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30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30節

就在清絡洗碗的時候,敲門聲再次響起,起身打開門,外麵站著的正好就是清絡提起的弟弟。

“是你……”鄭顯沒想到開門的會是蘇湄,臉色頓時紅了起來,結結巴巴的問道,“我,我姐姐,是不是在你這裏。”

“是呢,要不要進來坐坐?”蘇湄點頭,側了身子,給他留了一個可以進去的空隙。

鄭顯搖了搖頭,拒絕了蘇湄的邀請:“在你這就好了,我先回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  噠噠噠,繼續愛我吧

第034章

清絡洗了碗, 和蘇湄聊了會兒天就離開了。

有了清絡的短暫陪伴, 蘇湄覺得這件屋子都多了一絲人氣,餐廳被收拾的幹幹淨淨, 蘇湄伸手撚了一塊糕點,放進嘴裏,濃濃的奶香, 入口即化。

好心情的哼著小曲,關上了臥室的門, 打開燈, 開始做作業。

心情好了, 連做作業的速度都快了許多,不過半個小時的功夫,蘇湄就把一天的作業都給做完了。

“省賽……”閑著無聊,蘇湄收拾了書本後,拿出了那封邀請函, 打開一看, 上麵寫著要先參加過省裏的比賽, 最後全省挑選出六位去參加全國性的比賽。

蘇湄摸了摸下巴, 她就說,全國那麽多人,不過是一個地級市,這麽可能直接把學生送到全國賽去。

低頭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上麵沒有提到省賽會有多少獎金,倒是全國賽, 如果拿了全國第一,人家會根據你的高中全部成績,甄選保送京外大學的學生,還免學雜費,如果成績能一直保持,每年還會有一千塊的獎學金。

這樣就是大學四年,一共有四千塊的獎學金,學雜費又全免。長久來算,這的確是一筆很劃算的生意。

何況,傅丞軍所在的地方距離京都也近,起碼日後見麵,方便。

邀請函上並沒有寫具體的時間,但是蘇湄一點也不擔心,畢竟這種重要的比賽,多的是人來提醒他們要去比賽了。

把邀請函放進抽屜,關上窗戶,拉上了窗簾。

又是一個人獨居的時候,蘇湄不喜歡關燈,微黃的燈光烙印在淺色的窗簾上,讓對麵的人家瞧的一清二楚。

“蘇湄,陳老師叫你。”第二天早自習剛剛下課,隔壁班的英語課代表就跑了過來,讓蘇湄去辦公室一趟。

周一是唯一沒有英語課的日子,所以陳老師也就沒有來過學校,今天來了,聽說蘇湄拿了第一名,自然迫不及待的就要把她叫過去,正好他也收到了全國由於比賽的消息,這個時候不抓緊時間,還等到猴年馬月去。

“老師,您叫我?”蘇湄放下書就去了辦公室,陳老師這會兒正坐在那裏看著上麵給的資料。

聽到蘇湄的聲音,陳老師熱情的讓她先做,還給她倒了杯水:“蘇湄同學,老師果然沒有看錯人,恭喜你拿了第一名。”

“還是要謝謝陳老師的教導,沒有您,我可能還學不好英語。”笑了笑,蘇湄並不想做一個恃寵而驕的人。

“也得你自己努力才是。”陳老師笑道,“聽說比賽結束後,有邀請你們參加全國賽,考慮的怎麽樣了。”

“能有這個機會,我還是很想為學校爭光的。”想到邀請函上麵寫的條件,蘇湄就忍不住彎了眼睛,她可是很需要存錢的,能努力拿個全國第一,自然是最好的。

聽到蘇湄願意參加後麵的比賽,陳老師自然連連說好,別的話也沒有多說,隻是讓她回去好好上課,轉頭就去和趙老師說他們班的學生有多好。

趙老師冷眼看著陳老師,心想再好這也是我的學生。

“班長,陳老師叫你過去幹嘛?”同桌見到蘇湄回來了,連忙趴過去,好奇的詢問。

拿出了下節課要上的書,蘇湄漫不經心的回答:“叫我去參加後麵的比賽。”

“後麵還有什麽比賽?”同桌有些疑惑,英語比賽不是隻有市裏麵有嗎,難不成今年又多了幾個比賽?

