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15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15節


那官員還不滿意,涎著臉嘻笑:“難道吳大人做那事,就是一動不動,兩人跟啞巴似的?”


吳尚書聞言眼眸中一片赤紅,卻假裝斥道:“別太過分,把輕黛姑娘嚇到可不好。”


眾人不依不饒,吳尚書隻能一臉為難的和輕黛照做。


耳邊傳來那些男人淫-浪的笑聲,清音未曾見過這般放-蕩無-恥的畫麵,不由麵紅耳赤,不敢直視,尤其是蕭成還在她身旁,便低垂了眸,假裝飲酒。


這時,耳邊傳來輕黛那嬌滴滴的哼嗯聲,令得清音身子一僵,更不敢抬起頭來看蕭成的臉色。


“不知曉第一位破清音姑娘身子的男人是誰?”


就在清音心亂之際,耳邊突然傳來吳尚書不懷好意的聲音,清音柳眉一蹙,不覺抬頭,便對上吳尚書那雙色眯眯的眼睛,心下不悅之極,卻隻能隱忍,正要回話。


蕭成眉眼一壓,而後卻勾唇一笑,“吳大人為何越過我,去問清音姑娘?”


吳尚書笑嘻嘻道:“誰人不知曉蕭大人不愛女色,問你有何意思,不如問清音姑娘。”若不是礙於蕭成在,他們玩得更野。


清音不願麻煩蕭成,便幹脆地回答:“奴家未有男人。”


清音本以為吳尚書能夠就此罷休,卻沒找到他咄咄逼人:“清音姑娘到了這風月場所,竟還是個清清白白的姑娘?你定是在說慌,該罰三杯。”


另幾名官員也紛紛附和吳尚書的話,弄得清音又羞又氣,卻又無可奈何,她攥緊了手,忽然大腿膝蓋傳來微癢的感覺,像是什麽東西拂過,她一垂眸,有些詫異地看著壓在自己膝上那片華貴的衣料,寬袖底下,她的手被蕭成的大掌握住,她能感覺那沉穩可靠的力度。


“清音姑娘,不勝酒力,我代她喝。”但見蕭成目不斜視,麵不改色地說道。


吳尚書嘿嘿一笑,故意為難道:“你代她喝酒得罰十杯。”而後想了想,又怕蕭成以為他故意為難他,便補了句:“如果清音姑娘肯敬蕭大人皮杯麽,三杯即可。”


蕭成深眸微凝,而後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不過十杯酒而已。”言罷不露聲色地收回手。


清音感激他的維護,見他拿起酒壺,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蓋住了他杯子,聲音帶著點著急的意味,“慢著。”


耳邊傳來清音嬌嗔似的聲音,蕭成瞥了那隻柔軟嫩白的手,濃眉微皺,然不等他說話,清音已將視線轉向吳尚書,她眼眸斜溜他了一眼,似嗔非嗔道:“吳大人說好的三杯,可莫要欺負人。”


蕭成因為她的話,心不由狂跳了下,而後眉頭皺得更深。


吳尚書被清音嗔了一眼,頓時感覺心癢難耐,他笑得一臉曖昧:“當然是三杯,皮杯。”


清音腰肢一轉,目光落在蕭成如玉雕般精致深刻的俊臉上,視線下移,是他沾了酒水的唇,此刻它緊抿著,透著淩厲迫人的氣息。


他身材偉岸,坐著亦比她高出許多,如果他不肯配合,敬皮杯著實困難,她這也是為他好,隻希望他不要不識好歹。


這般想著,她突然鼓起勇氣,起身坐到他的腿上,一彎玉臂勾著他的頸項。


這姿勢過於親密狎昵,蕭成身子一僵,下意識地就要拉開她,但他的大掌隻是最終停在她的背上,不願意讓她在眾人麵前丟臉,便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低斥道:“胡鬧。”


“我這都是為你好,你想喝死麽?”清音也顧不得臉紅害羞,也壓著聲音說道,說完就拿起酒壺。


蕭成沒想到會被她罵,深眸在瞬間愣怔後,又恢複了鎮定,他凝視著她冷豔的臉,然後是那雙美麗的眼眸,那雙眼眸裏麵完全沒有含羞帶怯之色,隻有豁出去般的決然。


清音往酒杯傾滿酒水,纖腕捧起將酒灌入口中,而後轉向蕭成,見他目光冷厲,唇緊閉著。


果然不肯配合的。


清音將口中的酒吞入腹中,低聲恨恨道:“你是不是想看我丟臉才高興?”


