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23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23節


輕黛不願意相信蕭成之所以動怒是因為清音,她有些不甘心的問:“大人,請恕妾身無禮,您與清音是什麽關係?”


蕭成此刻滿眼的不耐煩,本不欲作答,然沉默片刻,冷聲道了句:“難道她沒告訴你?”


輕黛能夠感覺他此刻身上散發著冰冷淩厲的氣息,那股寒意直刺入她的心髒,心口在泛涼。


輕黛低垂著頭,輕聲地說道:“她說大人您對她無意。”


蕭成微恍了下神,想到自己的確有對清音說過類似於對她無意的話,隻是……她真聽什麽就是什麽了?她眼睛是用來當擺設的?蕭成心中再次感到煩躁。


因為他對她無意,她就要亂點鴛鴦譜,真有她的,她真該去找陳左生,兩人一個媒婆,一個月老,簡直天作之合。


“那她一定是誤會了,本官對她很鍾意。”


蕭成知曉身旁女子愛慕自己,他對女人向來敬而遠之,被女人愛慕有時候也是種麻煩,索性故意說出這話來,好讓輕黛知難而退。


輕黛聞言眸中難掩失落之色,隨即她抿著唇,默默地低著頭,沒有再說些令人困擾的話。


清音與煙兒還沒吃完晚膳,便見一小丫鬟急匆匆的走進來,一臉慌色:“姑娘,輕黛姑娘領著蕭大人往吟月閣來了。”


清音拿著筷子的手不覺抖了下,吃掉口中的米飯,她才問:“到哪了?”


小丫鬟忙答:“在遊廊那邊了。”


清音便放下了筷子,她臉上很平靜,看不出緊張的情緒,煙兒則著急忙慌的叫人收拾碗筷。


蕭成進屋時,清音和煙兒已然收拾完東西,清音正要往門外走去,蕭成卻陰沉著臉,仿佛煞神一般,大步走了進來。


清音到底有些心虛,便迎上去,臉上浮起淡淡的笑意,“大人,您怎麽過來了,我剛要過去找您。”


他沒理會清音,隻冷眼望向一旁呆滯的煙兒,


“煙兒,你先出去。”


煙兒哪裏還敢呆在屋裏,聽了蕭成的話,擔憂的看了眼清音,便匆匆跑到了出去,還不忘關上門。


那門重重一磕,像打在清音的心頭,清音心瞬間緊提起來。


蕭成目光緊攫著她,眉凝冰雪,竟是此以往更加冷漠疏離,清音猜測他是看穿了她的計劃,心更加忐忑。


此刻房中隻有他們兩人,蕭成再不必顧及她的麵子,他沉著眉眼,“你可真能耐。”


清音神色冷靜自若,並無害怕之色,“大人什麽意思?”


蕭成目光落在她的唇畔,嘴角勾起一抹譏諷,而後心中又更怒,“輕黛姑娘是怎麽回事?為什麽她會出現在水榭?”


清音先是一愣,而後一臉疑惑道:“輕黛去水榭了麽?我並不知曉,我拿了東西之後,見臉上妝容花了些,便補了些脂粉,這才耽誤了些許時間。大人,實在抱歉。”


真是謊話一個接著一個的來,她這副無辜的模樣實在令人恨得牙癢,蕭成氣笑,突然攬向她的纖腰,將她帶入懷中,清音驚呼一聲,一抬眸,對上蕭成那雙深邃無際的黑眸,那裏麵的陰戾讓她心驚。


他一語不發地緊攫著她有些驚惶的眼睛,視線一下,大掌鉗製著她的下巴,他身上那淩厲壓人的氣息籠罩著她,讓清音不由顰了眉,想偏過臉去,卻在他的大力掌控之下,完全動彈不得。


蕭成的拇指輕輕撫過她的唇角,清音不由看到他的手,然後看到他指腹上的丁點飯粒,清音臉瞬間火辣辣的燒起來。蕭成目光微涼,譏諷道:“看來清音姑娘補完妝之後,還順道吃了個飯?”