“對啊。”蘇湄不打算告訴他們後麵的全國比賽。

從自己嘴巴裏說出來,難免又炫耀的成分,如果是外麵知道的,頂多說她厲害罷了。

期中考試的成績趙老師並沒有在全班宣布,剛剛出來的時候,也隻是說了一句班裏的人進步很大之外,就再也沒有提過。

隻不過全校的排名都在高一的宣傳欄上貼著,蘇湄竟然真的考的比許闌好,排名第一,許闌第三。

“班長,你還真是厲害……”許闌大課間的時候跑下去看了一眼,回來就苦哈哈的對蘇湄說,“那我晚點給你錢吧,現在也沒有那麽多。”

“我不要錢,不就是一個玩笑,”蘇湄毫不在意道,“不過,聽說你家是開公司的,如果你真的覺得要給我什麽,不如我們……”

錢這東西貧窮的時候的確很需要,但是當自己有了積蓄後,就遠沒有機會來的重要。

原本還在聽八卦的同學,對於沒有聽到蘇湄和許闌到底說了什麽而感到遺憾,不過對於蘇湄考試比過了許闌,同學們都表示,十分開心。

很快,省賽的時間就出來,恰好定在了期末考前的最後一次月考,陳老師和政教主任商量無果後,拉著趙老師一起去找校長,這才批下來讓蘇湄去參加比賽,免了這次月考。

乍一聽到自己不用月考的時候,蘇湄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後看到陳老師一副自誇的模樣就知道,這肯定是他們千辛萬苦弄來的。

“謝謝老師們,我會努力的。”蘇湄站起來,對著兩個老師鞠了個躬。

趙老師倒是沒有和陳老師一樣一臉開心,而是嚴肅的對蘇湄說教:“無論怎麽樣,也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負擔,無論最後能不能參加全國比賽,你都已經盡力了。”

“是的,謝謝趙老師。”蘇湄斂眉,一副謙虛受訓的模樣。

兩個老師連著叮囑了蘇湄許多,最後壓在上課前一分鍾才讓她回去。

考慮到蘇湄要參加省賽,而且自己的基礎打的紮實,陳老師幹脆和英語教研組的老師都商量了一遍,拿了蘇湄的課表給她安排培訓,每周的大課間以及所有英語課,都由英語教研組的老師來給她培訓。

蘇湄也不覺得辛苦,跑的勤快了,教研組的老師都對她抱有很大的信心。

雖然說同樣努力的學生有很多,但是蘇湄謙遜,還能夠舉一反三,吸收知識的速度堪比海綿,還不會飽和。

很快,就到了省賽的時間,這一次省賽,是有市內組織送學生們過去,還批了一大筆經費,從住宿到夥食全包了。

“小弟,我要去參加比賽了,可能要好幾天才能回來,許闌和爸爸的生意,你幫我看一下,如果遇到什麽不好做決定的事情,就留著我回來。”出發的前一天,蘇湄不太放心,還特意找了傅誌齊,交代了一下家裏和許家之間生意的事。

蘇湄要去比賽的事情早就以及鬧得沸沸揚揚了,傅誌齊這麽不知道,連傅愛國知道後,都交代傅誌齊沒有事情就別去打擾蘇湄學習。

能有這麽一個努力並且優秀的兒媳婦,傅愛國就是出去都覺得有麵子,哪裏還會讓別人打擾她的學習。

“我知道了,嫂子,比賽加油。”傅誌齊點點頭,沒有把傅愛國的話說出來。

蘇湄還要說什麽,背後卻有人叫著她去辦公室。匆匆忙忙的和傅誌齊叮囑了一句,轉身就跑去了教研組辦公室。

這次比賽,為了以防萬一,老師索性把考試可能用到的資料和用具都給蘇湄買齊了,一點也不需要蘇湄擔心,她隻需要負責好好學習就夠了。

“到時候如果有什麽事,你就和陳老師說,這次陪你們過去的人,除了市教育局的人之外,還有一中二中的老師,那邊也特意讓我們安排個老師陪你過去,沒意外,明天就是陳老師陪你去。”教研組組長把準備好的東西都裝在了紙袋子裏,交到了蘇湄手上,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叮囑。

