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18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18節


蕭成昨夜宿在書房,起來時,天才蒙蒙亮。


洗漱完,天光微曦,今日不上朝,府衙也沒有重大的事情,蕭成昨天安排了孫少尹今日早衙坐堂,因此他可以遲些再離開慶園。


他昨夜輾轉反側睡不著,便起來處理了些公務,至四更天才睡下,算來他才睡了三個時辰不到。


蕭成坐在椅子上,神色難掩疲憊憔悴,端起侍女送來的熱茶,喝了幾口,感覺精神好些了,才放下茶盞,往臥室而去。


隻是,去到臥室之時,清音卻不在了,他榻上的被褥枕頭疊得整整齊齊,若不是桌上的茶杯上壓著幾張銀票,蕭成幾乎要以為昨夜的一切都隻是夢。


他麵無表情地走到桌前,拿起那幾張銀票,眸中掠過一抹思索,初時不解其意,待反應過來,他頓時氣笑了。


這女人可真是……膽大包天。


作者有話要說:清音:服務不錯,賞你的。


第26章 塗藥


在回紅袖坊的路途中,?清音一直沉默不語,隻以手支額,神色疲憊地靠在幾上,?閉目養神。


煙兒安安靜靜地坐在她的身旁,隻是圓圓的杏眼兒一直直勾勾的盯著清音,?那嬌憨可愛的小臉盡是欲語還休之色。


煙兒看著她衣裙褶皺,?雲鬢斜亂,?那原本冷豔瓷白的麵龐此刻仍透出桃花之色,?眉目間隱隱含著一絲春情,?一副海棠經雨的模樣。


再有今日見她走路那別扭的姿勢,?是個人都看得出來發生過什麽。


看蕭大人那般高大偉岸,又強壯有力,便知他那方麵也是厲害的,而且久曠之身,?可不血氣方剛麽,?隻是把人折騰成這樣,太不會憐香惜玉了。


煙兒越想越臉紅,她還是孩子,不能想這種羞人答答的事,?她搖了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事趕忙拂出腦海。


忽聽得清音一聲歎息,抬頭一看,?清音緩緩睜開雙眼。


那雙眸原本清冷而沉靜,如今卻有了細微的變化和情緒,?是若有似無的風情與淡淡的哀怨。


“煙兒,你有什麽話盡管問吧。”清音有些不舒服的動了動身子,隻覺得那裏有些疼,?這是蕭成先前沒用手時弄的。


她未經曆過男人,而蕭成……想到自己看到的那東西……清音臉上無法控製地起了抹薄紅,隻能說兩人不大合適。


又或者說是自己活該,非要坐在上麵,隻是當時她受藥物控製,神智不清無法控製自己的行為,如今,她真想把那段記憶從腦海中抹去,她從未那般恬不知恥過。


光想想,她都想立即死去。


“昨夜到底是怎麽回事?你不是在吳尚書的房間,怎麽突然又去了蕭大人的房間?”煙兒忍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問了出口,原先見清音神色嚴肅,她都沒敢問。


聽到吳尚書,清音眼眸中不由浮起一抹恨意,


隨即又歎一聲,低垂眼眸,掩著眸中情緒,說道:“你說得對,那吳尚書的確無-恥,隻會些下三濫的招數。”


煙兒先是一怔,而後大吃一驚,眼底也湧起了一層憤怒之色,“那王八蛋給你下藥了?”


清音看了她片刻,見她小臉絲毫不掩飾關心和憤憤不平,便沉默地點點頭,清音向來喜歡把所有不好的事藏在心裏,不願意與人訴說,也不願表現出來,但看到煙兒這般模樣,她心裏不由感到一絲暖意,“不過他沒有得逞。”


煙兒眼珠子滴溜一轉,頓時明白過來,吳尚書沒有得逞,因為蕭大人半路截胡了。


煙兒鬆了口氣的同時,小臉頓時露出一抹曖昧之色,她笑嘻嘻道:“所以,你和蕭大人昨夜是不是顛鸞倒鳳了?”


清音沒想到她如此直接的問了出口,臉上脖子上瞬間漫起一層粉色,不知怎的,她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過昨天自己看到的畫麵,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男人那雄赳赳氣昂昂的可怕東西。


這般想著,身體無法控製地又開始熱了起來,四肢發軟,清音內心升起懊惱之色,看來這藥效還未完全過去,她輕咬下唇,嗔了煙兒一眼,“煙兒,此事以後都不要再說了,蕭大人隻是為了幫我,這也是無奈之舉。”


煙兒見她羞急發嗔的模樣,連忙伸手捂住了小嘴,這的確非自願之事,清音畢竟是受害者,煙兒不好再打趣她,“好了,我不說了。”


清音看著煙兒沉默片刻,突然輕聲開口道:“煙兒,你幫我找點藥吧。”說此話時,她臉上有些難為情。


“什麽藥?”煙兒問道,而後突然恍悟過來,“避子藥?”


