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65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65節

“謝了。”蘇銘遠看著武警大隊把人摁上車後,進了店裏,對阮東俊道謝。

阮東俊擺了擺手,拿下了書架的書:“沒什麽,畢竟那位大小姐,也是我曾經愛慕過的人。”

“等查到了,我會帶著舅舅,到貴府道謝。”

蘇湄聽著下麵的人談話,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甚至覺得,這些事,和她有關。腦海裏像是有人在不斷的催促她下去詢問,可是理智拉住了她。

站在閣樓上,蘇湄隻是冷漠的看著樓下,麵色冷峻。

“阿湄?”察覺到了蘇湄的情緒,安媛在邊上輕輕的喊了一聲。

回頭看到了安媛擔心的臉,蘇湄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沒有回答。

有些事情,或許她需要在寒假的時候回去好好打聽了。比如,為什麽她是蘇家的人,在全家都其貌不揚的時候,唯獨她長得特別好看,甚至長得不像任何一個長輩。

“阿湄,你家就你一個女兒嗎?”周老板的事情算是徹底結束了,安媛也就有了心情聊別的事情了。

眨了眨眼:“我還有一個弟弟,但是家裏不太喜歡女兒,早早的就把我賣給了我丈夫家,好在他們一家對我很好,讓我讀書,後來家裏越來越好,我就和娘家斷了關係。”

“你弟弟不親你嗎?”安媛覺得有些奇怪,問了下去。

她也有一個弟弟,比她小八歲,但是弟弟特別親她,家裏也沒有因為弟弟而冷落她,反而對她極好。還記得小時候弟弟熊起來,把她氣哭了,那次還是她第一次見到父母把弟弟抓起來狠狠的揍了一頓。其麵目,凶殘的可怕。

“不,我弟弟覺得我是破壞他家庭的壞人。”蘇湄低低的笑了,摸著自己的肚子,眺望遠方,“我會把我的孩子教養成一個知書達理的人。”

“有這麽優秀的一個母親,你的孩子要是不能成為這樣的人,我覺得天都要塌了。”

說著,安媛還探頭看了一眼外麵,回頭對蘇湄笑道:“天還好好的,所以你的孩子肯定比你預期的要優秀。”

蘇湄推了推安媛的肩膀,笑著讓她收斂一些。正好阮東俊帶著蘇銘遠上來了,就看見兩個在那裏有說有笑的。

“我定了綠茶,要不要一起吃飯?”阮東俊現在有意討好安媛和蘇湄,就連定的餐廳也是安媛平時喜歡去的地方。

哼了一聲,安媛一副大發慈悲的模樣:“看在你把那個死胖子送進去的份上,我就不告訴媽媽,她弟弟做的蠢事了。”

“既然你都這麽說了,我也不告訴姐姐,我的好侄女做的事。”阮東俊笑著,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或許到時候,我姐願意教一下侄女如何尊敬長輩?”

“戚,就會拿我媽威脅我。”安媛扶著蘇湄,走在了阮東俊的前麵。

無奈的跟在後麵,誰叫安媛是家裏小一輩最受寵的姑娘,大家一起寵出來的,回頭也要讓大家一起承擔一下。

樓下,蘇銘遠正侯在車旁,見兩個女生下來了,大開了車門,讓她們上去。

車內的溫度總是要比外麵來的高,一進去,安媛就開始脫棉襖。

綠茶所在的地方距離古董店,需要跨越整個大橋,然後開過半個市區才到全程近一個小時,好在蘇湄一上車就想睡覺,沒多久就躺在安媛的腿上睡了過去。

“你們開車穩一點,阿湄要睡覺了。”安媛將自己脫下的棉襖蓋在了蘇湄的身上,對開車的阮東俊說了一聲。

“知道了,自從有了你的小姐妹,舅舅就再也不是你最喜歡的人了。”阮東俊說話都帶著打趣的微笑,透過後視鏡看到了後麵的兩個小女生,覺得有些好笑。

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這個在家裏嬌生慣養備受寵愛的小姑娘,也開始照顧起了人。連一貫見外人就劍拔弩張的像個小刺蝟一樣的性格也改了不少。

也許,這就是好朋友的魅力。

等到抵達餐廳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一點了。這家餐廳從來不接受預定,好在他們趕得及時,裏麵還剩下一個餐桌,成功的留給了他們。

點了幾道菜,服務員就端上了一大壺大麥茶。

“還有一個多月放寒假了,到時候要不要舅舅來接你?”坐下後,阮東俊給幾人倒了茶,問道。

安媛卻直截了當的拒絕了:“我要和阿湄回家玩,到時候會自己回去的,舅舅你該做什麽做什麽去,別打擾我們兩個玩。”

“得了,有了蘇湄,你舅舅就是草,還記得你小時候看到我,還說以後要嫁給舅舅。”阮東俊話還沒說完,就被安媛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腳,被她惡狠狠的盯著。

