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33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33節

“是啊,我和學姐逛街的時候發現都在打折,就想著買兩件回家。”購物是每個女人的天性,蘇湄直來直去習慣了,直接就把話給說出來了。

陳老師也沒覺得蘇湄剛剛拿到獎金就去買衣服有些愛揮霍,而是說了一句女孩子的確想要多買一些衣服/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徐麗慫恿蘇湄穿上那件紗裙,拗不過徐麗的蘇湄最後換下了自己的黑色套裝,順便還被徐麗拉著紮了一個公主頭,才算完事。

“這條裙子很適合你。”陳老師看見蘇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下來的時候,除了擔心有人會盯著蘇湄,剩下的就是這個孩子很好看。

就像是自己的女兒,陳老師一邊希望自己的女兒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像個小公主,一邊又害怕自己的小公主被無恥之徒盯上,這種既喜悅又擔心的心情,隻要是個有女兒的父親,都能體會的到。

果然,陳老師的想法成真了,蘇湄穿著這一身進火車站的時候,有不少人都在盯著她看,就連走遠了都還要回頭多看幾眼,氣的陳老師直接站到了蘇湄的前麵,把她給護到了背後。

“你們老師對你挺好的。”徐麗看到陳老師的舉動,壓低了聲音和蘇湄說道。

蘇湄笑了起來,湊到徐麗耳邊說:“他是教我們班的英語老師,我是他課代表,還是班長,平時接觸的也多,他能對我不好嗎。”

“也是,畢竟學生裏麵,就課代表和班長跟老師接觸多一些。”蘇湄說的這話,徐麗可是深有體會,她高一沒有分班的時候隻是一個普通的學生,沒有做班幹部,平時老師也不理會她。

一直到高二分班,她當了課代表,又積極的參加英語比賽,這才在老師那裏吃的開,平時有些什麽,都會優先想到她。

蘇湄和徐麗有說有笑的上了車。

最後到了火車站分別的時候,蘇湄和徐麗交換了地址,在徐麗依依不舍的眼神下,蘇湄跟著陳老師坐上了回鎮子上的公交。

“明天就是周末,回家後好好休息,全國比賽在十二月,我們還有充足的時間。”公交車人比較多,陳老師讓蘇湄坐在了單人的位置上,自己站在了蘇湄的邊上,為她擋住外麵的那些人。

“全國賽還有兩個月?”蘇湄聽到陳老師說了個時間,反問了一句,“以前有舉辦過嗎?我們可以根據它以前的出題氛圍來推一下這一次的。”

“全國賽這是第一次,具體回怎麽出題,用一種什麽樣的形式也不太清楚。”陳老師回答,“不過這一次杭市請來的有一個還是首都的教授,不出所料的話,應該就和杭市的比賽形式一樣。”

“全部都是課外的內容,還用了不少外國故事和名字,這次應該回偏向課外拓展比較多。”蘇湄回憶了一下這次的省賽,“昨天下午的比賽除去老人與海,魔戒之外,還有紅與黑,安娜卡列尼娜等等。”

“這個可能性很大,到時候我去打聽一下能不能找到出題目的是哪幾個教授,就能推測大概的出題走向了。”陳老師點點頭,對蘇湄的猜測表示讚同。

兩人一直討論到了下車,最後由陳老師把蘇湄送到了家門口,這才離開。

陳老師離開後,鄭顯才從邊上出來,看了一眼他離開的北影。

“那是你的老師嗎?”鄭顯走到了蘇湄隨便,問道,“聽說你去參加比賽了。”

“是我的老師,有什麽事嗎?”對於鄭顯這個人,蘇湄並沒有太多的交集,除了那次在車上的靈活應變之外,蘇湄也不太了解他。

總的來說,會被人給盯上的,絕對不會是什麽簡單的人。她現在的日子過得很安逸,好好學習,參加比賽,贏贏獎金,就足夠愉快了。等到了能領證的日子,讓傅丞軍跟她領個證,請大家喝個酒,就差不多了。