清音聞言臉上的紅暈不由加深,她和蕭成根本沒做到最後一步,當然不會有孩子,清音有些難以啟齒,但還是說道:“塗在那處的藥。”


煙兒先是一怔,而後反應過來,小臉也瞬間變得紅彤彤的,卻一臉曖昧地看著清音,內心不禁感慨,蕭大人是真的猛阿。


“好的,我去幫你要,坊裏的很多姑娘都有的。”


轎子進入了一條熱鬧的街,街道兩旁,建築鱗次櫛比,商鋪林立,還有很多小販在街上擺著賣早點的攤子。


這會兒日頭已打東邊升起,街上人來人往,車馬駢闐。


這時一陣誘人的肉香味飄進了轎中,瞬間勾出了煙兒腹中的饞蟲,她不由咽了咽口水,而後肚子猛地咕嚕響起來,引得清音不由睜開眼睛看向她。


煙兒有些羞赧,小臉紅了紅,然後小嘴一撅,抱怨道:“昨天我可是擔心了你一整天,吃都沒吃好。”


“是是,難為你了。”清音莞爾一笑也不戳破她的謊話。


“好想吃牛肉餅。”煙兒揉了揉扁平的肚子,哎呀呀喊道。


聽聞此言,清音忽然想起,當初和白玉煙兒三人坐在沈墨的馬車上,也是經過這街道,煙兒也是肚子咕嚕咕嚕的響,然後沈墨便吩咐停了馬車,派人下去買了幾個羊肉餅回來。


沈墨的馬車華麗又精致,裏麵點著上等的龍涎香,可因為那牛肉餅,散發著清香的馬車瞬間充斥著肉的味道,可那貴公子卻渾然不在意,臉上總是依舊掛著溫文爾雅的笑容。


清音知曉,沈墨有意討好白玉。


聞到那股牛肉味,清音內心不由有些傷感,想著白玉如今不知怎樣了,前段時間她來了書信,道她在安陽很好,卻隻字未提她和沈墨的事。


清音讓轎子停在一柳樹下,而後對煙兒道:“煙兒,我在這轎子,你去買吧。”


煙兒瞬間來了精神,笑嘻嘻道:“我會很快回來的。”


煙兒下了轎子,在那牛肉餅攤前排起了隊,這家的牛肉餅十分好吃,每次排隊的人都挺多,肉香味在空氣中飄散出來,煙兒杏眼兒亮晶晶。


前麵隻剩一人了,那人穿著鮮麗,身姿飄逸,看起來是個少年。


那人買了三個牛肉餅,付了錢,一轉身便麵衝了煙兒,兩人四目相對,裏麵皆有些驚訝之色。


少年是李鈺,今科狀元李鈺,先在翰林院當編修。


十八九歲的年紀,生得麵如傅粉,唇若塗朱,俊麗倜儻。


看到煙兒,他眼眸掠過一絲驚喜,“是你……”


當初他丟失了給母親抓藥的二十兩銀子,是這位小姑娘守在原處,一直等著他返回來,把銀子還給他,隻是當時他走得匆匆,忘記問了她姓名,沒想到竟在此地遇見。


“哥哥,是你阿,好巧,你也來買牛肉餅阿。”煙兒看到他也有些開心,隻是他那張俊美的臉卻沒有牛肉餅有吸引力,她一邊和他說,一邊盯著牛肉餅攤,怕被人搶先,也顧不得看他,便衝著那老板道:“老板,我也要三個牛肉餅。”


那牛肉攤的老板一臉抱歉道:“小姑娘,實在是抱歉,牛肉餅已經賣完了,姑娘下次再來吧。”


煙兒頓時如雷轟頂。


李鈺仍在旁站著看她,小姑娘梳著雙丫髻,梳頭戴朵小紅花,著一身粉色縐紗裙,臉圓嬌俏,臉頰兩旁兩淺淺梨渦,方才還笑得一團爛漫,此刻聽聞牛肉餅沒了,小臉頓時垮下來,


看得好不委屈,李鈺看得十分不忍,想也沒想,就把自己的牛肉餅全部遞過去,“姑娘不介意的話,我的給你好了。”


少年意氣風發,烏木般的黑亮眸子透出一絲真誠,臉上明媚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煙兒不由滿心歡喜,她圓潤白皙的小手緩緩伸過去,不好意思道:“我拿一個就好。”她想了想,笑盈盈地問:“哥哥,你自己一個人吃嗎?”


