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27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27節

拿著傅愛國給她的地址和郵編,蘇湄回了房間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張紙,寫完後看了一眼時間,下午三點,現在郵局應該還開著門,和傅愛國說了一聲,拿著信封就跑到了村裏的郵局。

“喲,丞軍媳婦,來寄信?”郵局外大多是無聊閑逛在外麵的婦人,這會兒已經過了農忙的時候,人自然也就多了起來。

蘇湄微笑著一一回答,明明隻要兩分鍾就能進到郵局內,她硬是花了十分鍾才進去。郵局內寄信的人並不多,很快就輪到了蘇湄,把信封交給了櫃台裏的人。

“五毛錢。”郵局的工作人員看了一眼地址,和蘇湄確認了之後,貼好了郵票,冷冰冰的說了一個數字。

從口袋裏掏出五毛錢遞給裏麵的人,蘇湄兩手空空的回了家。

下周的口語競選結束後,還有一個月就是英語比賽,她需要在這段時間鞏固自己的英語,避免出現一絲一毫的失誤。

賺錢養家,真不容易。蘇湄忍不住感歎一句。

這時候車郵馬慢,從這裏寄到傅丞軍所在部隊,起碼想要一周的時間,蘇湄不需要時刻去關注傅丞軍什麽時候回信。

馬上又到了上學的時候,蘇湄和圖書館老師請了中午的假,和孫昕銳一起去了競選。這一次的競選,不隻是高一的學生,還有高二的學生,隻是以為高二學生的基礎好,第一輪筆試淘汰的有百分之八十的高一,高二淘汰率隻有百分之五十。

也就是說,蘇湄和孫昕銳能留下來,可以說很難得。

蘇挽作為英語組的組長,自然是能留到最後的那個。蘇湄和孫昕銳選了一個最後麵的位置坐下,等著上麵的老師喊人上前。蘇挽坐在最前麵,靠近老師的位置,和老師有說有笑的,瞧著似乎和老師十分熟悉。

也不知道為什麽,明明高二的人還沒有全部演講完,蘇挽過後,就直接是蘇湄了。

這和給她們看的排序不一樣!

不過縱然如此,蘇湄也沒有覺得有意思慌張,淡定的把原本寫好的稿子放下,泰若自然的走上了講台。

這年頭的學生十分喜歡在演講中說到dang,蘇湄研究了很久,最後決定從小處開始。既然現在隻是一個校內的演講,她就沒有必要牽扯到國家大事。

最起碼,現在想要取悅的監考人,都是學校內的老師。老師最喜歡聽到什麽?大抵就是學生歌頌她們的功績,歌頌學校的偉大。

蘇湄沒有直麵的拍馬屁,而是委婉的從側麵來演講。餘光看到了坐在前麵的蘇挽,就看見蘇挽眼底的不屑。許是她覺得,這樣的蘇湄並沒有什麽威脅性。

既然已經驗證了蘇湄沒有她來的優秀,蘇挽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

誰知道,蘇挽還沒有開心兩天,演講的最後結果出來了,一共五個名額,高二隻有兩個,蘇挽和張千青,高一卻有三個,蘇湄,孫昕銳以及三班的一個女生。

看到蘇湄既然排名第一,蘇挽差點咬碎一口銀牙。

“老師,那個蘇湄演講並沒有我好,為什麽她能排在我麵前!”蘇挽不服氣,直接找到了英語小組的老師,一臉的不服氣。

老師這會兒正在整理自己班級的試卷,猛一被蘇挽這麽一喊,差點沒有把手上的試卷給丟了。

推了推眼鏡,老師一臉嚴肅的看著她批評道:“蘇挽同學,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雖然人家隻是你的學妹,但是人家的基礎打得好,而且從身邊著手,更能打動老師,你在思考為什麽人家比你好的時候,應該也想想,自己哪裏沒有做好,而不是來責問老師。”