“你何必……”蕭成無奈地低歎。


何必?她隻是不想一直欠他人情,感覺他的態度軟化,清音心下鬆了口氣,隻是兩人身高的差距給她帶來了很大的難度,她一發狠,索性伸手將人推倒在地毯上,而後騎身而上,感覺蕭成瞬間的僵硬,她也裝作不知,直接拿起酒壺仰頭將酒灌入口中,而後俯身唇貼上蕭成的唇。


蕭成眸光一暗,不由微張嘴。


清音將酒水淋淋漓漓地盡喂進蕭成的嘴裏,蕭成無奈,隻能縱容她芳口的酒渡進他的口中,然後將酒吃進腹中,也不知道是酒太過於烈,還是其他原因,蕭成隻覺體內掀起了一股燥熱。


清音心無旁騖地又喝了一口酒,正要喂過去,卻見蕭成目光一錯不錯地緊攫著她,不由一怔,而後臉微微的紅了,莫名地扭捏起來,卻仍鼓起勇氣,將酒喂過去。


溫熱柔軟的唇讓蕭成失了神,大掌不由自主地搭上那柔軟的腰肢輕輕摩挲著,唇角不由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


席散之後已將近亥時,城門已關,眾人大多都醉醺醺的,便都留宿在了慶園。


清音和煙兒回了蕭成為她們準備的客房,室內寬敞潔淨,家具一應俱全,繡枕錦衾熏得香軟。


有仆婦抬來熱水,清音先沐浴了,煙兒隨後,待稟著蠟燭從浴室出來,見清音仍慵懶無力的靠著椅子上出神,“清音,還不睡?”


清音看了她一眼,搖搖頭,她一點睡意也無,滿腦子都是在席中發生的事,當時她隻是不想欠人情,如今細細一回想,卻羞得無洞可鑽,自己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做了那樣輕浮的舉動。


聽說這裏離蕭成的寢居不是很遠,這讓清音心更加紛亂。


就在此時,有人敲門,煙兒走去開門,卻是吳尚書的貼身小廝,說是吳尚書今夜忘了給她們賞錢,要清音去他那取。


煙兒一聽便知吳尚書沒安好心,清音起身走到門口,客氣道:“夜深了,我們不好去打擾大人休息,明日再給也不遲的。”


所謂狗仗人勢,那小廝隨了吳尚書,亦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模樣,他抬著下巴,道:“大人明日一早便要回城處理公事,怕是趕不及的。”


清音神色清淡地應:“既然如此便下次再給吧,這大半夜去了叫人知曉,倒要說我們貪人那點賞錢了。”


那小廝有些不耐煩道:“我們大人最不喜歡拖著事情,清音姑娘可別為難我,我這會兒回去了,待會兒他還是要打發我來的。”


清音臉色微變,他話說到這份上,清音已經與理由拒絕,隻能讓煙兒陪同,跟著他去了。


到了吳尚書的屋前,小廝將清音請了進去,卻隻讓煙兒在外等著,清音毫無辦法。


進去時,吳尚書正坐在太師椅上,一張如麵盆相似的圓臉上有著笑容,一副等候已久的模樣。


清音斂去情緒,微上前曲膝行了一禮,“大人。”吳尚書聽得那泠泠的聲音,隻覺得心口發癢,仿佛被羽毛輕輕劃過,他笑眯眯道:“清音姑娘別站著,過來坐。”


清音並未上前,“夜深了,奴家不好打擾大人休息,大人不是有東西要給奴家?”


