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19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19節


“是在何種情況下?”


“有時候是情趣,有時候是置氣。”


蕭成問得嚴肅,陳左生回得幹脆。


“情趣……你應該明白,就是角色扮演,她演恩客,我演小倌,不過這是她的情趣,不是我的,我是勉強為之。”陳左生還特地為自己解釋了一番,“至於置氣,就是純粹看我不順眼,或者不滿意我的表現,就用錢來砸我。”


蕭成聽聞此言不由皺了下眉頭,那麽那女人給錢,究竟是情趣,還是在置氣?蕭成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直接去問,在這裏一個人瞎想有何用?”仿佛看透了蕭成心思似的,陳左生一揚風流眉眼,笑道。


蕭成陰沉的眸掃了他一眼,陳左生立刻識相的閉了嘴,心裏卻暗笑。


*?*?*


蕭成的馬車停在紅袖坊大門口的柳樹下,他在馬車上坐了片刻,才下了馬車。


他穿著一襲箭袖玄服,腰扣金銙銀蹀躞帶,烏發束冠,身形修長偉岸,隻是身上那如鷹如虎淩厲氣質與這紙醉金迷,飄漾著胭脂金粉的紅袖坊格格不入。


蕭成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非因公事來到這種地方,陳左生的話是對的,想不明白就直接去問。他不願意為了那點小事反複的在心底琢磨,實在過於可笑。


第27章 狗官


蕭成停在紅袖坊的雕花大門口前,?以眼示意了眼身旁的侍衛。


那侍衛便上前扣動門上的銅環。


不一刻,有丫鬟打開門來,之前蕭成領人來捉拿住祝文才,?那威風凜凜,不近人情的模樣給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形象,?此刻見他到來,?隻當他來辦案的,?不由大驚失色,?磕磕巴巴道:“府尹大……大人,?您有何貴幹?”


蕭成見她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刀刻般的濃眉微皺了下,沉聲道:“本官不是來辦案的,不必緊張。”


不是辦案的,那還能作甚?丫鬟愈發惶恐不安。


“清音姑娘可在?”蕭成淡淡地問。


他眼眸深邃無際,?渾身透著不怒自威的氣勢,?此刻他那線條淩厲的眉眼往下壓著,讓人不由得兩股顫顫,那丫鬟不禁想,完了,?清音可能犯了什麽事,?紅袖坊大概要遭殃了。


“在……在的。府尹大人請隨奴婢過來……”丫鬟一臉緊張地說道,隨後雙腿輕顫著往回走。


一旁的侍衛壓著聲,?提醒道:“大人,你表情太嚴肅了,?瞧把人嚇的,您不像是來找人的,倒像是來捉拿犯人的。”


蕭成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表情向來如此,要他笑臉迎人,他實在做不到。


丫鬟領著蕭成和他的侍衛一路前行,過了一描金漆畫的屏門,便有一條鵝卵石鋪就的小徑,周圍種著虞美人,纏枝牡丹,木槿等花,如今已到冬天,已然看不到姹紫嫣紅的景象。


轉進一月洞門,院中有兩三個丫鬟在玩耍,一看到是蕭成,頓時嚇得跑了,蕭成眉微皺了下,而後麵無表情地繼續往前走。


進了一間寬敞潔淨,擺設古典的屋子,落座之後,即刻有侍女殷勤地捧來茶果點心,先頭領他們進來的那丫鬟則去通知清音去了。


“大人,請恕屬下直言,您就兩手空空來?”一旁的侍衛看著蕭成如坐公堂一般神色端肅,盛氣淩人,絲毫不像屈尊降貴過來找人家姑娘的,內心不由十分感慨,不由開口問道。


蕭成聞言黑眸不悅地瞥了他一眼,“本官隻是來詢問一些事情罷了,為何要帶東西?”


那侍衛語滯,他還以為他家大人終於開了竅,沒想到仍是一棵不會開花的鐵樹,“屬下隻是聽聞一事,沈大人之前來見白玉姑娘,帶了一千兩的禮品過來,都未得見佳人一麵。”他家大人兩手空空的來,能見得著人家嗎?


“此事你聽何人說的?”蕭成向來不關注這些私人的事,也不感興趣,隻是隨口一問。


那侍衛聞言,臉色有些微妙,片刻才支吾道:“屬下是聽紅袖坊一紅姑娘的貼身丫鬟說的。”


蕭成向來善於察言觀色,一看便知他與那貼身丫鬟有事,卻沒有在意。


蕭成知曉白玉向來膽大任性,想做什麽便做什麽,至於清音,她清醒時,向來是識大體,斷然不會故意拒不相見。


丫鬟過來時,清音正在屋內和煙兒翻閱賬本,聽聞蕭成過來尋她,清音怔了下,而後看向同樣吃驚的煙兒。


清音嫩玉似的手微動了動,而後放下賬本,抬眸看向那丫鬟,神色閃過一抹異色,重新確認道:“是誰?”


