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4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4節

那時候的人結婚,大多是從來沒有見過麵的,我母上就是被迫嫁給渣男的

她老人家也有值得回憶的青春,據口述,讀初中的時候,和隔壁村的男神戀愛,村裏集體放電影的時候,因為母上太矮,看不到,男神就讓母上騎到他肩膀上看。

少女心~

第007章

縱然傅家已經把五百塊錢的聘金拿來了,可蘇湄到底什麽時候過去,依舊沒定下來。

蘇奶奶以女人不能太廉價為理由,硬生生的把蘇湄扣在家裏,直到兩天後,傅愛國親自過來,身後跟著一個拎著大包小包的傅誌齊,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過年來走親戚了,這麽體麵。

“哎喲,親家,我還說再留乖女幾天,您這就來了。”聽到傅愛國大包小包的過來,蘇奶奶立刻臉上掛滿了笑容,從後院走了過來。

傅愛國雖然不是婦道人家,可是蘇奶奶的大名,卻也沒有少聽。愛財,吝嗇,嚴苛,可沒有人少在背後說她閑話。

“您可別這麽說,按道理,我們就該過來一趟,前些日子農忙,耽擱了,是我們的錯。”傅愛國雖然這麽說著話,多少有了計較。

什麽想多留幾天,不過就是想讓他們多拿些東西過來。

“我這就讓湄湄出來,親家公來了,這不懂事的孩子還在屋裏睡著。”蘇奶奶一把奪過傅誌齊手上的東西,絲毫瞧不出體弱的模樣,勁兒瞧著十足,哼次哼次的就進裏屋去了。

嘭嘭兩聲,用力的連屋簷上的積灰都給拍下來了:“蘇湄,快給我起來。”

正坐在屋內打坐調息的蘇湄眉頭微微皺起,睜開眼,披了一件衣服才下床。

“怎麽了?”一手打開了門,一手捏著衣襟,蘇湄麵色冷冷的,語氣帶著些不悅。

蘇奶奶被蘇湄那刹那間流露出的殺氣給震懾到了,回過神來,立刻掛上了凶惡的表情:“傅家來人了,你最好不要在他們麵前丟了臉,讓他們不要你。”

聽到這話,蘇湄笑了笑,就在蘇奶奶以為她說什麽的時候,就聽到砰的一聲,房門直接被關了上,但凡蘇奶奶在往前走小半步,就有被撞上的可能。

“賠錢貨。”蘇奶奶在她門口啐了一聲,狠狠的走回了大廳。

“哎呀,親家公快來喝茶,湄湄聽說你來了,這會兒特意要去打扮打扮。”蘇奶奶摸了摸蘇楠的腦袋,對傅愛國說道。

傅愛國哪裏看不出蘇奶奶心虛的模樣,倒也沒有戳破,好脾氣和蘇誌齊坐在那裏喝茶,有一句每一句的搭著蘇奶奶的話。

蘇奶奶在喝茶的功夫,讓蘇楠把父母叫回來,結果他們還沒回來,蘇湄倒是先帶著一個大籮筐走了進來。

“傅叔叔,中午好。”蘇湄一進來,就看到端坐在客廳的傅愛國,禮貌的打了招呼。

至於蘇奶奶,既然臉皮都已經撕破了,表麵功夫,蘇湄也懶得做了。

“你就是蘇湄吧。”傅愛國一看,對這個看著嬌弱動作卻落落大方的小姑娘好感更深。

原先他就聽說蘇湄能幹有懂事,現在看來,這孩子肯定比她們說的好,隻是沒人注意。

“傅叔叔,我是蘇湄。”把籮筐放到了牆角,蘇湄走了過去。

“你這一大早的準備要去幹嘛?”見著蘇湄乖巧的模樣,傅愛國有了一種看女兒的心,聲音也緩和了下來。

有的坐不坐是傻子,何況傅愛國不說,蘇湄都會自發的坐下。喝了口茶,潤了喉,蘇湄這才開口。

“這個季節的草藥要趁現在采了,不然過了季度又要等一年。”蘇湄如是回答。

她對草藥也不過是一知半解,好在也見過府上養著的大夫如何晾曬辯解草藥,這會兒弄點日常用的,既可以拿去賣,又可以自己備著用,何樂而不為呢。

聽到蘇湄還對草藥有了解,傅愛國倒是笑了,詢問:“你還懂草藥?”

