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68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68節

開門的時候,冷風跟著一起進來,傅丞軍連忙關上了門,在門邊站了一會兒,等到身上的寒氣去的差不多了,才走到蘇湄身邊,一把抱住了她。

抱了一會,見傅丞軍要親吻她了,蘇湄伸手擋住了傅丞軍,拒絕了他的接近。

“告訴你個好消息,你要當爸爸了。”看著傅丞軍有些疑惑的眼睛,蘇湄笑嗬嗬的湊到了他的耳旁,說道。

眨了眨眼,傅丞軍重複了一遍:“爸爸?”

“對。”蘇湄笑眯了眼,等著他的反應。

等到大腦徹底消化了這個消息後,傅丞軍高興的就差把蘇湄舉高高了,他看著蘇湄的肚子,想要摸卻又不敢放上去,一雙眼睛渴望的看著蘇湄,讓她忍不想笑。

最後,蘇湄還是尊崇了自己的心,笑了出來。

伸手抓過了傅丞軍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已經三個多月了,不用怕。”親了親傅丞軍的側臉,蘇湄笑道, “很健康。”

“謝謝你。”傅丞軍小心翼翼的抱著蘇湄,另一隻手被蘇湄抓住放在她的肚子上,心底忽然湧現了難以言喻額感覺,“我沒想到,我現在竟然會有孩子……”

“有了孩子,是不是就要好好保護自己,要是受傷了,以後就多了一個人一起擔心你了。”蘇湄將腦袋貼在了傅丞軍的胸膛上,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笑道。

心底已經被滿足給占滿了的傅丞軍自然是蘇湄說什麽就聽什麽的,毫無主見。

拉著傅丞軍說了好久的話,一直到傅誌齊帶著安媛不合時宜的進門,這才讓兩個人分開。

“哥,你回來了。”傅誌齊開門就看到了哥嫂兩個人抱在一起,就知道糟糕了,回來的不是時候。

開玩笑,傅丞軍的行李都還放在門邊上,這一看就是迫不及待的就跑過去了呀。

安媛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看到冷冰冰的教官會有這麽溫情的一幕,連忙轉身捂著眼,假裝自己什麽都沒有看到。

“麵門思過很有趣?”蘇湄對安媛的舉動有些哭笑不得,“你買了什麽,這麽多。”

“我買了特產回家,教官,我過來打擾了。”沒辦法,蘇湄都開口了,安媛也不好意思不和傅丞軍打招呼,跟著傅誌齊一起走了過去,臉上掛著微笑,和傅丞軍打了招呼。

顯然,對待別的人,傅丞軍就冷漠了許多,雖然這個別的人裏麵也有他的弟弟。

像是習慣了傅丞軍的態度,傅誌齊也不在乎他冷冰冰的態度,幫著安媛把她的大包小包給拎上了樓。

等到兩個人再下來的時候,蘇湄已經和傅丞軍坐在了凳子上,麵前擺著糕點,像是在等他們下來。

“難的大家都在,一會兒我去買點菜回來,晚上家裏吃。”傅丞軍回來了,蘇湄的高興溢於言表,眼角眉梢的都帶著笑意。

如果安媛是愛慕蘇湄的人,估計這會兒看到了,得心碎。好在她們隻是朋友。

“嫂子我去吧,你這樣也不方便出去。”傅誌齊刷的一下站了起來,連忙自告奮勇的要去幫蘇湄買菜。

然而,他的熱情卻被蘇湄給澆滅了:“現在你也打不過我,還說我不方便?”

傅誌齊隻能焉巴巴的坐了回去,把這個買菜的事情,交給了蘇湄兩夫妻。

說完,蘇湄就帶著傅丞軍這隻大忠犬去買菜了。

“老板,來兩根筒骨,五斤排骨。”一來到菜市場,蘇湄直接奔到了肉鋪去,開口就叫老板過來剁東西。

給蘇湄稱了五斤排骨後,老板還按照蘇湄的吩咐,把排骨切的大塊一些。

“小姑娘,這麽大塊的排骨可不容易燒熟,你得多燜一會兒,不熟的可不能吃。”老板把東西交給蘇湄的時候,還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蘇湄笑嗬嗬的應了下來,拉著傅丞軍離開肉鋪後,又買了不少菜,這才回了家。

都說冬天容易長膘,麵對一桌子的大魚大肉,安媛覺得自己要是不長膘,還真有些對不起吃下去的這些肉。想著,她含淚吃下了兩大碗飯,也許明年開春,她要和自己的苗條身材道別了。

“不吃了嗎?還有很多飯。”蘇湄見安媛放下了碗筷,問道。

搖了搖頭,安媛看起來有些沮喪:“再吃我就要胖死了。”