被蘇湄這麽一問,鄭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就是看你出去那麽久,有些擔心。”鄭顯如是說道。

笑了笑,蘇湄並沒有多在意他的話:“有老師和市裏的老師陪著,不會有什麽事的,而且還有別的同學。”

“哦,那你快去休息吧,跑那麽遠應該累了。”蘇湄都把話說道這個地步了,鄭顯還要接話的話,那就是太沒眼色了。

等鄭顯離開後,蘇湄摸出鑰匙,打開門,裏麵依舊和她離開的那天一樣幹淨。

到天台給上麵的花草澆了水後,蘇湄拿了本書,坐到了院子裏的秋千上,慢悠悠的享受了一下上午的沒好時光。

這裏的院子不小,除了一棵大樹外和一個小池塘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蘇湄把書放在秋千上,圍著院子走了一圈,打算叫個人來把這裏稍微修一修。

說做就做,蘇湄連午飯都不吃了,直接到街上找了兩個工人,一起買了材料後就回了家,開始改造後院。

“我們先鋪一條石子路,然後在池塘上麵搭一個小橋,這裏弄一個亭子。”蘇湄沒有從前門進,而是直接帶著兩個工人從後麵進了院子,把材料都放好後,把要改的東西都交代了一邊。

蘇湄說的簡明易懂,兩個工人自然馬上就懂了,拿著家夥就開始動工。誰知道蘇湄竟然也進屋了拿了工具,跟著他們一起動工。

今天能把石子路給鋪好就已經十分不錯了,至於小橋和亭子,蘇湄另外有打算。

等到把地都鑿開,兩個工人開始鋪路的時候,蘇湄去了隔壁找到了那家木工,把匠人請到家裏來,開始量小橋的尺寸,隨便討論亭子該做成什麽樣子。

“你這池塘也沒有很大,離得地麵又有一段距離,不如就做成斷橋那樣的,貼在上麵,瞧著也美觀,到時候種上睡蓮荷葉,養點錦鯉,到了夏天就很好看了。”匠人看見蘇湄院子裏的池子,非常喜歡,還和蘇湄討論了這麽打理它。

最後商量好,亭子就建在大樹的後麵,然後在種點花花草草。

“我妻子就喜歡弄花花草草,到時候我讓她給你挑些好的種子。”匠人說著,急急忙忙的就轉身離開了,嘴裏還念叨著給蘇湄弄院子的事情。

“小姑娘,這個木工可是鎮子上一等一的好,你能請來,挺厲害的。”等到匠人走了之後,工人擦了一把臉上的汗,對蘇湄說道。

“大家都是鄰居,而且他們家人也很好。”蘇湄笑笑,沒有說別的。

等到兩人把石子路鋪好後,蘇湄就結了今天的工錢,讓他們過第二天過來鋪橋。

送走了工人後,蘇湄踩在石子路上,哼著小曲兒,十分愉悅。

既然回來了,蘇湄到街上買了東西,打算去清絡家裏一趟。

過去的時候,清絡還在店裏裏沒有關門。看見蘇湄過來了,清絡起來給她倒了杯水,笑著打趣她。

“你這可是好久沒來見我了,大家都住的這麽近,也想不到來看我。”

喝了口茶,蘇湄笑著說:“我不是在準備比賽嗎,今天剛回來,收拾了家就來看你了。”

“那你可趕的真好,我要做飯了,你就過來了。”

蘇湄笑嘻嘻的留在了清絡這裏,打算蹭一頓她家的晚飯。

奇怪的是,清絡的弟弟鄭顯連晚飯的時候都沒有回來,蘇湄看了一眼邊上空出來的位置,默默的轉過頭,並不打算去問人家的私事。

“清絡姐做的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蘇湄夾了一塊紅燒肉,想著自己不用做飯就美滋滋的。