清音被他這麽一諷,臉更加熱,她支支吾吾著:“大人,你且聽我解釋……”


蕭成沒給她再扯謊的機會,手一收緊,低頭吻上她的唇。


清音一愕,反射性地要開口說話,他那溫熱濕滑的舌立即滑進她的口腔中,糾纏著她的舌,在清音的推拒之下,他稍微離開,目光深沉,柔聲道:“紅燒肉味的。”


清音白皙的麵龐瞬間躥起兩抹紅暈,耳根也在發熱發燙,沒想到一向正經嚴肅的蕭成也會這般輕薄自己,心裏又是氣又是羞,索性不再裝下去,她冷冷的開口:


“是,我就是故意的,大人要治我罪麽?”


對上她那雙倔強的眼,蕭成理智稍稍回籠,這才發覺自己方才失了分寸,他收回了手,有些無奈地低斥,“你想什麽,我怎會治你罪?”


清音索性開誠布公道:“大人,我不知道你究竟意欲何為,但我記得你說過,你不會娶我為妻,也不會納我為妾,想必你心底是知曉我們身份有別……”


看著蕭成臉上的神色逐漸變得陰晦難測,清音不由頓了下,而後仍直視他的目光,眼眸中多了一絲傷感:“既然如此就應該離我遠遠的,又何必再來招惹我?”


蕭成的目光依舊一錯不錯地看著她,他冷硬的內心因為那雙眼眸中的波光而漸漸柔化,目光也斂去戾氣。


他眉頭擰了下,似乎藏著一絲糾結,而後才緩緩低語:“如果我說,我改變主意了麽?”


說話時,他仍看著她,那樣的專注,那樣的深沉,深沉得近似於深情。


深情?清音為自己這荒唐的念頭而想笑,他怎麽會深情的看著自己,他的心隻給了他的亡妻,別的女人愛上他隻有自取其辱罷了。


“那麽大人是要娶我為妻,還是納我為妾,大人這麽輕易變心,不覺得對不起自己已故的妻子?”清音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內心感到遲疑,但唇角勾起一抹輕諷,之前清音一直沒有在蕭成提起那個死去的女人,是因為不想傷他的心,可是如今她隻能如此,她不想和蕭成發生點什麽,從來沒想過。如果沒有先前被下藥那件事,她們或許早變回了陌生人,可是上天捉弄人,總愛把她和他綁在一起。


他愛他的妻子,愛到多年不續弦,愛到可以把白玉當替身,看著白玉想念別的女人,光想想這樣的情意,清音便覺得要窒息,她不願意在於那女人的陰影之下過活,太壓抑了。


一聽妻子,蕭成原本柔和的目光瞬間變得冷厲,他語氣低沉不悅:“誰準你提她?”


清音沒有生氣,隻是輕歎一聲,莫名地覺得他有些可憐,“大人,你真的很愛你的妻子,對你而言,我們這些女人或許隻是如春日的花,秋天的月,賞心悅目,卻不是非要不可。你不是非要我不可,也不是離了我就不能活,既然如此,為何要繼續下去?”


清音說的是對的,他沒有非要她不可,沒有離了她就活不下去,可是蕭成回答不出來清音的問題,為什麽不斷,為什麽要繼續下去,連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清音看著他沉鬱糾結的深眸,突然覺得他有些可憐,他總是一副冷漠疏離的模樣,像神明一般無情無欲,可是清音知曉,他的情是熱烈的,一旦愛上,便像盛放的火焰般熾熱滾燙,或許他自己都未曾察覺。


“大人,等你覺得愛我愛到沒有我活不下去之時,再來找我吧,否則我們絕無可能。”清音平靜的眸子映出蕭成不再從容鎮定的眼。清音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希望,隻是為了讓他知難而退。


或許蕭成也知曉清音這是為了讓他知難而退,當眸中所有的情緒被他壓下,那雙深眸又恢複了以往的冷淡,“我明白了。”他沒有說多餘的話,隻是靜靜地看了她一眼,而後選擇轉身離去。


就在蕭成離去的沒多久,一封請柬送到了吟月閣,清音打開一看,請柬的主人竟是平陽王世子鳳宴。


第32章 晉江文學城獨發


清音坐在榻上,?看著那請帖陷入沉思。


煙兒坐在她的身側,抻著脖子也去看那請帖,秀氣的眉皺成一團,?“那平陽王世子向來喜歡叫青樓的姑娘們,從未叫過紅袖坊的姑娘,?今日突然間下請柬到這來,?清音,?我覺得他肯定是看上你了。”