丫鬟又回複了一遍,“是京兆府尹,蕭大人。”她麵色不安,想了想,忍不住問道:“姑娘你可是招惹到那位大人了?我看他來時神色很嚴肅,像是來討債的。”


清音和煙兒聞言又對看一眼,麵麵相覷。顯然兩人都不相信蕭成會踏足此地。


清音收回視線看向那丫鬟,輕聲斥責道:“好端端的,我招惹他作甚?春琴,以後這些話不可胡說,叫人聽見了不好。”


春琴聞言連忙將頭一低,“是,我知道了。”


清音略一沉思,又問:“可說是為了公事?”


春琴搖了搖頭,回答:“府尹大人沒說,隻是說要見您,不過他之前說了,不是來辦案子的。”


清音柳眉微微一蹙,暗想,難不成是因為她留的那幾張銀票,那男人覺得受到了侮辱,來找她算賬來了?除此原因,清音實在找不到其他原因,總不可能是單純的想見她吧?


清音當時是一時衝動才留的銀票,隻為了心中那丁點的自尊心。


她不由想起了前幾日自己給那裏塗藥的情景,而後心中又羞又氣,她當時都那般了,他卻像是和尚一般不為所動,而且他明明已經破了她的身子,結果卻又罷了手,要做就做徹底,裝什麽正人君子。


他這麽想守身如玉,最好這輩子都別碰女人了,就好好當他的和尚,吃素去吧。


清音覺得自己不應該怨蕭成,畢竟她幫了他那麽多,但是她就是禁不住羞惱怨憤,他的到訪她,像是又把她的傷口撕扯開來,逼著她回憶那夜之事。


清音不想見他。一點都不想。


清音雖然心裏有怨氣,但表麵仍是平靜無瀾,她聲音清冷:“你去回他,我身子抱恙歇下了,無法見客。”


春琴一臉難色,道:“姑娘,您這樣不好吧?府尹大人親自登門來見您,你推脫不去,萬一惹怒他怎辦?”


清音微微一笑,道:“你且放心,蕭大人為人向來寬和大度,雅量容人,不會因為這些許的小事而生氣的,你去回複便是。”


見她一臉篤定的模樣,春琴無可奈何,隻能戰戰兢兢地下去回稟了。


得到清音身子抱恙的消息,蕭成眉宇微擰,不疑有他,“前幾日看她還好好的,怎麽突然間生病了?”


春琴心又慌又虛,一時不知該找什麽借口,忽想清音前幾天回來時走路像是受傷的模樣,便立即說道:“她腿受傷了,走不動路。”


蕭成微怔,第一個想法便是那天晚上自己莫不是把她弄傷了?他知曉她未經曆過那事,所以容易受傷些。那女人不懂,還一坐到底,不疼才怪。但轉念一想,這也不至於傷那麽久,還走不動路,許是受了別的傷。


蕭成問:“可曾請過大夫?”


春琴隻能支支吾吾地撒謊道:“請過了,大夫說摔傷了骨頭,但不是很嚴重,好好休息便可。”


蕭成並不是非見清音不可,見她身體抱恙,也就將自己那事放下,起身沉聲道:“叮囑她多休息,不要胡亂走動,把腿養好再說。本官回去了。”


見蕭成沒有懷疑,春情暗暗鬆了口氣,連忙回道:“是。”


臨去前,蕭成忽然又回身道了句:“告訴她,本官下次再來。”


還來?要不要這般嚇人?春琴心撲通撲通亂跳,卻隻能畢恭畢敬地應了聲是。


蕭成走出紅袖坊大門後,不知為何,心裏有些空落。


“大人,去何處?”侍衛見蕭成神色凝重,不由問道。


蕭成收斂心神,眼眸恢複往常的冷漠,“回府衙。”


蕭成正往馬車走去,忽見前方停下一頂豪華轎子,看著頗有些熟悉,腳步微滯了下,便看到季子昂自轎中走出來。


蕭成不由得想到當初在美人閣看到兩人在一起的情形,聽陳左生說,季子昂是清音的舊情人,蕭成眼眸沉了幾許,心裏莫名的有些犯堵。


季子昂也看到了他,眼眸有著些許吃驚,而後走上來與他見禮。


施禮罷,季子昂視線瞥了眼紅袖坊的朱紅大門,而後忍不住問道:“蕭大人怎會來此地,是有什麽案子麽?”


“無,隻是為了些私事。”蕭成臉上的神色陰晦難測,“季大人可是過來尋清音姑娘?”


