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36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36節


卻發現她似乎沒把他放在眼裏,自顧自吃自己的,而且還吃得很香。


蕭成不甘心被她忽視,故意輕咳一聲,惹來清音的注意。


清音放下吃了一半的小包子,抬眸看他,問:“大人噎著了?”


蕭成凝著眉,點點頭。


清音有些驚訝,而看他吃得慢條斯理的,也不知道怎麽噎到的,便隨口道:“大人,你吃慢點,喝點粥吧。”言罷又繼續吃自己的,不管他了。


清音其實是記得之前給他送飯那次他的表現的,記憶中,他很不耐煩,也不愛吃她給他夾的東西,因此此刻清音不打算自找沒趣,而且她也不想伺候她。


要說以前,她可能還顧著他的身份侍候他用膳,但現在,沒門。他睡她的,吃她的,給他快活完了,她還要侍候他,他當自己玉皇大帝呢?這傻缺事兒她才不做。


蕭成見她沒怎麽關心自己,深情冷冷淡淡的,眉峰微壓,心頭不由感到失落。


就在此時,清音拿起筷子夾了塊紅燒肉,那盤子離蕭成很近,清音看著那塊肉,猶豫地停了下。


蕭成見她動作頓了下,以為她這塊肉要夾給自己的,唇角不由微微勾起,正要拿碗去接,清音卻驀然將肉夾到自己的小空盤上。


好吧,是他自作多情了。蕭成若無其事的舀了勺米粥遞進嘴裏,卻微抬眼,去看清音。


見她夾起那塊肥和瘦相間的紅燒肉送進嘴裏,輕輕咬點那塊瘦的,吃掉了,然後將肥得放回到盤裏。


蕭成見狀,笑問:“你不愛吃肥的?”


清音將口腔裏的食物全部吞進去後,才答道:“其實我挺愛吃,不過我腸胃不好,吃不了太油膩的。”


蕭成聞言不知為何,突然有些心疼,他拿起一旁幹淨的筷子,夾起幾塊精瘦的,體貼的放進她的盤子裏,柔聲道:“多吃點肉,才能長肉,你其實挺瘦的,身上沒幾兩肉。”


清音見他給自己加菜,倒是有些受寵若驚,聽到他後麵的話,瞥了他一眼,下意識道:“你又知道我身上沒幾兩肉。”


蕭成視線落在她的身上,露出一曖昧的淺笑,挑眉,“我不知曉麽?”


清音自知失言,臉上掠過一絲窘色色,低頭默不作聲地繼續吃東西。


蕭成莞爾,看著她的目光有著自己都未察覺的柔情。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小天使們的地雷和營養液~


催更小天使來了扔了1個地雷,?夷光扔了1個地雷,讀者“∠∠”,灌溉營養液+10,讀者“ccppk”,灌溉營養液+10


第46章 女子


慶園,?射圃。


錦篷中,清音等人圍爐而坐。


蕭成與陳左生兩人挽著袖子在忙著烤肉串,煮酒,?清音和柳飄飄則悠閑的坐著,一邊聊天,?一邊吃牛脯。


“清音,?今日可托了你的福氣,?竟能吃上大人親自烤的肉。”柳飄飄靠著陳左生的身上,?一雙嫵媚的眼眸笑睇著清音,?一邊慢悠悠將肉脯撕成小條往朱唇裏送。


陳左生一旁笑著提醒:“你別挨我太近,?小心衣服熏醜。”


柳飄飄聞言立刻直起身,離他遠遠的。


清音見狀不由笑了,看了眼蕭成,見他仍認真的烤著肉,?轉回目光看向柳飄飄,?“難道這是他第一次做這種事?”


蕭成聞言動作一頓,隨即又若無其事的繼續烤起肉來。


柳飄飄笑道:“反正自我認識他起,這是第一次。至於之前,我就不知道了。”


清音晃了晃神,?她心細,?知曉有些事最好別問,便沒有追問蕭成之前的事,?她拿起一塊牛肉脯,撕下一半,?忽然遞到蕭成唇邊,“大人嚐一嚐,這個味道不錯。”