清音聽到煙兒這句話,?不由想到那紅衣男子,?隻覺得那男人生得細眉長眼,?胭脂點唇,姿態風流,那一張雌雄莫辨的絕色麵容分明是用來勾引男人的。


“煙兒,真有那麽多的女人喜歡他麽?”清音在京城待的時間很短,?而且之前她基本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所以她不大認識京中的權貴們,平陽王世子先前從未與紅袖坊打過交道,所以清音不知曉有平陽王世子鳳宴那一號人物。


煙兒點點頭,一臉不解,?“可多女人愛他了,?我也不知曉那些女人愛他什麽。平陽王是武將,生得高大魁梧,?也不知道他的兒子怎麽妖裏妖氣的,跟個戲子一般。”


清音聞言不由微笑了下,?覺得煙兒的形容十分貼切,在清音眼中,好看的男人大致分為兩種,?一是英俊剛毅,渾身充滿著男人氣概的,如蕭成,二是溫潤如玉,風姿秀雅的那一類,如沈墨。


而鳳宴這種,簡直就是異類,女人見了都要嫉妒的。


煙兒似乎對那世子的事很感興趣,侃侃而談道:“這平陽王喜歡美人,身邊不管侍女還是小廝,全部是俊男美女,而且,還貪圖新鮮,身邊的人每隔一段就換一撥。”煙兒突然想到什麽似的,又奇怪道:“不過也有特例,他身旁常年跟著一丫鬟,眉眼平常,膚色也比一般女子黑,不過身材高挑,像是個練家子的。”


清音對他喜歡什麽,身邊跟著怎麽樣的人不感興趣,她沉了沉眸,問:“他可有什麽怪癖?”


清音想著自己在水月庵看到的情形,總覺得那個人看起來就像有怪癖的模樣,有些擔心到時應付不來。


煙兒對那男人的事了解得不算很多,很多都是從別人那裏聽聞的,她小臉浮起一抹思索,而後才道:“他有什麽怪癖我倒是沒聽說過,隻是聽聞他看上了哪一個女人就一定要得到,不管用什麽方法,所以沒有女人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清音柳眉不覺一蹙,內心覺得這樣的男人有些可怕,“如果人家不肯,他還要強取豪奪不成?”


“或許吧,所以清音你那天最好打扮得醜一點,畢竟我覺得這次他是衝著你來的。”煙兒說到此,嬌憨的小臉露出一絲憂愁,忍不住再次感慨,生得貌美有時候真不是件好事,天天給臭男人惦記著。


清音凝眸不語,而後唇輕啟,發出一聲幾不可察的輕歎。


煙兒看著她歎息,也跟著歎息,小臉有著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愁緒,“對了,蕭大人那邊如何了,我聽底下的丫鬟們說,他出去時神色很陰沉,他沒有動怒吧?”


清音了解蕭成的為人,倒不擔心他動怒,“蕭大人是個公私分明之人,今日之事本是我與他的私事,斷然不會牽連到紅袖坊。”


說著不由又歎口氣,有時候男人真是種麻煩的東西。


煙兒點點頭,放心了些,她也相信蕭成是個公私分明的人。


*?*?*


一富麗堂皇的浴室內,紗幔低垂,紅燭映照,氤氳的水霧給人一股如處仙境的夢幻感。


“爺,水涼了,該起身了。”


一溫柔恬靜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鳳宴猛然間睜眼,一雙鳳目裏是說不出的慵懶與飛揚跋扈,他緩緩站起身,上身肌肉結實緊致,令人看之臉紅心跳,而他的肩胛骨處,有一道深刻而猙獰的疤痕。


伺候他沐浴的青衣少女看著那道疤痕,眼底沒有任何波動,隻是幫他擦拭完身體,伺候他穿上裏衣,才走到簾旁邊,衝著簾外招了招手,便有幾名年輕貌美的女子捧著衣服等物魚貫而入,在那幾名侍女的對比之下,這名青衣少女的容貌瞬間顯得無比普通起來,加上她那張臉刻板,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膚色還黑,就讓她更加顯得普通。


這樣的女子扔到人群中是很難讓人多看一眼的,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她那高挑的身材,比起她的臉,人的目光總是更多的放在她那雙修長的腿上。這幾位美麗的侍女心裏其實都有些怨懟,不明白一向愛美人的世子爺為什麽會留這麽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貼身侍候。