季子昂眼眸掠過一絲赧色,回道:“是的,打算邀請她今夜去遊湖賞月。”季子昂一激動不由自主地道了出口。


蕭成眉眼一沉,大冷的天遊什麽湖?小心著了涼,他聲音沉了幾分:“她腿受傷了,隻怕去不了。”


季子昂怔了怔,而後臉上有著擔心之色,“昨夜我還見她好好的,怎麽突然間受傷了?”後一想,又有些奇怪,“蕭大人怎麽知曉此事?”


蕭成沒有回話,神色有些陰沉,他的所有心神都集中在了季子昂的前一句話上,昨夜她還好好的,可那丫鬟說的這幾日,那女人都不舒服無法見客。


所以,她是欺騙了他?蕭成眉眼頃刻間像是籠了一層寒冰。


從她這舉動來看,那幾張銀票大概是陳左生說的第二個意思了。


她不願意見他,卻願意見季子昂,原來他還排在季子昂後麵,蕭成心裏突然湧起一絲說不出的……嫉妒,等察覺自己這異樣的心情,蕭成頓時煩躁無比。


“大概是我弄錯了。”蕭成淡淡一笑道,“本官有事在身,先會府衙了。季大人隨意。”言罷,大步流星地離去。


季子昂看著他那稍顯淩厲的挺拔背影,眼底暗藏一絲疑惑。


蕭成上了馬車,侍衛坐在車外,猶豫了下,回頭道:“大人,我想清音姑娘可能是昨夜受的傷。大人不要多想。”


侍衛見他方才進車內時神色冷得嚇人,擔心他傷了尊嚴,便安慰他道。心裏想的卻是,大人你被拒見一點也不冤枉,人家沈大人那般殷勤都沒能見佳人一麵,遑論您一副人家欠你錢的模樣。


“你見我多想了麽?”蕭成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問,深眸卻透著一絲淩厲之色。


“屬下多嘴了。”侍衛立刻閉緊了嘴巴,轉回頭,專注前方,心忖,多想的人向來不願意別人知曉他多想。


“呦呦,清音,你竟然也學起姑娘拒客那一招。”煙兒歪靠在榻上,正要翻看一書本,書本名叫《風月夢》,裏麵講的風月場女子和權貴之間的愛情糾葛,她之前不愛看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愛看男人之間的,不過白玉不給她看,之前珍藏的《龍陽逸史》被白玉看到便被她沒收了,她說那些書籍不堪入目,煙兒現在想找一本都找不到。


“前有沈大人,後有蕭大人,都說這兩人是好友,果真是不假。清音,你是不是學了姑娘的真傳?準備對蕭大人實施欲擒故縱這一招?”


清音忙了半日,覺得有些疲,便正放下手邊的事,準備休息片刻,聽到煙兒的話,她嗔了她一眼,隨即走到榻旁坐下,拿起幾上的瓜子,慢慢嗑了起來。


煙兒不甘心被她無視,扔了手上書本,奪過那盤瓜子,護在懷中,哼道:“瓜子我放的,不給你吃。”


清音好笑道:“錢我出的。”


“不管。”煙兒皺著眉道,而後又笑嘻嘻道:“你到底是不是在欲擒故縱?”


清音有些無奈,隻能回答:“不是。”她現在的確不想見那男人,若說她對他有幾分情意,這幾分情意也在他的拒絕之下化為烏有。


清音擔心她一直糾纏此事,便岔開話題,“這幾日輕黛一直把自己關在房中,也沒去赴局,你可知曉她怎麽了?”


煙兒搖了搖頭,“好像自慶園回來她便一直這樣。我昨天去找小枝玩,小枝說她這幾天總是偷偷的哭,也不怎麽吃東西,小枝問她她什麽也不肯說,也不知道為何。”


清音冷眸掠過一抹深思,也許因為宴會上的那件事,姑娘家麵皮薄,當著眾人麵被要求做那樣的事,換做是她,也會羞得無地自容。她柳眉微蹙:“我去看看她,你去不去?”


煙兒點點頭,正覺無聊,聞言立刻點點頭,“我去找小枝玩。”


清音好笑道:“你就知道玩了。”


清音和煙兒去到輕黛的屋子時,小枝正坐在門檻上發呆,見到清音和煙兒,她連忙起身相迎。


清音問:“你們姑娘呢?”


小枝回答:“還在床上坐著呢,清音姑娘裏麵請吧。”


清音點點頭,一走進輕黛的臥室,便看見輕黛倚靠在榻上,凝望著手中一香包出神,見到清音,她臉上閃過略微的錯愕,“你怎麽來了?”


不知道是否是清音的錯覺,她總覺得輕黛看她的眼神有幾分敵意,想必是她想多了。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19.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