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57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57節

點了點頭,蘇湄今天的任務算是完成,帶著安媛吃了一頓飯就到了店裏。

這會兒,店裏的前台和櫃台都已經裝修好了,包括上麵的吊燈,整體看來足夠讓人耳目一新。

安媛繞著店鋪走了一圈,對蘇湄豎起大拇指:“夠厲害啊,這裏挺好的,我懷疑我投資的兩百是不是太少了。”

“不會,很多。”蘇湄摸了摸台子,又擰開了後麵的水龍頭,清澈的自來水嘩啦啦的流下,然後又從水池流到了下水道。

難以抑製自己內心的激動,安媛用力的排在了蘇湄的肩膀上,說道:“我看好你!”

“明天我要去培訓,如果你閑的發慌,可以來這裏盯著工程。”蘇湄把店鋪的鑰匙給了安媛,說道。

捏著手裏的鑰匙:“你確定嗎?”

還不等蘇湄說話,外麵就有一輛貨車停了下來。

從貨車上下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手裏拿著一張單子來到蘇湄麵前:“蘇湄小姐,這是您的貨物,請查收一下。”

蘇湄在貨單上核對了一下數量,簽收了之後,兩個工作人員就開始從貨車上搬東西。

三套座椅一放,原本空蕩蕩的店麵頓時就顯得溫馨了許多,安媛拉開凳子做了下去,一臉開心。

“這樣,我是不是就是老板娘了,以後就可以坐著收錢了。”安媛笑嘻嘻的湊到了蘇湄麵前。

看了眼整體,蘇湄滿意的點了點頭:“對呀,以後你要多來店裏,畢竟有老板娘,員工也會認真工作一些。”

“我會多來的!”安媛握緊了拳頭,臉上盡是對這家店的期盼,“我忽然有點後悔去舅舅的店裏了……”

說著,安媛就低下了頭,她鑰匙能提前知道蘇湄會開這家店,她就不會答應去舅舅那裏了。

從店裏回到宿舍後,安媛還處於一種激動的狀態不能自拔,直到有人來敲門,才恢複原本的高冷。

“楊香?找我有事嗎?”蘇湄打開門,看見站在外麵的人,並沒有表現得十分高興。

自從軍訓後,楊香就再沒有和她來往,這都開學一個多月了,她忽然找來,蘇湄並不覺得她是來找她敘舊的,因為她們也沒有什麽舊可以敘。

“那個,你能不能借我十塊錢。”楊香像是做了極大的自我鼓勵後,對蘇湄開口,“我知道這有點尷尬,但是我家沒有給我錢,我已經沒有吃飯的錢了。”

聽到這話,蘇湄笑了:“我們認識才多久,你就向我借錢?”

“你家不是很有錢嗎,借我十塊錢又沒關係……”楊香皺眉,忍不住反駁。

蘇湄被逗笑了,看著眼前的楊香。

她開口借錢,卻沒有一點借錢的人該有的樣子。

“我家就算是全國富豪,我也沒有借錢給你的義務,你怎麽不向你的室友借錢呢?”蘇湄壓下心底直接關門的衝動,嘲笑著看著楊香。

被蘇湄的話說的有些惱火的楊香怒瞪著蘇湄,語氣有些衝:“不接就不接,哪來那麽多話,虧我還把你當好朋友。”

“認識一天的好朋友?”蘇湄嗤笑,無視了邊上看熱鬧的人,直接關上了門,隔著門丟下了一句話,“我沒有十塊錢,你自己兼職賺錢去。”

蘇湄回頭的時候,原本還有些餘怒,卻被敷著麵膜的安媛給逗笑了。

“你這是在做什麽?”蘇湄捏了捏眉頭,笑道。

安媛敷麵膜不敢說話的太用力:“我在敷麵膜啊,最近好像有些幹。”

每次她不開心的時候,都會有人安慰她,而現在,變成了有人逗她笑。蘇湄拍了拍安媛的肩膀,沒有告訴她敷著黃瓜的時候,她有點像中了西瓜的綠色田野。

第二天的時候,蘇湄還在床上沒有起來,就被安媛給搖醒了,睜開眼,安媛就差誰在她身邊了。

“你幹嘛!”蘇湄一個哆嗦,直接坐了起來,肩膀撞到了安媛的腦袋,疼的她雙手捂著臉,差點就從床上跌下去,還好被蘇湄眼疾手快的抓住了。

“叫你起床啊,你不是要去培訓嗎。”緩過勁兒來後,安媛有些委屈的開口。

蘇湄覺得自己有些頭大,耐著性子解釋:“培訓在九點,現在才六點。”

“哦。”一邊回應,安媛一邊往後麵退,下了床鋪,“那我先去店裏了。”

