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73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73節

人麵方鼎雖然不如四羊方尊的工藝來的巧妙,可是同為商朝晚期的青銅禮器,它有著自己的風格。

“我覺得,阮先生你還是把這個,上交給國家比較好。”繞著兩件青銅禮器走了一圈,蘇湄認真的建議道,“不說你能不能保護的了它們,如果有一天國家的科考隊從那些村民的嘴裏知道了你把這兩件寶物收走了,也一定回來找你,與其被迫送上去,不如自己討個彩頭,主動送上去,我相信,給你的獎勵也不會太少。”

阮東俊接觸古董這麽多年,又怎麽會不知道四羊方尊的珍貴性,隻是這會兒真的屬於他的時候,難免有些不舍得放手。

所以這下,他猶豫了。

但是蘇湄說的又沒有錯,與其被迫交給國家,不如自己主動點,不僅能讓國家給更多的補償,還能得到了一個好名聲。

“曾經擁有就已經足夠了,阮先生,你比全天下的所有人都要幸運。”蘇湄拍了拍阮東俊的肩膀,說道。

“你說的對,我不如去討個好彩頭,免得到時候被有心人說我私吞國寶。”阮東俊見到蘇湄的眼神,笑了出來,一下子就下定了決心。

見到阮東俊願意聽她的話,蘇湄很高興,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對他報以微笑。

既然決定上交給國家,阮東俊就不打算經過別人的手交上去,送蘇湄和安媛回學校之後,就駕車去了公館,打算賣蘇銘遠一個人情,由兩個人一起交給國家。

聽到阮東俊的話的時候,蘇銘遠差點以為阮東俊還在做夢並且無法自拔,一直到真的見到了四羊方尊,這才開口:“你是不是最近運氣好?”

“說起來的確運氣不錯,隻從和你妹妹交好以後,我的運氣就一直不斷,也許以後我可以考慮一下撬牆角,把你妹妹娶回家?”阮東俊微笑道。

蘇銘遠白了他一眼,轉身走出了後屋:“你盡快找人打包好,運到首都,我回去和舅舅打聲招呼,讓他收一下,到時候會給什麽獎勵,就等上麵的通知,我們就當作不在乎。”

“謝謝,兄弟,回頭請你喝酒。”阮東俊一拳打在了蘇銘遠的肩膀上,笑道。

“敬謝不敏,離我妹妹遠一點就好。”蘇銘遠沒有避開阮東俊的拳頭,冷冰冰的看著他,警告了一句。

沒想到蘇銘遠竟然真的會把他的話當真,阮東俊啞然失笑,他也隻是隨口說說,實際上隻是為了表示蘇湄的運氣真的好到爆棚。

這會兒,阮東俊忍不住想到了蘇湄買走的那樽塔,該不會,那也是蒙塵的寶物吧……

回來又一想,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麽多寶物可以給人發現,他這完全就是想太多了,自己得到了一些寶物就有些飄飄然不知道今夕何年了。

等到阮東俊找人把四羊方尊包好,又請了十多個保鏢一起護送著運到首都的時候,蘇銘遠拜托朋友幫妹妹找的古琴已經找到了。

北宋宋徽宗禦製的鬆石間意,背後還有乾隆的禦銘。

蘇銘遠一收到琴,馬不停蹄的就跑到了學校去找蘇湄。聽說有人找她,蘇湄原本還懶散的在宿舍看書,這會兒立刻站了起來,披上一件外套就下了樓。

一見原來是蘇銘遠找她,鬆了口氣。

“找我有事嗎?”蘇湄來到蘇銘遠麵前,對他微微一笑,詢問道。

蘇銘遠卻是笑著帶蘇湄去了停車場,一路上神秘的保持安靜,沒有告訴蘇湄他的來意。

等到蘇銘遠從車後座裏拿出琴盒的時候,蘇湄就知道,這是給她送琴來了。

“東俊告訴我你要古琴,我就托人在首都找了,”蘇銘遠解釋道,“這個琴師脾氣古怪,但是正好孫子重病,需要大筆的資金送到國外去醫治,就把這架琴拿出來賣了。”

蘇銘遠沒有告訴她的是,因為這架琴的價格太過於高昂許多藏家和琴師也隻是觀望,還等著價格再下來一點就買下來,卻沒想到被蘇銘遠橫插一腳,直接給買了下來。

摸著盒子,蘇湄哪裏還不知道這架琴的價值。古琴之所以昂貴,一個是砌琴的人的手藝,還有一個就是材料,上好的木材價格高,而製作古琴所需要的木材消耗大,價格也就一直居高不下。

僅僅一個琴盒就是上好的木材,裏麵的琴又怎麽會是凡品。

“這架琴,花了多少?”蘇湄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不貴,兩百萬。”蘇銘遠摸了摸蘇湄的腦袋,笑道。

