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30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30節


清音不由想到方才那不知是什麽東西的活物,心裏又有些毛毛的,便開口道:“我和你過去吧,我不看你。”


蕭成莞爾:“我是真不介意。”


回去的路上,清音是被蕭成背著的,因為她腿軟,幾乎走不動路了,這都要怪蕭成。


清音將臉埋在他的背上,想到方才蕭成看到她走路姿勢臉上露出的那曖昧神情,氣得猛地一巴掌拍到蕭成的背上。


蕭成正步伐沉穩的走著,被她突然這麽一拍,驚了一跳,腳步微滯,錯愕道:“清音,怎麽了?”


清音回過神來,頓時有些窘迫,隻能胡亂扯謊:“方才你背上飛來一隻蟲子,我幫你把它拍死了。”


“哦。”蕭成不疑有它,繼續往前走。


蕭成身上的大氅披在了她的身上,一陣寒風吹過,清音將衣領往上拽了拽,又拉扯兩邊給他遮擋一下,“說起來,剛剛在溫泉池裏,飛到我肩上的那東西也會飛,看起來像老鼠,不過老鼠會飛的麽?”


蕭成正因為清音細心體貼的舉動而彎了唇角,聽聞她的話,眸中掠過一抹思索,沉了聲:“老鼠?”


清音點點頭,道:“的確像是老鼠,灰白色的老鼠。”


蕭成想到自己曾在柳飄飄那裏看過一隻飛鼠,不禁蹙了眉頭。


清音見他突然間沉默,不禁問:“怎麽了麽?”


蕭成笑了笑,“沒什麽。”蕭成頓了下,似隨口一問:“你要不要來慶園住幾日?”


清音聽聞蕭成的話,神色頓時變了下,今夜之事真本是一時興趣,加上想要一雪前恥,看看他為自己欲罷不能的模樣,清音並不是想與他訂交,之後的事情她還沒有考慮過。


況且他自己也沒主動承諾些什麽,或許他也是一時衝動,這麽想著清音更加坦然了,索性把這當做一次露水姻緣吧,都是你情我願的事,誰也別問誰要一個交代。


清音斟酌再三,委婉道:“我來慶園住,紅袖坊怎麽辦?白玉既然把這紅袖坊交給我,我得好好守著它。”


蕭成想了想,的確是自己考慮不周了,隻是她的語氣似乎比方才冷了些許。


“那……我便去紅袖坊找你?”


蕭成帶著些許猶豫道,讓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小心翼翼的。


“大人之前不是想來就來麽?”清音笑著反問。


蕭成心咯噔一提,內心格外有種背上這女人打算提起褲子不認人的感覺,他心裏有些亂,聲音不禁冷了些許:“清音,今夜之事你可是自願?”


清音有些無語,這男人問的話真幼稚,“大人,你覺得,我像是被強迫的?”如果不是自願的,她幹什麽和他做這種事,又不是別有所圖,況且他真挺厲害,雖然她不知別男人怎樣,但她的確是舒服的。


蕭成回憶方才的事,從她的情態和表現來看,她挺滿意他的表現,中間有段時間還死死的勾住他不放。


蕭成眉一展,唇角含笑轉開話題:“你似乎一直叫我大人。”


清音怔了怔,不叫大人叫什麽,蕭郎?成哥?嗯……清音不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論是蕭郎,還是成哥都太肉麻,而且太親近了些,她總覺得兩人的關係還未到這一步。


但蕭成似乎並不這麽以為,蕭成語氣認真:“蕭郎,成哥,竹君。你選一個叫。”兩人做了那般親密的事,總不能一直大人大人的叫,太過於生分。


清音沉默片刻,小聲道:“我還是習慣叫你大人。”


蕭成聞言也沉默下來,少頃,佯裝無所謂地笑了笑,“大人就大人吧。”


說話間,清音住的客房已經到了,蕭成將清音放下來。


清音將身上的大氅拿下來,遞還給他,“謝謝。”


蕭成因為她客氣的道謝而微蹙眉頭,他以為兩人在做了那樣的事後,她會表現出幾分羞澀,或者要他一個承諾,可是她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她表現得太過於平常,太過不以為意。


可偏偏她這般什麽都不求什麽都不要的模樣,讓他有種哄騙了小姑娘的負罪感,這般想著,蕭成突然想起一事,他略有些尷尬的問:“清音,你今年幾歲?”


