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33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33節

清音突然有些懷念他以前那冷漠疏離,無情無欲的模樣,不像現在,臭不要臉。

蕭成捉住她的手腕,俯首輕咬她的耳朵,在她耳畔柔聲道:“沒有人來。”

感覺一腿被臂彎抬起,清音一急,正要說話,外頭的門突然砰砰的想起來。

清音和蕭成同時一怔,清音嗔了他一眼,一副看吧看吧的模樣,蕭成神色掠過一抹尷尬,隨即壓抑著那股子衝動,掀開了被子,翻身而起。

那極具壓迫感的身體離去後,清音坐起身,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頓覺渾身輕鬆,清音理了理衣衫,才淡淡掃了蕭成一眼,“哼”地一聲冷笑。

蕭成英俊的臉微微一熱,卻佯裝從容道:“還不去看看是誰?”

“要你說。”清音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而後起身去開門,走出外室。

蕭成佯咳一聲,隨即若無其事地跟了出去。

“進來吧。”

清音坐到方才的椅子上,才朝門外道。

門推開,煙兒走進來,隻見她手上捧著一打造得十分精美的匣子。

看到跟在清音身後,神色端肅,渾身透著威懾的高大男人,煙兒神色閃過一絲不安。

見她不說話,清音主動開口問:“你拿的什麽東西?”

煙兒垂著腦袋,小聲的說:“平陽王世子派人送來的,說是今天他待你有些無禮,想送些東西聊表歉意。”

清音內心感到一絲驚訝,不理會背後蕭成陰沉的目光,接過煙兒遞來的匣子。

蕭成見狀不覺冷哼一聲。

煙兒見蕭成臉色冷肅,不由害怕,忙道:“我先出去忙了。”說完一溜煙兒的跑出了房間。

“他對你做了什麽無禮的事?他輕薄你了?”蕭成眉眼生寒,目光落在匣子上,覺得它十分礙眼。

“沒。鳳世子倒不是那種人。”清音淡淡回道,便不再理會蕭成,坐回到椅子上。

“你在替他說話?”蕭成皺眉不悅,“你是見人長得好看就替人說話?膚淺的女人。”

膚淺?清音臉色微僵,她以前怎麽不知曉蕭成這般毒舌,簡直氣死人了,但清音沒有表現出心中不滿,將匣子放在桌上,她一邊打開匣子,一邊不以為意道:“我就是膚淺,怎麽了?”

蕭成哼了聲,不再回話。

他臉上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隻是匣子被打開之時,卻不由自主地瞥向匣子裏麵。

裏麵是一隻簪子,梅花樣式,鏤金鑲紅寶石,雍容貴氣,看起來價值不菲。

隻覺這種珠光寶氣的東西與清音的氣質並不相符。

“你可千萬別被這點東西收買。”

蕭成忍不住又道了句,而後又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沒送過她什麽東西,這麽一想,不禁感到慚愧。

人家送她東西就是騙她?收買她?清音心頭驀然躥起一簇火苗,她像是會被一隻簪子收買的人?清音總覺得蕭成把她當做了容易被男人騙的小姑娘。

是不是因為她和他睡了,他就覺得她隨便,容易被男人騙?

他真好意思說人家輕薄她,他自己就是最大的登徒浪子,他都把她睡了,而且什麽承諾也沒有,所以他也是在騙她?

清音本來也不在乎他什麽承諾的,隻是因為他這句話激起了心中的些許不平。

清音是想起來了,從溫泉池那夜之後,他就沒有過任何的表示,別說承諾和東西,就連一句甜言蜜語都沒有,他還心安理得的指責她,誰給他的臉?

讓他得一次手,他便在她麵前葷素不忌,想睡她就睡她,還一副以她男人自居的模樣。

清音越想越來氣,火氣蹭蹭直往頭上冒。

她不要他的東西和承諾是一回事,但他願不願意給又是一回事。

“我就是被收買了怎樣。總比某人什麽都不送的強,還好意思在這裏指手畫腳。這隻簪子就是好看,我就是喜歡,明天我就簪在頭上。”清音不喜歡這隻簪子,被她被蕭成氣暈了,忍不住想激他。

蕭成的確被她激到了,臉色一沉,他冷聲諷刺道:“你那麽喜歡它,幹脆現在就簪算了。”

清音看不慣他冷嘲熱諷的模樣,她站起身,壓著心頭怒火,笑得明媚動人,“行,我現在就簪,我不止今天簪,我明天簪,後天還簪。”

