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63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63節

這不是蘇湄第一次被學校領導問道,現在過來,她已經顯得很淡定了。

“我沒事,書記,這點謠言對我不算什麽的,畢竟大家是大學生,不是沒有接受過教育的人,就該有點知識分子該有的樣子。”蘇湄反手就是一個高帽戴在了書記的頭上,麵色掛著微笑,這句話一點也挑不出毛病。

書記哈哈一笑,表示對蘇湄的話十分讚同:“是的,是的,那些不遏製謠言的人,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是個大學生了。”

“不過,有些事情,我覺得書記應該已經知道了,我開學前和丈夫領了證,現在是軍嫂,”蘇湄話鋒一轉,提前把懷孕的事情說了出來,“不巧的是我這個學期正好懷孕了,也不知道是誰,故意拿軍嫂懷孕的事情來造謠,還說我的了梅毒,這種人簡直居心叵測。”

“軍嫂是值得我們敬佩的,蘇湄同學你放心,我們學校絕對會嚴查這件事的。”書記忽然想起來,那時候新生檔案拿上來的時候,他的確看到過有一個已婚的,沒想到原來就是她。

蘇湄微笑,對書記的說法表示同意:“那我先謝謝書記了,這件事對我來說重傷並不大,但是我不容忍有人侮辱我的丈夫,畢竟他已經出任務了,他在前麵為了和平流血拚命,卻有人在後麵詆毀他有梅毒。”

“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到時候查到了,學校絕不會輕饒。”書記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不過,蘇湄同學你現在懷孕了,還能繼續上課嗎,還是需要休學?”

“書記你放心,這點絕對不會耽誤我學習的。”蘇湄拒絕了書記的休學邀請,認真的表示自己要好好學習,就算是懷孕了,也絕對不會耽擱自己的學習。

又對蘇湄上進的心表揚了一番,就讓班主任帶著蘇湄先回去。

離開了書記辦公室後,班主任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如果有什麽需要,記得一定要來找教授或者書記。”班主任顯然有些不太放心,他的妻子懷孕的時候情緒不穩定,要不是他時刻注意著,指不定就抑鬱離開了。

班主任一直陪著蘇湄到了宿舍樓下,最後看著蘇湄上去才離開。他一直覺得蘇湄是一個有才華,又足夠努力,懂禮貌的好姑娘,現在有人卻這樣惡意針對她,但凡是個有良知的人,都不會造謠一個剛剛上大學,開始自己人生的姑娘患有梅毒。

就如同蘇湄說的一樣,這樣的人,居心叵測。

班主任離開的時候,臉都是黑的,一路上遇見他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戰戰兢兢的說了一聲教授好,就非也似的逃跑了。

看到蘇湄回來了,安媛連忙站了起來:“怎麽樣,書記有沒有為難你?”

“沒事,書記不會拿我怎麽樣的,畢竟我可是已婚人士。”蘇湄走進了宿舍,直接坐到了凳子上,“不過接下來,我們可以等著謠言繼續被傳播,然後找公安過來。”

“書記知道了?”安媛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滿腦子都反應不過來。

就如同蘇湄想的一樣,書記一邊在調查謠言的來源,一邊在打擊謠言,可是架不住越來越多的人知道謠言,最後鬧得整個學校都知道了,甚至連帶隔壁的學校都知道z大考古專業的新生被包養還懷孕得了梅毒。

蘇湄有時候去店裏,都能聽到學生在討論這件事情,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下來過。這樣的事情,她就是希望鬧得越大越好,這樣到最後麵對公安叔叔,才有話題可以聊。

“嘖嘖,這謠言越來越厲害了,估計書記要是還沒有查出來,再過兩天整個大學城都知道了。”安媛和蘇湄來店裏做小點心吃的時候,忍不住開始八卦。

蘇湄心靈手巧的捏出了一個小兔子,然後把它放在一邊,繼續拿著第二個捏,一邊漫不經心的回答:“我還怕鬧不起來呢。”

