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八零暴力軍嫂 > 第74節

八零暴力軍嫂第74節

看到她熱切的眼神,蘇湄微笑:“不用了,我已經買好了,第一次彩排時什麽時候。”

小幹事搓了搓自己的手,感覺有些不好意思:“部長說定在了下個月四號,但是不知道要不要改時間,如果有更改我會來找你的。”

“可以,對了,我的節目是流水。”蘇湄想了想,轉頭又說了一句。

點了點頭,記下了蘇湄的節目後,小幹事笑嘻嘻的讓蘇湄注意休息後,轉頭就屁顛顛的離開了。

她沒想到蘇湄竟然會這麽好說話,自然也就開心的快要飛起來了。

等到小幹事離開後,蘇湄關上門,回頭就看見了捧著杯子站她背後的安媛。

“嘖嘖,我怎麽覺得你快要把人家小妹妹給勾引過來了呢。”她可是看見了小幹事麵對蘇湄的時候,那副含羞帶怯的模樣。

怯生生的就像是看到了情郎的姑娘。

蘇湄也不害羞,走到安媛麵前的時候,伸手用食指抬起了安媛的下巴:“這位姑娘也是愛慕我?”

“一邊去,我可不勾搭有夫之婦。”安媛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直接拍開了蘇湄的手,轉身就進了浴室,開始洗杯子。

然而蘇湄也不知道,為什麽躲開了開學那幾個人之後,自己的女生緣就這麽好。不過這樣不妨礙她的生活,多交一些人對她也算是有好處。

一想到自己結交的人會漸漸變多,蘇湄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

“你說,我們弄一個會員怎麽樣。”拿著本子開始做筆記的蘇湄等到安媛出來後,看著她,一臉興奮,“不少大牌店都有會員製度,我們的冷飲店也可以來一個,累計消費多少,可以享受打折,買的多了有贈品。”

“我聽舅舅說,國外有一個叫星爸爸的咖啡店,他們會用銷售會員卡的方式留下客戶,比如花了五美金買了一張,然後會有送買一送一的券,生日會送禮物。”安媛摸了摸下巴,覺得蘇湄的想法挺好的。

“可以試試,但是不一定有人會買。”安媛中肯的評價。

麵對安媛,蘇湄露出了一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表情,她想到了自己要這麽來營銷自己的冷飲店了。

學校要舉辦校慶,校方肯定會出一個購置和設備的錢,但是剩下的都是交給學生會來處理,如果他們想要舉辦一個讓大家難忘的校慶,後麵要花費的人力物力,自然隻會多不會少。

那麽,那些錢哪裏來?學生會每個月都會公布明細賬,蘇湄有時候路過瞄一眼,也能記得,上麵的錢並不是很多,學生會舉辦的各種活動都是想要開支的,能夠向學校申請的錢也隻有那麽一些。

如果她用冷飲店的名義去讚助,就能再加大一波宣傳,大家共贏互利,何樂而不為。

不過現在還不是她出麵的時候,如果想要讚助,學生會的人也會出去拉讚助,還不到她上趕著要給他們讚助的時候。

看了一眼被她豎在地上的古琴,蘇湄把它拿了起來,打開琴盒,除了鬆石間意外,還有幾本琴譜。

拿起了依舊泛黃的琴譜,蘇湄小心的翻開了它,摩挲著有些粗糙的紙頁,滿滿的都是感動。

隻是蘇湄現在沒有時間去看裏麵的琴曲,她已經太久沒有碰古琴了,想要演奏流水這樣的大曲子,一個月的時間,隻能說勉強能夠彈奏下來。

從琴盒裏麵取出了鬆石間意,蘇湄摸了摸琴弦,撥弄了一下,聲音從鳳沼內傳出,低沉纏綿,音色極好。

“這就是古琴?”安媛站在蘇湄的背後,看著被她平放在腿上的琴,問道。

作者有話要說:  噠噠噠,感覺又收獲了好多小可愛,麽麽麽

第078章

隻有七根弦, 真的能彈奏出一首曲子嗎?

