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64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64節

幾個保安看到了儲昕雨狼狽的樣子,連忙拿上了警棍跟著她去了店裏。

當他們回來的時候,周老板快把隔間的木門給砸開了,保安連忙上去,卻沒有趕在周老板砸開門口前趕到。幾乎是保安踏上樓梯的捅身,周老板砸開了門,闖進了閣樓。

笑了笑,蘇湄淡定的站了起來,伸手一把抓住了周老板的胳膊,直接給他卸了下來,然後一腳將人踹到了門邊。

“麻煩幾位同誌幫我看著他,我現在去報警。”蘇湄淡定的跨過了門口,對幾個保安道了謝,然後直接下了樓。

保安麵麵相覷,然後把周老板架了起來,牢牢的抓住,抬到了樓下。

蘇湄下了樓就拿起座機給公安局打了電話,最近的地方拍了警後,不到十分鍾就到了。

“麻煩同誌和我們回去做個筆錄。”了解了詳情後,幾個公安把周老板給戴上手銬,壓到了車上,一邊讓蘇湄帶著人去局裏做筆錄。

蘇湄自然不會傻乎乎的拒絕,說了好之後就帶著人打車跟了上去。等到在局裏折騰了一番後,蘇湄淡定的坐在外麵喝著公安小姐姐端過來的茶,和小姐姐聊聊天。

周夫人過來的時候,周老板的胳膊已經被按了回去,隻是整個人看起來還是很狼狽,這讓她一肚子的氣瞬間爆炸了。

“你這個小賤蹄子,年紀輕輕的要勾/引一個糟老頭子!”周夫人看了一圈在場的人,直接盯上了蘇湄,上前就要抓著蘇湄的腦袋痛打一頓。

在局裏就敢公然襲擊百姓,這簡直就是挑釁,後麵的人連忙上前將周夫人製服,而原本和蘇湄聊天的小姐姐也在周夫人罵人的時候擋在了蘇湄前麵,輕鬆的拉著她避開了周夫人的攻擊。

最後好了,夫妻兩個罰了款,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跑了,留下蘇湄和安媛在那裏哈哈大笑。

在她們眼裏,周氏夫妻兩個都不是好人,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大抵說的就是如此。

隻是接下來的事情都與她們無關。

鬧劇結束後,蘇湄再次被班主任叫了過去,隻是這次不是去書記辦公室,而是去了校長的辦公室。

“蘇湄同學,說來也是丟人,以前你丈夫救過我,我卻讓你在學校受到誹謗。”蘇湄看到辦公室裏的人的時候,有些驚訝。

這個人她見過,有一年暑假的時候她去找傅丞軍,正好遇上有人過來給他送錦旗,就是這個人,當時傅丞軍就向他介紹了自己。隻是沒想到,再次見麵會是這樣的情況。

蘇湄微笑著坐了下來,說道:“我也沒想到您會是我的校長,要是早點知道了,指不定就要提前奉承您了。”

“哈哈,這都是緣分呐。”校長哈哈大小,親手給蘇湄倒了熱水,“你的事情我都了解了,背後傳播謠言的人也已經找到了,今天找你過來,就是問問,你想怎麽處理。”

“原本我是想讓公安過來介入,但是既然您是校長,我想還是算了,畢竟鬧大也不好。”蘇湄捧著茶,彌漫的水汽讓她整個人看起來若隱若現。

“一切都好說,這樣的學生就該有個教訓,才能知道詆毀別人是罪孽。”校長倒是沒有為了自己的臉麵而姑息的意思。

蘇湄搖了搖頭,說道:“能夠這樣詆毀我的人,想來也是要麵子的,與其讓公安介入,不如全校公布,給她處罰。”

事到如今,蘇湄還不知道散播謠言的是誰,那就是真的傻了。

校長笑道:“那我就聽你的意見,明天會進行全校升旗,記得多穿一點。”

“謝謝校長。”蘇湄微笑著站了起來,校長看她起來,還伸手扶了她一把,讓她小心肚子。

班主任也不知道蘇湄和校長之間還有這樣一層關係,原本擔心校長為了臉麵從輕處理,現在也一點不擔心了。

回到宿舍後,蘇湄脫掉了棉襖和圍巾,露出了紅撲撲的臉蛋,坐下後享受著安媛的服務,長長的歎了口氣。

“怎麽了?”安媛見蘇湄這樣,還以為發生了不好的事情,有些擔心,“校長是不是讓你不要計較這件事了?”