這個家的男主人回來了,也就代表著安媛不能再繼續和蘇湄睡在一間屋子了,蘇湄特意拉著傅丞軍在樓下坐了一會兒,等著安媛把房間裏屬於她的東西都拿走後,才帶著傅丞軍上樓。

雖然傅丞軍提前回來了,讓安媛有時候會有些不自在,但是漸漸的,安媛也發現,傅丞軍似乎一點也不會梵愛她們的遊玩,每日早上起來,傅丞軍就在院子裏打拳,等到她們回來的時候,家裏已經燒好了飯,就等著她們洗手吃飯了。

“我要回去了,你記得想我。”眨眼就到了十二月二十八號,送安媛上火車的時候,她還有些戀戀不舍,抓住蘇湄的手不肯放。

一邊的傅丞軍看著安媛的手,怎麽看怎麽覺得不順眼,索性就拉回了蘇湄的手,握在自己的手裏不放。

見自己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離別氣氛被破壞,安媛敢怒不敢言,隻能默默的把怨氣埋在心裏。等到官博響起她要檢票上車了,安媛才推著行李箱離開。

“下次別帶她回來了。”傅丞軍有些吃味,這一次蘇湄帶了人回來後,傅丞軍就有一種自己失寵的錯覺,拉著蘇湄就要她別帶人會來了。

“好啊。”蘇湄倒是答應的幹脆,讓傅丞軍又有些不開心了。

最後,傅丞軍悶悶的說:“你還是帶朋友回來玩吧。”

他的小妻子還那麽小,怎麽能沒有幾個朋友呢?

握著傅丞軍的手,蘇湄笑眯眯的,讓他自己在那裏糾結。有些話她沒有說,卻不代表不會做。

如果真的讓傅丞軍不高興了,她的確是不會再帶朋友回來的。

畢竟朋友可以帶到別的地方玩,要是丈夫被弄丟了,想再找一個和自己心意的,那就不容易了。

回到傅愛國這裏的時候,正好趕上傅愛國回來拿資料,看見自己的大兒子回來了,傅愛國恨不得連會都不開了,直接在家裏,一家團聚。最後還是傅愛國的秘書過來,催促著他快遞回去開會,這才沒有留在家裏。

“我還沒有告訴爸我懷孕的事情,”看到了傅愛國,蘇湄才想起來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打算繼續讀書,因為預產期正好是假期,回來之前我也和校長書記討論了。”

“讀書我不反對,但是爸也有必要知道,他快要當爺爺了。”傅丞軍知道蘇湄擔心的是什麽,拉著她坐到了沙發上,安撫著,“我會做好爸的思想工作的。”

“嗯。”蘇湄趴在傅丞軍的懷裏打了個哈欠,聽到他開口了,她也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本事逼得我日一萬五,哈哈哈哈,加油吧大家!

第070章

雖然把懷孕的事情告訴傅丞軍了, 蘇湄卻沒有把在學校的那些事情全部告他。

一來是不想他擔心, 二來,則是因為還沒有塵埃落定。

等到傅愛國晚上回來的時候, 傅丞軍一臉嚴肅的叫他過去,還得傅愛國還以為發生了什麽不得了的大事。

傅誌齊這會兒拿著剛剛洗好的水果出來,看到了兩個臉色都很嚴肅的人, 坐到了蘇湄身邊:“嫂子,發生什麽大事了?我看爸和哥的臉色都不太好。”

“沒什麽, 我就是讓你哥去和爸說一下, 我懷孕了, 但是還要讀書。”蘇湄剝了一個桔子,吃的津津有味。

瞧著蘇湄吃的,傅誌齊有一種桔子很好吃的感覺,伸手拿了一個,放到嘴裏, 差點沒有把牙齒給酸下來。連忙吐到口裏的桔子, 傅誌齊拿起桌上的冰水就狂喝了一大口。

“嫂子, 你也不嫌酸。”緩過來勁兒後, 傅誌齊臉都快皺成了一團。

看了一下手裏的桔子,蘇湄奇怪的看著傅誌齊:“我覺得還好啊,你要是不能吃,可以吃冬棗,那個甜。”

原本要伸出去拿冬棗的爪子,又默默的收了回來。自從懷孕後, 他嫂子的口味越來越獨特,越是說好吃的,他越不敢碰。

樓上又傳來了劈裏啪啦一陣響,等到兩個人都下來的時候,傅愛國又掛上了一個和藹可親的笑容。

“阿姨等下就做好飯了,下次有什麽想吃的就和阿姨說。”看見蘇湄和傅誌齊坐在那裏吃水果,傅愛國樂嗬嗬的來到了客廳,對蘇湄叮囑了一番,“想吃什麽就說,這裏買不到,爸就讓人去外麵買。”

咽下嘴裏的桔子:“爸,我沒那麽多想吃的,就按家裏平時來的就好。”