“一知半解。”蘇湄含蓄的點了點頭,沒有托大自己。

“小姑娘謙虛是好事。”傅愛國自然知道蘇湄謙虛,如果對草藥不了解的人,怎麽敢上山去采草藥,“我年輕的時候也學過醫,隻是後來流放下鄉,久了,也沒有再碰過。”

那時候查的嚴,他硬生生的把家裏流傳的孤本給塞在了褲子裏,才留下了那一本書。既然蘇湄喜歡,等到進了門,他也可以理所當然的給她了。

傅愛國身在亂時,沒法繼承衣缽,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出一個醫生。無奈,大兒子參軍,小兒子更是對經商感興趣,這樣的心思也就不了了之了。

好在現在多了一個蘇湄,傅愛國想著,看蘇湄的眼神愈發的慈祥。

“哎,這是什麽?”傅誌齊因為父親的話,多看了蘇湄放下的籮筐兩眼,眼尖的看到了廉布下麵蓋著東西,一邊說著,一邊就要拉開廉布。

蘇湄當下就抓住了他的手,不自覺的用了內勁兒,倒是讓傅誌齊吃痛的鬆開了手,籮筐眼見著就要掉到地上了,被蘇湄穩穩當當的接住了。

“對不住,這東西可不能給你看。”蘇湄將籮筐護在懷裏,嘴上雖然道歉了,實際卻沒有任何行動。

傅誌齊心裏想著這女孩兒吃什麽長大的,一邊看著自己的手腕,直接紅腫了起來,剛剛那被抓住的瞬間痛感,也久久揮之不去。

“你也真是,亂動人家姑娘東西做什麽。”傅愛國瞪了自己的小兒子一眼,嫌他多手多腳,“這小子就是欠收拾,你別理他。”

“沒關係的叔叔,那我先去處理這些東西了。”蘇湄點點頭,和傅愛國說了一聲後,就進了後院去。

等蘇湄離開後,傅誌齊這才揉著自己的手腕,對在家父親輕聲抱怨:“嫂子的手勁兒可真大,我手腕都腫了。”

傅愛國略帶嫌棄的看了一眼傅誌齊,又坐到了桌前。

蘇奶奶這會兒已經沒法圓謊了,隻能在那裏打哈哈,和傅愛國扯些有的沒的,終於從傅愛國那裏得到了送蘇楠去上學的承諾後,就答應讓蘇湄下午就過去。

離開了蘇家後,傅誌齊這才把憋了一肚子的話給傾倒出來。

“這家簡直不把女兒當人看,我就說為什麽嫂子還不過來,原來是她們扣著不給過來。”傅誌齊接受過教育,看過的書多了,思想自然與上一輩人不同,現在又親身接觸到這樣的人家,隻覺得替蘇湄不平。

傅愛國隻是笑笑,沒有回話。他這麽多年走南闖北,自己也是下鄉來的知青,看人的本事還是有的。這麽多年,他最不後悔的就是娶了自己的媳婦,現在就是不顧兒子的反對,給她定了一個媳婦。

作者有話要說:  啦啦啦,女主馬上要開始新生活啦~

第008章

蘇平章帶著自己的妻子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母親坐在客廳眉開眼笑的數著錢,腳邊是一大堆東西。就是沒有親眼看到,也能猜得出發生了什麽。何況,如果不是傅家來人了,又怎麽會特意讓蘇楠過去叫他們回家。

“媽,這是?”蘇奶奶沒有開口,蘇平章隻能裝傻。

聽到聲音,蘇奶奶立馬把手裏的錢塞到了衣服內口袋,笑眯眯的站了起來:“這是幹啥了,人家老傅家的剛剛走。”

“傅愛國來的?”蘇平章把東西都放到了門邊,直接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灌。

蘇奶奶樂嗬嗬的,拉過蘇楠拍了拍他身上的灰:“是啊。”

蘇母原本懸著的心稍微落下了一些。這公爹願意親自來,也算是對未過門的兒媳婦的尊重。隻要傅家能對蘇湄好,蘇母原本的愧疚,也消了一些。

“還是湄湄長得好,給的也多。”蘇奶奶想到自己多收了兩百的紅包,喜滋滋的,“你這個做媽的,還不快去給她收拾一下,下午就送過去。”

被蘇奶奶瞪了一眼的蘇母心尖兒一顫,心裏矛盾極了。隻是想到那些錢,又給自己了一些安慰,隻覺得女兒嫁給誰都是嫁,不如嫁給傅家,起碼人家現在麵兒上表示很尊重這個兒媳婦。

這樣想著,蘇母來到了蘇湄的房門前,敲響了門。

蘇湄這會兒用麻繩把衣袖和褲子都給綁好,準備背著籮筐去山上,聽到腳步的時候就停了下來。

“母親?”蘇湄看到是蘇母,原本冰冷的臉稍微好了些。

一眼看到蘇湄的臉色,蘇母刷的一下就白了臉,拚命的在心底暗示自己是為了蘇湄好,這才跨過門檻進屋。

“你奶說下午就送你過去。”蘇母打量了一下蘇湄的房間,忽然發現,哪裏還要收拾,這裏幹幹淨淨的,根本沒有可以收拾讓蘇湄帶走的東西,“我過來給你收拾一下。”