“沒有,校長我認識,剛好他也查到了人,明天升國旗,應該會有處罰。”蘇湄打了個哈欠,有些困頓,“我先睡個午覺,到時候記得叫我起床。”

說完,蘇湄就爬上了床,沒一會就入睡了。

安媛還在思考那個人到底是誰,校長會給她一個什麽樣的處罰。還有一點就是,校長開學前就去了首都,一直到現在才回來,蘇湄怎麽會認識校長?難不成以前就認識了?

等到第二天升國旗的時候,一大群人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得,懶散的打著哈欠,沒有精神。

升了國旗後,校長走到了台前,拿著話筒在上麵說話。

“回到學校後,我聽到了惡劣性質的謠言,說實話,我對這一屆的學生非常失望,不是因為你們散播謠言,而是你們不懂得明辨是非。讀書,先學人,再學習,可是我沒有從你們身上看到讀書人該有的樣子。”校長站在台上講的話,讓大多數人都覺得有些打臉,原本漫不經心的態度都變了,恨不得把頭埋在胸口,再也不抬起來。

“這一次事件我已經查的很清楚了,這一次,我不僅要在學校內處罰她,我還叫了公安過來,讓國家一起對這樣的事情做出處罰!”校長說話的時候,幾個穿著製服的人已經過來了,這會拿著本子,上了台,“曆史係,曆史學大一二班,楊香,曆史學大一一班蔣晴,請你們上來配合公安工作,另外,我校有權保持開除學籍的處罰,至於散播謠言最狠的專業,會在期末做出處罰,具體會通知到各係。”

說完,校長就和公安在台上等著兩個人過去。被全校關注的兩個人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丟在天安門上任由遊客關注一樣,難看的走上了台,跟著校長還有公安到下麵去調查了。

事情就這樣塵埃落定了,四下散開的時候,安媛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傻乎乎的看著蘇湄。

“走啦,該上課了。”蘇湄拉了一把安媛,避開了邊上的同學,說道。

安媛咋舌:“沒想到校長這麽狠。”

“我也沒想到校長真的會叫公安過來,造謠誹謗的罪名要是坐實了,處罰可不小。”蘇湄也跟著安媛一起咋舌,說道,“畢竟我是軍嫂這個身份,就注定這個案子不會太簡單。”

“軍嫂受法律保護,她們要受的懲罰,那可不能按照正常人來定了。”一想到蘇湄的另一個身份,安媛忍不住幸災樂禍,“不過也很氣人了,如果你不是軍嫂,不認識校長,沒有這個能力,估計早就被流言逼死了。”

剛剛聽到校長對全校都做出了處罰的時候,安媛還覺得有些過分了,後來一想,這那裏過分了?要是蘇湄真的沒有那個承受能力,全校的流言蜚語,早就讓一個弱女子自殺了好嗎?

要不是蘇湄有強大的心裏承受能力,要不是她有這個實力,估計今年又會多一起高校跳樓案件。

想著,安媛就有些後怕,還好蘇湄能力非凡,也還好有她陪著,不然後果真的難以想象。

造謠和傳播謠言的人,絕對不能姑息。

安媛激動的握著拳頭,就像是成為了一個超人一樣,感覺自己的肩膀上擔著拯救世界的責任。

蘇湄看到了,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人,又不知道在想些什麽了。

作者有話要說:  噠噠噠噠,快誇誇我,誇誇我!!!