“可是我的演講也不差,去年的市級比賽拿了第五名!”蘇挽死咬著自己的成績不放,她不明白,明明看著蘇湄就沒有她優秀,為什麽老師會偏袒她。

老師搖了搖頭,語重心長的說到:“這樣想就是你的不對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有時間想這些,還是好好回去學習,爭取這次比賽獲得更好的成績。”

蘇挽還想說什麽,可是看見老師不耐煩的臉色,隻能忍了:“對不起老師,是我的不對,我先回去了。”

“嗯,好好讀書。”老師點了點頭,也沒有說別的話。

等蘇挽從辦公室走了之後,老師這才搖了搖頭,對邊上的老師說:“這年頭的孩子,攀比心越來越重,也不承認人家小同學比她優秀。”

“是的呀,不過那個蘇湄同學真的很好,陳老師也好幾次說了,如果她參加了,肯定要好好培養,爭取拿個好成績。”邊上的老師點了點頭,一副欣慰的表情。

蘇湄一點也不知道蘇挽的那些想法,等到名單出來後,拉著孫昕銳,兩個人認真的研究了以前的比賽題目,做了一個大致的針對策劃。

最開始還隻是老師簡單的進行培訓,越快到比賽的時候,培訓就越緊張,到最後,蘇湄直接請了半個月的假不去圖書館,整天埋頭在英語中,就差和書本融為一體了。

這個世界縱然有天才,可她蘇湄卻不覺得直接是天才,既然不是天才,那就沒有理由不好好學習。

一直到快比賽的前一周,傅丞軍的信才寄回到家裏,蘇媚拿到的時候,覺得有些不對勁,一張信紙能有多厚?到了房間拆開信封的時候,蘇湄看到了裏麵不止有信,還有一張存折。

打開存折一看,裏麵竟然有五萬的存款。想了下自己的存款,不由咋舌,這是兩個人可以買兩套大房子的意思,沒想到傅丞軍這個人,竟然還會悶不做聲的存錢。

再看了一下信,大概是說他自己在部隊裏有補貼,平時不出去,國家也會養著他們,沒有花錢的地方,這麽多年下來也存了這麽一筆錢,如果蘇湄真的想買房子也可以買,不需要傅愛國同意。

總的來說,蘇湄對傅丞軍這麽上道十分有好感。

想了想,蘇湄把存折和信收了起來,寫一份回信,寄出去之後,才找到傅愛國,挑一半撿一半的和他說了傅丞軍的意思。

既然自己的兒子都願意買房子了,他一個做父親,也不能阻止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買房。

“既然這樣,等你要去看房了,爸陪你走一趟。”傅愛國說道。

蘇湄笑的眉眼彎彎:“謝謝爸了。”

既然大兒子和大兒媳婦要買房子了,他和誌齊是不能住進去的,但他們自己有錢買房子,不代表分家的時候就要偏袒小兒子一些,傅愛國想了一晚上,決定把自己這些年存起來的錢都拿出來進行了分配。

說來慚愧,大兒子娶媳婦的錢還是他自己寄回來的,所以就不需要單獨來算。

家裏的生意也是大兒子留下的錢做起來的,以後還是大兒子占大頭。

拿著算霹靂了啪啦的算了一個早上,傅愛國終於把東西都算清楚了,看著賬本上的記錄,不由歎了口氣。說實話,他這樣分配,依舊是大兒子吃了虧。

人心難免是偏的,大兒子甫一成年就參軍了,至此再難見麵,小兒子打小守在他身邊,要不偏心,實在是難。

最後,傅愛國拿著分好的財產,找到了蘇湄,交給了他。

“我想這你們要買房子了,我和誌齊也不能住過去,索性就把家分了,日後丞軍也不用給家裏寄錢了,你們的日子要緊,這是分給丞軍的,”傅愛國看上去似乎老了一些,可能是想到自己的兒子長大了,也可能是以為分家了,“他媽媽以前就留了東西,這套首飾是給大兒媳婦的,你也收好。”

