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31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31節

她沒有吃藥,不會有身孕吧?這麽一想,清音臉瞬間白了白,今日吃大概是來不及了。

這男人怎麽也不提醒她一下,他應該也不希望她懷上他的孩子吧?

第42章 靠他

清音以為平陽王世子不會再找自己,?卻不想這一日,他的丫鬟親自登門,說平陽王世子想見她。

那時清音正坐在妝台前,?剛剛妝掠完,正起身準備去吃早膳,?煙兒掀簾而進,?告知她:“清音,?平陽王世子派他的貼身丫鬟過來,?說是請你去府中一趟,?他想見你。”

清音坐回凳子上,?清麗的眉眼浮起一抹冷色。

說實話,月色崖野宴之後,她對這對主仆沒有好感。若說這平陽王世子喜歡自己,可他除了說著曖昧的話並無其他實際行動,?反而大半夜與他的貼身丫鬟在那卿卿我我,?這多日來也沒見找過她,這次突然請她請府中,總給人種一時興趣的感覺。

她看不透那世子,也覺得這對主仆的關係很奇怪,?但她也不想去了解他們之間的事。

直覺告訴她,?她與他們根本不是同一路人。

清音略一沉思,輕歎一聲,?起身道:“我去見見這位林姑娘。”

雖然不願意見那鳳宴,但人家畢竟是世子爺,?脾氣還古怪,她哪裏敢冷待人家。

*?*?*

到了待客的屋子,清音看到那林姑娘雙手放置於膝前,?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低眉順眼,一副安靜模樣。

桌上放著茶和點心,看起來並未動過。

聽聞動靜,林晚立即抬起頭來,那雙烏鴉般漆黑的眼瞳不起一絲波瀾,表情看起來十分木然,她起身,屈身給清音行了一禮。

“林姑娘折煞我了。”清音連忙扶起她,她們這種身份誰又比誰高貴,“林姑娘坐吧。”言罷便坐她右側的椅子上。

丫鬟奉上茶來,又悄無聲息的退出去。

“林姑娘,可否問一下,你家世子為何要見我?”屋裏此刻隻有她們兩人,清音開門見山的問。

林晚表情仍是十分木訥,“世子他喜歡你。”

清音沒想到她如此直接,臉色閃過一絲尷尬,

緊接著不悅道:“林姑娘,你和你主子未免欺人太甚。”

清音也看不透這林晚,她臉上幾乎沒有任何情緒展露,她看起來就像是一被人馴化的動物一般,沒有自己的思想,主子要她做什麽就做什麽。

對於清音的斥責,她臉上依舊沒有什麽變化,隻是定定的看著她,像是在表示她的不解。

清音對此感到無可奈何,語氣也稍稍緩和:“那天夜裏,我看到你們親吻了。”

說完打量她的神色,她本以為她臉上至少會露出羞色或者愧色,但她卻是一臉的無動於衷,目光很平靜的看著她,這讓清音又來了氣。

清音蹙眉不悅道:“你這是在幫著你的主子為非作歹,他玩弄了那麽多女人,傷害了那麽多女人,如今你又幫著他想來禍害我麽?你想把我往火坑裏推麽?”

林晚聽聞此言眼底似乎有了一絲情緒,像是驚恐,又像是厭惡,她皺了皺眉頭,卻仍舊沒說話。

清音見狀內心湧起一陣無力感,突然覺得自己沒必要與她說這麽多,她隻是鳳宴的丫鬟,也是聽令行事,她又能做些什麽,是她強人所難的,清音淡淡道:“就當我沒說過吧,或許你也是被逼迫的。”說著起身道:“我隨你去。”

豈料林晚突然很正經地來了句:“我並沒有被逼迫。”

清音唇角微抽,複雜地看了林晚一眼,所以她這是心甘情願的幫著鳳宴為非作歹?