鳳宴懶洋洋站在九弦衣架旁,隨意張開雙臂,由得侍女們為他穿上一層又一層的衣服,紗幔輕掩,回眸看向簾外正在妝台前忙碌的青衣身影,唇微勾,帶出一股讓人難以忽視的風情,一旁的侍女看見了,不由臉紅的低下頭。


“請帖可送到紅袖坊了?”他收回視線,低柔清雅的聲音傳出簾外,他視線微垂,掩住眸中情緒,隻是那唇角微微的彎起,若有似無的笑著。


簾外的身影微滯了下,而後語氣清淡的回:“已經送過去了。”


“真期待那天趕緊到來……”他鳳眸微微的眯著,笑吟吟地說道,穿好衣服後,鳳宴寬袖一揮,那幾名侍女便收拾好東西,輕手輕腳地退了出去,屋內恢複寂靜,紅燭滴蠟,靜悄悄地燃燒著它的生命。


風宴走出簾外,坐在妝台前,雙腿曲起,腳踩著椅麵上,頭微微往後揚,一副懶散隨性的模樣,一頭如瀑長發在身後少女的指縫間遊走,他閉上鳳目,舒服的輕歎一聲,他溫柔地低喃:“晚晚,還是你的手最巧,以後我離不開你如何是好?”


林晚仔細給他梳著發,這一頭的烏發是她見過最美麗的東西,讓人內心禁不住蠢蠢欲動,想要將之占為己有,聽聞鳳宴的話,她隻是緩緩掀開眼簾,平靜道:“我不會離開爺。”目光落在那如畫的眉眼上,美麗的東西誰不喜歡,她又堅定地說了句:“永遠都不會。”


鳳宴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他睜開眼睛,眯著眼睛打量她。


明明是丫鬟的身份,可是她卻直視著他的鳳眸,眼底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


那是一句重得不能再重的承諾,可是她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沒有少女的嬌羞,沒有堅定不移的目光,像是說了一句很平常的話。


鳳宴忽然輕輕笑了起來,笑容是那般的玩世不恭,他突然低聲說道:“晚晚,如果你長得好看些,我一定會愛上你。”


林晚聞言神色未變,知曉這句話是不需要回答的,便垂下視線,繼續為他梳發,那小心翼翼的動作像是對待脆弱的薄瓷一般。


鳳宴看了她片刻,又閉上了眼睛,忽想起什麽,他神色浮起一絲厭煩:“以後夏小姐再找上府來,便稱我不在府中。”


林晚淡淡地回答:“是。”


鳳宴唇角浮起一絲嘲諷:“女人啊,不過說幾句甜言蜜語,她便對你死心塌地,命都可以不要,真是天真得可憐。”


林晚繼續為他梳發,並未回答他這句話,畢竟她也是女人,鳳宴像是才想起林晚是女人是的事,他像是想補救似的,又笑著加了句:“晚兒,我可從來沒把你當做女人。”


林晚聞言連眼皮也不抬一下,平凡的臉上沒有一絲情緒波動,她依舊平靜地,淡然地回:“是。”


大概是覺得她呆悶無趣,風宴斜長入鬢的眉皺了下,又不甘寂寞,他又道:“晚晚,你覺得那個叫清音的女子如何?你說我幾時能得到手?”


纖長秀美的指尖輕輕抵著唇瓣,無意識的一個動作,卻帶著難以言喻的媚惑。


林晚長發梳得一絲不苟,隨即起身,一邊說道:“那姑娘看起來有些冷,也聰明,不是一般女子,爺不一定能得手。”


她走到妝台前,將梳子放好。


“你真看得起她。”鳳宴冷哼一聲,看著林晚的背影神情莫測,視線落在她的臋,再往下,似要透過那衣服看穿那雙修長的腿。


林晚對上鳳宴那深沉的鳳眸,他那雙眼眸正盯著自己的腹下,心口狠一跳,她知曉他這眼神的意味,也知曉他行事有多麽的荒唐。


果不其然,他緩緩放下腳,看向林晚的眼眸越來越具侵略意味,“坐上來。”那低啞的聲音透著一絲引誘。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23.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