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5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5節

現在看去,葡萄已經成熟,一串串累累的果實吊在藤蔓上,風輕輕一吹,好像就要掉落了一般。

洗碗了碗碟,蘇湄推開窗戶,夏末微涼的風從外麵吹進了屋內,攏了攏被風吹亂的鬢發,蘇湄歎了口氣。

蘇家的女兒,無論到哪裏,都不能辱沒蘇家名威。既然來了,無論是上天安排,還是閻王戲謔,她都要好好的活著,然後,讓所有人都看到蘇家的兒女。

“嫂子,爸讓我給你拿葡萄過來,”傅誌齊拿著一籃子的葡萄,進來就看到站在窗口的蘇湄,忍不住開口,“爸在老李家給你訂了梳妝台,剛剛過去了,讓我來和你說一聲,晚點進屋。”

“謝謝。”回頭接過了傅誌齊遞過來的葡萄,“你哥不是不喜歡沒見過麵的媳婦嗎?”

說起來,這還是傅誌齊慫恿的。想到自己可能差點害的一個好姑娘被娘家賣到別的地方,傅誌齊還是有些心虛。

反正嫂子看起來知書達理,又能幹,就算哥沒見過,以後日久生情也是好的。

“這,我哥他在部隊,長年也見不到一個女人,怎麽可能找得到對象,嫂子你這麽好,哥以後肯定會喜歡你的。”傅誌齊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尷尬的笑了笑。

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蘇湄顛了顛手中的籃子,從傅誌齊身邊擦肩而過:“還是謝謝。”

聽到蘇湄再次說謝謝,傅誌齊耳尖都紅了,結結巴巴的,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回屋後,蘇湄把葡萄放在了桌上,撥開籮筐上麵的草藥,將小人參給拿了出來放在桌上。

“給你機會,說吧。”撿起一顆葡萄放進嘴裏,蘇湄眉頭一挑,示意他解釋。

小人參看著葡萄流了一口口水:“沒,沒什麽好說的,士可殺不可辱,你痛快點。”

“嘖嘖。”蘇湄吐掉葡萄皮,搖了搖頭,“學我兄長的?”

“你怎麽知道?”小人參詫異。

蘇家長子雖然名聲在外,可,江湖中人還不知道,兄長畏妻,嫂嫂又喜歡耍著兄長玩,每每如此,兄長都會對嫂嫂說士可殺不可辱。

看來,這個小人參和蘇家,關係匪淺。

“我奪魂入體,你也能一眼認出我,想必,”蘇湄抽出了匕首,拍在了小人參的邊上,“和你脫離不了關係。”

“是你家人求我換你一線生機的!”見蘇湄猜出了些許,小人參果斷的出賣了蘇家,流著哈喇子看著麵前的葡萄,“我說了,你能不能給我幾顆葡萄。”

笑了笑,蘇湄拿起一顆葡萄,在小人參麵前晃了晃,然後放進了自己的嘴裏。

“你先好好呆在筐子裏。”說著,蘇湄就把小人參給塞回了筐子裏,打開了門。

她剛剛就聽到了外麵的動靜,這會兒打開門正好傅愛國已經拿了梳妝台回來,礙於尷尬,沒有敲門。

“爸,我去後麵摘葡萄。”蘇湄看了一眼後麵跟著的人,貼心的找了個借口離開。

第009章

“愛國,你家新媳婦長得真俊,又懂事,丞軍這孩子有福了。”老李樂嗬嗬的看著蘇湄的背影,對傅愛國說了一聲恭喜。

聽到人家這樣的話,傅愛國原本就樂嗬嗬的臉上更加抑製不住笑容,今天雖然傅丞軍並沒有在家,傅家也不缺喜氣。幾個人把東西都搬進去後,傅愛國挨個發了喜糖和幾袋回禮,這才把人送走。

“以後就是一家人,有什麽需要和爸說,你媽走的早,有些東西,我們這些大老爺們也顧不上。”等到蘇湄從後院回來,傅愛國敲了敲煙杆子,說道,“你娘家那邊,自己有個分寸。”

說著,傅愛國又拿了一個紅封塞給蘇湄。道了謝後,關上門後,蘇湄打開了紅封,裏麵是零碎的一些散錢,數了數,一共有一百多。

這家人,腦回路有些奇怪呢。蘇湄摸了摸紅封,把錢整齊的放了回去,然後壓在枕頭底下。

傅家的聘禮和禮金,一分也沒有讓蘇湄帶回來過。她原以為這家人再好,多少也會有些膈應,隻是沒想到,他們居然對此事無動於衷,甚至又給了她一個紅封。

索性是她來到了這裏,若是原來的蘇湄,隻怕以後被娘家拖累了,讓這麽好一戶人家都要厭惡她了。

“成大事而不拘小節,古有韓信忍□□之辱……”摸著冰涼的玉,蘇湄滿懷心事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在雞鳴聲中醒來。