說著回到內室。

蕭成本是成熟穩重之人,鮮少對人動怒,可這一刻卻壓不住自己的脾氣,他跟在她身後,目光冰冷懾人:“你幹脆睡覺也簪,一輩子都別拔下。”

清音回頭看他一眼,冷笑一聲,“正有此意。”

清音一屁股坐在妝台前,拿起那隻梅花紅寶石簪子就往發髻上插戴。

蕭成目光一凝,驀然抓住她的手腕,怒氣衝衝道:“不準帶。”

清音看著他惱羞成怒的模樣,不知道怎的,突然氣平,她淡淡一笑:“大人,不是你叫我戴的,大人真是口不對心呐。”

蕭成沒有回她這話,隻是陰沉著臉:“不過是隻簪子而已,明天我送你百來支,樣式不帶重複的,讓你簪個夠。你把這支放下。”

清音有些驚訝,隨即失笑道,並不把他的話當真,隻是隨口說道:“大人真是大言不慚,那清音就拭目以待,在此之前,我就簪這個。”言罷視線掠向他的手,示意鬆手。

蕭成定定看了她片刻,而後不情願地放開手。

清音這會兒沒心情和他吵了,“大人,我有些累,想休息片刻,大人先回去吧。”

蕭成微蹙眉,有些生氣,但這次卻什麽也沒說,隻沉聲道了句:“你給我等著。”

清音柳眉微顰,什麽叫你給我等著,他這是要和她算賬呢?不等她出聲詢問,蕭成已經轉身大步而去。

清音呆了片刻,而後搖了搖頭,收回了視線,看著手上的簪子,想了想還是放了下去。

她真不喜歡這簪子,太豔了。

第44章 深夜

蕭成一臉陰沉的出了紅袖坊,?侍衛見狀忙迎接上去。

見他渾身像是落了冰碴子似的,侍衛不由小心翼翼起來,“大人,?可要回府?”

蕭成冷冷瞥了他一眼,“去貴人街。”

言罷大步朝馬車而去,?行走間帶進一陣寒風,?令得侍衛不禁打了個寒顫,?他家這位大人大概是在人家姑娘那裏受氣了。

馬車轆轆,?一路往貴人街而去。

蕭成冷肅著臉,?端坐在馬車上,?一手落在幾上,手指無意識地輕敲起來,一直持續到了貴人街。

“大人,咱這是要去哪裏?”靠坐在車門外的侍衛掀簾問道。

蕭成打開車窗,?隻見街上店肆林立,?酒樓茶館,首飾鋪,綢緞莊,玉器店,?商品琳琅滿目。

蕭成沉聲道:“去首飾鋪。”

不就是簪子,?她要多少他給她多少。

蕭成從一家名為寶香閣的首飾鋪子出來,神色終於和緩些許,?後頭跟著兩名雜工,來來回回替蕭成將買的東西放到馬車上。

掌櫃笑嘻嘻的將蕭成送出大門外,?她經營鋪子多年,從未見過如此出手闊綽的顧客,他竟然把最貴的釵子簪子全部都買下了,?也不知是要送給哪位姑娘。

“大人,歡迎下次再來。”

蕭成微頷首,麵不改色的上了馬車。

蕭成離去後,清音處理了一些事情,然後便回臥房睡了片刻,醒來之後,一出臥房,看到桌子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匣子,不由感到詫異,什麽東西?

清音見煙兒不知道哪去了,也沒有去看是什麽東西,隻是去找件大衣披上,而後自己沏了壺熱茶,坐在榻上,慢慢的喝。

直到疲憊感盡除之後,清音才看向桌上那堆匣子,正要走過去看看,煙兒卻走了進來,見她醒來,臉上頓時露出甜甜的笑容。

“你可算是醒了。”煙兒笑嘻嘻道。

清音伸手,疑惑的指了指桌上的東西,“那些是什麽東西?”

煙兒笑道:“蕭大人送給您的。清音,我可以打開看看麽?”她可是好奇了好久。

清音愣了下,沒想到蕭成真把簪子買了過來,這裏麵不會都是簪子吧,清音不覺撫了撫額,覺得額頭有些疼,“你愛看就看吧,大人呢?”

煙兒一邊拿起紅漆木盒,一邊說道:“走了,把東西送來之後便走了。”

盒子很好看,珠嵌玉鑲的,端得考究,煙兒打開一看,是隻碧玉玲瓏簪,小巧雅致,玉質上佳。

清音走過去拿起煙兒放下的碧玉玲瓏簪,臉上並未表現出歡喜,而是掠過一抹深思,蕭成不會以為她是故意向他要東西吧?