“十七歲。”清音如實回答,心裏在猜測他為什麽突然詢問自己的年齡。


蕭成臉上掠過一絲尷尬,雖然她這個年紀是成親生子的年紀,但還是比他小了十三歲,他騎馬踏花,射箭打獵的時候,她還是個嗷嗷待哺的小奶娃。


清音見他神色似有鬱結之色,難道是嫌棄她年紀大?如果真是如此,他也不看看自己什麽年紀,他都三十了,他這算老牛吃嫩草。


不管是不是,她都故意假裝不知曉他的年紀,淺笑道:“大人看起來和沈大人差不多,應該是二十幾歲吧。”


“……”蕭成英俊的麵龐掠過一絲窘迫,卻佯裝鎮定:“剛好而立之年。”


清音露出一絲驚訝,“我還以為大人很年輕……”看到蕭成麵有鬱色,她又安撫道:“其實三十歲也不算老。”她的目光落在他的頭發上,這次是真有些驚訝了,“大人,你有白發了。”她之前都沒有仔細看。


剛說完,見蕭成正以一種複雜難言的目光看她,清音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她不是故意說這話的,怕他難受,清音又柔聲說道:“沒關係的,大人你看起來還是很年輕的,就像是二十幾歲,想大人這般年紀的,隻怕都沒你強,沒你這般有力氣。”


“……”蕭成心中更加複雜,心忖,二十幾歲和三十歲並未差多少吧,他之前還覺得自己年輕,今日經她這麽一說,似乎也覺得自己有點老……


作者有話要說:蕭大人這老牛終於吃到一口嫩草了,還想人家叫他成哥,成叔還差不多~


第41章 晉江文學城獨發


次晨。


蕭成很早便起來了,?隨即派人去把陳左生叫醒。


蕭成昨夜沒怎麽睡,神色有些疲憊,這會兒陳左生還沒來,?蕭成靠於椅背上,撐著頭閉眼假寐。


休息片刻後,?還沒等到人,?他置於扶手上的手指輕輕敲動起來,?他睜開眼,?端起桌上熱香騰騰的茶茶,?喝了口,?瞬間感覺精神不少,正放下茶盞,外頭門響了,而後傳來陳左生懶洋洋沙啞的聲音:“大人。”


蕭成端正身子,?沉聲道:“進。”


陳左生一邊推門進來,?一邊困倦地打著哈欠,也不打招呼,便徑自找了個椅子坐下,然後慵懶地往後一靠,?眼睛半睜半合的斜看蕭成。


他眼睛透紅,?衣襟鬆鬆垮垮,一眼看到脖子上有幾個紅印,?一副風流浪蕩之態,就怕別人不知曉他昨夜做了什麽似的。


“大人這般早叫我過來是有要事?”說罷又打了個哈欠,?見蕭成隻是看著自己不言語,陳左生想到什麽,突然笑嘻嘻一臉曖昧道:“竹君昨夜一定睡得很好,?不知可有佳人入夢?”


蕭成雙眸微凝,似一汪寒潭,“昨夜你與飄飄去溫泉池了?”