這種話她藏在心裏就是了,說出來不故意惹人生氣?這人真是……

清音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麽反應,動怒?不理會?清音怔了怔,最後隻是無奈一笑:“那我隻能說,你們主仆真是天生一對,你們就應該好好在一起,別去禍害別人。”

清音等人出了紅袖坊大門,見外頭停了兩頂轎子。

前麵一頂很華麗,是給清音做的,後麵一頂小一些,是給林晚和煙兒坐的和放東西的。

清音坐上前麵的的轎子後,然後對著站在外頭的林晚道:“林姑娘,你也進來吧?”清音其實不是很想和她坐,隻是因為還有些話要問她。

林晚似想了下,才跟著進轎。她跟著鳳宴時,常常與他坐同一處,她對一些規矩沒什麽概念。

一坐轎中,林晚規規矩矩地坐好,雙手放在膝上,腰杆挺直,隻是一雙烏瞳卻直勾勾地盯著清音看。

清音被她盯得發毛,正要說話,卻被她搶先一步問:“怎麽與他好好在一起?”

她認真的口吻讓清音愣了下,清音抿了抿唇,才問:“怎麽,你想和他好好在一起?”清音方才不過隨口一說,哪裏知曉她竟然當真了。

林晚猶豫了下,點點頭。

清音覺得這女子有些異想天開,她家那位爺那麽風流,怎麽可能隻守著一丫鬟?

之前聽煙兒說,那平陽王世子喜歡美人,不過他這位丫鬟長得卻甚是普通,或許這丫鬟對他而言是特別的存在,這麽一想,清音突然起了一絲興趣。

“你是怎麽成為世子爺的貼身丫鬟的?”清音問。

林晚細眉忽地一擰,默不作聲。

看出她不想回答,清音又換了個問題:“你喜歡你家爺?”

林晚聞言點點頭,忽又搖搖頭,而後臉上露出一絲茫然之色,“怎樣才算喜歡?”

清音有些詫異,突然覺得這女子似乎有些單純,單純還是好聽點的,難聽的就是有點傻氣。

她不知曉什麽是喜歡,但卻和那男人親吻?可她又說自己不是被強迫的,清音真不大理解。

清音仔細想了想,根據她和鳳宴的情況,說道:

“喜歡就是想要獨占他……”清音見到她聽到這句話時眼睛明亮了幾分,看來她是喜歡鳳世子的。

林晚唇角有著一絲淡淡的微笑,突然道:“我喜歡美麗的東西,爺他很美麗。”

“……”清音語滯,所以她把鳳世子當東西來喜歡?她點點頭,讚同道:“你家爺生得的確很美,比很多女人都美。”

林晚點點頭,表示同意,臉上似乎有了一絲活氣。

清音撫了撫心口,平了平情緒,繼續道:“還有,你會討厭別的女人看他摸他親他,也不喜歡他多看別的女人一眼,不喜歡他追求別的女人,不喜歡他與別的女人親近。”

不知道是否是清音的話很合她的意,林晚話竟然多了,臉上表情也沒那麽刻板了。

林晚頭微歪了下,做出一個類似於思考的神情,而後突然像是豁然開朗似的,“我不喜歡別的女人摸爺的頭發,我會想把她的手剁掉。”說到剁掉時,她突然提到了聲調,眸中藏著一絲激動。

清音唇角微僵,下意識地摸了摸手腕,這姑娘大概是個狠人。

清音拉拉衣服擋住手,才問:“你有吃過醋麽?”

林晚點點頭,烏黑的眼又亮閃了下,“餃子沾醋挺好吃。”言罷喉嚨滾動了下。

“……”清音頓了頓,才道:“我的意思是,你吃過世子爺的醋麽?”

林晚聞言一怔,然後又是木然地看著她,不說話。

清音見狀就知曉她不明白她的意思,清音耐心地解釋道:“比如你看到他和我親近,會感到我很討厭?”清音覺得這林姑娘性子直,還有些呆,有什麽說什麽,問她什麽她答什麽,就是骨子裏暗藏戾氣,感覺不好惹。清音得知曉她對她有沒有惡意,如果有,她還是離她遠遠的好,免得遭殃。

林晚看著她,想到當初她不肯踩著她上馬車的事,便搖了搖頭。

清音看著她,覺得她應該是真心的,不過也有可能她隱藏得深,總之,她不能真把她當傻的看待,“那不說吃醋了。”清音看著她,隱有深意道:“我不知道你對待心上人是怎樣的。反正對我而言,我喜歡的男人隻能喜歡我一個,隻能親吻我一個,他如果敢招惹別的女人,我便不要他了,然後找下一個聽話的,美麗的男人麽?世上多的是。”