清絡搖了搖頭,無奈的回答:“是不是因為不用你燒飯。”

“哪有,你做的真的很好吃。”蘇湄笑道,然後就把話題轉移到了自己的院子,還不忘記邀請清絡到時候過來一起坐坐。

清絡這麽會拒絕蘇湄的邀請,直接應了下來。

吃了飯後,蘇湄又在清絡這裏坐了一會兒就要回去,清絡連拿了一堆東西,非要蘇湄拿著才放她走。

蘇湄拎著大包小包的回了家,收拾完就像休息。隻是腦海裏忽然想到了傅丞君,最後決定今天寫個信,和傅成軍聊些家常小事 。隻是等到拿了信紙信封坐在桌子前麵後,蘇湄思考了好久,也沒想到要給他寫些什麽。

說起來,自從上次他走了之後,似乎已經有一個月了,除了上次的信,他們就再也沒有聯係了。蘇湄摸了摸下巴,也不知道該和傅丞軍說些什麽,是說直接的她拿了第一名,還是說她已經搬出來來了,房子挺好的。思來想去,似乎說那個都不太妥當,又都妥當。

索性,蘇湄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寫在了信上,等第二天去郵局把信寄出去。正好也可以把最新的地址告訴傅丞軍,寫完後,蘇湄把信封好,這才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蘇湄爬起來去了匠人的家裏,給她開門的是他的妻子,看見蘇湄過來,對方連忙笑著帶她進去。

“他呀,一從你那裏回來,就迫不及待的開始畫圖紙,給你做材料,這不,橋的材料都快做好了,你來了也好,剛好去瞧瞧,有什麽不喜歡的地方,還可以讓他給你改改。”夫人是一個很和藹的女性,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花香,想來是長年打理花草才染上的味道。

蘇湄笑笑,安靜的聽著夫人的話,一邊跟著夫人進了裏麵。還沒走進去,就聽到裏麵雕刻的聲音,蘇湄走進一看,匠人不僅把橋的骨架都給打好了,還在每根柱子上雕刻了荷花,看他下手飛快,蘇湄深怕他一不小心就把直接的手給磕到了。

“小丫頭,你來了,過來看看,有沒有什麽不滿意的。”匠人提到了來人的腳步聲,頭也沒有抬起倆,直接讓蘇湄過去瞧瞧。

蘇湄笑了笑,說道:“我哪裏會看這個,交給師傅你我就很放心了。”

“那不行的,你可以看材料什麽的,要是有不喜歡的,可以說,免得到時候做好了又不喜歡。”匠人聽到這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認真的抬頭看著她,一臉嚴肅,“做這個東西,是個細活,缺什麽都不可以的。”

“行,那我好好看看的,要是不喜歡,一定跟師傅你說的。”老小孩老小孩,蘇湄自然懂得這個道理,也不和師傅應這邊,笑著應了下來。

師傅挑選的木材都是小鎮上能買到的最好的,經過劈砍之後,又在匠人的手裏經過打磨,拿在手上的時候根本不用當心會有倒刺,蘇湄拿了好幾根,每根如此。

除了橋梁的骨架之外,師傅雕刻好的幾根露在水麵的木根,那上麵不僅雕刻了荷花,還有細細的藤曼滿長繞而上,整體瞧著就是低調美麗,不得不說,匠人的手藝是一般人而望塵莫及的。

“師傅,您的手真巧。”蘇湄由衷的感歎了一句。

她雖然會繡花,可不知道為什麽,著默默應該是四班的木頭上的東西,竟比她繡花還要好看,不僅活靈活現,仔細瞧著,甚至好像被賦予了生命,就差臨門一腳,就能從木頭上騰飛出來。