第066章

造謠的事情是告一段落了, 可是卻不代表著周老板的事情解決了。

再次看到周老板過來的時候, 儲昕雨條件反射的就要拿起電話報警,卻被周老板微笑著攔住了。

“小姑娘, 上次真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拿過神經不對了,做出那樣的事情, 這次是來道歉的。”說著,周老板就把手裏提著的東西放到了桌麵, 沒有再往裏麵走一步, “還有這個, 是我給小老板和蘇小姐的道歉禮,還麻煩小姑娘幫我轉交給她們。”

“沒事,事情都過去了。”儲昕雨見周老板正常的模樣,也不好開口趕人,隻得給他倒了杯茶端過來。

客人上麵, 她隻是一個員工, 沒有辦法替老板拒絕掉客人。

周老板喝了口水, 轉頭看向了樓上, 見原本被踹破的門口現在拆掉了還沒有裝回去,眼睛一轉。

“小姑娘,這門口還沒有裝回去嗎?我這裏正好有認識的,要不回頭讓他過來給你裝上。”周老板敲了敲桌子,說道。

儲昕雨回頭看了一眼樓上的閣樓,笑道:“老板說了, 不做門了,直接弄成橫梁,到時候他會回來弄,就先卸掉放著。”

這話的意識,就是阮東俊過不久會再來一趟這裏。周老板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沒坐多久就起身離開了。

等到周老板離開後,儲昕雨鬆了一口氣。雖然他表麵上看起來還算客氣,可是他的眼神就讓她覺得不舒服,要不是知道老板過兩天就回來了,她恨不得現在就關門趕人。

自從兩個學生因為造謠被校長給送到了公安局裏之後,學校上下都小心翼翼的不敢亂說話,而最後對散播謠言的學生的處罰也沒幾天就下來了,謠言傳播最厲害的兩個學院整個學院取消獎學金資格,剩下的將會提高期末考試的製度,更加嚴格。

對此,不少學生都忍不住在心裏罵一句媽賣批。

“不過為什麽我們班和機械專業沒有影響?”聽到通知後,安媛有些奇怪,吃飯的時候還和蘇湄提了起來這件事。

蘇湄想了想,回答:“也許是因為男生不會亂說話?畢竟我們班幾乎全是男生,機械班也是。”

“這樣嗎?”安媛吃了一口飯,沒有想明白。

這種想不太明白的事情,安媛不會刨根究底,就這樣說了一遍就帶過去了。

不過不得不說,這一次的事情,讓蘇湄徹底火了,現在學校還有哪個學生不知道,考古專業有個新生,應為長大太漂亮,成績太好,被兩個女生嫉妒後造謠她的私生活。

冷飲店也在兩個人被處罰後再次開了起來,因為步入了冬天,蘇湄把店裏的菜單給換了一邊,原本的冰飲都變成了熱飲。與時共進的店總是能讓顧客更加喜歡,並且影響深刻。

而蘇湄的小餅幹也開始在店裏售賣,隻是她沒有那麽多精力,每天隻賣十份,限量的東西總是特別吸引人,何況東西限量價格卻不貴。

“我怎麽覺得你的小餅幹賣的最好?”安媛跟著蘇湄到店裏的時候,看見幾個學生因為搶到了小餅幹而高興離開的模樣,摸了摸下巴,說了一句。

喝了口熱牛奶,蘇湄也點了點頭:“我也覺得,要不明年回來,我們再找個西點師傅,到時候讓他再上一些西點?”

“的確可以提上行程了。”安媛表示對這件事情的讚同,又忍不住仔細的觀察蘇湄,“我怎麽就認識了你這麽一個金寶寶,隨便開個店都那麽受歡迎?”