吳尚書笑著將桌麵上的描金匣子往前推一推,“這便是。”一雙閃爍著邪光的眼在她身上上下打量。


清音心口一縮,無奈隻能上前拿過匣子,她並沒打開查看,隻是:“多謝大人的賞賜,大人今夜想必十分累了,清音便不打擾大人休息了。”


隨著她的靠近,她身上那股脂粉淡香飄進吳尚書的鼻腔裏,足令他心蕩神搖,目光落在她嫋娜的身段上,“剛泡好的茶,先喝一杯再走吧。”


說著拿起兩隻茶杯,又拿起茶壺在兩隻茶杯中注入茶湯。


清音想到煙兒提醒過的話,不敢喝他給的茶,“奴家夜裏飲茶會無法入眠,大人的美意奴家心領了。”


吳尚書突然板下臉,冷哼道:“你這就是不給本官麵子了。”


清音太陽穴一跳,又看著吳尚書將其中一杯茶慢慢喝了下去,放心了些許,無奈坐下來,拿起吳尚書推過來的那一杯喝了。


兩杯茶後,吳尚書才滿意地笑道:“清音姑娘回房歇息吧。”


清音如釋重負,“多謝大人的茶。”言罷起身剛要走,忽覺腿一發軟,便又跌坐回椅子上。


清音心神一亂,不由看向吳尚書,見他一雙眼如針遇磁石一般緊緊黏在她身上,流露出色眯眯的神色。


清音知曉自己是被算計了,見他得意洋洋地摸著茶壺,想必是茶壺裏設了機關,心中不由懊悔異常。


“吳大人,你竟然在茶裏下藥。身為朝廷命官,竟做如此下三濫的事。”清音罵道,已顧不得他的身份,體內湧起一股熱流,她不由心慌意亂。


“我可沒有強迫你做什麽,就怕你待會兒會跟條母狗一般求我上你。”吳尚書終於露出真實的麵目,淫-蕩地笑道,言罷轉身往榻走去,準備等清音體內的藥效發揮作用。


吳尚書得意洋洋的往床榻走去,然沒走幾步,頭部傳來一陣劇痛,隨後眼前一黑,臃腫的身軀轟然倒地。


清音也沒想到自己會拿起桌上的茶壺朝吳尚書的頭上砸去,她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愣了下,而後扶了扶額頭,努力維持清醒後,踉踉蹌蹌地往屋門外走去。


外頭不見了煙兒的身影,沒有任何人,清音已然顧不得許多,搖晃著身姿,逃離此處。


月隱入雲中,周圍一片混沌,已然辨不清路徑,清音隻能胡亂奔走。


遠方一團團樹影看起來像是張牙舞爪的怪物,清音心如擂鼓,又慌又亂,腦子也一陣陣發暈,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寒冷的風一陣又一陣的刮來,她感覺臉上柔嫩的肌膚被劃得生疼,可是體內那股燥熱卻吹之不散。


就在她闖入一月洞門,以為即將回到自己的房間時,卻猛地撞入一堅硬結實的胸膛中,男人身上滾燙強悍的氣息席卷而來,讓她雙腿發軟,腰間無力,心口又熱又慌,什麽都無法思考。


“清音姑娘?”


直到頭頂傳來一道聲音,聲音低沉渾厚,無比的磁性,她感覺身體越來越灼燙焦渴,她突然恨不得緊緊抱住他,死也不放手,意亂情迷之際,不由嬌媚低喃,“大人,抱緊我……”


第24章 風雨


清音那句話太小聲,?蕭成沒聽清楚,撲在他懷中的女人一動不動,蕭成微皺眉頭,?抬起的手微滯,而後又垂下,?到底沒有推開她,?“清音姑娘?”