陳左生笑容微滯,語氣訕訕:“這你不是知道的麽?大家都在啊。”


“後麵又偷偷摸摸去了?”蕭成冷哼一聲。


陳左不高興,下意識地反駁了句:“什麽叫偷偷摸摸?”他們一心為這兩人牽線搭橋,卻被他嘲諷,真是狗咬呂洞賓。


“所以你這是承認了。”蕭成眉眼一壓,不悅道。“我記得飄飄養了一小東西,會飛,灰白色的。”


得,這麽快就東窗事發了。陳左生伸出兩指搓了搓鼻梁,尷尬的笑:“我沒承認啊。大人問那小東西做什麽?”


“少給我裝。”蕭成方才一直在觀察他的神色,臉上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生怕別人不知曉他做了“賊”。


“你們可真能耐,算計在我頭上。”蕭成麵上凝了冷色,猛地拿起茶杯砸在他腳下。


陳左生嚇得猛地抬起腳,躲過了他的襲擊,茶杯碎裂,茶湯四濺,陳左生慌了,“來……來真的?”言罷不禁小聲嘀咕了句:“難道是昨夜巫山夢沒做成?才惱羞成怒……”


這番話卻被蕭成聽到,蕭成深眸微眯:“你再說一遍?”


說就說!陳左生一挺胸,“我說你……你們昨夜鴛鴦浴都泡了,衣服都脫成那樣了,要不發生些什麽,未免說不出去……”陳左生手臂揮舞,越說越激動,最後歎一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竹君,你是不是不行啊?”


“誰說我不行?”蕭成氣笑了,語氣含斥道。真是什麽話都給他說完了。


“那麽昨夜你們真成事了?”陳左生故態複萌,勾唇笑道。


蕭成沒有回應這個問題,神色嚴肅道:“昨夜之事莫要宣揚出去,免得壞了人姑娘的名聲。”


“我宣揚此事作甚?”陳左生道,而後心頭感到些許迷茫,“你們兩個如今到底是什麽關係,怎麽像是見不得人似的。”陳左生想了想,忽又笑:“那麽我要假裝不知曉你們的關係麽?”


蕭成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隨你便。”蕭成略一思索,又正色道:“我與清音之事,以後你們少插手。”


“是是是。”陳左生也不生氣,站起身伸了伸懶腰,又打了個哈欠,“沒重要事的話,我繼續回去睡了。”正準備走,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一拍腦袋,懊惱道:“竹君,有一件事,我忘記和你說了。”


“何事?”蕭成淡淡問。


陳左生看了他一眼,來了精神似的,“前幾日你父親寫信過來,我幫你拆了,你父親他買了一丫鬟,打算送他進京服侍你,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在路上了。”


蕭成父親每每來信,基本都是勸蕭成續弦,其餘便是些家長裏短,規勸告誡,基本一致,蕭成懶怠看,又有擔心家中有什麽情況,所以不得不拆信。蕭成父親的信皆送來慶園,蕭成很少待在慶園,陳左生大多時候都待在慶園,後來不知道怎的,陳左生替他接收了那些信件,並替他拆看傳達,不過那些信最後都會收在蕭成的書房裏,蕭成有時候也會自己看。


蕭成愣了下,覺得陳左生是在和他開玩笑,他父親又不是糊塗了,沒事送什麽丫鬟過來服侍他。


“你是不是很驚訝?我也很驚訝,我沒想到你父親竟會做這種事。”陳左生不嫌事大的笑道,“丫鬟要多少沒有?怎麽偏偏就要從老家送過來,難道那丫鬟是天仙下凡?天仙下凡那就不是當丫鬟了,也不知曉你父親在打什麽主意。”


蕭成聽了陳左生這番話,知曉他並非在開玩笑,不由皺了眉頭,他也不知道他父親意欲何為,不過他向來尊敬他的父親,想著他父親或許有自己的道理,便道:“信呢?我自己看看。”


陳左生道:“放在書房了,你父親沒說明理由,隻說你看到那丫鬟就知曉如何回事了,他在信中還道,你年少時他望子成龍,如今你已到而立,他卻隻想兒孫繞膝,盡享天倫。”