這牛肉脯是清音帶過來,?蕭成還沒嚐過。


蕭成正微微出神,聽到清音的聲音驀然回過神來,視線微垂,目光卻被她瑩白如玉的手吸引了去,一張嘴,吃掉她遞來的肉脯,順帶含住她的手指。


指尖傳來的濕熱讓清音臉驀然一紅,不由看向柳飄飄,見她正看著自己,笑得一臉曖昧,清音羞窘,不禁嗔了蕭成一眼。


蕭成似乎渾然不覺兩人的動作狎昵一般,一臉正經地吮吸了下她的手指,才放開她,十分淡定道:“味道不錯。”


清音後悔不迭,暗暗伸手在他腰上狠擰了下,惹來蕭成一聲悶哼。


“竹君此人,不解風情,冷冰冰的待人不親近,也就清音姑娘能夠接受他了,不然,他就是孤獨終老的命。”陳左生揚起眉眼,一臉戲謔。


蕭成聞言冷冷瞥了他一眼,目光暗含警告之色,隨即將烤好的肉串分一半給陳左生,要用吃的堵住他的嘴。


陳左生絲毫沒被他的氣勢懾住,接過肉串,隨即先拿起一串遞到柳飄飄唇邊,柳飄飄笑盈盈地看著他,輕吹了吹,咬下一塊肉。


“陳先生說笑了。”清音微笑道,內心自有想法,她現在雖然同蕭成好,卻不確定將來是否會同他好,沒準過不了多久,兩人一拍兩散,他還是孤獨終老的命,又或者他情係她人,與她人恩恩愛愛,白頭偕老也說不定。


蕭成惦記著陳左生說的話,便挑了一串烤得剛剛好,且精瘦的肉串,還放到唇邊吹了吹,才遞給清音,柔聲道:“你不是愛吃瘦的麽,給。”


清音有些難為情,伸手要接過肉串,蕭成卻沒有給她。


隻見他一臉從容鎮定道:“別髒了手,我給你拿。”


清音看了他一眼,他這是用行動來反駁陳左生的話?這男人是不是有些幼稚了?清音並不覺得害羞或者高興,隻是感到有些無可奈何。


她真不習慣在別人麵前與他這般親近,但也不好拂他麵子,她張嘴咬下一塊肉,食不知味的咀嚼起來。


柳飄飄吃了幾塊裏不吃了,陳左生將她剩下來吃掉,隨即看著清音笑道:“不過,一旦你得到他的心,那就會得到他全心全意的付出,他會變得又體貼又會照顧人。”


“清音哪來的福氣能得到大人的心。”清音一臉謙虛道,內心並不因為陳左生的話而感到歡喜,因為她並不相信陳左生的話。


記得白玉說話,男人的情與欲是分開的。男人的情可以給別人,卻能與你行雲雨之事,清音隻能確定蕭成對自己有欲,卻不能確定他對自己有幾分的情。


“清音,你方才不是想學射箭麽?我教你,走吧。”


蕭成擔心陳左生再胡亂說話,便站起身與清音說道,黑眸不悅地掃了眼陳左生。


陳左生微聳肩,笑了笑,一臉無辜的模樣。


清音起身跟隨蕭成拿起弓箭走到棚外的空地上。


不遠處安插著一整排的二尺圓箭鵠。


蕭成讓她試了下弓的力,然後取了隻箭給她,


清音不大擅長,怕被笑話,不禁有些忸怩:“我聽白玉說,她之前也來這射過箭。她很厲害的,可惜我連她的一半都比不上。”


清音這一番話不禁讓蕭成想起自己與白玉的那些事,內心頗有些尷尬。


“沒關係,你沒學過,等學會了沒準也和她一樣。”蕭成安慰她道,而後以笑掩飾尷尬,內心卻有些遺憾自己最先認識的不是她。


清音笑著點點頭,似乎沒察覺他臉上的異色,仍自顧自地說著:“你是不是也覺得白玉很厲害?”


蕭成心咯噔一跳,目光探究性地看向清音,懷疑她故意在試探他,可是見她神色坦然,笑容愉悅的模樣,蕭成又覺是自己誤會了,他語氣淡淡道:“她……是挺厲害。”


清音唇角弧度加深,“是吧?你也這麽覺得。”言罷搭上箭,感覺不大對,便一臉虛心地問:“大人,你看我姿勢是不是錯了?”