清音聽到蕭成嚴肅的聲音,?驀然恢複一絲理智,?嚇得她猛地退後。


抬眸看向來人,?看到那張熟悉的俊臉,?心口不由發燙。


月慢慢鑽出了雲中,冷月灑下清華,蕭成整個人仿佛籠罩在淡淡朦朧的光圈之中,身形如神袛般偉岸,?高不可攀,?又透著冰冷疏離之感。


“清音姑娘大半夜為何闖進本官的院子?還莽莽撞撞的。”蕭成神色冷漠地凝視著她,渾身透著威懾,讓人不敢親近。


清音這才知曉自己不小心闖進了他的院子,她想走,?可是她的腿不聽她使喚,?看著眼前這男人,她的血液仿佛沸騰起來,?清音撫著心口,急劇地喘息。


蕭成見她搖搖欲墜,?仿佛急病發作的模樣,自然顧不得斥責她,一個箭步上前扶住她,?關切道:“清音姑娘怎麽了?”


隨著他的靠近,清音隻覺得有一股電流襲遍了全身,渾身止不住地顫顫發抖,不由軟到在他懷中,她清冷的眸仿佛化作一汪春水,想到在宴會上他的體貼照顧,清音一咬牙,乞求道:“大……大人,幫我,好難受……”


蕭成看著她臉色赤紅,柳眉緊緊地蹙著,隻道她得了什麽怪病,心口莫名一慌,連忙將她打橫抱起往屋中走去,一邊柔聲安慰:“你忍耐一下,我待會兒去給你找大夫。”


“不……”被他抱在懷裏,清音隻覺得舒服了些,而後又更加的難過,像是隻能看不能吃一般,聽聞他的話,她用自己僅存的一絲理智道:“不……不要叫大夫……”她不想被人看到自己這般模樣,太過於羞恥。


蕭成沉了沉眉眼,不理會她的反抗,隻疾步朝房中走去。


清音那雙水霧蒙蒙的眼落在他那英俊剛毅的麵龐,腦海中不由閃過之前看到蕭成光著上半身的畫麵,她知曉他藏在衣服下的身軀多麽堅硬有力,肌肉緊致結實,塊壘分明,卻又不會過於粗獷,充滿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又想到先前他那霸道又強悍的吻,心跳不由越發劇烈,腦子慢慢變得迷糊,清音的手無意識地胡亂地伸過去摟住他的脖子,手摸著他凸起的喉結,遵循著身體本能,香滑粉嫩的丁香小舌微伸,像舔糖般舔上他的喉結。


蕭成腳步一滯,頓了片刻,聲音微啞道:“清音姑娘?”


懷中女子仿佛化身成了那妖豔放-蕩,吸人魂魄的花妖,軟軟地勾纏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嬌-吟低語:“大人,快一點……”


那軟媚勾魂的聲音令蕭成心神一蕩,瞬間有了反應,與此同時,閱曆豐富的他終於察覺清音是哪裏不對了。


懷中的軟玉溫香倏忽之間成了燙手山芋,蕭成腳步遲疑的停在屋門口,雙眸漸漸深沉,似這濃濃夜色。


耳邊是女人因藥物發作的急促喘息,在這寂靜深夜之中,卻無端讓人想到別處去,蕭成喉嚨滑動了下。


懷中的女人越來越不安分,她那雙小手不斷的摸來摸去,他是個正常男人,經不起這樣的撩撥。


蕭成刀裁般的鬢角浸了汗珠,他隱忍片刻,還是踹開了大門,將這危險的女人送進自己的房中。


四壁蟲吟乍止,室內闃寂無聲,隻有懷中女人連綿不斷的喘息聲,那一起一伏的柔軟撞著他堅-硬的月匈膛,磨得人心猿意馬。


蕭成沉著眸大步走進內室,將她放在床榻之上,這張從來沒有女人躺過的床上。


懷中那副高大偉岸的身軀剛一離開,清音心中不由感到一陣莫大的空虛與恐慌,害怕他撒手不管自己,她連忙拽住他的手臂,眼眸浮起一層晶瑩的淚光,聲音可憐兮兮的,透著一絲乞求:“大人,你別走……”


她此刻已然神誌不清,隻覺得體內仿佛有萬蟻在噬心,燒得她發慌,癢得她無處抓撓,她知曉這藥性的厲害,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麽做才能緩解自己這種痛苦,她隻能將蕭成當做唯一的救命稻草,連矜持也顧不上。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15.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