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6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6節

“也好。”傅愛國點了點頭,拍了拍傅誌齊的背,“好小子,你也長大了。”

等到父子兩談完回來,蘇湄已經燒了一桌子的菜端出來了。

“嫂子,廚房裏不是還有蕨菜嗎,我挺喜歡吃那個的。”傅誌齊麻溜的夾了一塊土豆,一邊吃,一邊問。

蘇湄側目,忍不住問:“喂豬的你也吃?”

頓了一下,傅誌齊尷尬的笑了笑:“前人還吃過樹皮,吃點蕨菜,應該沒事。“

奇怪的愛好。蘇湄挑眉,也不接話,沉默的吃著晚飯。

這時候的人們,並沒有多少夜間活動,吃了晚飯後,大多是回屋休息了。蘇湄洗了碗,拿著籃子到後院摘了些葡萄就進屋。

“葡萄可以給你吃,那你告訴我,大學,可是那時候的太學?”蘇湄把葡萄抱在懷裏,沒有立刻放下去。

“是的是的,快把葡萄給我。”小人參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葡萄,嘴上胡亂的回應。

“那你告訴我,這兒,可還有弘文館,崇文館?”

小人參跳了跳,有些不滿:“帝製都沒了,哪來的弘文館,崇文館。快把葡萄給我。”

把葡萄擺在了小人參麵前,蘇湄有些悵然若失。這裏的改變太大了,千年的時間,就能把這片黃土地,改的麵目全非。

這個小人參雖然有時候不著調,可那些建議,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無法反駁。既然過去已經回不去了,就隻能融入這裏,既來之則安之,如果拘泥過去,不必等到百年後入土,她現在恐怕就要鬱鬱寡終了。

何況,這個傅丞軍,她還是很感興趣的。

“那你告訴我,我這個年紀,應該讀什麽學堂?”蘇湄坐了下來,一手撐著下巴,一手撥弄著小人參頭頂的葉子,問道。

嘴裏還嚼著葡萄,葡萄汁還順著它的嘴角流下,然後呲溜一下,又被吸回去了。

“這個時候,應該是高一?”小人參咽下嘴裏的葡萄,打量了蘇湄一眼,“你有十六了吧。”

“這具身體,還有三個月十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蘇湄回想了好一會兒,有些開心,“那我這不是,占了便宜,原本我都二十二了。”

“嘖,老婆娘。”聽到蘇湄原來的年紀,小人參嫌棄了一下,轉頭又撲到葡萄籃裏麵,繼續享受自己的美食,“你的小叔子讀了第二遍高三,你可以先到他那裏學習,然後再讓你公公給你報名。”

“你要是不乖一些,就不要怪我這個老婆娘把你賣出去。”蘇湄直接將整籃葡萄連帶小人參都給塞進了櫃子裏,拿了鎖,直接鎖上。

關好了門窗,蘇湄伸了個懶腰,開始寬衣解帶。

順帶,連短短的背心也給脫了。換上睡衣的時候,蘇湄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躺在床上,拿著把小扇子,沒一會兒就昏昏欲睡了。

南方的天氣雖然沒有大漠熱,可是帶著濕漉漉的悶熱,經常能讓人覺得透不過氣。

索性現在也是夏末了,過了秋季,再熬過秋老虎,日子也漸漸能涼快起來了。

可怕的是,蘇湄還沒想到,南方的冬天,更不好熬。

一夜好眠。

天尚未亮,蘇湄就早早的起來洗漱,在後院打了一套拳,出了一身汗,頓時覺得渾身充滿了力氣,端了水到屋裏擦了一下,再出來,已經雞鳴啼曉。

村裏的人總是特別勤快,在蘇湄做早飯的時候,就已經陸陸續續有人背著鋤頭去田裏了。

還有那些背著書包的,趁著黎明走在小路上的人。

“爸,我想讀書。”吃早飯的時候,蘇湄提了一句。

傅愛國竟然不驚訝,還一臉讚同:“是該讀書,你以前有沒有讀過。”

