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46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46節

跟著傅丞軍進了書房的張政委發現傅丞軍全程盯著蘇湄,不由笑了。

“別擔心,我女兒也就是喜歡弟妹,不會和你搶人的。”張政委喝了口茶,掩蓋住嘴角的笑意,安慰道。

隻是這個安慰,似乎並沒有起到作用,傅丞軍還覺得自己更加需要提防一下蘇湄身邊的人,原本還隻需要看著那些男的,現在,連女生都不能不防了。

等到餃子都包好了,蘇湄和楊燕月端著進了廚房,剩下張絮和張遠則是坐在原地,互相拌嘴,妥妥的歡喜兄妹。

“沒想到你還這麽厲害,讓我家那個小霸王服服帖帖的。”楊燕月說話的時候,眼底都帶著笑意,著算是她隨軍以來,過得最開心的一天。

蘇湄盯著鍋裏沸騰的水,利落的把餃子都下了下去,一邊回答:“我也挺喜歡阿絮的,像她這樣活潑的小姑娘,很難的。”

的確難的,比她小時候還要鬧騰。要知道那時候她已經算的上是京城一霸了,也沒有膽子和兄長頂嘴,而這位,則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連老爹也不怕。

楊燕月絮絮叨叨的說了許多關於兩個孩子的話,一直到餃子好了,才開始忙活起來。

等餃子都端上桌後,楊燕月把最醜的那一盤放在了張絮的麵前,美其名曰自己包的自己吃掉。張絮嘟著嘴,非要選蘇湄包的,最後被傅丞軍一個眼神瞪了回去,老老實實的不敢造次了。

“你還和一個孩子計較?”蘇湄往傅丞軍那邊坐了一些,輕聲問道。

傅丞軍原本想揉揉蘇湄的腦袋,礙於張政委還在,隻能改為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她的手,然後沉默的吃著餃子。

蘇湄剁餡的時候還調了味,一口咬下去,濃鬱的湯汁應聲流出,每一口都是享受。一向不愛吃餃子的楊燕月今天也多吃了一碗。

送張政委一家出門後,蘇湄關了門,開始收拾殘局。傅丞軍默默的跟著蘇湄,一起收拾。

全部收拾完後,蘇湄毫無形象的坐在傅丞軍身邊,東倒西歪的賴在他身上,笑眯眯的看著他:“皺眉了,我的丈夫,不開心?”

“以後離那些居心叵測的人遠一些。”傅丞軍冷漠的看著蘇湄,說這話的時候還覺得不夠,又強調了一句,“無論男女。”

“我又不是萬人迷,哪有那麽多人喜歡我。”蘇湄咯咯笑了出來,伸手捧住傅丞軍的臉,直接親了上去,好一會兒,才紅著臉退出了他的懷抱,“我就喜歡你一個。”

無論過去還是現在,她喜歡過的人隻有他,以後也也一直隻喜歡他。

蘇湄的話和行動成功的人傅丞軍又開心了起來,這件事就算是掀過了。

傅丞軍在家裏吃了午飯後,還沒休息多久,就去訓練了,蘇湄一時間也沒有事情可做,索性就脫了衣服午睡。寒冷的冬天,睡覺是最美妙的享受,蘇湄的睡眠很短,可就算是醒了,她也不想離開溫暖的被窩。