蕭成濃眉一壓,默默無言,眸中卻浮起一抹憂鬱之色。


陳左生看著他陰鬱的臉,一改風流姿態,正色道:“既然你父親這般說了,那便等到那丫鬟過來再說吧。”


陳左生猜測那丫鬟應該不是簡單人物,不然不可能值得蕭成的父親將人千裏迢迢的送進京來。


陳左生離去後,蕭成獨自坐了片刻後,見天已大亮,想了下,起身去了清音的客房。


到客房時,煙兒正坐在門檻上發呆,看到他,這小丫鬟像嚇了一跳似的,猛地站起來,然後慌慌忙忙給行禮:“大人,你怎麽來了?”


話剛說完,她頓時想打自己嘴巴子,這慶園都是他的,他想去哪裏不成,“清音她在梳妝,大人進去吧。”煙兒改口道。


蕭成原本見她長得稚氣,還把她當小丫頭,如今知曉了她和李鈺的事,便無法再把她當小丫頭看待,於是眼睛不過看了她一眼,便收了回去,淡淡道:“嗯。”便進屋去了。


清音坐在梳妝台前,這客房她上次來時還沒有梳妝台,這次來卻添上了,大概是蕭成安排的,不過她沒問是不是。


她知道蕭成來了,不過她沒有迎出去,而是假裝不知道他來了,因此蕭成進來時,清音仍在對鏡認真的梳頭,直到背後傳來一聲故意的輕咳,她才轉過身。


對上蕭成那英俊剛毅的臉,他身穿常服,束發籠冠,唇角浮起一絲溫和可親的笑容,如果是初見那會兒,清音是不可能相信他會對自己笑的,清音不由微笑,“大人,你怎來得這般早?”


她這句話說的好似他急於見她一般,蕭成臉上閃過一絲窘迫,不過轉瞬即逝,他一臉從容:“我原本去要去找陳左生,恰經過你這裏,便過來看一下你。”


堅決不肯承認自己就是特地來看她的。


清音笑了笑,轉回去繼續梳頭,“大人,我還沒妝掠,你不嫌我麵目可憎,便在椅子上坐會兒吧。”


蕭成略一遲疑,道聲:“好。”目光在屋中遍掃了下,挑了張椅子,一撩衣擺,端坐下,看著她梳頭,然後突然想起她方才說的話,他認真道:“清音,我並未嫌棄過你麵目可憎。”


清音從鏡中看到挺拔的身姿和嚴肅的臉,不由暗暗好笑,她也沒覺得自己麵目可憎,她隻是客氣客氣。


不過蕭成似乎覺得自己那句不足以安慰到她,便又認真加了句:“你不妝掠也好看。”


突然想到什麽,他輕笑道:“昨夜的你也沒有施粉塗脂吧!”他語氣十分肯定,隱隱還帶著一絲得意,像是得意自己看出來她有沒有施粉塗脂。


“……”清音無言以對,不知曉這有什麽可得意的,隻是,她突然想到之前她因濃妝豔抹,沒被他認出來的事,瞬間有股想笑的衝動,不過她忍住了,得給他留點麵子不是,因此清音微揚眉,讚道:“大人,你真是好眼力。果然,年輕人的眼力就是好。”


蕭成被她打趣得俊臉一熱,覺得這女人說話真不討喜,但也不知怎的,心裏卻是高興的。


“大人,你生氣了?”清音見他沉默不語,隻道自己打趣得太過分惹他生氣了,便回頭看他,直接問道。


“沒有。”蕭成搖了搖頭,繼而微笑道:“我生哪門子氣?”


不生氣就好。清音決定不再打趣他的年紀,哪怕他大人有大量,但被打趣多了,大概也會感到不悅的。


清音朝他笑了笑,收回目光繼續梳發,就在這時,她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兩人昨夜的兩次,他那東西皆漏進了她的體內。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30.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