“裝修的人要八點半才來。”蘇湄有氣無力的在床上喊了一句。

這下安媛徹底安靜了下來,老老實實的坐在了那裏,一言不發。

既然已經睡不著了,蘇湄索性就起床,到浴室洗漱了之後,端著臉盆到外麵去洗衣服。

“你不興奮嗎?我們就要開新店啦!”安媛看著蘇湄淡定的模樣,有些不理解,從寢室裏伸出頭,說道。

擰開水龍頭,蘇湄連頭都沒有回,把衣服浸到水裏搓了一遍後就拎出來擦肥皂:“興奮有什麽用,你書看了嗎,不是打算到時候在你舅舅麵前大秀一把嗎。”

“好吧,我先看書了。”安媛就像被戳破的氣球一樣有些泄氣,耷拉著腦袋開始看書。

蘇湄搖了搖頭,隻能說安媛就像是小孩子。麵對不認識的人的時候,高傲冷漠,別扭的示好,熟悉了之後,就像是一個開朗天真卻又嫉惡如仇的小可愛,不得不說,蘇湄還是很佩服她的家人,能把一個孩子養成這樣。

快八點的時候,安媛就拉著蘇湄離開了宿舍,車站就在店鋪的對麵,不需要再跑到別的地方等車,蘇湄把安媛送到店裏,正好遇上了過來的裝修隊,和他們打了招呼就過去坐車。

總店說的培訓,也不過是一個老師帶著兩個學生。教蘇湄的老師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見到誰都是笑眯眯的,人緣很好。

“老師。”蘇湄沒有因為對方年紀小就輕視她,反而拿著對待老師的態度,來對待她。

與蘇湄而言,有一技之長的,都可以被稱為老師,畢竟古有一問之師。

聽到蘇湄喊她老師,錢素還有些受寵若驚:“叫我阿素就好了,不需要那麽正式的,你今天第一天過來,我們學一些簡單的就可以。”

“好的,阿素。”點了點頭,蘇湄跟著錢素一起進了教室。

說是教室,不過是擺放了各種材料和器材的房間,錢素的確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姑娘,不過是兩個小時的上課時間,蘇湄就喜歡上了這個說話溫柔,做事細致的女生。

“下午的課我會教你一些奶茶的做法,奶茶最開始源於英國,古時候我國的茶葉遠渡重洋抵達英國,但是英國的人並不會喝,他們覺得這些東西太苦,後來有人就發明了將牛奶和茶葉融合在一起,經過這麽多年的改良,漸漸變成了大家喜歡的一種飲品,而且,引進的時候,學生都很喜歡。”說著,錢素對蘇湄眨了眨眼,推開教室的門,先她一步走了出去。

蘇湄不急不緩的跟在後麵,聽著錢素在前麵說一些關於這些東西的小故事,然後時不時的複合著笑一笑。

總店提供培訓,卻不包午餐,蘇湄離開總店後找了一家麵館,要了一碗牛肉麵。

這家笑笑的牛肉麵館顯然沒有它表明的那麽簡單,在蘇湄後麵那桌吃麵的人,說了一口流利的緬甸語,語速快的讓蘇湄聽不太懂他們說的話。

她曾經遊曆那個地方,學過一些他們的語言,但是一旦說的太快,她就聽不懂了。

不過,蘇湄還是聽到了一些話。聯合起來大概就是這裏的人太傻,一些品相不好的破爛石頭都被他們高價購買了,他們這一趟賺的盆滿缽滿的。

淡定的給自己的麵到了一些醋,蘇湄夾起麵條,一口滿滿的酸爽,讓她夠享受。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她喜歡上了吃酸的東西。

結賬的時候,蘇湄毫不吝嗇的誇獎了廚師的手藝,在外麵閑逛了一會兒,才回到總店去上課。

下午的課,錢素交了三種奶茶的製作。不得不說,單一種玫瑰奶茶,就能讓蘇湄喜歡上這些奶茶。

“下周你多來一天,我們可以把剩下的都學完,畢竟學會了一種,其他的就不太難了,不是嗎。”錢素收拾器具的時候,提醒了一句。

“我會的,下周見,阿素。”收好了筆記,蘇湄背起包,和錢素道了別後,離開了教室。

剛走出教室,蘇湄就覺得有些難受,轉身去了廁所,等到出來的時候路過店長的辦公室,就聽到了店長在裏麵罵人,然後就是丟東西的聲音,緊接著就是錢素一臉狼狽的從裏麵出來,原本一絲不苟的頭發,現在也亂了。

“阿素?”蘇湄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沒想到被蘇湄看到這一幕的錢素有些尷尬,將掉落下來的發絲別在了耳後:“不好意思,讓你看到……”

蘇湄搖了搖頭,遞給錢素一張紙巾。

“謝謝,接下來的課,總店會安排別的人教你,我已經被辭退了。”錢素接過紙巾後,捏在手上,對蘇湄說道。

錢素的話音剛落,蘇湄的腦海裏就浮現了一個想法。

“也許你願意,來我的店裏工作?”蘇湄開口。

沒想到蘇湄會開口邀請她去店裏工作,錢素有些楞楞的:“你,確定嗎?”