好不容易可以偷懶,還沒有人說她,她自然巴不得躲在被窩裏不出來。

偷得浮生半日閑。時間就在蘇湄的懶散中度過,很快就到了年三十。

年三十的晚上,部隊裏安排了所有家屬跟著戰士們一起吃飯,傅丞軍早早的就告訴了蘇湄這件事,因著他還有事,隻能拜托了楊燕月帶著蘇湄過去。

等蘇湄洗澡,換了一身新衣服出來,楊燕月有些驚豔。如果說平時的蘇湄如同出水芙蓉,那麽現在精心打扮過得蘇湄,就如同九天下來的仙女,嫵媚而又傾城。

“看什麽。”隻不過驚豔都是短暫的,蘇湄走過來和楊燕月打了招呼後,伸手就彈了張絮一個腦瓜崩,笑道。

經過張絮這幾日的不斷努力,已經成功的從蘇湄的小迷妹變成了好基友,蘇湄對她也就隨意了些許。

“湄湄好漂亮,也不知道給你說親的人是不是眼睛瞎了,把你介紹給傅營,簡直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說著,張絮還憤憤的揚了揚拳頭,來表示自己到底有多惋惜。

麵對自己女兒的口不擇言,楊燕月已經無能為力了,隻希望等會吃飯的時候,她能有點眼力見,不要再傅丞軍麵前說這話,她就阿彌陀佛

蘇湄卻是拍了拍張絮的肩膀,一副你很有眼光的模樣,倒是叫人哭笑不得。

一行人來到食堂的時候,戰士們已經把這裏都布置好了,每張桌子上都擺好了菜,雖然不如酒店那樣精致好看,但是分量足足的,一看就知道符合了戰士們的口味。

遠遠的,蘇湄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麵和別人交談的傅丞軍,眨了眨眼,和張絮交換了眼神,抬腿走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晚安~~~

第050章

蘇湄走過來的時候, 傅丞軍就察覺到了, 回頭,對上了那雙包含笑意的眼睛。

“你小子, 媳婦來找你了,還不快過去。”首長拍了拍傅丞軍的肩膀,說道。

傅丞軍對著首長敬了個禮, 轉身小跑到了蘇湄麵前,看著人家小兩口親密無間的說著話, 首長有些感慨。

“那個女生……”站在首長邊上的軍官皺著眉, 眼睛死死的盯著蘇湄, “長得好像年輕時候的奶奶。”

“你是瞧著好看的姑娘就像你奶奶了。”首長對自己的兒子的話不以為意,“不過如果囡囡沒有被綁架,現在也應該長這麽大了。”

當年首長還不是首長的時候,跟著緝/毒/隊一起出任務,誰知道被毒/販/子看見了他和妻子還有出生不久的還在, 對方就綁架了他的妻女威脅他們, 最後他的妻子是救回來了, 可是隨著混戰, 那個手裏還抱著他女兒的毒/販卻不知所蹤。他傾盡所有,搜尋自己女兒的下落,也沒能找到。

後來,妻子以淚洗麵,最後受不了內心的折磨,和他離婚定居海外, 這麽多年,他雖然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女兒,可是心裏也知道,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鄭嚴雖然沒有說下去,隻是眼神還是時不時的就要飄到蘇湄的身上,似乎在思考什麽。

等到人到齊之後,首長在前麵說了話就正式開始吃年夜飯。這還是蘇湄第一次這樣熱鬧的吃年夜飯,和身邊的張絮聊天,一邊溫吞的吃著飯,一時間竟然顧不上傅丞軍。

“雖然有點難,但是我想和你都一所大學。”張絮喝了口果汁,握住了蘇湄的手,認真的說道,“湄湄你已經報送了首都外語學院,所以隻要朝著這個目標努力,我一定能和你一所大學的。”

“好啊。”蘇湄笑笑,揉了揉張絮的腦袋。

年夜飯結束後,就是部隊裏安排的表演,位置早早的就已經安排好了,張絮進去的時候不得不跟著張政委到前麵去坐著,眼巴巴的看著蘇湄坐在後麵,一副想過去沒法過去的模樣。蘇湄對張絮笑笑,轉頭就和傅丞軍聊著天。

上麵的表演除了歌舞就是戲劇,蘇湄看了沒一會兒,就覺得有些無聊,可邊上的人看的津津有味,也不好意思自己先離開,隻能耐著性子坐在這裏看下去。

“困了?”傅丞軍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上麵,時刻注意著蘇湄,就連一個哈欠也看的清清楚楚。