聽到這個價格,蘇湄開始發愁了,兩百萬,她和傅丞軍的所有家當加起來都沒有那麽多。傅愛國倒是能拿的出來,可是她不可能為了一架琴,去向公爹索要近乎公司半年的利潤。

“沒關係,等你以後有錢了,可以慢慢給我。”蘇銘遠很想說這是他作為哥哥送給蘇湄的禮物,算是補償她前二十年人生的空缺。

可是他知道蘇湄的性格,也就沒有這樣說。

最後,蘇湄還是收下了這架琴,也決定了以後要更加努力的做生意。

畢竟她連一架琴都買不起呢,微笑。

抱著古琴回到宿舍的時候,蘇湄臉上的笑容就掛不住了,有些頹靡的坐在凳子上,看著占了全部桌麵的琴發呆。

安媛還以為她受刺激了,連忙過來詢問:“你這是怎麽了?”

“沒事,我就是覺得自己太窮了,還需要努力賺錢。”蘇湄有氣無力的回答。

可他們的店不是收益還挺好的嘛?安媛不明所以,又不敢刺激蘇湄,隻能回去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去管她。

其實蘇湄知道蘇銘遠買了這架琴就沒有想過要她的錢,可是不給,這對於蘇湄來說簡直就是難受至極的事情。

她不想接受無緣無故的好,雖然這個人是希望她能夠認回蘇家,想要彌補她的過去。

蘇湄笑了笑,想到最後,還鬆了一口氣。她隻要不是一個冷冰冰沒有心的人,就應該知道,蘇家現在對他近乎卑微的好,隻是希望自己能夠認回這一大幫子的親人。

或許他們再堅持一下,自己就真的徹底動搖了。

“你說,蘇家的人都是怎麽樣的性格?”熄燈之後,蘇湄翻來覆去有些失眠,忍不住開口找安媛聊天。

昏昏欲睡的安媛打了個哈欠,說道:“安家當年出了名疼女兒,小一輩隻有你媽一個,寵上了天,到了你這一輩,你沒有認回去的話,大概就全是男孩了。”

“原來還有重女的家庭,我以為……”她還以為隻有自家的父母是這樣的。

“蘇家除了較真,說實話,我覺得他們都挺好的。”安媛揉了揉眼睛,抱著自己的枕頭爬到了另一頭。

蘇湄見她這樣,也爬到了和她相鄰的那一頭,兩個人平躺著,頭頂對著頭頂的聊天。

“你是不是心軟了。”安媛一語道破蘇湄今天的狀態。

被點破的蘇湄也沒有惱火,頗為冷靜的回答:“的確,所以我有些煩躁。”

“沒什麽可煩躁的,你就看著吧,再等一些日子。”安媛哈欠連天,就算剛剛坐了大幅度的動作,可她依舊困頓,畢竟生物鍾已經定在了這裏,一時半會的也不太好改過來,“相信我,不出這個學期,蘇老爺子就會過來。”

蘇湄:……

“為了一個外孫女,千裏迢迢跑過來?”蘇湄有些驚訝。

安媛沒有再回答蘇湄,頭一歪,就睡了過去。

聽著安媛的呼吸聲,蘇湄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好半天才睡著。

作者有話要說:  鬆石間意:2010年北京保利秋季拍賣會拍出,成交價格rmb13640000,對,就是賣了我也買不起的東西,不要覺的蘇,讓我在文裏體驗一把擁有過它的感覺吧

四羊方尊:1938年在湖南寧鄉出土,現在收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被禁止出境的傳世國寶

ps:文中的東西大家當作yy千萬不要當著,畢竟太較真就沒有東西好些了,愛你們

pps:小可愛問我是不是快完結了,你們想的太天真了,劇透一下,雖然前麵的一些伏筆到現在都差不多挖出來了,但是,有一個剛剛埋下的啊,我會讓你們追到吐的,別忘了兩千收藏的時候更新一萬五啊,不是開玩笑,重複一遍,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會這樣做的

晚上見,今天繼續萬更

第077章

安媛說的蘇家老爺子會為了一個外孫女千裏迢迢的從首都跑過來, 說實話, 蘇湄是不相信的。

不過就晚上的那一番話,整個蘇家在蘇湄的眼裏已經有了大幅度的加分, 如論如何,蘇家在她的心裏已經是搭上了優秀的標記。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上課的時候,蘇湄是頂著兩個黑眼圈過去, 讓安媛笑了一路。

“你不會就為了晚上的話,失眠了?這可得不償失。”安媛遞給了蘇湄一袋熱牛奶, 拍了拍她的肩膀, “今天可是有程教授的課, 你清醒一下,別睡著了。”