“當然,或許我們可以仔細聊聊。”蘇湄笑著拉住了錢素的手,帶著她離開了總店。

就這樣,蘇湄成功的騙到了一個調配飲料高手,而對方還在感謝蘇湄在她失業的時候,對她伸出了援手。

每周三的時候,蘇湄隻有上午有一節課,那天成功說服了錢素後,她邀請了錢素今天到店裏來,順便商討如何進貨。

錢素是個十分守時的人,蘇湄過去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錢素。

“你來的真早。”蘇湄拿出鑰匙,打開了店麵。

錢素有些緊張的攏了攏自己的頭發,跟著蘇湄進去:“我還沒有進貨的能力,但是我聽說他們進的大多是一些色素和甜水。”

“或許我們可以改一改。”蘇湄從櫃子裏拿了兩瓶水出來,轉身對錢素說道,“我們可以把成本控製在一個區間再銷售。”

“如果價格定的太高,這裏大多是學生,應該不會有人來。”錢素有些擔心這些問題。

拿出了本子,蘇湄開始和錢素計劃購入材料。等到確定了數量和品種後,蘇湄又跑了一趟市場,最後叫了車才把一大堆東西運回來。

安媛過來的時候,看到蘇湄大包小包的扛進店鋪,後麵的司機還一臉不耐煩,連忙走過去,開始幫忙。

“你怎麽買了這麽一大堆東西?”等到安媛滿頭大汗的幫著蘇湄把東西都運進去後,摸了一把汗,問了一句。

“我請了人,後天就差不多可以開業了,今天要把東西都準備好。”蘇湄給安媛開了一瓶水,解釋了一下。

喝了一口水:“這麽快,你真是,厲害了,我的小室友。”

“哪裏哪裏。”蘇湄假裝著謙虛,拎著東西分門別類的放進了櫃子裏。

等到錢素熟悉了一下這裏的操作台和貨物放置的位置後,很快就開業了。可惜沒有前期的宣傳,這家店的生意並不好,除了有幾個好奇走進來的同學點了幾杯後,幾乎再沒有人過來。

後來在安媛的建議下,蘇湄弄了一些紙張,寫下了店鋪宣傳的話,請了幾個口語和交際不錯的學生來給路過的同學發紙條。

不得不說,安媛的建議很有用,不到幾天的功夫,店裏的客流量大增,比起原本的一天幾個人,變成了一天幾十個。

“阿,我想起來了,昨天是我舅舅的古董店剪彩的時候!我竟然沒去!”晚上準備睡覺的時候,安媛忽然坐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下麵正準備關燈的蘇湄。

這幾天和蘇湄忙店裏的事情,她都快忘記自己還有一個舅舅的事情了。

“那你明天去?”蘇湄也沒想到安媛會忘記這樣重要的事情。

巴拉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安媛深深的歎了口氣:“我舅舅很記仇的……”

“沒事,你是他侄女,再記仇,也不會弄死的,放心睡覺吧。”蘇湄的安慰就像是沒有安慰一樣,這麽一說,安媛更加睡不著了。

最後,安媛爬到了蘇湄的床上,非要抱著她才能睡覺。

拍了拍安媛的背,蘇湄破天還的失眠了。

她除了結婚後和傅丞軍搶被子外,從來沒有和別人睡過一張床,現在安媛忽然要和她一起睡,鼻間滿是安媛的味道,讓蘇湄實在睡不著。她甚至有些害怕自己睡著後,忍不住一腳踹過去,直接把安媛踹到了地上。

好在安媛睡覺老實,這麽過來的,第二天依舊保持著這個樣子。

“那我先過去了,如果晚上沒有回來,你一定要記得想我。”收拾好自己,安媛穿了一身淺綠色的長裙,長發被蘇湄綁成麻花鬆鬆的搭在背後,配上綠絲,好看極了。

蘇湄背著包,拉著安媛往外麵走,轉身順手將門口給關上,從頭到尾都沒有理會安媛。一直到安媛坐上車,蘇湄都沒有說話,公交車上,安媛眼巴巴的看著越變越小的蘇湄,有些怨念,她就是想讓蘇湄可憐她之後,陪她一起去麵對舅舅的,為什麽這個女人可以這麽冷酷無情!

明明她都已經陪她睡過了,為什麽還能這麽狠心。

已經猜到了安媛腦海裏的想法的蘇湄表示,她才不想麵對一個可能會變成暴龍的陌生長輩。

“阿湄,我覺得這裏太空了,你可以放一些西點來賣阿。”等到蘇湄來到店麵的時候,錢素已經打理了店麵的衛生,看見她進來,指著玻璃櫥櫃提了建議。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57.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