蘇湄點了點頭,手卻依舊拉著傅丞軍,沒有站起來的意思:“沒事,看完再回去。”

摸了摸蘇湄的長發,這裏還有首長在,他這樣貿然就離開,明顯違反了紀律。傅丞軍沒有多想,一把將蘇湄攔在了懷裏,讓她靠著自己睡一會兒。

蘇湄自然樂得有一個人肉墊子,沒一會兒就在傅丞軍得懷裏睡著了。

“傅營很喜歡自己得媳婦。”鄭嚴在部隊裏的軍銜還夠不到和自己的父親坐在一起,這會兒就坐在傅丞軍的邊上,聽到了她們的對話,側目看了一眼。

傅丞軍抿唇沒有多說什麽,隻是冷淡的嗯了一聲。

全場的燈光大多都打在了舞台上,前麵三排才會有光,鄭嚴接著燈光看了一眼傅丞軍懷裏睡得安心的蘇湄,心底更加疑惑了。這個世界上,這麽可能會有那麽相似的人。

“傅營的媳婦和你是一個地方的嗎?”笑了笑,鄭嚴又問了一句。

“是。”

“我看她年紀挺小的,還在讀書?剛剛張政委的女兒好像說弟妹保送首都外語,學習應該很不錯。”鄭嚴說的話進退有度,倒是沒有人傅丞軍產生了不舒服的感覺。

何況,他還說了蘇湄的好話,傅丞軍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她是最優秀的。”

措不及防被塞了一口狗糧的鄭嚴默默的收回了目光,將眼神重新投到了舞台上,一副不願意和傅丞軍在繼續說話的模樣。

等到最後散場了,傅丞軍才皺眉。

剛剛那個鄭嚴一直在打聽蘇湄的消息,讓他多少有些不高興了。

“怎麽了?”依舊睡醒的蘇湄和傅丞軍並肩走在路上,發覺他一語不發,似乎還有些不高興,關切的問了一句。

傅丞軍搖搖頭,問道:“你認識鄭嚴?”

“鄭嚴?”蘇湄努力的在腦海裏回憶,這個名字都沒有出現在她的生活中過,“不認識,就是剛剛做你邊上的那個嗎?”

“嗯,他在打聽你的消息。”傅丞軍也沒有隱瞞,直接把事情說了出來。

蘇湄摸了摸下巴,有些奇怪:“我除了去比賽之外,出來沒有出過鎮子,他怎麽會打聽我?難不成我什麽是時候得罪過他身邊的人?”

“別多想,我回頭去問問。”傅丞軍拍了拍蘇湄的腦袋,說道。

拍開了傅丞軍的手,蘇湄皺眉:“我本來就不高,你再拍,就長不高了。”

“這樣挺好。”看了一眼蘇湄現在的身高,傅丞軍表示還是很滿意的。

一米六和一米八,儼然就是二十一世紀廣為流傳的最萌身高差。隻是蘇湄現在可不知道,一心想著直接要是再長高一些,起碼走路的時候,就不用擔心說話要扭斷脖子了。

蘇湄鬧小脾氣的模樣在傅丞軍的眼裏可愛極了,要不是在外麵,隻怕這會兒就要動手抱起她了。

回到了家屬樓後,蘇湄脫掉鞋子,換上了毛茸茸的拖鞋,直接撲到了床上,感歎著還是家裏舒服。傅丞軍脫了軍大衣掛在外麵,看見蘇湄趴在床上,走過去拍了拍她的屁/股,讓她坐起來。

“坐起來也累,我就想趴著。”蘇湄翻了個身,懶洋洋的說道。

傅丞軍擰了擰她的鼻子,坐在了床邊:“張絮說你保送了首都外語,很厲害。”

“我去那麽遠,就有很長時間見不到你了,會不會想我?”蘇湄刷的一下坐了起來,湊到了傅丞軍的麵前,笑道。

“你開心就好。”捏著蘇湄的手,傅丞軍低頭把玩著,隨意的說了一句話,讓蘇湄有些不高興了。

“你還欠我一個婚禮,我們的結婚證也沒有領,要是我真的去那麽遠讀書,你會不會跟別人跑了?”