睜開眼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你可真懶,人家早就已經起來出門了。”聽到蘇湄起床的聲音,小人參涼涼的說道。

穿好衣服,一把打開窗戶,讓陽光和風一起進來,蘇湄伸了個懶腰:“我懶,可是人家願意養著我。”

瞬間覺得萬箭穿心的小人參不說話了,委委屈屈的所在籮筐了,時不時傳來抽泣聲。蘇湄打開布,看到小人參頭上的紅果果隨著他的抽泣一動一動的,不由一陣笑出了聲。

“你怎麽委屈上了?”蘇湄點了點他的紅果果,笑道。

“你都有人願意養,想到過去我還要辛辛苦苦的翻山越嶺,就為了活下去……”小人參哭哭啼啼的,就差沒有那一塊帕子給自己擦擦眼淚了。

“以後不說有我養著你了嗎。”蘇湄笑著,把他給捧了出來,“你別怕,我不會把你丟掉的。”

“你還想丟掉我?!”一聽到蘇湄的話,小人參就炸起來了。

她竟然還想丟掉他!不知道從她抓住他以後,這輩子都要對他負責了嗎,想要丟掉他,這簡直就是始亂終棄!小人參恨恨的盯著蘇湄,就差張嘴咬她了。

點了點小人參的觸須,蘇湄叮囑了幾句不能讓人看到的話,拎著籮筐就出門了。

今天天氣不錯,她要趁這個時候把藥都給曬好了,順便再把院子給整理一下。

經過廚房的時候,蘇湄看到了灶台上還放著糙米粥和麵餅,心底一暖。這家人微不足道的舉動,足夠打動人心。

蘇湄沒有浪費他們的一片心意,把留給她的早飯吃得幹幹淨淨。

等到蘇湄把預定的幾件事做完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傅愛國和傅誌齊已經從田裏回來了。把午飯端上桌,蘇湄擦了擦手,給兩人倒了水。

一回家就有飯吃,兩人別提多高興了,連連誇獎了蘇湄能幹後,父子兩都埋頭吃飯。

看到他們不嫌棄她燒的飯,蘇湄喜笑顏開,自己也端起了碗吃飯。

吃完飯後,傅愛國又出門做事去了。傅誌齊則是在家裏看書,準備著高考。

“你還是個讀書人?”蘇湄看到傅誌齊坐在院子裏認認真真的看書,站到了邊上,看了一眼他手裏的書。

書上的字大多缺筆少畫,隻是有著大概的形狀,她還能看的懂。有這些字堆砌成的句,對蘇湄來說並不是很難懂,看得多了,竟然覺得這裏的話雖然粗鄙,卻也有一番道理。

傅誌齊見蘇湄對自己的書十分有興趣,就把書給了蘇湄:“嫂子喜歡看書?”

“尚……還可以吧。”接過書,蘇湄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借我瞧瞧,兩個時辰就還你。”

傅誌過給蘇湄的是一本語文書,這個時候的語文書上,不是寫董存瑞炸碉堡的文章,就是毛爺爺寫的,奇怪的是,蘇湄還看的來勁兒,那些進過誇大的手法寫下來的書,可比她那時候悄悄看的小人書還來得精彩。

摸了摸尚新的書頁,蘇湄看的意猶未盡:“好看,可惜短了些。”

“還有別的書嗎?”拿著語文書歸還的時候,蘇湄忍不住去看傅誌齊麵前的桌子,希望能找到幾本和這個一樣好看的書。

被蘇湄熱切的態度驚到的傅誌齊摸了摸鼻子,從裏麵挑選了一本時代英雄故事:“這本寫的是抗戰時期的故事,不知道嫂子感不感興趣。”

高興的接過書,蘇湄道了謝就回屋看書了,哪裏還注意的到傅誌齊的問題。

這個年代,最流行的莫過於抗戰改編的故事,根據真實發生的事件,再穿插入百姓所期望賦予的誇大,形成了這一本本故事匯。

隻要有人類,戰爭就不會消失。

這裏的戰爭,比她所經曆的,遠遠要殘酷的多。摸了摸書脊,蘇湄歎息。隻要有戰爭,就會有壯烈犧牲的勇士。

“傅丞軍……”蘇湄忽然想到這個村子裏,她所聽到過的當兵的,隻有傅家的這位了。

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她見到的那位。

如果真是如此,以後可就熱鬧了。

“喂,你以後有什麽打算。”小人參睡了一覺,醒來就看到蘇湄坐在窗邊看書呆,喊了一聲。

“沒有,你有什麽提議嗎?”蘇湄咧嘴一笑,“如果有,可不要客氣。”