蕭成心有些亂,聽她問話便走近她身旁,輕壓了壓她的肩膀,柔聲道:“別聳肩。”


清音立即壓下肩。


蕭成走至她背後,伸手握住她的肩,替她擺正姿勢,又指導了她幾句。


清音正認真的聽著,忽感覺到一陣灼熱的氣息包裹而來,隨即整個人被他自後方輕輕抱住。


“對不起。”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耳上,讓清音不由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身後是蕭成溫暖的胸懷,卻讓她微微失神,“你對不起我什麽?”清音古怪的問道。


蕭成臉上閃過一絲不安,他低聲解釋:“之前我雖然與白玉交好,但什麽也沒發生過,你別誤會。”


原來為的是這個。清音微笑道:“我知道你們什麽都沒發生。”言罷用手肘推了推他,小聲道:“你快放開我,陳先生柳姑娘還在後麵呢?”


“你怎麽知曉?我和她的事,她都與你說過?”


蕭成瞬間緊張起來,怕清音聽到一些關於他的不好的事。


清音正要說話,忽聽聞一陣急促腳步聲,兩人不由循聲而去,是院中管事的人。


蕭成放開了清音,那人趕到蕭成麵前稟報:“大人,外頭停了輛馬車,裏麵坐著位姑娘,說是受老大人的命令,來伺候大人的。”


那管事說著不由看了清音一眼,神色有些不安。


蕭成聞言臉色一沉,沒想到他父親還真把人送來了,他不禁也看了眼清音,見她神色如常,似不在意的樣子,內心頗有些不自在,便主動坦白道:“我父親前些日子來信,說要送個丫鬟來伺候我,信到時,人已經在路上,我來不及拒絕。”


清音點點頭,隨即又揶揄的笑道:“想不到大人你還缺丫鬟。”


“我並不缺丫鬟,我也不知我父親是何意。”蕭成心中有些煩躁道,又怕清音多想,便與那管事的說道:“你派頂轎子,去把那姑娘接過來此處吧。”


他有話要問那丫鬟,擔心清音誤會他,幹脆讓清音也在一旁聽他們說話,好讓她知曉,這真是他父親一人的主意,與他無關。


那管事的領命而去。


清音和蕭成也沒有了射箭的心思,便回到了篷內。


陳左生見蕭成神色陰鬱,好奇的問:“大人,發生什麽了麽?”


蕭成禁不住又看了清音一眼,她依舊是一副很平靜的模樣,眉不覺微皺:“我父親送的人到了。”


陳左生聞言不由得也看了眼清音,他詫異道:“這麽……快?”他原本想說這麽巧的,他內隱隱有股有什麽事要發生的感覺。


蕭成沉默下來,清音也沒說話,一時間氣氛有些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頂轎子抬了進來,轎子停下,轎簾一掀,一身段窈窕的女子緩緩自裏麵走出。


那女子生得很美,纖長的眉,高挺的鼻,唇若櫻桃,嫋嫋而來,打扮雖然不甚華美,但氣質端莊大方,看起來像是大戶人家的女兒,不像是丫鬟。


清音眼眸忽然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這女子長得怎麽有些像白玉?清音有些疑惑,不知道想到什麽,清音目光微愕,驀然轉過頭看蕭成的神情。


看到蕭成的神色,清音便知曉自己猜對了。


蕭成並沒注意到清音在看自己,他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女子,放在膝蓋的手不覺緊握成拳,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清音垂眸抿了抿唇,不知道該用什麽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總之不是很好受。


她突然感到有些累,有些不想待下去了,但她臉上沒露出任何異樣,隻是很平靜地說道:“大人,我身體突然有些不適,想回房休息。”


蕭成聽聞清音的話,有些心不在焉道:“怎麽突然不適?”想了下,又柔聲道:“既然身子不適,那……你回去好好休息,我待會兒再去看你。”言罷目光又若有似無的瞥向那女子。


清音呼吸微滯,沒有多說什麽,轉身離去了。


陳左生看了清音一眼,又看了眼蕭成,張了張嘴卻什麽也沒說,然後一臉鬱悶地看向已經到達篷內的女子,有些想不通,這世上怎麽會有那麽相似的兩個人,連氣質都如此相似。


他突然有些可憐清音了。


清音從射圃回到所住的客房,發昏的腦子逐漸恢複清醒,這才發現,自己是走著回來的,她竟然沒感覺到累。這裏離射圃很遠。去時她是做轎子去的,而回來時,蕭成忘了給她喚轎子。


是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了那女子身上,哪裏還顧得了她。


清音心裏說不上有多難過,隻是覺得心有些空落落的,她推開門,走進房間,煙兒不在,她怔怔地打量了眼房間。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36.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