“自己有看過書。”蘇湄想到這具身體以前沒有讀過書,頓時有些心塞。

好在村裏都忙著農耕賺錢糊口,誰還去了解誰家小姑娘喜歡看書呢。

沒讀過書,看過也不成問題。

傅愛國亦想到了蘇家不會出錢給蘇湄讀書,放下飯碗,起身就走了出去。

這下子,蘇湄也放下了碗。該不會,那句話說錯了,讓傅愛國生氣了?蘇湄斂眉,回想了一下。

傅家雖不是大富大貴自家,可這兩天的接觸下來,待人真誠,傅誌齊又喜好讀書,大約是,蘇家以前的作為,讓他看不過眼吧。

“這些書是誌齊以前的,你沒接觸過學校的書,先拿著看看,要是有問題,可以問問誌齊。”沒多久,傅愛國就抱著一大疊書進來,放在了邊上的桌上,對蘇湄說道,“眼看著快要開學了,要是沒有問題,我就帶你去村裏的初中報道。”

“不能上高中嗎?”蘇湄有些疑惑,小人參不是說,她這個年紀能勾上高中了嗎。

隻要能通過考試,應該不成問題吧。

“你還沒接觸過,要是直接上高中,太吃力了。”傅愛國自然知道蘇湄不了解學校機構,耐心的解釋,“如果你能通過考試,高中自然也沒有問題。”

蘇湄一知半解的點了點頭,沒有執拗的想要都高中。

可能是傅愛國提點過兩句,早飯過後,傅誌齊沒有跟著出去,而是留在家裏,在前院看書。

抱著一摞子的書進屋,拿著從傅誌齊那裏拿來的碳寫筆,認認真真的開始看書。

自小就喜愛九章算術、輯古算經還有僧一行的大衍曆,這些數學,在蘇湄眼裏並不算什麽。

隻是那些外文,坐實讓她看的頭疼。

揉了揉額角,蘇湄覺得眼睛都快要花了。這些彎彎繞繞的外文,她一向不喜,何況那時候,她見到的傳教士個個牛高馬大的,金頭發,綠眼睛,天天念叨什麽my god。

花了幾天的功夫,蘇湄才把這些書給看完,隻留下幾物理化學和政治書,還放在桌上。

就連一向喜歡和蘇湄對著幹的小人參,也不由的感歎蘇湄的毅力。每天一大早起來就習武,然後就是看書,看書,看書,一直到深夜。

“嫂子,要不明天讓爸帶你去初中看看?”難得看到蘇湄出來,傅誌齊放下書,提議。

蘇湄揉了揉眉間,擺手:“我看的差不多了。”

“那裏還有一些高中的書。”傅誌齊有些不敢相信,又覺得蘇湄是在逞強,“嫂子別擔心,初中大多是和你一個年級的女孩子。”

一說到這個,傅誌齊忽然想起來。他哥都二十七了,嫂子才十六,這簡直就是老牛吃嫩草!還是未、成年的嫩草!

越是這麽想,傅誌齊就越覺得自己哥哥不是人,全然忘記了,人家現在根本不知道家裏最後還背著他定下了這個妻子。

“沒事,除了……物理化學,其他的以前都學了一些,下午還要麻煩你給我講講這些。”拉過邊上的凳子坐下,蘇湄撥弄著盆子裏的東西,“你這是在做什麽?”

“不麻煩,不麻煩。”傅誌齊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一邊對蘇湄解釋道。“我這是在搓麻繩,拿去給廠裏,一個兩毛。”

“除了這個和農作,一般家裏還有什麽賺錢的途徑嗎?”蘇湄從來沒有搓過麻繩,又不想浪費了那些材料,也就收回了手,沒有再去碰。

傅誌齊搓好了一個麻繩球,整齊的擺在了邊上的框子裏,繼續搓下一個:“還有造水庫的,背一筐石頭兩塊五毛錢,不過家裏沒什麽人,我們就沒去,有時候家裏閑了,爸會過去背。”

“原來如此。”蘇湄恍然大悟。

看來現在還沒有全麵發展起來,很多家庭隻能依靠勞力生活。

“那,學堂……學校要交的錢,會很多嗎?”想到這處處都要用到的東西,蘇湄頗為頭疼。

現在,她算是明白了金錢的重要性。

“不會,嫂子你放心,家裏肯定有你讀書的錢。”傅誌齊不是一個會說謊的人,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都有些飄忽不定,蘇湄一眼就能看穿他的模樣。

