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27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27節


對她而言,尊嚴大過於喜歡。


“方才喝了藥,感覺精神不少,房中悶得慌,想到左生等人在梅舍,便過來看看。”蕭成微笑著說,而後在她身旁坐下。


雖然蕭成坐得離她稍遠,但清音仍能夠覺他身上比尋常人還要高的體溫,身上竟減了幾分寒意,“那大人不過去他們那邊麽?”


“先不去打擾他們的雅興了。”蕭成正襟危坐,眼神並沒有在她身上多留,似乎真如同他所說的,要以禮相待,“你方才在歎什麽?”


清音聞言不由看向眾人那邊,見那個叫李鈺的少年雖然在與眾人談笑,但一雙俊眼總若有似無的往煙兒那邊瞟去,不由輕顰柳眉,心道這後生未免太過於輕薄。


清音想了想,忍不住小聲的問:“大人,您可知曉李鈺?”


蕭成聞言心口微緊,不由跟著她看向那李鈺,正是意氣風發的少年郎,容貌昳麗,風姿灑落,應該會很得女兒家的喜愛,心裏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卻隨意的問:“怎麽,喜歡他?”


大概是被他在屋中的那番話影響到,她此刻心境竟不一樣了,麵對蕭成時,她內心竟十分平和,於是她佯裝不悅地嗔了他一眼,“怎麽,問一下就是喜歡了?”


清音語氣雖然不善,但蕭成卻沒有生氣,心裏反倒有些受用。他笑看著她,“你想問什麽,我定知無不言。”內心卻有些感慨,之前她待他好時,他不以為意,而今不過她多給自己一個眼神,他心裏便覺歡喜。


在清音眼中,蕭成是不愛笑的,冷冰冰像塊木頭,哪裏有如此和顏悅色,又開朗親切的時候,他似乎真有些不一樣了。


想到他說要將她視為友的話,清音頓時沒了猶豫,她詢問:“那李鈺的家境人品如何?家中可有妻妾?”


蕭成濃眉微動,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清音知曉他是誤會了,有些好笑:“真不是為了我自己。”清音看了眼眾人的方向,身子不由向他那邊靠了下。


蕭成見狀忙向後躲了下,而後看到清音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他忙柔聲解釋:“怕把病氣過給你。”


清音心中熨帖,不由對他微笑了下,便隻壓低聲和他說了幾句話。


“或許是我誤會了,但我也是擔心煙兒上當受騙,所以才想了解一下這事。”


蕭成微頷首,而後正色道:“這李鈺是沈大人的得意門生,乃寒門子弟,家中隻有一生病的老母,也沒有定親。隻是李鈺那少年向來老實,不會胡亂勾搭女子。”


清音怎麽覺得他這話有些膈應?清音看著他一臉嚴肅模樣,不禁陷入沉思,清音知曉蕭成仍喜歡自己,否則也不會拐彎抹角地給自己找繼續見她的理由,清音忽然想看看他發急的模樣,也想試探試探他如今對自己的態度,便故意板著臉,假裝生氣:“你的意思是覺得我家煙兒在勾引他?”


果不其然,蕭成原本冷肅的臉瞬間掠過一絲顯而易見的慌亂,緊接著他連忙柔聲安撫:“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別生氣,你家那煙兒看起來還是個小姑娘,怎麽會懂得什麽是勾引。”


清音以往蕭成麵前都是被動的,而今卻抓到了主動權,便故意得寸進尺:“那你是覺得我看錯了?”


蕭成太陽穴一抽,“我沒這個意思。”


清音佯作不滿:“那是什麽意思?”