安媛看著比古箏明顯小了一大圈的古琴, 有些疑惑。古琴隻有七弦,上麵卻有十三個白色的圓點點, 安媛看了好久,也沒有明白它彈奏的原理。

蘇湄卻是輕笑了一下,撥弄著琴弦, 左手在弦麵看似輕柔的按壓,一小段琴聲響起, 安媛睜大了眼睛, 一臉敬佩的看著蘇湄。

“家裏讓我去學古箏的時候, 帶著指甲撥弄我覺得就已經夠煩了,你這樣按壓,手不會痛嗎?”安媛可是看見了蘇湄實打實的用手指將琴弦按在了琴麵,感覺她滑動的時候,手指忍不住發疼。

“要不你試試。”眨了眨眼, 蘇湄笑著看向安媛, 對她發出了邀請。

安媛連忙搖了搖頭, 後退了兩步, 沒有上前。

收好了琴,蘇湄站了起來。

下午還有體育課,托校長的關係,蘇湄免上了這個學年的體育課,所以加下來的時候,都是她休息的時間。穿上了大衣, 蘇湄拿了錢包就要出門。

“你要去店裏嗎?”看到蘇湄的架勢,安媛問道。

“我去看看現在怎麽樣了,順便問問錢素,有沒有學生會的人過來找讚助。”蘇湄說道。

“快去吧,我等你回來。”安媛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手打在門柄上,蘇湄回頭微笑著看向安媛:“別忘了,你也要被單詞哦,距離上課還有一個小時,你可以背三十個,順便鞏固前麵的單詞,加油,我相信你。”

感覺遭受了來自學報的一萬點暴擊的安媛時間安靜了下來,默默的拉開凳子開始背單詞。

來到冷飲店的時候,裏麵站著一個陌生的姑娘,看見蘇湄進來,麵帶笑容的對著她說了一聲歡迎光臨。

“我以前沒見過你,是新來的嗎。”蘇湄看了一眼,錢素似乎出去吃飯了,走到前台和姑娘先聊了兩句。

小姑娘臉蛋圓圓的,紅撲撲的還掛著甜蜜的微笑,看著蘇湄就覺得心情格外的好。

“我上周才過來當學徒的,但是這些冷飲我都會調,你放心。”小姑娘還以為蘇湄擔心她調的不好,還拍了拍胸口保證了一句。

“那,給我來一杯熱牛奶,要加糖。”蘇湄笑了笑,點了一杯牛奶。

小姑娘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愣了一下:“熱牛奶嗎?”

“對。”

“好的,麻煩先做一下,我馬上做好。”說著,小姑娘就開始動了起來。

蘇湄坐在邊上,翻看著前不久添置的書籍,等著錢素回來。

很快,小姑娘就端來了冒著熱氣的舅奶,放在蘇湄麵前的時候還叮囑了一句:“小心燙哦,如果不夠甜可以叫我一聲,我再拿糖過來。”

“謝謝,你叫什麽?”蘇湄握著熱乎乎的牛奶杯子,眼帶笑意的看著小姑娘。

“我叫喬曦。”小姑娘臉比剛剛還要紅一些,也不知道是因為熱的還是害羞。

“老板?”錢素從後廚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了蘇湄在和新來的小姑娘說話,有些意外。

沒想到麵前的美人會是自己的老板,喬曦臉刷的紅到了耳垂,忽然有些不知道該這麽開口。

“我過來看看,順便問一下,有沒有學校的同學過來拉讚助。”對著錢素點了點頭,蘇湄說明了來意。

錢素拍了拍喬曦的肩,讓她去後麵吃午飯,自己坐到了蘇湄的對麵:“有倒是有,但是我說老板不在人就走了。”

“這樣。”蘇湄低吟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

錢素也不知道蘇湄是蘇湄態度,隻能等著她說話。

“如果下次還來,就讓他們到女生三棟宿舍五樓016來找我就是了。”蘇湄想了想,決定讓他們直接過去找她。

“好的,老板。”既然蘇湄都這麽說了,錢素自然不會多說什麽。

不過她也大概能猜到蘇湄要做什麽。

“還有一件事,我打算接下來試試會員製度……”蘇湄把直接和安媛想的東西告訴了錢素,讓她準備一下資料,打算趕在校慶之前全部弄好。

錢素把蘇湄的要求全部給記了下來,並表示自己回盡快把一切都準備好,等到時候就直接給蘇湄看。對於錢素的能力,蘇湄一直都是信任的,她都這麽說了,蘇湄自然也就放心的把事情都交給她。

等到蘇湄離開後,喬曦從後廚出來,看著錢素,有些感慨:“老板好年輕啊。”

“老板比你還小呢。”錢素微笑著收起了記錄的本子,對喬曦說了一句。

“真的假的?”喬曦還以為蘇湄隻是看著小,沒想到真的比她小。

“老板現在才大一,虛歲二十,你覺得她比你大嗎?”錢素反問了一句。

喬曦拚命搖了搖頭:“我二十的時候還在家裏玩呢。”