聽聞清音的話,林晚不由垂了眸,露出一抹神思。

清音觀察著她,她內心覺得這對主仆性情古怪,與平常人不一般,沒準這奇怪的兩人真是兩情相悅的也不一定。

林晚沒有帶她到平陽王府,而是把她帶到了鳳宴的私宅。

一路經亭台樓閣,水榭回廊,來到一三層樓閣。

高閣之上,薄紗輕掩,隱隱約約晃著釵光鈿影,與靠著欄杆的一抹豔紅。

鳳宴背靠著欄杆,一腿曲起,一手搭在膝蓋上,一手拿著酒壺,一口接著一口的喝著,目光落在不遠處唱著曲兒的麗姬上,那咿咿呀呀的聲音落入鳳宴的耳朵,他半眯鳳眸。

恍惚間,殺聲震天。

他撫了撫額,又搖了搖頭,再睜開眼睛,黃沙染血,屍骸遍野,全部都是他自己身邊最親近的戰友。

鳳宴心中怒火騰燒,一雙鳳目盡有嗜血狠厲之色,他驀然舉起長刃,紛飛的銀袍盡是敵人鮮血,就在他浴血奮戰之際。

遠處高地上,一冷若冰霜的女人背映斜陽,拉弓搭肩,對準了他。

鳳宴感受到巨大的殺氣,一回眸,卻看到了永生難忘的畫麵,他心愛的女人竟舉箭對向自己。

箭勢若破竹,穿透他的肩胛骨,血染衣袍,他凝望著女人的眼眸露出一絲不解,以及痛苦悲傷之色。

後方有人偷襲,一刀斫向他的背,被他一個回身砍去,頭如滾瓜般滾落在地。

鳳宴雙腿忽一軟,不由單腿跪在沙地上,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林晚走過去,見鳳宴身旁坐著兩位花容月貌的女子,想到清音的話,眉不覺微皺了下,卻沒表示什麽,隻是看著鳳宴,喚了聲:“爺……”

她叫了一聲,鳳宴沒理會她,他鳳眸泛紅,湧動著奇異的光芒,忽然砰的一聲,他手上的酒壺被他捏碎,酒水流了一地,隻把身旁兩位女子嚇得往旁躲了躲。

站在不遠處的清音也不由驚了下。

林晚則一動也沒動,隻看著著他,又喚了聲:“爺……”

鳳宴聽到林晚的聲音,神魂驀然回到現實當中,看著林晚,他眸中戾氣一斂,目光卻變得恍惚,隻是夾雜著一絲柔和:“怎麽了?”

“清音姑娘來了。”林晚平靜地說道。

鳳宴皺了皺眉頭,隨即看向清音,他剛剛斂去的戾氣又湧上眼底,還流露出一股說不出的戀慕,隻是他臉色突然一變,大發雷霆道:“你來作甚?給我滾!”言罷拿起一旁的酒杯猛地朝清音砸去。

清音足尖傳來劇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讓她來的是他,讓她滾的又是他,這故意耍他玩?還是有病?

清音看他是有病,真有病,還病得不輕了!!

“世子爺,是你讓我來的,卻又讓我滾,戲弄人如此好玩麽?”清音定定地看著他,眉眼冷如冰霜。

“滾!信不信我殺了你!”鳳宴厲聲道,目光猩紅地看著清音,渾身還不住的輕顫著。

林晚見狀走到清音麵前,低聲說道:“林姑娘你先回去吧,爺他有病。”

清音一愣,看了鳳宴,見他看起來有些癲狂,真有病?

林晚又看向其餘的女子,“你們都下去吧,不必再上來了。”

那幾名女子聞聲紛紛起身下了樓。

林晚朝清音點了點頭,便回到了鳳宴身邊。

清音看了鳳宴一眼,隨即也下了樓,沒想到今日她竟看到了鳳宴另一麵,林晚說他有病,也不知道是什麽病?清音想到他方才看自己的眼神除了有怨恨還有難以掩飾的戀慕,內心突然疑惑起來。

總覺得這鳳宴看得不是自己。

煙兒在下麵等候,見清音如此快的下來,有些奇怪,“清音,你怎麽這麽快就下來了,我剛才好像聽到那鳳世子罵人了。”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31.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