蕭成立即改口:“你說什麽都是對的。”


清音:“……”


清音愣了下,本來還有些得意的,卻因為他那曖昧的話而紅了臉,便不由自主地垂低了頭。


蕭成也知自己這話孟浪了些,與他所說的以禮相待不符,俊臉亦微微泛紅,而後佯裝淡定的轉開了視線。


作者有話要說:我想寫個甜甜的戀愛,但感覺這兩人好難啊,都是別扭的。


——


謝謝大家的祝福~


暑假到了,我姐把小孩寄在我家幾天,要照顧她,所以耽誤了更新時間。


等我有空一定加更。嗚~


第37章 晉江文學城獨發


自慶園那一場詩會之後,?清音發現煙兒這丫頭做事常常心不在焉,有時候什麽也不做,就坐在一處發呆,?唉聲歎氣,連最愛吃的零嘴也不吃了,?有時候偷偷摸摸的也不知道跑到了哪,?清音知曉是那李鈺的緣故。


蕭成和她說,?他試探過李鈺,?那小子有個心上人,?他和那姑娘第一次見麵,?是因為他丟了給母親看病的二十兩銀子,被那姑娘撿到了,那姑娘心善,為了把銀子還他,?她守在原處等了他許久,?後來又在街上買牛肉餅的時候重遇了。


根據他的描述,清音知曉那姑娘是煙兒不差了,看樣子那李鈺是真心的了,這李鈺的家境不是很好,?怪不得還沒有親事找上門來。


這麽想著,?清音便對坐在她旁邊的蕭成說了出來。


蕭成剛拿起茶杯,又輕輕放下,?看著她微笑道:“也不是沒有親事找上門,前不久副都禦使施仁壽便找過他,?隻不過人家是希望他入贅,不過被李鈺拒絕了,那小子是家中獨子,?李家還要靠他延續香火,他哪裏肯去入贅。”


此處是天香酒樓,位於貴人街,清音與蕭成在街上相遇,蕭成邀她到酒樓坐坐,剛好她有事詢問,便同意了。


聽到蕭成的話,清音微點了點頭,然後凝眸道:“煙兒她無父無母,年紀還小,才十五歲,所以有些事隻能我和白玉幫她操心,但這事我也不知曉該不該管,該管多少。大人,你是我信得過的,有些事我也不瞞你,前幾天,李鈺那小子偷偷摸摸跑到紅袖坊來找煙兒,少年人容易感情用事,就怕做出什麽事來,那小子又不肯負責,那吃虧的可不就是煙兒。”


而且那李鈺雖是寒門子弟,但到底是個狀元郎,前程不可限量,煙兒不一樣,她是紅袖坊的小丫鬟,再怎麽樣也不可能變成千金小姐,兩人差距太大,要做夫妻隻怕難,她又不想煙兒給人做妾,但這些話清音沒有對蕭成說。


蕭成訂的是雅間,很安靜,並不擔心他們的談話被人聽到。


蕭成見清音看著自己,欲語還休的模樣,嚴肅的臉瞬間有了笑意,“你可是想讓我做點什麽?”


清音亦笑了下,誠懇道:“你說李鈺家中隻有一個生病的母親,並無長輩在身旁,他是沈大人的得意學生,你與沈大人又交好,可否充當一下長輩,幫我去敲打一下那小子,如果他真對煙兒有意,便光明正大的從大門走進來,給一個說法,鑽穴逾牆,偷偷摸摸非君子所為,且有失他狀元郎的身份。”


蕭成並沒有考慮此事,而是很幹脆地應:“好。”


言罷目光深沉地看著她,不過沒片刻,他便意識到不該如此,微笑了下,而後舉止泰然地轉開目光。


清音將他的神情看在眼中,卻沒有顯露任何情緒,“多謝大人。”


這段時間清音和蕭成的關係更友好了,兩人在他人的宴會上碰過兩次,私下也見過幾次,不過兩人都是正正經經的聊天,從來不涉及曖昧話語,也無出格的舉動。


因為她心靜如水,便能感覺蕭成在她麵前常常在壓抑著什麽,有時候她覺得自己有些壞,明明知曉蕭成對自己的心意,卻裝作一副什麽都不知的模樣,欣賞著這個從來不會討好女人的男人在自己麵前壓抑內心的情愫,表現得對她客客氣氣,連多看一眼都擔心失禮的模樣。