“這可是大日子,我們學校已經很多年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比賽了。”說著,教研組組長忍不住翻開了自己桌麵的相冊,“那年之後,沒有人重視英語,我們學校也被打壓的狠了,英語教學質量差了不少,好在現在好了,全國都開始重視英語了,隻要你們能好好比賽,市裏一定會加大力度在英語的教研上。”

“謝謝老師的厚愛,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的。”雖然蘇湄很想說,很多同學都不待見英語,但是看到老師眼底的期翼,默默的把話給收了回去。

經過了一晚上的休息後,蘇湄提前了半個小時到了學校門口和陳老師碰麵,一路坐公交到了教育局門口,一中和二中的人早已經在那裏等著了。

“陳老師,好久不見,沒想到這次你也會去。”一中的老師看見陳老師帶著蘇湄從公交車上下來,笑著走了過去。

陳老師自然的握上了一中老師的手,說道:“沒辦法,小地方,隻能做公交車過來,喲,這次去參加比賽的是你們高三的徐麗呀,前兩年我就見過她,有天賦的同學。不像我們蘇湄,才高一,哪有課排的多,哪有時間參加比賽,要不是她想著出去看看,這會兒就應該在考場上了。”

一中的老師向來瞧不起別的學校的老師,覺得自己厲害,教的同學個頂個的好,就該高人一等,在邊上的二中老師聽到陳老師綿裏藏針的話,也覺得爽快。一中在城裏建校,讀書的學生也都是城裏人,二中雖然僅次於一中,但也因為建在鄉下,經常被一中的老師冷嘲熱諷。

“陳老師可別這麽說,蘇湄同學的表現我們都看過,實在慚愧,那些個學姐學長都比不過她,後生可畏。”二中老師笑嗬嗬的打了個圓,明擺著就是站陳老師這邊的。

這下,一中老師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的,又礙於教育局的人還在,隻能閉嘴了。

索性參加比賽的人隻有三個,蘇湄一到,就開始準備上車出發了。

這一次省賽的地點定在了隔壁的杭城,坐火車過去需要兩個小時,下了火車之後還需要坐一個小時的車,才能抵達比賽地點的附近。

“一會兒上車了,你們三個同學坐在一起,老師應該就在你們附近,不管什麽人過來,你們都不要理會,有事情就和老師說。”一個人負責去買車票,另一個人則是在外麵講解了注意事項,然後帶著同學們到了檢票的地方,等著購票的人回來。

這會兒坐車的人依舊很多,等了大約半個小時,買票的人才從售票處出來。

“這是連座的,到時候三個同學坐一起,讓三個老師坐對麵,我們就坐後麵。”購票的人摸了一把汗,把車票遞給了自己的同事,說道,“今天去杭城人不是很多,不然我們估計都買不到票了。”

“三位老師,帶好學生們,我們現在檢票進去了。”帶隊的人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火車站上的世界和車票上發車的時間,趕忙讓他們把學生給帶上,一起檢票進了候車室。

候車室人多眼雜,烏壓壓的瞧著全是人頭,大人說話的聲音,嬰兒哭泣的聲音,小孩嬉鬧的聲音,吵得幾個大家有些頭疼。

“萬千別走散了,這裏人多,我們很快就可以上車了。”