“真沒有不喜歡的了?”師傅又問了一遍。

“沒有,要是到時候我再說不喜歡,我就任由師傅處置。”蘇媚舉起了手,認真的說道。

“這話可不能亂說,現在的小孩子真是,什麽話都往外說,一點也不考究。”匠人似乎不喜歡說法,嘟囔了這句話後,低頭繼續了手上的工作。

夫人拉著蘇湄,笑道:“他呀,就算是不太喜歡提到這些話,你喜歡老頭做的東就是最好的,剩下的別聽他的,就那臭毛病。我們不呆在這裏了,正好最近是馬蹄的季節,我還做了不少馬蹄糕,可惜他不愛吃,回頭你要是喜歡是,就多拿一些回去。”

作者有話要說:  嗯,每天最後一天日萬,然後以後每天日五千,愛你們~

ps:別問我為什麽不日了,因為剛不動了

第036章

最後, 蘇湄領了一包馬蹄糕, 懷裏揣著那封信件,往鎮子上的郵局走去。

踩過布滿青苔的小街, 來到了郵局,推開門,鈴鐺發出丁玲的聲音。鎮子上的生活節奏十分緩慢, 蘇湄進去的時候一眼瞧著,並沒有多少人再裏麵寄信。

“你好, 我來寄信。”蘇湄來到了窗台前, 把信遞到了窗口裏, 對立麵的工作人員說了一句。

工作人員和蘇湄核對了信件和收信人後,收了錢,給她貼好郵票就放在了一邊。

寄了信後,蘇湄正要出去,就發現外麵飄起了發絲般的毛毛細雨。腳步頓了一下, 忽而笑著推門走了出去。

小鎮在細雨朦朧的網紗下顯得更加溫婉, 蘇湄踏在微微顯濕潤的地板上, 往遠處走去, 似乎要和這一番天地融為一體。

“班長?”趙斌瞧見了,在背後喊了一聲,然後飛奔到蘇湄身邊,拉住了她。

蘇湄看著拉著她胳膊,還喘著粗氣的趙斌,問道:“找我有什麽事嗎?”

“你怎麽會在這裏?”緩過氣, 趙斌抬頭,問道。

“我為什麽不能在這裏?”這會兒,就換蘇湄覺得有些奇怪了,“這裏並不是私人家的地方,難道我不能走了嗎?”

“不是,就是,你來這裏可以叫我陪你的。”趙斌連忙搖頭,解釋了一句,“你家離這裏並不是很近。”

“誰說的?”蘇湄笑道,指了指不遠處的房子,“那是我家。”

回頭看到三層還帶著小院子的房子,趙斌愣了一下,連忙鬆開了抓著蘇湄胳膊的手:“對不起,班長,我還以為你住在村裏。”

“沒事,我也是剛剛買的房子。”蘇湄並沒有覺得被冒犯,收回了手後,繼續往前麵走去。

趙斌跟在了蘇湄身邊,搔了搔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班長你什麽時候買的房子,我都不知道。”

“上個月的事情了,我現在要去買些材料,先走了。”蘇湄話語間有些平淡,算是委婉的提醒趙斌該走了。

摸了摸腦袋,趙斌說道:“我可以幫你拎東西的。”

打理那個了趙斌一眼,蘇湄沒有拒絕這個小夥子的好意,直接帶著他去了木材店,買了做亭子想要的木材。

站在那裏跟著蘇湄一起看店家打包的樣子,趙斌咽了口口水,想著自己剛剛說的話,就差時光倒流回去捂住自己的嘴巴別說出來。

隻是現在已經跟著蘇湄過來了,話也說出去了,要是臨陣脫逃,那未免也太難看了。

最後清點結束,蘇湄和店老板結了錢,和拉車人商量了一下價格,直接坐在了車上,跟著木材一起被人拉著回去。

站在店門口,趙斌看著逐漸遠去的蘇湄,沒有動作。

“小夥子,瞧上人家小姑娘就要有點實際行動!”店老板見著趙斌跟著蘇湄過來,這會兒看見他站在這裏望著蘇湄遠去的身影,上前鼓勵道。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33.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