真是個悶騷的男人。清音一點都不可憐他,反而覺得他該,誰讓他裝了那麽久,但一想到他其實幫了她很多忙,清音又覺自己這樣的想法不對。


總之,這次的主動權在於自己,她有足夠的時間去想她與他的事。


兩日後,蕭成下了請帖,邀請清音等人去慶園赴宴,還有泡溫泉。


清音很詫異,沒想到慶園連湯泉都有,這些日子天越發冷了,正是泡湯泉的好時機,而且這這日子她一直忙於應局,東奔西走,弄得腰酸背痛,身子十分疲憊,泡一下湯泉也好活絡下筋骨。


聽到可以泡湯泉的消息,煙兒也十分高興,而後不知想到什麽,有些不好意思道:“清音,蕭大人有說邀請了哪些人麽?”


清音哪會不曉得她的心思,卻沒有戳破她,隻是搖了搖頭,“去那不就知曉了。”


煙兒杏眼掠過一絲小失落,淡淡“哦”了聲,就離了房間,不知做什麽去了。


清音這兩日都沒有見蕭成,正好問問他那事問得怎樣了,這兩人煙兒安安分分的待在紅袖坊,沒怎麽離開過她的視野,李鈺應該是沒有來找過她。


赴宴當日,沒有下雪,不過風很大,很冷,清音等人捂得嚴嚴實實的,才坐上馬車,往慶園而去。


湯泉在慶園的桃源裏,那裏種著一大片桃花,如今已是冬季,看不到桃花盛放的景象。


要去湯泉,需乘船渡過湖泊,蕭成早就準備好了幾條小船供眾人乘坐,蕭成就邀了陳左生,和兩名同僚,姑娘家除了清音,還有柳飄飄,輕黛,寶珠,碧雲,以及各自帶的丫鬟仆婦。


蕭成與清音同船,上船時,蕭成體貼地扶了她一把,清音沒什麽表示,蕭成心中雖覺失落,卻也沒說什麽。船蕩到湖心,清音和蕭成並未交談,因煙兒也在船上,清音不好詢問蕭成關於李鈺的事。


下了船,便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桃林,穿過桃林後,氣溫瞬間回暖,小徑兩旁竟然還生長著一些白色的小花,清音想,溫泉應該離這不遠了。


眾人一邊走,一邊欣賞周邊風景,走沒多久便到了溫泉池,裏邊溫暖如春,絲毫感覺不到寒意。


溫泉池很大,池麵白霧繚繞,水清見底,底下鋪著一層鵝卵石,中間一塊巨石屏風,將溫泉阻斷成兩處。四周花木依舊繁茂,紅綠青紫,如同仙境般。


“大人,這地方極好。”清音笑道,溫泉的暖氣裹著她,不由感覺渾身懶洋洋的,整個人都不想動了。


蕭成見她喜歡,心裏微喜,便想著以後多帶她來此處,“此地冬季暖和,夏季清涼,若你喜歡,可隨時過來。”他悠然地跟隨在清音身後,落在她背影上的清冷目光漸漸變得溫柔。


清音正隨意走著,左看看,右看看,聽聞蕭成的話,不由回過神去,卻才發現身後隻剩下蕭成一人,不禁有些詫異:“大人,其他人呢?”


作者有話要說:上一章男女主的對手戲修改了很多細節,大家可以返回去看看~


下一章鴛鴦浴,然後就是天雷勾地火……嘿嘿。


第38章 紅梅(修)


“他們先去前麵的閣樓休息了。”


蕭成溫和的目光落在清音的身上,?見她驚訝了下,而後不知道想到什麽似的,那雙清冷的眼眸竟閃過一抹似俏皮的笑容。


蕭成正覺疑惑,?便見她走到池邊,曲膝跪坐下,?伸出一隻手掬起捧溫泉池水。


清音讓水自指尖溜走,?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說來見笑,?這還是清音第一次見到溫泉,?她表現得這般驚喜,?也不知曉蕭成知道了可會笑話她?