“也是,想你這樣壞心眼的人,惹到你的人也是傻的。”放下手裏已經被捏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有些煩躁,看了一眼蘇湄麵前擺放的漂漂亮亮的小動物們,皺著眉,“為什麽你都能捏的那麽好看,而我卻這麽醜。”

“因為你沒有練手阿,做的多了,自然就會好看了。”蘇湄才不會告訴安媛,她這也是第一次上手。

被安慰到的安媛一臉滿足,又重新拿起了麵團開始捏,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等到蘇湄烤好了一大堆小動物餅幹出來後,外麵正在等奶茶的同學聞著味道走了過來,看見她們手上端著的小餅幹,臉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你好,我想問一下,這個這麽賣?”圍觀的人多了,卻沒有一個敢開口的,一直等到第一個吃蟹的人出現,邊上的人紛紛豎起了耳朵。

聽到有人詢問,蘇湄眨了眨眼:“這個現在不賣哦,同學,如果你喜歡,可以嚐一塊。”

聽到可以品嚐,開口詢問的同學在蘇湄的眼神下拿了一塊,餅幹香香脆脆的,又混合著濃濃的奶香,讓她意猶未盡。隻是人家說了這個不賣,她也不好意思拿第二個。

身後的同學看見她嚐了,紛紛跟上,也拿了一塊。

“能不能問一下,什麽時候會賣?”女同學睜著一雙渴望的大眼睛看著蘇湄,就像是看到了胡蘿卜的小兔子一眼。

“或許過兩天?我會和老板商量一下的,畢竟這些還隻是實驗品。”蘇湄笑眯眯地回答,讓女同學對她產生了好感。

看著已經被吃的差不多的餅幹,安源有些抑鬱:“我們的下午茶。”

“沒事,廚房裏還有一些,我們可以帶回到宿舍吃。”蘇湄原本想分成兩份,一份在這裏吃,一份帶回到學校吃,沒想到現在直接跳過了第一步,進行第二步。

等到兩個收拾了東西準備回宿舍的時候,錢素找蘇湄請了假。

“對不起老板,這個時候請假。”錢素也知道最近生意紅火,但是實在是家裏有事情,她不得不回去。

安媛看著有些不高興,卻被蘇湄攔了下來:“沒關係,誰還沒有點事情,你回去的時候,我會貼告示休息。”

“謝謝老板。”錢素一邊道謝,一邊詢問,“或者,要不要再請一個?”

“沒關係,這個我會和阿媛一起討論的,你今天早點下班回去收拾東西吧。”說完,蘇湄就拉著安媛離開了冷飲店。

“兩天生意就相差很多,為什麽不提前請假,我們還可以找個會調冷飲的員工。”安媛有些不高興,覺得蘇湄的生意剛剛有一些起色,就被這樣折騰。

“我也正好想把廚房給重新裝修一下,到時候貼個公告,說修業三天就行了。”

聽到蘇湄要重新裝修廚房,安媛就知道蘇湄要賣小餅幹了,盤算了一下,也覺得這個時間合適,反在剛剛已經又那麽多人嚐過了,到時候新品上來,銷量肯定不會差。

一想到自己的分紅會變多,安媛就喜滋滋的,到時候回家,可以向爸媽證明自己已經又能力可以獨自生活了。

第二天來冷飲店的人都看到了外麵的告示,不知道的人覺得奇怪,嚐過小餅幹的人很期待。

倒是蘇湄上課的時候,已經開始有人對她指指點點,說的話不是一般的難聽。書記還特意為了謠言的事情,開了個係會,讓大家要遏製謠言,然而並沒有多大用處。

校長這個時候也在首都,別的係的書記雖然和他討論過,也出麵說話,卻打壓不住同學們對謠言的熱情。

“你再說一遍?”安媛趁著蘇湄去上廁所的時候,一把抓住了站在廁所外麵說蘇湄壞話的女生,惡狠狠的看著她。

女生卻理直氣壯的瞪著安媛:“你不就是蘇湄的狗腿嗎,怎麽,你的主人被說了,連忙出來咬人了?”