越說,蘇湄就越覺得又危機,皺眉一把捧住了傅丞軍的臉,啃骨頭一樣的親上了傅丞軍的唇,含糊的說道:“不行,我不能去那麽遠,我就要考這裏的z大,免得你被小妖精勾引了。”

“誰會勾引我這個老男人。”傅丞軍笑著,雙手緊緊的箍住了蘇湄的細腰,加深了這個吻。

到最後,兩個人氣息不穩的分開,看著誘人的小妻子,傅丞軍難的暴躁的站了起來,直接去了浴室。蘇湄還有些迷茫的看著他的背影,直到裏麵傳來了流水聲,蘇湄才笑了起來。

“等你高中畢業,升學宴和婚宴一起擺。”傅丞軍抓著蘇湄的手,開始計算起她的年紀,過了年,她就十七了,高三畢業才十九,還要半年才能領證,時間拖得越久,傅丞軍就越不開心。

摸了摸傅丞軍濕漉漉的發,蘇湄從床上起來,到浴室裏拿了一塊幹毛巾,讓傅丞軍背對著他,開始給他擦頭發。

“年輕的時候不注意,老了就知道苦了。以後不能晚上洗頭後不擦幹,下次要是被我發現了……”蘇湄一邊擦著傅丞軍的頭發,一邊在後麵嘮叨。

“被你發現了怎樣?”傅丞軍低低的笑了,略帶挑釁的反問了一句。

蘇湄挑眉,這人,竟然還會挑釁了。索性就用毛巾包住了他的頭,往前一湊,又親了上去。

“就讓你欲/火/焚/身。”蘇湄像是偷了腥的貓一樣,在傅丞軍麵前耀武揚威,露出了自己帶著利甲的小爪子。

握住了蘇湄的手,傅丞軍啞著聲音說道:“你大可以試試,我會不會動你。”

“一百根辣條,不會。”蘇湄眼底滿滿都是笑意,毫不客氣的跟著自己的丈夫打賭。

也不管頭發到底有沒擦幹,傅丞軍隨手將頭上的毛巾扯下來丟到了地上,一把將蘇湄抱在了懷裏,帶著報複的意思,恨恨的親了下去。

兩人呼吸淩亂,眼睛裏似乎沒有了天地,隻有彼此,蘇湄將手插/進了傅丞軍有些刺人的短發中,親了親他的喉結。傅丞軍難耐的低吼了一聲,大手往下遊移了幾分。

一室春/光難掩,最是芙蓉帳中暖。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傅丞軍已經去訓練了,蘇湄懶洋洋的趴在床上,眼角殘留著昨夜的媚意。大年初一,有了一個好的開端呢。

賴床結束後,蘇湄洗漱了一番,看著鏡子裏布滿紅痕的脖子,摸了摸,到外麵拿了一條圍巾給圍上,確認一點都看不出來後,這才吃了飯,準備去找楊燕月。

“你來了,快進來,外麵冷。”楊燕月一看蘇湄過來了,連忙把她拉進了房間,轉頭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紅封,塞到了蘇湄的手裏,“新年好好學習。”

“嫂子,不用……”蘇湄沒想到楊燕月還會給她紅包,連忙退了回去,說道。

“什麽不用,你才多小,拿著。”楊燕月瞪了蘇湄一眼,轉身就去端茶水了。

看著楊燕月忙碌的背影,蘇湄心底一陣溫暖。

作者有話要說:  一眨眼就五十章啦,發紅包走起,嘿嘿嘿

然後,有獎競猜,有沒有做到最後一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無良作者惡意微笑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46.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