喬曦沒想到自己偷偷從家裏跑出來,找到的第一份工作,竟然就能遇到一個了不起的老板。握了握拳頭,她決定要向這個小老板學習,好好的發展自己的事業,避免到時候被家裏找到了也依舊被催婚。

不知道自己已經收獲了一個超級迷妹的蘇湄這會已經回了宿舍,在盤算著到時候如果學生會的人過來找她讚助,要提什麽條件比較好。

不到兩天,學生會的人就找了過來,因為讚助的事情相當重要,過來拉讚助的不是一般的小幹事,而是作為下一任學生會主席候補的現任秘書處學姐。

“沒想到學妹年紀輕輕,就有這麽大的本事。”看見蘇湄的時候,秘書處學姐不由感歎,“這次來,是想尋找一個讚助商,希望學妹給我一個介紹的機會。”

“校慶的讚助我很樂意,就是不知道,學生會說的讚助,會有什麽對讚助商的福利?”蘇湄笑笑,拉開凳子坐了下來,雙手交疊放在腿上,看著對方。

秘書處學姐笑了笑,把手裏的資料拿了出來:“我們到時候會發入場券,到時候會寫上讚助商家,而且橫幅也會寫上讚助商。到時候也會有外校的學生,能夠一定浮動的帶動讚助商的生意。”

聽完,蘇湄點了點頭,笑了:“就這麽一點?”

“這已經是我們能做出的最大誠意了。”秘書處學姐愣了一下,認真的回答。

“你們想要讚助的金額呢?”

秘書處學姐翻開了冊子,看了一眼:“五百。”

“五百可不是小數字,而你們開出的條件也隻有這麽一點,拉讚助可不是那麽容易的。”蘇湄並不想這麽輕易的就讚助他們,畢竟不趁機多打一些名氣,她不就是做慈善了嗎。

“我想著並不會虧,我們能夠為貴店拉到的人絕對不止五百,到時候你們的收益隻會多不會少。”秘書處學姐到底是一個有能力的人,麵對蘇湄的問話,一點也沒有退卻,“而且校慶當天還會有活動,我們願意為貴店留出一個攤位,免費使用,活動期間也會給貴店做宣傳。”

“如果你們報幕的時候也願意加上我們店的名字,我想讚助並不是問題。”一個校慶節目自然不少,她想全程多次報到他們的店,才會讓大家印象深刻。

那些過一遍就忘記的東西,她不怎麽稀罕。

秘書處學姐沒想到蘇湄會打這個主意,也沒有反應過來,好久才開口:“這個我需要和文藝部還有會長申報了,如果你願意讚助,我想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如果你們願意,我想到時候還可以為出演嘉賓和後場人員送上一杯奶茶,作為感謝。”蘇湄也不怕他們不答應,說完自己最後的條件,就站了起來,“我下午還有課,就先回去了。”

秘書處學姐點了點頭,站起來就要送蘇湄回去。等到她上樓了之後才反應過來,今天周末,下午哪裏來的課?

然而她就是現在反應過來也來不及了,蘇湄已經上了樓,並且回到了宿舍。

“走,帶上你的劍,我們去練練。”閑來手癢,近期的事情都解決完了,蘇湄從衣櫃裏拿出了劍,叫上安媛,打算去操場練劍。

正在低頭奮力做試卷的安媛聽到可以出去活動,刷的一下站了起來,拿上劍就跟了下去。

周末的操場人不少,除了情侶在那裏秀恩愛之外,還有不少社團聚會玩遊戲的。好在操場足夠大,就算有了一大群人,也留有空地,讓蘇湄手把手的教導安媛。

“下盤要穩,站不穩怎麽出劍。”蘇湄看到安媛的站姿,皺了皺眉,“手腕不要太緊,柔才能轉的動劍,像這樣。”

蘇湄拍了一下安媛的背,讓她挺直,然後甩掉了劍鞘,手腕柔和的輕輕翻轉,劍花就這樣輕鬆的耍了出來。

看著蘇湄意氣風發的模樣,安媛覺得她才是最像孕婦的那個,做什麽都笨拙,還沒有蘇湄這個真正的孕婦來的厲害。

甚至,她還比蘇湄胖。

老天不公!

像是察覺到了安媛的心情,蘇湄將劍收在腿側,退到邊上,留給了她一定的空間:“我自小學劍,用的熟練也是正常,你剛剛開始,又不勤加練習,手腕僵硬也是一開始學習的人會犯的毛病。”

作者有話要說:  後來查了,英語等級考是99年6月開始的,但是已經寫了,就……原諒我偷懶吧,反在現在已經寫到了91年了,求不打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八零暴力軍嫂。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686-0-74.html

類似《八零暴力軍嫂》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