“你都不給我點好處,我給你什麽提議?”小人參哼唧哼唧的爬到了坐上,翹了個二郎腿,表情有些得意。

修長的手指輕輕撓了撓小人參的全身,逗的他咯咯咯直笑。

“說不說?”對付這樣的人,蘇湄有的是辦法,何況人參?

小人參笑的直接躺在了桌上,好一會兒才喘過氣。

“照現在的發展,你不如去參加高考,考上大學了,就能融入這個社會,然後做自己喜歡的事。”小人參呼呼的順氣,說道,“而且,你那個奶奶,就是要你弟弟蘇楠讀書,希望他考上大學,光宗耀祖。”

聽完小人參的話,蘇湄坐了下來,撫摸著桌山的書,陷入了沉思。

她最不喜歡的就是約束和凡俗禮節,不然當年也不會離開京城,遠走他鄉,最後在龍門定居。

而現在,小人參的話,就是讓她重新融入這個社會。

“我會好好考慮的。”許久,蘇湄點了點頭,站起來的時候,還彈了一下小人參,“一會給你帶吃的。”

“我還是要那個葡萄!”見蘇湄要出門了,小人參連忙在她背後喊了一句。

在前院劈材的傅誌齊忽然看到邊上的腳,嚇的一個機靈,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上的斧頭和木塊都掉在了地上,就差沒有連滾帶爬的跑了。

“嫂子你走路怎麽沒有聲音?”等看清楚來人,傅誌齊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抱怨道。

這就算沒有聲音?蘇湄懷疑自己發出來的腳步聲可能和他不在同一個世界。

“你在劈材?”撿起了地上的柴禾,順手將它立在了樁子上,眼睛又看向了邊上被劈的細細的一條條的柴禾,蘇湄問了一句。

傅誌齊提起斧頭劈了下去:“是啊,南邊氣候濕潤,木材也容易發潮,批一些起來,和枯草一起堆高一些,到時候也可以用。”

“倒是。”恍然大悟,蘇湄眨眨眼,這裏的天氣,的確要比北邊的濕潤許多,“要我幫你嗎?”

“粗活我來就是了,嫂子要是不介意,可以準備晚飯。”說著,傅誌齊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中午才發現,嫂子燒的飯好吃,比哥以前帶我們去吃什麽飯店的還要好吃。”

這話在蘇湄耳朵裏,可算得上頂頂的好話了。熟識她們家的人,哪個不誇她的手藝得到了她母親的真傳。

“那還不簡單。”微微一笑,蘇湄轉身就去了廚房。

看了一圈,廚房裏除了幾塊豬肉,就隻有土豆青菜這類。蘇湄顛了顛手裏奇形怪狀的土豆,好在待著的這些日子,這裏的蔬果她都認識的差不多了,不如一時半會兒的要她下廚,恐怕什麽也燒不出來。

利落的處理了這些菜,排排放好,燒灶,下油熱鍋,然後下料,下菜。

傅愛國回來的時候,蘇湄正在廚房裏如火如荼的燒著飯。

“誌齊,過來一下。”傅愛國沒有驚動蘇湄,放下東西後,對傅誌齊招了招手,讓他和他過去。

走到後院傅愛國一臉嚴肅:“你嫂子現在已經過門了,等到你哥下次回來,咱們就把家給分了。”

“爸?”傅誌齊一股腦的把智商都放在了讀書上,除了基本的男女之別,根本想不到什麽彎彎繞繞。

“你哥長年不在家,現在和你嫂子也沒見過麵。你媽也不在了,和我們一起,到底不方便。”傅愛國搖了搖頭,示意傅誌齊不要說話,“你大嫂不計較,不代表村裏不計較,要知道,人言可畏。”

聽聞傅愛國的話,傅誌齊陷入了沉思。

一家人住在一起也要被嚼口舌?女人隻要和男人說幾句話就是蕩、婦?有了交流就要浸豬籠?

這個年代的人,對女人總是太過嚴苛,世俗的狹隘,害了多少女人。

“我知道了,爸,等哥回來,我們就分家。”傅誌齊想了好一會兒,開口,“不如我現在搬到前院住?”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5.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