擔心一群學生被人群擠散了,帶隊連忙回頭讓幾個老師把學生看好,就怕有一點點的問題,這三個可是他們市的人才,要是真出事了,不說這個責任擔不起,對於他們也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然在三個學生眼裏,帶隊的擔心完全是多餘了,不說他們中除了蘇湄是高一的,另外兩個都是高三的之外,光光比賽那麽大的場麵都見過了,還不至於被這麽點小吵小鬧給嚇著了。

“你好,上次沒有好好自我介紹,我叫徐麗,一中高三五班的學生。”一中的老師雖然有些高傲難講話,學生卻意外的軟萌,趁著老師和幾個工作人員講話的時候,對蘇湄和另一個同學做了自我介紹,“你們可以叫我阿麗,我的興趣就是英語,別課的成績就差了不止一點半點了。”

“我叫梁彌生,二中一班的學生。”三個學生中唯一的男生瞧著就是冷冰冰的,介紹了自己的名字和班級後,就再沒有開口說話了。

倒是蘇湄,算是對徐麗‘一見鍾情’:“我叫蘇湄,九溪高一七班的學生。”

“七班,是不是那個化學很厲害的班級。”聽到蘇湄介紹了自己的班級後,徐麗眼睛都亮了,一副興奮的模樣,“我早就聽說過你們的名號了,隻要有化學或物理比賽,你們學校的七班總能撥頭籌。”

“是的,謝謝你的誇獎。”蘇湄笑道。

徐麗擺了擺手,連說不是她誇獎,而是九溪真的厲害。

很快,就到了他們上車的時候,三個學生被夾在了老師和帶隊人員的中間,就像是母雞帶著小雞一樣排著隊上了車廂。

雖說外麵的人群擁擠,車廂內卻整整齊齊的,等人都坐下後,幾個老師開始給同學塞吃的。

“蘇湄同學,你餓不餓,要不老師去餐車給你買份盒飯?”這個點也是吃飯的時間,加上剛剛上車的人又多,等到移動餐車過來的,估計還要很久。

蘇湄被陳老師的殷勤嚇到了,連忙擺手:“不用了老師,如果餓了我會自己去買的。”

“你可千萬別動,這裏人多,一個小姑娘家的要是出事了怎麽辦。”陳老師一臉的不讚同。

一中的老師也難的的讚同了陳老師的話,對徐麗說:“你也是,要做什麽和老師說一聲,千萬別一個人。”

“我知道了,老師。”徐麗乖乖的應了下來。

拿了塊餅幹隨便吃了幾口,蘇湄就沒了食欲,把餅幹封好,低頭繼續看書。

徐麗吃東西的樣子特別秀氣,吃的也少,沒吃多少就說吃飽了,然後湊到蘇湄身邊,和她討論書上的內容。

倒是梁彌生,吃了一大包餅幹和麵包,還沒吃飽,不過男孩子比女孩子少了一些關注,和二中的老師說了一聲就自己一個人拿著錢去餐車買盒飯了。

畢竟是一個大男生,大家也都沒有在意他,繼續該做什麽就做什麽。

蘇湄翻著書頁,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餐車在十號車廂,她們現在就在八號車廂,就算人多排隊,買個盒飯的時間也足夠了,而不是現在她都快把這一章給看完了,梁彌生還沒回來。

把書塞到了徐麗的手上,蘇湄抬頭提醒了一句:“老師,梁彌生會不會去太久了,餐車就在十號,這麽到現在還沒回來。”

像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二中的老師連忙站了起來,和幾個工作人員說了一聲後,快步往餐車走去,還沒走兩步,蘇湄刷的一下站了一起,一把拉過二中老師,眼疾手快的把飛過來的書本給接住。

真會兒車廂銜接處忽然開始吵鬧了起來,回頭看過去,除了一大群人之外,幾乎看不到到底發生了什麽。

“老師你在這好好看著,別影響到徐麗同學。”蘇湄直接把書本往二中老師懷裏一塞,跳過座位就跑了過去。

陳老師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蘇湄就已經跑進了人群,這下好了,擠也擠不過去,隻能在外麵幹著急。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30.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