“好,好。”就像是已經看到了自己的孫子出來了一樣,傅愛國什麽都遷就蘇湄。

傅丞軍一本正經的把傅誌齊給擠開了,坐到了蘇湄身邊,見蘇湄還要拿桔子,主動給她剝了一個。

這下好了,在家裏,傅誌齊真的就成了那個爹不疼哥不愛的人了。

看著哥嫂和爸一家的模樣,傅誌齊委委屈屈的坐在角落裏,一句話也不說,隻是眼巴巴的看著他們。

蘇湄說話的時候一個回頭,頓時覺得有些辣眼睛,隻能張張嘴,和傅誌齊說話。

“小弟最近在學校裏怎麽樣了。”

見蘇湄和傅誌齊說話,兩個男人也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傅誌齊的身上。

盯著大家的火熱的目光,傅誌齊覺得蘇湄這樣說,還不如不說。

“還好,下個學期會競選學生會的職位,我在努力。”說實話,傅誌齊現在已經大三了,就是競選上了,能做的也沒多久了。

在蘇湄眼裏,學生會這種東西,大概就是和麻煩掛鉤的。

“挺好的,接下來有什麽打算嗎?”蘇湄點了點頭,但是在傅誌齊的眼裏,這明顯就是口是心非,因為蘇湄臉上一臉嫌棄。

咳了一聲,傅誌齊還沒有開口呢,就看見傅丞軍抱著蘇湄坐到了另一邊,還讓他有病快點去看,不要傳染給嫂子。

傅誌齊看了一眼傅愛國,發現他家爸爸也是這樣的,頓時有些心塞。

“可能會繼續留在首都讀研。”傅誌齊有些忐忑,深怕傅愛國不同意他繼續讀研。

誰知道家裏人現在都懶得管他接下來要做什麽,注意力很快就轉移到了蘇湄身上,怕她累了餓了冷了困了。

傅誌齊回想起了蘇湄剛剛成為他嫂子時候的不公平待遇,感覺自己似乎已經能看到了悲慘的未來。

這個時候離家出走,還來得及嗎?

“爸同意了你繼續讀書,但是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晚上睡覺的時候,傅丞軍將蘇湄護在懷裏,在她耳邊說這話。

蘇湄打了個哈欠,裹緊了自己的小被子,有些困頓:“我在學校好著呢,宿舍也隻有兩個人,預產期又在六七月,不怕。”

“萬事小心為上。”傅丞軍坐到蘇湄有能力過好自己,但免不了還是擔心她。

拍了拍傅丞軍的手,蘇湄笑道:“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聽到蘇湄的回答,傅丞軍雖然覺得她還是有些不走心,可她都這麽說了,也不能再繼續拉著她叮囑,隻能睡了。

安媛回到家的時候,安家父母眼巴巴的在那裏等著她回來,要知道阮東俊可是說了不少安媛和蘇湄的事情,這會兒就等著安媛回來和他們分享自己在大學裏的生活。

誰知道安媛一回家,放了行李就是睡覺,一直睡到吃晚飯才出來,就連她弟弟都已經從爺爺家回來了。

“姐,你就沒什麽要說的嗎?”被父母推出來的安弟弟頂著安媛的眼神,小臉一本正經,詢問她。

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安媛一把抱起了自己弟弟,還顛了顛:“你可是胖了好多,說吧,想要我和你們分享什麽?”

“有沒有交朋友啊,室友怎麽樣啊,班級的同學有沒有欺負你啊。”弟弟掰著手指頭在那裏說,可愛的模樣讓安媛沒忍住,對他親了又親。

“當然有交朋友了,我室友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叫蘇湄,到時候我會帶她來家裏玩,你要好好和那個姐姐說話,帶她玩。”安媛抱著弟弟坐在沙發上,拍了拍他光禿禿的腦袋,有些嫌棄,“爸,媽,你們怎麽又給弟弟剃光頭了?”

“這可不是我和你爸剃的,是你爺爺覺得他頭發不好,前幾天剛剛剃的。”安媽媽連忙擺脫了自己的嫌疑,直接把鍋丟給了安爺爺。

安媛有些嫌棄,連抱都不想繼續抱著自己的弟弟了,直接把他給放了下去,繼續和父母分享自己的朋友。

“不過,爸,你知道安家最近的事嗎?”安媛想著,安家人去找蘇湄的事情都過了這麽久了,首都這裏起碼也該有點風聲了吧。

安父原本拿著報紙悄咪咪的聽著,現在聽到女兒點名到他了,放下報紙,回想了一下,的確沒有聽到什麽風聲。

“別的事沒有聽到,不過你舅舅不是說了,安家找到了當年那個小女兒了?”安父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說道。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68.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