這還是她小時候的黑曆史,那時候安媛八歲,阮東俊第一次回國,就直奔姐姐家去看看這個小侄女。接過小姑娘容易被外表所欺騙,拉著阮東俊的衣服就說以後長大了要嫁給他。

沒想到,多年以後,黑曆史重現江湖,還被蘇湄給聽到了。

安媛生無可戀的回頭看了一眼蘇湄,卻發現她正低頭喝茶,肩膀微微顫抖。

“我那時候還小不懂事,童言無忌不知道嗎。”安媛瞪了阮東俊一眼,轉頭就對蘇湄說,“你可別聽我舅舅的,他這個人很壞,連小孩子都欺負,我弟弟沒少被他欺負哭。”

聽著兩個人互揭老底,蘇湄和蘇銘遠都忍不住笑了。

綠茶算是有名氣的餐廳,雖然沒有火遍大江南北,起碼在南方,提起來那就是赫赫有名的,亦如首都的烤鴨那般,久了就有人穿,來了南方,不吃綠茶等於白來。

但是在蘇湄眼裏,卻不覺得這家餐廳有多美味。也許是最開始的餐廳他們一家獨大了,後來宣傳的多了,也就變成了這樣。

吃了飯後,阮東俊開著車送安媛和蘇湄回了z大,等到她們進去後,阮東俊推了推眼鏡,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很像。”他看了一眼身邊的蘇抿遠,說道,“你確定嗎?”

“確不確定,到時候問一下周久就知道了。”蘇銘遠眼底幽深,看著蘇湄離開的背影,像是期待,又像是懷念。

阮東俊看著蘇銘遠小心翼翼的包裹著一根頭發,沒有說話。

蘇湄不經意的回頭,正好對上了蘇銘遠的眼神,微微一愣,連笑容都沒有給他,轉頭和安媛繼續往前走。

“怎麽了?”安媛有些奇怪,蘇湄怎麽忽然回頭往後看了一眼。

搖了搖頭,蘇湄挽著安媛的手繼續往前走。

或許,不需要等到她寒假回去在盤問,這個月就能有答案了。蘇湄如是想著。

有些真相不是那麽輕易就可以得到了,特別是藏了十幾年的事情,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弄清楚的。步入了十一月底的時候,天氣已經十分寒冷,大家都開始期待今年的第一場雪,一個個雖然裹得像是過冬的熊,卻依舊期待下雪,天天在外麵來回走動。

蘇湄的肚子已經三個多月了,也許是她太瘦了,到現在也沒有顯懷,加上穿的衣服多,看起來就和一般的小姑娘一樣瘦。這讓安媛不由咋舌,覺得蘇湄簡直是管裏身材有方。

走在去上課的路上,安媛哈了一口氣,在冰冷的空氣中瞬間變成了白霧。

“越來越冷了,你穿的多嗎?”安媛看著蘇湄依舊窈窕的模樣,有些擔心。

蘇湄抱著懷裏的書,一手放在口袋裏,原本喜歡的鋼筆在這時候冷冰冰的,讓她有些不太喜歡。

“我穿的多,不冷。”看了一眼前麵的路,天空忽然飄飄灑灑的落下了潔白的雪,蘇湄伸手接住了一片雪,露出了笑容,“下雪了。”

“我們快去教學樓吧。”握住了蘇湄有些冰冷的手,安媛挽住她的胳膊,深怕她一個不小心滑倒了。

今天上午隻有一節大課,蘇湄和安媛坐在中間,看著教授在前麵講課,一的大教室的人都坐滿了,暖烘烘的,讓蘇湄有些想睡覺。

等到下課,也是一個半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我覺得教授講的特別有意思,希望下個學期還是他。”從大教室出來,安媛搓了搓手,教室裏雖然暖和,可是露出手寫字還是難免被凍僵。

走著走著,身邊的人忽然就消失了,安媛回過頭,看見蘇湄站在原地不動,有些奇怪。

“蘇小姐,”蘇銘遠踩著地上薄薄的積雪,走到了蘇湄麵前,“能耽誤你一點時間嗎。”

安媛兩步走到了蘇湄身邊,看著蘇銘遠:“蘇先生找阿湄有什麽事嗎?”

