車要快的多,恍神的功夫,他們就到了學校邊上的小巷口了,趙斌不喜歡讓別的同學知道家裏的情況,所以在這裏就拉著蘇湄下了車,說要兩人走路過去。

“我家雖然比別人家不太一樣了點,但是,我以後一定會對你好的。”還沒走出小巷口,趙斌就拉著蘇湄的受說道,“我很喜歡你,你能不能以結婚為前提,和我在一起。”

蘇湄雖然沒有對趙斌設防,但是在趙斌抓到她的刹那就把手收了回來,緊接著聽到他說得那些話,蘇湄動了動嘴角。

“我已經結婚了。”

“你要是不喜歡我可以直說,不用這樣的……”趙斌以為蘇湄在找借口推脫,麵上表現的有些難過。

“你上次看到的同學,是我丈夫的弟弟,所以他雖然比我大但也是我弟弟。”人家的話都說出來,如果不說透徹了依舊讓人家惦記著,那就是她的過錯了,“我丈夫你應該也見到過,他來學校接過我。雖然不該這麽說,但是還請你保密,不要說出去。”

“你還沒到法定婚齡,不算數的……”趙斌原還想說自己有機會,可是看到蘇湄的眼神,最後還是把話給咽了回去。

算了,注定不是他的,沒必要做個馬文才,強行拆散人家。

接著一路無言,等到校門口的時候,同學們都已經站在那裏等著他們兩個人,蘇湄大概看了一眼,女生隻有十多個,還有幾個瞧著小小的,被哥哥抱在懷裏。

“班長,趙斌,你們終於來了。”許闌回頭看見兩個人過來了,連忙把手裏的孩子塞到了蘇湄懷裏,“快,我抱著手酸,班長你給我抱一下,這是我妹妹許媛。”

懷裏忽然多出了軟香軟香的小可愛,蘇湄習慣性的抱穩了她,剛一低頭要瞧兩眼,軟乎乎略帶冰涼的嘴唇就貼到了蘇湄的臉上。

“姐姐好漂亮,香香的。”許媛吧唧一聲親在了蘇湄的臉上,蓮藕似的小手抱住了蘇湄的脖子,奶裏奶氣的說到。

蘇湄捏了捏許媛的臉蛋,麵露愉悅:“媛媛也很可愛。”

看著自己的親妹妹粘在蘇湄身上不肯下來了,許闌心情有些複雜,這小家夥在家裏就是一個小霸王,轉頭到了好看的小姑娘懷裏就討巧賣乖了,簡直令人發指。

“我們人這麽多,不如去看電影吧,聽說最近有少林寺。”確定人都到齊後,大家紛紛開始提議做什麽。

“我不要看少林寺!”

“那就去公園吧。”

經過一番討論,最後決定一起去看馬蘭花。到了電影院一問,三毛錢一張電影票,這時候,蘇湄才知道,這個時候人們,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麽有錢的,一塊錢就算是大錢了。

蘇媚點了一下人數,加上幾個女孩子,一共四十三個人,她身上除了傅愛國給的二十塊錢,還有自己帶的三十塊錢,這裏的電影票一共要12塊9。

“我先把電影票買了,回頭你們記得把錢給我。”蘇湄拍了拍懷裏的許媛,把她塞回了許闌的懷裏,說完轉身就跑去買電影票了。

她既沒有說請他們看電影,也沒有立刻向他們要錢,而是給了這群孩子緩衝的時間,又能維護他們的尊嚴。

見蘇湄去買電影票了,趙斌連忙跟上了她的腳步。

“要不還是我買吧。”趙斌別扭的和蘇湄並排,說這話的時候,臉都憋紅了。

“姐姐,四十三張電影票。”蘇湄沒有理他,直接到了賣電影票的女人麵前,掏出了口袋裏的二十塊錢,遞了過去。

“一共十二塊九,電影票拿好,剛好要開始,你們快進去吧。”女人一聽到蘇湄喊她姐姐就很開心,把紅色的電影票和零錢一起遞給了她,“好好玩。”