煙兒拿起另一暗紅色錦盒,裏麵還是隻簪子,紅梅金絲鏤空珠花,又有打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全部都是簪子釵子,煙兒瞪目結舌,沒興趣繼續翻看了,雖然這些簪子做工都好,看起來也挺貴,但是這也……太多了,想想清音全部將這些戴在頭上,煙兒噗嗤一笑,隨即是捧腹大笑,笑得直坐在椅子上,眼淚都流了出來。

前有沈大人送胭脂,後有蕭大人送簪子。真是太好笑了。

清音有些莫名地看了煙兒一眼,一臉平淡的問:“煙兒,你笑什麽?”

煙兒笑得肚子疼,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清音,蕭大人是不是得了沈大人的真傳?”

清音淡定地搖了搖頭,心裏想,他哪裏是得了沈大人的真傳,他大概是被她刺激的,這估計也不是他真心想送的,因為和她置氣,便花了這麽一大筆錢,也不知道他疼不肉疼。

大概是不肉疼的,畢竟人家也不缺銀子。

“清音,這麽多釵子,你打算自己戴麽?”煙兒杏眼一轉,笑嘻嘻的說道:“之前姑娘把沈大人送的胭脂都分給了眾人,你說你是不是要大方點,也把這釵子啊簪子啊分一分?”

清音嗔了她一眼,好笑道:“你喜歡簪子,我給你買,要他的作甚?”清音倒不是想留著自己戴,隻是想著這些貴重東西也不是蕭成心甘情願買來的,若是她再拿來送人,那男人不得更加生氣,清音沉吟片刻,道:“東西先放著吧,等大人下次過來,讓他拿回去退了。”

煙兒倒也不是特別想要這簪子,隻是聽說她要把東西還回去,替清音感到可惜,不由撅了撅小嘴,道:“蕭大人既然送你了,你安心收下就是,做什麽還給他?你還了他,他可能更加不高興,覺得你是在和他生分呢。”

清音沉默下來,覺得煙兒說的也有幾分道理,若是她還回去,蕭成隻怕更沒麵子,而且兩人已經有了那一層親密關係,收下他的東西也沒什麽,改天回送點東西給他就是了,隻不過她可出不起他這麽大的手筆。

“而且你要送回去的話,得把鳳世子的簪子先送回去,不然蕭大人那邊更有話說。”煙兒提醒她道。

清音笑了笑道:“好了,還是煙兒你想得周到,簪子就留下好了,等大人下次來,我問問他,這簪子能不能送人,能送的你隨便挑選幾支,再分給坊中其他姑娘一些。”

煙兒小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方才隻是開玩笑而已,既是蕭大人送你的,清音你還是自己留著比較合適。”

清音還以為這小丫頭會眉眼堆笑,歡歡喜喜的接受呢,有些詫異,不過清音也沒多說什麽。

之後的幾日蕭成都沒來紅袖坊,清音去參加某位官員的聚會,聽聞了關於蕭成的一些事情。

聽聞他近來在朝中的處境不大好,因為托病告假的事,有人參他玩忽職守,隨即又聽那官員說,蕭成之所以被參是因為祝文才之事,蕭成要辦祝文才,他父親刑部尚書想要保人,卻見不到蕭成本人,祝尚書最後找到柳首輔,請柳首輔出麵,豈料蕭成鐵了心不放人,沒給柳首輔麵子,柳首輔一怒之下,讓自己的人參了蕭成一本,本想著讓蕭成低頭,卻沒想到蕭成緊隨其後,也上了兩本,一本彈劾刑部尚書縱子為非作歹,另一本毅然決然地請求辭官。

此事因此而鬧大。

掌治京師不易,之前的京兆尹不是遭貶就是遭罷官,蕭成精明強幹,心係百姓,深得帝心。

崇文帝剛收到彈劾蕭成玩忽職守的奏本原還有些疑惑,後來蕭成連上兩本,崇文帝便知此事有貓膩。而蕭家與皇室一族關係深厚,崇文帝對蕭成還是有些偏寵的,因此並未讓蕭成辭官,而是秘密下旨讓人查此事。

清音自然不知曉此事,隻知曉蕭成被人彈劾,而他請求辭官這兩件事。她有些擔心,卻也知自己幫不上什麽忙,便沒有主動去找他。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33.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