“知道了。”蘇湄喝了一口熱牛奶,溫熱的沒有一絲腥味的牛奶,也沒有一絲糖,不夠甜。

蘇湄有一個壞毛病, 現在除了傅丞軍之外沒有人知道, 那就是喝牛奶必須是要甜的。手上的牛奶又是安媛好意給她買來的, 蘇湄盯著牛奶看了好一會兒, 最後還是把它給喝光了。

不就是沒有味道的牛奶,她還沒有嬌氣的喝不下去。

天氣正在漸漸變暖,可室內外的溫差還是有些大,蘇湄一進教室的時候,就覺得熱氣撲麵,差點沒忍住把外套給脫了。看了一眼滿教室的男生, 不由歎了口氣。

這一屋子的男生,裏麵能不熱嗎。

“蘇湄,你歎什麽氣?有什麽煩惱嗎?”就坐在門口的班長不意外的聽到了蘇湄的歎息,隨機關心了一下。

蘇湄搖了搖頭,指了指屋裏的男生們,說道:“這一屋子的男生,怪不得我覺得裏麵特別熱。”

“那可沒辦法,總不能把人趕一些掉,畢竟男生也變不成女生。”聽到了蘇湄的話,班長直接笑了出來,轉頭就對後麵的一大幫子同學喊了一句,“你們可趕緊冷卻一下,班裏的兩位班花可是嫌教室熱了,要是她們都跑了,我們班就沒女生了啊。”

“知道了班長,不用你說,我們馬上冷卻下來。”後麵的男生聽到了,嘻嘻哈哈的跟著附和。

這下子,全班都笑了起來。蘇湄一邊笑著,一邊拉著安媛走到了位置上,教室裏的歡笑一直等到程教授過來的時候才停止。

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程教授的心情似乎特別好,進來的時候還打趣了他們:“我在走廊就聽到你們笑聲了,什麽事情讓你們這麽開心。”

“我嫌他們坐在教室太熱了,班長說讓他們冷卻一下。”蘇湄眨了眨眼,笑著對程教授解釋道。

感受到了這群學生們的朝氣,程教授也笑了:“你們這群男生也是該冷靜一下。”

班裏的氣氛其樂融融,上課的時候大家也格外的活躍,程教授的講課進度也快了許多。

等到下課的時候,程教授也沒有馬上就走:“我相信課代表已經說過了,我接下來的事情,現在就先著重講一下,一個,關於和我回首都學習,大家可以自己報名,但是提前說明一點首都的條件比這裏好,不代表過去的學生就能過的好,因為接下來,我會帶著考古隊一起去西部考古。”

“還有一點,是值得高興的,那就是國家的考古部門昨天連夜打電話告訴我,四羊方尊已經找到,並且被人送回了國家,現在已經運在路上,大約三天後就能抵達首都。”

“是我們想的那個四羊方尊嗎?”班長有些驚訝,迫不急的的追問。

程教授笑著點了點頭,這下,他開心的原因大家也都清楚,還不是國寶已經找到了,這對考古學的人來說,不就是天大的喜事嗎。

一想到他們以後有機會可以見到那尊四羊方尊,班裏的同學都十分高興,連帶著下課也忍不住繼續討論這件事。

程教授把直接找學生們的目的和未要做的事情全部都說了一遍,也就代表著他的心裏已經有了人選,這是需要一些時間,等到時候再把人帶走。

蘇湄對這個並不感興趣,現在她最感興趣的,就是阮東俊是這麽做到直接聯係了上麵的人,要把四羊方尊給交上去的。

“舅舅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安媛感歎道,她還真沒想到舅舅轉眼就能把東西給交上去。

“或許到時候我們可以問問。”蘇湄沒有直接說,也許他上頭有人。

安媛點了點頭,也就把這件事給揭了過去。畢竟她現在的首要目標不是他舅舅那尊已經交上去的四羊方尊,而是接下來的考試。

苦哈哈的她,已經報名了英語四級考試,考試的時間就在四月份,然而她還沒有開始看書。

“阿湄,你英語好不好?”安媛想了一下,問道。

她的英語是出了名的差,去年高考也不知道是踩了什麽狗屎運才會考了一個不錯的成績,但是她依舊夠不上首都學府,隻能來到這裏,好在z大的考古專業是全國有名的,這讓她開心了一下。

搜索了一下,蘇湄點了點頭:“應該不錯。”

“拜托你,輔導我的英語吧。”安媛一聽到蘇湄說她的英語不錯,雙手合十,眼睛亮亮的看著她,就像是看到了水的沙漠旅人。

“行啊。”蘇湄笑著揉了揉安媛的腦袋,沒有拒絕她。

聽到蘇湄願意輔導自己的英語,安媛高興了起來,拉著她就要出去吃午飯,最後還是被蘇湄給拉回了學校,硬是在食堂吃了飯。

“同學,我來問一下,你找到古琴了嗎,需不需要我去找部長說,讓她幫忙找?”吃了飯之後,趁著午休的時間,那個小幹事又過來了。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73.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