傅誌齊根本沒有底氣說這個話,初中學費一學期就要兩百,家裏每個月的收入最多隻有三百,還有日常開支,他也要讀書,剛剛給哥哥娶了媳婦,也花了不少錢,他根本不知道家裏還有沒有錢給蘇湄讀書。

隻是傅誌齊不知道的是,傅丞軍回來的時候,還塞了五千給傅愛國。

國家怎麽可能會虧待一個為他建功立業的軍人。

“如果不讀書,能不能直接參加高考?”蘇湄又問。

小人參對她的建議是參加高考,考上大學,可沒說她非要一步一步的考過去,如果能一步到位,何必再浪費那些力氣。

“嫂子,高考可不是那麽簡單的。”傅誌齊搖了搖頭,勸道,“我知道你想讀書,但是也需要打基礎,一步一步來。”

這話的意思,就是有戲。

“我有分寸。”蘇湄也沒有強硬的表態。

等到晚飯結束後,傅愛國叫住了蘇湄。

“家裏的事不用擔心,要是想讀書,就讀,別勉強自己。”傅愛國現在對這個懂事的兒媳婦頗為頭疼。

懂事持家是好事,可是因為懂事事事逞強,那就夠讓家長頭疼的了。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傅誌齊和這個大家長說了什麽,才讓他貿貿然的過來找她。

大家長肯定沒有小弟來的好糊弄,蘇湄真假摻半的解釋:“爸,那些書的內容我以前就會了,所以就想著,不在初中浪費時間。”

“我以前就喜歡看這些書,常常到表姐家偷著跟表姐學,除了英語,其他都跟的上。”好在蘇母還有一個學習好的侄女,和蘇湄的關係也還算可以。

就是那個表姐思想先進,不太喜歡蘇湄逆來順受的性格,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也就和蘇湄斷開了聯係。

“既然這樣,我帶你考試,如果學校願意收你,那就直接上高中。”傅愛國鬆了口,說完就讓蘇湄回去。

等蘇湄進了房間後,傅愛國點了一支煙,站在葡萄藤下。

這下好了,幾個孩子都不省心。

第二天,傅愛國帶著蘇湄去了鎮上的高中,找到了校長。

“哎呀,這可不怎麽好辦,不如這樣,讓這孩子先考試,總成績達到四百分,就讓她插到高一。”校長和傅愛國以往有些情分,難得見傅愛國有求於他,也沒有拿喬,算是答應了這事。

至於能不能考上,那就要看蘇湄自己的本事了。

他開了這口,隻要這孩子能考上,基本就等於成了。

考試科目六門,數學120分,語文120分,英語100分,政治100分,物理100分,化學100分。四百分,算是比鎮上分數線還要低十幾分了。

蘇湄記憶力好,就算以前從沒接觸過物理化學,連懵帶背的,考個及格還是可以的。

考完後,校長留著傅愛國和蘇湄在辦公室喝茶,那幾分卷子也拿去讓老師批改。

半個小時後,負責批改卷子的趙老師拿著試卷回來了。

“這個同學基礎很紮實啊,就是物理化學比較薄弱,”趙老師把手裏的試卷擺在了校長的桌上,瞧著有些興奮,“要是薄弱科目拉上來,肯定前五。”

校長翻看了一下試卷,點了點頭:“的確,物理化學不是很好,這樣,蘇同學就插到趙老師的班吧,你教的化學一直都很好。”

“好的。”趙老師顯然也十分喜歡蘇湄這個學生,自然快速的應了下來。

安排好之後,趙老師帶著蘇湄先去熟悉了位置。

“後天開學,你記得早上七點二十之前到,一個學期學費兩百三,學校有食堂,你也可以自己帶。”帶著蘇湄熟悉了一圈後,再去了教室。

聽到這個學費,蘇湄心裏忍不住一個咯噔。她的聘禮也隻有五百,這裏光光一個學期的學費就要兩百三。她忽然想起了蘇奶奶的要求。

傅家供蘇楠讀書。

蘇奶奶就像是吸血鬼,無時無刻不想著從蘇湄身上吸血。

蘇湄笑著搖了搖頭,這樣的人,早晚都得收拾,總不能以後留著,讓她禍害傅家。

“你的化學物理平時在家裏也要好好補補,這幾本書,你要是有看到,就買來做做看看。”收好了學費後,趙老師撕了小半張紙,在上麵寫了幾個書名。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6.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