“你的嘴吧倒是很利索,就是不知道身體抗不抗揍。”安媛冷笑,看著女生的臉色不是很好。

好在蘇湄及時出來,一把拉住的安媛的手,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享給那個女生:“好了,和一直會叫的狗計較什麽,畢竟會叫的狗不咬人,隻會嚇唬人。”

聽到了蘇湄的話,安媛收回了自己的手,轉身在洗手台上拚命洗手。

“也是,我竟然抓了一隻狗,真惡心,要多洗幾遍。”

“回頭宿舍裏不是有新買的消毒水,可以再洗一下,下次你要是再碰這些狗,我可就要嫌棄的不讓你會宿舍了阿,找你舅舅去,他不是在八號公館有房子嗎。”蘇湄已經洗過手,這會兒雙手環胸,懶懶的靠在牆壁上,看著安媛。

被兩個人侮辱的臉色青了又白的女生恨的牙癢癢,顫抖著身子,喊了出來:“蘇湄你不就是被人包養還感染了梅毒的人,有什麽資格侮辱別人。”

“你知不知道,造謠誹謗,是要坐牢的?”蘇湄終於把視線轉移到了女生的身上,冷冷的丟除了這句話。

女生對上蘇湄的眼睛的時候,背後汗毛豎起,蘇湄的眼神太可怕,讓她有些不敢直視,連忙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這事大家都知道,有本事你抓所有人去坐牢。”丟下這句話,女生拔腿就跑,深怕蘇湄追上來。

這就像是一個造謠不用負責的年代,所有人在收到了警告也不知道控製,甚至還覺得學校有意隱瞞這件事,就因為蘇湄成績好,還是軍訓的標兵,想要維護好學生的名義。他們就像是找到了一個階級敵人一樣,恨不得把蘇湄踩在腳底下,使勁蹂躪。

雖然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蘇湄到底是誰。

“書記還沒有找到造謠的人,你現在打算怎麽辦?”安媛現在已經對那些謠言忍無可忍,甚至有些厭煩。

蘇湄淡定的喝著茶,就好像被詆毀中傷的不是她一樣。

“快了,你別擔心,畢竟這樣的事情。我聽說,校長差不多也快要回來了?”蘇湄看了一下外麵的天,這會已經步入初冬,天黑的早,這才五點半,就已經漸漸黑了下去。

“是啊。”安媛捧著杯子喝熱水,感慨了一下,“已經十一月多了,再過一個多月,就能放假回家了。”

“你如果不急著回家,或許可以和我到我家逛逛。”蘇湄對安媛發出了邀請。

安媛立刻來了興趣,刷的一下站了起來:“真的嗎,一直聽你說你家是在一個鎮子上,很期待了。”

“但是我不住在鎮子上了,你要是想去看看,也可以。”蘇湄倒是沒想到安媛對鎮子那麽感興趣,愣了一下,解釋道。

“沒事沒事,客隨主便。”安媛哪裏是真的期待鎮子上的生活,她所期待的,隻是蘇湄的生活環境,或者說是家庭。

她很想看看,怎麽樣的家庭,才會教養出這樣出色的女兒。

蘇湄笑了笑,已經打算好先帶安媛去鎮子上住幾天,然後再回到城裏,正好過兩天就可以送她去火車站回家。

一想到放假就可以去蘇湄家做客,安媛已經開始盤算起到時候要買些什麽禮物送過去。

一關上門,兩個小女生就隔絕了外麵的蜚語流言,在房間裏討論起了假期的生活。

“也不知道校長回來後,那些人會怎麽樣。”安媛想到了校長,就忍不住笑出來,z大畢竟是百年老校,怎麽會任由學生們這樣下去而不遏製不教育。

不過校長還沒回來,蘇湄和安媛就去了古董店。冷飲店裏的廚房裝修請的是上次的人,對於他們,已經是第二次合作,兩個人完全當了甩手掌櫃,什麽都不管。

這還是她們第一次見到店裏新來的那位學姐,燭光之下,長發散落,瘦削的側影瞧著就格外惹人憐愛。

“你好,我是這裏的店長,安媛。”學姐聽見了聲音,抬起頭來的時候,安媛已經走到了書架邊,“你就是我舅舅說的z大的實習生對嗎。”