一接到沉甸甸的箱子,蘇湄頓了一下,然後把箱子放到了桌子上,給傅愛國倒了杯水。

“爸,誌齊和丞軍也沒在,您這樣,難免會讓他們兄弟有隔閡。”蘇湄知道這個家庭是以為傅丞軍參軍後才好起來的,是以接到這麽多東西,有些尷尬。

“這能有什麽,早就該分了,誌齊也沒意見,還是我欠了丞軍的,要是那時候有錢,讓他讀書,這會兒都大學畢業了。”一提到大兒子,傅愛國心底都是虧欠。

蘇湄瞧見公爹的臉色不是很好看,馬上就閉嘴,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裏喝茶,也不說什麽。

“好了,以後你們小兩口好好過日子,你一個人住要是不放心,回頭我讓誌齊多去你那裏走動走動。”傅愛國拍了拍蘇湄的肩膀,“你和丞軍好好過日子,比什麽都強。”

說著,傅愛國就離開了後院。蘇湄打開匣子一看,裏麵除了兩萬塊錢,還有一套金首飾。這讓她開始好奇,自己那個沒見過麵的婆婆到底是什麽樣的人,竟然還給兒媳婦留了一套金首飾。

重新合上匣子,將它放進了自己的大櫃子裏。回頭打開窗,外麵的天空依舊晴朗。

雖然現在手上已經有足夠的錢,但是蘇湄忙的根本沒有時間做別的事情,隻能將買房子的事情給拖到後麵。既然有了錢,當然不怕沒有房子買。

很快就到了比賽的日子,為了不影響學生們的學習,比賽特意安排在了周末。周六一大早,蘇湄就趕到了校門口,等著學校安排車送他們去市裏比賽。

奇怪的是,高一的學生們都已經到齊了,蘇挽和張千青都還沒有到。

等了十多分鍾,帶隊的老師有些不耐煩了,直接讓他們先上去,不等人了。

雖然學校參加比賽的名額有五個,但是其中有兩個是替補,少了兩個,大不了全部都讓高一的同學上,方正經過了這麽久的培訓,大家的水平怎麽樣,帶隊老師心底一清二楚。

就在車快要啟動的時候,蘇挽和張千青這才趕了過來。

“對不起老師,自行車掉鏈子了,我們臨時跑過來的。”張千青拉著蘇挽上了車後,連連對老師道歉,“是我的錯,對不起。”

“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麽時候,以後要注意,不能再遲到了。”帶隊老師看了一下手表,一臉嚴肅的說到。

“是是,再也沒有下次了,真是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張千青一個勁的在這裏道歉,蘇挽卻已經坐在位置上,仿佛沒有她什麽事一樣。

蘇媚抬頭看了一眼張千青,並沒有多大感想,低頭繼續看著手裏的書,津津有味。

“這是什麽?魔戒?”坐在蘇湄身邊的孫昕銳好奇的湊了過去,看了一眼書上的名字,念了出來。

“前幾天從書店老板那裏拿來的,還挺好看的。”蘇湄看的興起的時候,還會忍不住念幾句裏麵的人物對話。

西方的玄幻故事和東方的比起來,雖然相差甚遠,卻也不失為一本好的讀物。起碼從裏麵能看到故事裏隱射的西方權力,以及生活習性,宗教信仰等等。

起碼這本魔戒,就讓蘇湄愛不釋手。

“表妹,一會兒就比賽了,這些閑書你還是少看的好。”蘇挽一聽到蘇湄在看魔戒,連張千青和她說話都不管了,直接回頭,假意為她好一樣的說了一句。

“這本書挺好的,蘇湄同學可以多看看,裏麵還有很多詞匯是教科書上沒有的,你要是能掌握一些運用在比賽上,肯定分數就會比別的同學高一些。”帶隊的老師卻不覺得蘇湄看這些書不好,“就是該上課的時候要好好上課。”