這下,蘇母才想起來,老傅家哪兒拿了八字之後,她們壓根就沒有給蘇湄準備結婚的東西。不說鞋子,就連一塊喜帕都沒有給她準備。

果然,蘇湄看向蘇母的眼神就淡了下去。

“不用收拾了,也沒什麽好東西。”蘇湄拎起剛剛放下的籮筐,“我先去山上了。”

“你……去山上幹嘛?”蘇母猶豫了一下,想到日後就不能天天見到蘇湄了,強顏想要尋找幾句母女兩的話。

蘇湄回頭瞥了蘇母一眼:“找藥材,賣了也好存點錢。”

聽到這話,原本被壓下的愧疚,此刻再次縈繞在了蘇母的心頭,抑鬱的看著蘇湄,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背著籮筐走出了院子,蘇湄這才露出一絲狡黠的笑。不能對蘇父蘇母動手,讓他們心底長幾個疙瘩膈應一下,也算是樂趣了。

何況,蘇母還塞給她了些銀錢。看在小錢錢的份上,她還是寬容一些比較好。

古語山中無歲月,寒歲不知年。

一到山上,蘇湄遵著日光往上爬,可能臨近夏末,一路上去也不怎麽能見得到藥材。蘇湄歎了口氣,輕手輕腳的蹲下去挖好不容易見到一株的半枝蓮。半枝蓮活血化瘀消腫的功效最好,多備一些,日後也有用的到的地方。

“嗯?”伸手摸了摸紅彤彤的小果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著小東西,自己動了。

腦海中迅速的回想著什麽藥長這個樣子,半響無果,把手上的半枝蓮放進籮筐中,起身就要走。一聲微不可聞的冷哼忽然傳來,讓蘇湄停下了腳步。

“誰!”蘇湄眉頭一皺,她竟然一點也沒有察覺到附近有人。

許是蘇湄的聲音讓對方也警覺了起來,下一秒,除了風聲,再無其他。蘇湄蹙眉,警惕的向前進。

小小的腦袋從土裏冒了出來,紅色的果子和綠色的葉子迎風飄揚,瞧著就能讓人樂起來。

看了好一會兒,也沒看到蘇湄的身影,小腦袋動了動,直接從地下鑽了出來,誰知道下一秒,就被一隻手給抓住了葉子提起來,看過去,正是蘇湄那張被放大的臉。

“你……”小人參伸出觸須在蘇湄麵前胡亂飛舞,企圖讓她一時失手放開她。

蘇湄隻是笑笑,然後拉開了和小人參的距離,嘴裏嘖嘖了兩聲:“我道是什麽,原來,還是個小人參,多少年了?竟然也能成精。”

“我可有一千多歲了,你這小兒,還不快快將我放下。”小人參兩隻觸須做叉腰狀,哼唧著說道。

“嗯,我自唐來這裏,估摸著,也有個千年的曆史,這樣,我是不是就可以吃你了。”蘇湄早已了解了現在的情況,聽到小人參也有一千多年的曆史,不由升起了一股逗逗他的心思。

小人參抖了一下,繼而說道:“你這幅山野粗婦的模樣,要是叫蘇將軍瞧見了,還不知道有多傷心。”

“你果然知道我。”蘇湄伸手轉而捏住了小人參的身體,放到麵前,微笑著,“不如好好說說,你的來曆,不然,我覺得將你入藥太浪費了,煎炸蒸煮都來一番,以你的身板,應該夠了。”

“聽聞蘇少俠溫文爾雅,風度翩翩,蘇將軍英姿颯爽,為人磊落,怎麽,怎麽會有你這樣的……“小人參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麽,嘴裏發出呼呼的聲音。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在為蘇家打抱不平。

“了解的還挺多。”蘇湄摸了摸下巴,從口袋裏掏出一根紅繩,把小人參給綁的結結實實的,埋在了籮筐裏。

“喂!喂喂!你這樣太不厚道了!放我出去,悶死了!”小人參在籮筐裏嗚嗚的發出抗議,就差直接從籮筐裏蹦出來了。

蘇湄權當沒有聽到,繼續往山上走。小人參在籮筐裏罵累了,終於在山頂的時候,睡著了。

等小人參再次醒來的時候,蘇湄已經從蘇家搬到了傅家。

“小妹多吃點,別怕。”傅愛國坐在主位上,難得樂嗬嗬的。

“謝謝……爸。”蘇湄頓了一下,對傅愛國的好意表示感謝。

見到自家父親做了表態,傅誌齊自然也緊跟上:“嫂子你放心,家裏有什麽粗活重活交給我就好了。”

點了點頭,蘇湄安靜的吃著飯,默默的接受了來自這家的善意。

最後要不是蘇湄搶著洗碗,恐怕傅誌齊就會把全部活都給攬了。傅愛國的妻子早幾年的時候就去世了,家裏雖然沒有女眷,但是廚房十分幹淨,透過窗戶,就能看到後麵種著的葡萄。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4.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