“你好,我叫儲昕雨,z大考古專業大四學生。”儲昕雨收起了桌麵的書,走到了安媛麵前,“老板已經吩咐過我,後期要聽你的指揮。”

“我也不怎麽參與店裏的事情,基本你平時怎麽做,就這麽做,我偶爾會過來看看。”安媛並不想讓儲昕雨知道她們是一個學校,還是一個專業的。

“我知道了。”儲昕雨微微頷首,沒有表露出別的情緒。

對於一個能完美掌控自己情緒的人,安媛十分滿意,說完了話,轉頭就帶著蘇湄上了隔間。

隔間有配套的設施,能夠滿足她們在樓上喝茶吃點心,以及看著下麵的情況。

剝了一根香蕉,安媛推開了半扇窗戶,足以看到樓下的場景。

“咦,周胖子最近不是被老婆纏的慌嗎,怎麽還有心情來這裏。”忽然,安媛咦了一聲,說道。

聽到安媛的話,蘇湄走到窗邊看了下去,來人果然是周胖子,隻是他已經不太適合叫胖子了,短短的幾天時間,整個人瘦的厲害,原本的大肚腩也收了回去,整個人看上去精神就不太好。

“你們老板呢。”周胖子看了一眼都沒有自己要找的人,陰測測的眼睛盯著儲昕雨,沙啞的詢問。

儲昕雨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樣,無端有些寒毛豎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擺,走了出來:“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們老板已經回去了,如果有什麽需要,我可以幫您打電話過去。”

周老板就坐在紅木雕花椅上,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儲昕雨,連她的一絲一舉都沒有放過。

“老板,這裏有一位先生要找您,不知道您現在是否方便接電話。”等到對麵接起電話後,儲昕雨拿了起來,柔聲詢問。

阮東俊還沒有開口,儲昕雨手上的聽筒就被周胖子給搶了過去。

“阮老板,我自認沒有做什麽對不起你的事情,你這麽做又是何必。”周老板整個看起來有些虛浮,像是下一秒就要倒下了一樣。

蘇湄卻眨了眨眼,感覺有些奇怪,為什麽,她能看到周胖子身上冒著黑氣,都快凝聚成一個人形了。

自從她懷孕了之後,她就像是被激發了,能夠看到各種各樣奇怪的東西,原石也是,人的運氣也是。

“什麽叫你不知道我發生了什麽,找人跟蹤我的是你吧,把照片給我老婆的是你吧,暗地裏搞我公司的是你吧,你是不是要我更你拚命?”周老板越說越激動,仿佛隻要阮東俊出現在他麵前,他就能殺人泄恨。

阮東俊卻在電話那頭笑了起來,對周老板說了一句多行不義自斃自,然後啪的一下掛掉了電話。被掛了電話的周老板盯著聽筒好一會,然後抬頭看著麵前的儲昕雨,露出了一個笑容。

緊接著,周老板就伸手撲向了儲昕雨,一邊嘴裏喊著要讓阮東俊不好過,一邊撕著儲昕雨的衣服。

儲昕雨被忽然發生的事情嚇壞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周老板給抓住了,還撕了一件外套,一邊掙紮著,一邊使命的用腳去踹周老板的命根子。

看到這樣的情形,安媛直接將手裏沒有吃完的香蕉丟到了周老板的頭上,正中紅心。

蘇湄看見了,忍不住說了一句:“你要是軍訓的時候也有這個準頭,就能拿到前十了。”

“這不是情況緊急。”安媛看到周老板看見了她們,一邊咆哮著上來,連忙給房門落了鎖,“儲小姐,你快跑,去找公安過來。”

儲昕雨不敢耽擱,周老板一鬆開她就拚了命的跑出去,隻是這附近沒有公安局,等到她找到也要很久了。咬了咬牙,儲昕雨跑到了邊上的百貨大廈,找到了保安。

“對不起,能不能求你們救救人,一個人發狂了在我們店裏鬧事,但是店裏隻有兩個女人。”儲昕雨連衣服都沒來得及顧,直接衝到了保安室,向他們求救。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63.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