李鈺微笑點點頭,心裏隻覺得她那一句哥哥甜得叫人心口發酥。


煙兒見少年他笑容十分溫潤可親,不由鼓起勇氣,又伸出小手,嫩聲嫩氣道:“我拿兩個吧,我還有一位同伴在轎子裏,我們三人剛好一人一個。你放心,我不占你便宜,我把兩個牛肉餅的錢給你。”說著就要往荷包裏掏錢。


李鈺阻止她,笑答:“不用了,上次你幫我撿回銀子我還沒來得及感謝你。”


煙兒將銅錢拿出來,塞到他手中,臉上是無比認真的神色,“一碼歸一碼。”


她笑容嬌俏可愛,李鈺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而後問:“不知姑娘叫什麽名字?”


“我叫煙兒,是紅袖坊裏的丫鬟。”煙兒報了姓名,而後回頭看了眼轎子,怕清音等急,便和李鈺說道:“哥哥,我先走了。謝謝你的牛肉餅。”說著便小跑著回到了轎子。


李鈺目送著那抹靈動的身影,直到那人兒進入轎中才收回失笑,他垂眸看了掌心裏的幾個銅錢,臉上笑意不由加深。


煙兒剛上轎子,便對上清音投來的一隱有深意


的眼神。


煙兒被看得有些發毛,不由撅了撅小嘴,“清音,你做什麽盯著我看?”


清音常常被煙兒打趣自己和蕭成的事,為此頭疼不已,此刻抓到她的小辮子,突然想回報她一下,她莞爾一笑,感慨道:“我們煙兒長大了,有情哥哥了。”


煙兒聞言一怔,而後頓時紅了小臉,氣呼呼道:“什麽情哥哥,我哪來的情哥哥?”


清音方才透過窗已然看到一切,而且她會讀些唇語,“既然不是情哥哥,為何一直叫人家哥哥,還叫得那般甜。”


煙兒本來沒往那方麵想,經清音這麽一說,倒是覺得那李鈺生得很好看,脾氣也好,看起來還很好相處,煙兒本是情竇初開的年紀,越想越害羞,一時之間耳根都紅透了,她目光閃爍地解釋道:“因為我不知曉的他的名字啊,他看起來那麽年輕,就隻好叫哥哥了,他生得白白淨淨,唇紅齒白的,我才不喜歡,我喜歡高大威猛的。”


“哦……”清音不知道想到了什麽,突然掩唇輕笑,“是了,我記得你喜歡門上貼著的那關公老爺。”


“……”煙兒頓時氣鼓鼓的,咬牙切齒道:“你學姑娘取笑我。”


清音擔心她真生氣,便安撫道:“好了,我不打趣你了。”


煙兒哼一聲,背對著她而坐,一副賭氣模樣,可是心裏不由自主地想到李鈺,而後小臉更加紅了。


*


這一日,蕭成休沐,邀了好友陳左生來射圃射箭。


蕭成著箭袖玄服,束發籠冠。蕭成取箭搭上弓,一雙銳利黑眸微凝,而後手一鬆,箭離弦,勢如破竹,砰的一聲,正中靶心。


坐在篷內的陳左生看著他昂藏偉岸的背影,不由發出一聲喝彩道:“大人箭術越來越好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麽,蕭成深邃的眼眸微黯,突然失了興致,他放下弓箭,大步走進棚內。


見他臉上有些陰鬱,陳左生風流眉眼一揚,笑道:“大人有心事?”


這幾日,蕭成與他見麵時,偶爾會走神,不知在沉思什麽,這在之前從未有過。


“無。”蕭成聲音冷沉,一撩衣擺端坐下,拿起茶盞,卻不喝茶,他淩厲的目光落在陳左生那風流倜儻的臉上,微眯了眯。


陳左生總覺得他在算計什麽似的,被他盯得心裏發毛,陳左生不由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臉頰,“竹君,你有什麽話直接對我說便是,不要這般盯著我。”陳左生親切的喊著他的字,見他依舊麵色沉肅,陳左生更加忐忑不安,忽想起什麽似的,他從袖中掏出一百兩銀票,將它放到桌上,推倒他近前,“這是上次借你的一百兩,忘記還你了。”


蕭成看到那銀票,眉宇之間更添幾分寒氣。


陳左聲額角抽緊,“難不成還要利息?”


“不必。”蕭成神情淡淡地將銀票收下,看起來並不是因為錢的事,陳左生看著他的目光又落回到他的身上,又是那高深莫測的神色。


就在陳左生後背直冒冷汗之際,蕭成終於沉聲開了口:“你與飄飄行那事之後,她可曾給過你錢?”


那事?陳左生先是一愣,而後反應過來,不由驚奇地看著他,蕭成神色卻一派從容。


而就在細想之後,陳左生頓時明白他這幾日的恍神是因何事,“你和清音姑娘……在一起了?”不怪他沒有猜別的女人,他就沒見過他除了那誰和哪個女人親近過。


蕭成皺了皺眉,以不悅掩飾心頭的窘迫,他,“你隻需回答我的問題。”


“有是有過……”陳左生想了想,道。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18.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