“我有分寸的老師,絕對不會為了看書耽誤學習的。”蘇湄如果連這店自製力都沒有,那真的就要廢了。

聽到蘇湄的回答,帶隊老師點了點頭,也沒在說什麽。

蘇挽恨恨的看了一眼蘇湄,卻被張千青看了個一清二楚。剛剛蘇挽沒有出來幫她解釋也就算了,沒想到安慰她竟然還沒有在老師麵前抹黑蘇湄來的重要。

想著,張千青忍不住往邊上坐了一些,開始思考是不是要離蘇挽遠一些。

“到了賽場後,你們要記得,無論贏不贏,紀律都很重要,哪怕別人拿了冠軍,我們也要保證自己的紀律,不丟學校的臉。”臨下車前,老師再次強調了一遍。

下了車後,蘇湄看見不同校服的學生都在老師的帶領下,排著隊進了賽場。

因為這是市內每年都舉辦的比賽,所以文化體育館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把場地空出來,留給市內做比賽。

在報名處填寫了信息後,蘇湄一行人就被工作人員帶到了他們學校的休息室等候,輪到他們的時候,會有工作人員再將他們帶到比賽場地上。

休息室雖然沒有特別大,但是讓他們坐完全足夠了,小茶幾上還擺著茶水和點心,這讓坐了一天的車的學生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老師,點心能吃嗎?”蘇湄受不了孫昕銳那小奶狗一樣水汪汪的眼神,咳嗽了一下,問道。

帶隊老師楞了一下,看了一眼幾個學生,頓時了然:“可以吃可以吃,等比賽結束,老師帶你們吃好吃的。”

“謝謝老師!”孫昕銳回答的比誰都快,然後撲到了茶幾邊上,拿了塊點心就開始啃了起來。

他雖然吃了早飯,但是男孩子餓的比誰都快,沒多久就餓了,這下見到了吃的,哪裏還忍得住。

見他吃的香,幾個女生也忍不住了一塊吃,蘇湄也不例外。

不得不說,這裏的東西的確比鄉下的精致,隻是吃多了又會覺得甜膩,沒有那些粗製的東西來的耐吃。為了不浪費糧食,蘇湄把整塊點心都吃了下去,喝了一杯水才把喉嚨口的甜膩感給壓下去。

幾個學生還在吃,蘇湄拿著書,繼續看。

有事做的時候,時間總是過的最快的,蘇湄還沒看幾頁,工作人員就過來讓他們準備比賽了。把書收好後,帶隊老師帶著他們去了比賽場地。

以為比賽是開發式的,連市內的新聞台都來了人直播,整個文化體育館都坐滿了人,場內一圈都是來參加比賽的學校學生,蘇湄見過大場麵自然不害怕,蘇挽已經來過一次了,也不害怕,倒是另外三個,有些緊張了起來。

“張千青是我們學校第一個上台的,到時候不用害怕,就像平時一樣就可以了,不怕你說不好,就怕你結巴,拿不到獎也沒關係,就是要體驗一下這樣的氛圍。”帶隊老師見幾個學生都有些害怕了,連忙安慰,“剩下的,你看,他們也是老師,出了不是我們學校的,也沒什麽差別。”

“我會努力的,老師。”張千青咽了口口水,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難得的收斂了起來。

很快,比賽就開始了,第一個上台的學校,自然是年年都拿第一的一中。小地方很難出個什麽京大學生,但是每年出的複大的學生,無一例外都是一中的學生。

自然,各項比賽也就他們獨占鼇頭。

蘇湄聽完了一中的演講,摸了摸下巴。怪不得能年年獨占鼇頭,沒有實力,也受不住這個美名。就這樣的演講,能夠完美超越他們的人,還真不太多。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一個下馬威,剩下幾個學校,除了能和一中匹敵的二中之外,無一不是再歎氣的。

每個人的演講隻有七分鍾,第一場比賽一個學校一個人,輪到他們學校,自然也很快。

一聽到上麵報了她的名字,張千青頓時緊張了起來,脫下自己的外套,同手同腳的往台上走去。

“自信一點就好,沒什麽好怕的。”路過蘇湄的時候,蘇湄塞給了張千青一個糖果,說道。

聽到蘇湄的安慰,張千青對她感激一笑,上了台。

作者有話要說:  愛不愛我,嘻嘻嘻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27.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