“謝謝姐姐。”蘇湄收好電影票,喊了同學過來排隊,然後站在檢票的地方,跟著工作人員一起清點人數。

整個電影院都被他們包場了,最好的位置都留給了女孩子,男生則是包圍了她們,在周圍坐開。

這個時候還沒有彩色的電影,但是一個大銀幕上出現的活動的人,豬狗吸引孩子們的注意力,包括蘇湄也覺得十分驚奇。這和她以前看過的皮影戲有異曲同工之妙。

電影結束後,已經過了吃午飯的時間,一群孩子哪裏吃過飯店裏的飯菜,一聽到要去飯店吃飯,除了興奮之外,還有些擔心自己沒有帶夠錢。

“那個飯店是我姑姑開的,不用錢。”許闌也知道他們的想法,連忙解釋了一遍,“剛好現在也過了吃飯的時間,沒有客人,夠我們坐的。”

取得大家的同意後,許闌就帶著他們去了飯店。飯店的老板娘真的是他的姑姑,看到一大群人進來也沒有慌,想來也是已經提前說過了。

“這是十塊錢,雖然是在你姑姑家吃,但是這樣也不太好。”蘇湄借口去打水的時候,跟上了許闌,對他說道,“回頭我和老師說一下,記到班費裏麵,就當我們出來秋遊了。”

“都聽班長的。”許闌也沒有拒絕,接過蘇湄手上的五塊錢就進了廚房。

聽到許闌說要給十塊錢,許姑姑就有些不高興了:“你們同學來吃飯,給什麽錢,都是一群小孩子。”

“姑姑,班長說了,這個算班費。”許闌有些無奈的笑笑,安撫道。

“班費怎麽,班費還不是你們自己交的。”許姑姑瞪了他一眼,“還不快把錢還給你們班長。”

“沒有沒有,我們要是能拿到優秀班級,學校會獎勵十五塊錢的班費。”許闌摸了摸鼻子,討好的對許姑姑說,“姑姑,你就拿著吧,我要是拿回去,班長肯定得罵我。”

“行了行了,下次如果來,可不能在這樣了。”許姑姑最後還是服了軟,收下了十塊錢。

收就收了,一會多給孩子們做個肉菜,拿些飲料就是了,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很快,菜就上來了,最後把菜端上來的時候,那群男孩子都餓壞了,好在菜雖然沒有很多,但是量足,又有幾大瓶飲料,一人喝個兩杯,也就差不多了。

為了給他們多留點飯,蘇湄特意收斂了自己的好胃口,隻吃了一碗飯,回頭看看,那群女孩子也沒吃多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壓根沒有吃飽的肚子,蘇湄在心裏歎了口氣,這是她有史以來吃的最少的一頓飯了。

“姐姐,你吃飽了嗎,媛媛的飯可以給姐姐吃。”許媛拿著勺子正在舀菜,看到蘇湄低頭看著自己的肚子,連忙把自己的碗放到了蘇湄的麵前。

蘇湄揉了揉許媛的腦袋,微笑:“姐姐吃飽了,媛媛吃,吃飽了才能長高。”

“嗯!”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聽不出大人別扭,以為蘇湄真的吃飽了,端回自己的碗繼續吃。

吃了飯後,蘇媚帶著一大群人往漯河街晃蕩,一到了漯河街,男生都自顧自結伴去買最新的聖鬥士貼紙,女孩子也大多彼此認識,手牽手去書店找小說看。

蘇湄和那群小女生不太熟悉,所以一個人抱著許媛打算去清絡的店裏看看,正好把手上的繡片交過去。

“是你!”還不等蘇湄走到店裏,就被一個男生就叫了住,回頭,原來是那個在車上遇到男生。

微微仰起頭,挑眉:“有什麽事嗎?”