這麽想著,?清音回頭看了眼蕭成,而後不禁一怔。


他單手負於身後,陽光透過樹隙照射下來,蕭成整個人籠在淡淡光圈之下,?五官如玉雕般精致,?身形如神袛般偉岸,那雙深邃無際的眼眸正凝望著她,眼底含著淺柔的笑意。


在清音的印象之中,他總是渾身透著威懾壓迫與冰冷疏離,?卻不知他竟有如此溫柔似水的表情。


清音的心難以控製地砰砰亂跳起來,?她佯裝平靜的收回視線,低著眉眼看著底下清澈的溫泉水,?暖風吹來,她伸手,?纖秀的指尖將額角的發絲輕掠至耳後。


一時間又有些煩躁,她低著頭出著神,忽然褪去鞋襪,?將嫩白如玉的雙足浸入水中,溫柔的水撫慰著她的肌膚,讓她不由閉上眼睛舒服的歎了口氣,聽聞自己愉悅的聲音,清音猛地回了神,看著自己裸-露的小腿和腳,愣了下,暗想她是不是太放浪了。


轉念一想,自己整個身子都被蕭成看了去,如今這些隻是小意思了,雖如此想,清音還是不由地回頭看了蕭成一眼,他換了位置,端坐在一塊平坦的大石上,那雙深沉的黑眸藏著一抹淡淡的揶揄之色。


清音輕哼一聲,不喜歡看他這般氣定神閑的模樣,她略一思索,柳眉微微揚起,似含一抹挑釁:“大人,你要不要也過來泡一下,你的傷寒症還未痊愈,泡泡溫泉,有助於去除體內寒氣。”


大概是習慣了蕭成守禮的模樣,清音本以為蕭成聽聞她的話會露出隱忍的表情,然後客氣道一句:不用了。卻不想,他略作遲疑之後,唇竟勾住微笑,長身而起,笑道:“好。”言罷大步朝她走來,那模樣倒像是迫不及待一般。


清音唇角微抽,她這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他難道是忘了自己說過不會做出唐突的舉動來。


清音沒奈何地看著蕭成不慌不忙地坐在她的身旁,學著她,將鞋襪褪去,緩緩將雙足浸入溫泉水中。


他動了動腳,那泉水便輕輕蕩漾起來,清音目光落在遠處的一棵青鬆上,內心卻無法忽視水下的動靜,那輕搖慢蕩的水像是男人炙熱的掌心,正溫柔地愛撫她的雙足和她的小腿,清音被自己這個想法給驚了一跳,連忙將這念頭拂出腦海,可雙腿卻禁不住地泛軟無力。


也許隻是泉水的作用,清音這般告訴自己。


可是還沒片刻,腦海中又不由自主地浮起一些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麵,是那夜的畫麵,清音的臉瞬間如同扔進滾水裏的蝦,紅了個透。


“清音,你很熱麽?”蕭成看著她白皙透粉的耳朵,疑惑的問道。


清音轉頭對上蕭成的深眸,那雙眼眸裏分明有著了然之色,他這是明知故問吧?清音有些赧顏,目光微閃:“是的,這水有些熱,泡得我都熱了。”一邊說著,一邊故意拿衣袖扇風。


蕭成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語氣忽然一沉:“既然如此,可要脫-衣服?”


清音聞言心蹬的一下,瞬間挺直了腰肢,“脫-衣服作甚?”清音蹙著眉看他,眼底有一絲淡淡的防備。


蕭成板著臉,似乎在隱忍笑意,“熱了自然就要脫-衣服……”他視線飛速地往她身上瞥了眼,又正氣凜然道:“清音,你當我想作甚?”


清音被他這泰然自若的模樣弄得氣不打一處來,這假正經的男人,當她傻啊,看不明白他暗暗的挑逗,還說要當守禮君子呢,清音嬌麗的麵龐浮起一層薄慍,一腳抬起,猛地踩在他的腳背上,氣道:“你故意耍我啊。”


因為水的阻力,蕭成被她踩了一腳也不覺得疼,隻覺得腳背癢癢的,那股癢意漸漸地蔓延到了心裏,讓他身軀不由僵硬起來,卻失笑:“踩得太輕了,一點都不疼。你可以再踩一下。”


清音:“……”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了句:“你作死呢。”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27.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