“那還不快點抱好金寶寶的大腿。”說著,蘇湄就伸出了自己的大腿,調笑著看著安媛。

安媛直接伸手抱住了蘇湄的胳膊,笑嘻嘻的:“這不是已經保住了胳膊嗎,大腿太粗了,有點抱不動。”

兩個小姐妹笑嘻嘻的抱成了一團,在店裏說著最近的八卦。

到了周末的時候,安媛和蘇湄一起賴床,一直到了大中午,才從被窩裏戀戀不舍的爬起來,去了古董店。

經過了上次周老板的事情,安媛決定周末都要過去看看,避免周老板再過來鬧事的時候她們沒在,而導致不可避免的後果。

誰知道今天過去,阮東俊又回來了。

看到阮東俊的時候,安媛的臉上露出了十分嫌棄的神色,拉著蘇湄就繞開了過來迎接她們的阮東俊,找了個地方自己坐下來。

“上次的事情是我沒有考慮清楚,這次來就是送兩個保鏢過來。”說著,阮東俊就把人給叫了出來。

兩個保鏢出來的時候,蘇湄眼睛都亮了。開玩笑,這兩個可是練家子,估計還不是一般人,走出來的氣勢就足夠震懾一些人。

“人我收下了,你我不想看到。”安媛還在氣頭上,扭了頭丟下一句話就不肯再理阮東俊。

阮東俊哭笑不得,回頭又對蘇湄說:“周老板的事情差不多可以收尾了,這兩個保鏢到時候會一直跟著你們,確保你們的安全。”

“謝謝阮先生。”蘇湄不鹹不淡的回了一句,態度明顯和安媛站在同一戰隊。

他還有什麽辦法,也不能真的和兩個小姑娘計較,而且有一個還是蘇銘遠比較關注的人。

讓兩個保鏢認識了一下未來要保護的人之後,阮東俊就讓他們去互相熟悉,把四個人給趕上了閣樓。沒多久,周老板就過來了。

“阮老板,你可是不厚道啊。”坐下後,周老板喝著茶,幽幽的開口。

阮東俊卻是微笑:“有些還真不是我做的,周老板,你做了那麽多事,說不定還有別人查手,何必隻抓著我一個人?”

“這麽多年,我還是第一個栽跟頭,阮老板的手段可是比那些人好太多。”那些人是什麽德行,周老板還滅有數?曾經被他弄下去的小蝦米,他不相信還有再次爬起來倒打一靶的能力。

“周老板可是忘記了,你以前去首都玩的一對姐妹花,後來姐姐死了,”阮東俊不緊不慢的給自己倒茶,動作緩慢而又流暢,“妹妹可是差點庫瞎了眼,我就是給了那麽一點證據,也沒想到人家能力現在這麽強。”

那對姐妹花周老板還記得,那時候他騙婆娘去首都做生意,實際上是跟著一個老大去了首都,也不知道誰帶過來的一對姐妹花,水靈靈,嫩的狠。隻是那潑辣的性子,讓兩個人吃了不少哭,後來姐姐被黑老大和他一起辦了,沒想到就這樣死了,妹妹後來倒是學乖了,乖乖的聽話。

“你怎麽知道這件事的?”周老板瞪大了眼睛,他記得後來那個老大把這件事情給處理掉了,根本沒有人會記得,那對姐妹花也是被拐賣的,無從查證。

阮東俊泡好了茶,自己喝了一口,還頗為滿意:“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周老板,你這些年作的惡,也是報應回來了。”

周老板早年販賣人口發家,和這一片的黑老大熟撚,隻是這件事早就給他埋得死死的,根本沒有人知道。卻沒想到,陳年老事,竟然就這樣被阮東俊給翻了出來。

“你到底是做什麽的?”周老板不相信阮東俊就是一個簡單的國外回來的商人,“或者,你也是做這一行的。”

“我可沒你這麽喪盡天良,現在證據已經交上去了,想來等會就會有人過來,周老板,有些事情,你可以進去了之後,再好好想想。”阮東俊微微一下,扣下了自己的茶杯,站了起來,走到門口的時候,外麵已經有一隊武警在蘇銘遠的帶領下過來了。

被武警帶走的時候,周老板竟然也沒有掙紮,隻是不知道是已經伏法認罪了,還是心懷鬼胎。不過這樣的罪名進去之後,就算不判死刑,也要坐穿牢底。

而阮東俊的念頭則是直接讓周老板死在裏麵。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64.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