“上次謝謝你,你來這裏要買什麽嗎?”男生的脾氣倒是沒有自己的長相那樣凶,雖然聲音比較響亮,語氣卻沒有一絲凶悍的味道,“我叫鄭顯,這是我姐開的店。”

“你是清絡的弟弟?”蘇湄這下有些驚訝了,這個世界是要多小,才會連指路都遇到熟人的親戚。

“你認識我姐呀。”鄭顯也沒有想到這個女生竟然還會認識他姐,也覺得格外有緣分。

蘇湄點了點頭,沒打算和他繼續在外麵說話,抱著許媛就進了電力,正好清絡起身,準備要送走客人。

見到從門口進來的蘇湄,清絡臉上堆砌了笑意。

“趙夫人,這就是繡片的主人,您可以和她聊聊。”清絡側頭對身邊的夫人說道,“蘇湄,這是趙夫人,她很喜歡你的繡品,今天還是特意來詢問的。”

“沒想到竟然會是這麽好看的小姑娘。”趙夫人說這話的時候,臉上除了微笑就沒有多餘的表情,給足了蘇湄尊重。

“你好,趙夫人。”蘇湄點了點頭,跟著趙夫人坐了下來,“正好我今天是來送繡片的,趙夫人可以看一看。”

說著,蘇湄就從包裏拿出了自己的花樣子。這次蘇湄拖了好幾天才把繡片拿過來,一個是為了給傅愛國存一些賣,一個就是為了繡這些大幅的花樣。

不得不說,大片的繡花雖然費神,費精力,但是成品拿出來,確實是小幅的繡片無法比擬的。

不說清絡喜歡,就連趙夫人也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大幅的繡片。

“這可一定要先賣給我,我可是好久沒見到這樣好看的大繡片了,做在旗袍上,一定更好看。”趙夫人拿著繡片就愛不釋手,拉著蘇湄的手就要她一定得賣給她。

蘇湄和趙夫人解釋了一下自己和清絡的合作關係,表示這些繡片都是由清絡出售的之後,就和許媛坐在邊上喝茶。比較買東西,還是要生意人來,能多賺一些是一些,比較她也有一大家子要生活。

最後,趙夫人直接出了一千塊錢買下了這個繡品。

送走了趙夫人後,清絡這才拿了點心出來,和蘇湄聊天。

“對了,清絡姐,你知道鎮上的房價嗎?”蘇湄放下茶杯,問了一句。

清絡想了想:“我買這棟房子一共三萬,三層樓,還有個後院,大概一百二十平。”

蘇湄摸了摸下巴,她現在的小金庫距離三萬還差一萬多,聽說英語比賽如果拿冠軍會有三千塊的獎金,加上她的繡片,應該不成問題。或許,她還可以去山上摸摸看,有沒有值錢的藥材。

“你如果要買房子,正好我後麵那戶人家要賣了房子去城裏,回頭我給你打聽一下,能不能便宜點,給你盤下來,回頭你再給我錢。”清絡知道蘇湄不會無緣無故問一件事,開口了,就說明蘇湄有了買房子的打算,她也不介意賣個人情給蘇湄。

“謝謝清絡姐,等我和家裏商量好了再說吧。”遇上這樣的事情,蘇湄從來都是拒絕了,借錢好還,人情難抵,與其把人情用在這個上麵,不如留著以後真的有需要的時候再說。

既然蘇湄都拒絕了,清絡也不會繼續這個話題,閑聊了一會兒,蘇湄把剩下的幾個繡品交給了清絡,抱著許媛就離開了。

下午回家後,蘇湄把自己的打算和傅愛國說了一遍。

聽完蘇湄的話,傅愛國摸了摸自己的旱煙,思考了很久。

“家裏的存款一時半會湊不到這麽多,”傅愛國說道,“如果真的要買,可能還要湊很多。”

“我手上還有一萬七,英語比賽第一名會有三千的獎金,今年應該能湊到。”蘇湄摸了摸下巴,還是決定把自己的底給抖一抖。

畢竟雖然她不介意自己的居住環境,可有能力換一個好的居住條件,為什麽不呢,她可不是願意委屈自己的人。

隻是蘇湄願意掏錢買房子,傅愛國卻不能立刻下決定,最後鬆了口,讓蘇湄寫信去問問傅丞軍的意見,如果傅丞軍同意,就用他們夫妻的名義去買房子。

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蘇湄也知道,這是傅愛國最大的容忍限度,不過他願意鬆口,對蘇湄來說,的確是最大的安慰。左右她並不是想讓傅愛國出錢,但是買房子這麽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不讓傅愛國知道。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6.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