蘇銘遠隻是看著蘇湄,沒有回答安媛的話。他在等,等蘇湄的回答。

“如果不需要很久的話。”蘇湄拉住了安媛,微微一笑。

最後安媛先回了宿舍,蘇銘遠帶著蘇湄到了校門口,外麵正站著一對中年夫妻。

“太像了。”男人看見蘇湄,露出了一個懷念的表情。

蘇湄帶著幾個人來到了自己的冷飲店,掛上了休息的牌子,讓錢素泡了茶過來。

“這是我自己的店,幾位可以不用擔心。”等到錢素端了茶過來的時候,蘇湄給她丟了一個眼神,錢素心領神會的去了後廚。

喝著熱水,在座的人沒有一個率先開口的。

最後,還是蘇銘遠開的口。

“我想,蘇小姐已經見過我很多次,也聽過我小姑姑。”蘇銘遠放下茶杯,說道。

抬頭看了一眼蘇銘遠,蘇湄意示他繼續說下去。

蘇銘遠摸到了蘇湄的性格,當然不會期待蘇湄主動開口,畢竟她開口,不是嘲諷就是損人……

“經過我們調查,發現你和我的小姑姑有關係,經過親子堅定,確定了她就是我小姑姑的遺腹子。”說著,蘇銘遠從口袋裏拿出被折起來的鑒定報告,放在了蘇湄麵前。

接過報告一看,那是親子鑒定。粗略的掃了一遍,蘇湄將報告放在了桌麵。

“所以,蘇先生叫我過來的意思?”蘇湄看著蘇銘遠,沒有像他們想的那樣開口認親。

“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叫我舅舅。”中年男人坐不住了,在妻子的安撫下,開了口,“我是你媽媽的親哥哥,蘇天皓,是你親舅舅。”

蘇湄不急著開口,淡定的端著杯子喝水。蘇天皓原本一腔熱血,在蘇湄的反應下,猶如被潑了冷水一樣,瞬間被澆滅。

“我覺得就算不認親,自己也過的挺好的。”

蘇湄也想過認下他們,但是她想了,這麽多年沒有人打聽,要不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存在,要不就是他們知道,隻是到現在才找來。

前者她覺得認親有些尷尬,後者,她不想認。

也許蘇天皓會覺得難過,但是對與蘇銘遠來說,蘇湄會拒絕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收起了鑒定報告,轉頭和父親說了一聲,見他有些難過的點頭之後,站了起來。

“我送你回宿舍。”說著,蘇銘遠對蘇湄伸出了手,拉她起來。

出門的時候,蘇銘遠還將身上軍綠色的大衣披在了蘇湄身上,小心的扶著她回到宿舍。

“小姑姑下鄉的時候,我們不知道她有了身孕,江家一直和我們不對付,在小姑姑離開的時候,動了手腳。”蘇銘遠送蘇湄回去的時候,還大概給她解釋了一番,“我們一隻調查小姑姑的下落,也隻是在幾年前有了頭緒,後來就將矛頭對向了周久,一直到今年,我們才找到他的證據,抓住他。後麵的事情,就是你現在知道的。”

“那拿去做dna鑒定的東西,你是怎麽從我身上拿去的?”對比起其他的,蘇湄對更加好奇。

扶著蘇湄跨過了台階,蘇銘遠難的露出了一個微笑:“是你給我的不是嗎。”

低頭笑了笑,蘇湄將頭發挽在後麵,站著宿舍樓前,對蘇銘遠說道:“你和我一樣聰明,雖然我現在不認親戚,但是沒有拒絕過年走朋友。”

說完,蘇湄轉身踏進了宿舍。

蘇銘遠忽然對蘇湄這個天降堂妹有了好奇心,她似乎,比自己認識的還要不一樣。

回到車上的時候,蘇天皓和胡秀秀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小兒子,期待著他能帶回一些蘇湄的話。

“她說有機會會回家。”蘇銘遠知道自己的父母對這個小姑姑的女兒有多期待,隻能選一些他們喜歡的話來說。

至於,蘇天皓露出了一個微笑,轉頭對胡秀秀說:“到時候我們告訴爸媽,讓他們好好準備,你這孩子,有沒有問妹妹什麽時候回來。”

“年後。”蘇銘遠想了一下,蘇湄放假要帶著安媛回家玩,還得在公家過年,怎麽也得年後才來。

想著,蘇銘遠對這個還沒有見麵的妹夫有了一絲抵觸的心裏。他們才剛剛找到小妹妹,結果人家現在已經懷孕了,這才二十歲的姑娘,這麽早就懷孕了!簡直讓蘇銘遠氣的不得好。

看見兒子的臉色不太好,蘇天皓愣了一下,以為蘇湄出了什麽事情。

“這是這麽了?”胡秀秀抓住了蘇天皓的手,向自己的兒子詢問。

蘇銘遠搖了搖頭,回道:“妹妹現在懷孕三個月了,隻怕年後公家那邊不會讓她奔波。”

“什麽!懷孕了?是哪個臭小子娶的我們蘇家的女兒!”果不其然,聽到蘇湄懷孕的消息,蘇天皓就差直接拿扛著達到帶著全家老小跑過去對峙了。

“妹妹是他們明媒正娶的,已經領證了,懷孕也是正常的,隻是我覺得妹妹年紀太小……”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65.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