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5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5節


清音緘默不言,纖長如柳的眉卻輕輕的蹙了一下,怎如此不巧?還沒等她說話,便聽陳左生語氣悠然道:


“清音姑娘想必是有重要之事要找蕭大人吧,我讓丫鬟帶你去清荷居。”


清音本來想說不是什麽重要的事,但見陳左生如此熱情,便道了句:“多謝先生。”而後隨著陳左生指派的丫鬟去了。


兩人沿著一條鵝卵石路走,而後穿假山,繞回廊,便是一帶鳳尾細竹林,從竹林抄進去即為清荷居。


這地方向來不許閑人到來,那丫鬟也不是侍候蕭成的,不敢隨意進去,隻停在月洞門口,又告訴了清音主屋的方向,便離去了。


清荷居不是很大,院裏有修竹,有假山,有池塘,環境甚是幽雅,池塘裏栽植一大片荷花,此時已是秋季,荷花已謝,隻剩下荷衣,有些還枯萎了。


清音緩緩走上台階,窗隔糊著碧紗,隱約可看見裏麵的鋪設。


周圍靜謐得過分,清音腳步滯住,內心感到有些後悔,這屋中大概就隻有蕭成一人,她來找他,隻怕又要惹蕭成多想。


清音剛要往回走,轉念一想,覺得自己心思純粹,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何必在乎他人看法,於是還是轉身回去敲了門,敲了三下之後,裏麵才傳來蕭成沉穩渾厚的聲音:“門開著,進來吧。”


清音暗吸一口氣,伸手慢慢推開門。


沒看到蕭成的身影,聽他方才的聲音大概是在內室,清音沒敢進去,隻站在外麵等候,屋內窗欞明亮,寬敞潔淨,桌椅古香古色,兩具紫檀木幾皆放置古爐古瓶,四壁掛著一些名人字畫。


清音沒多打量,隻是安靜地站著等待蕭成出來,還不到一會兒,一道高大的身影自內室走出。


清音聽到動靜,抬眸看去恰與蕭成幽深的黑眸對上,兩人眸中皆驚起一絲微愕,清音目光不覺往下,隻見蕭成光著上半身,手上拿著一件套了一臂的衣服,露出那肌壘分明的結實胸腹,麥色的肌膚,極具男性魅力。


清音沒想到一抬眸便見到如此帶有衝擊性的畫麵,頭連忙一偏,眼睛竟不知該往哪邊看,白瓷般的臉迅速躥升一抹紅暈。


蕭成濃墨般的刀眉皺了下,腰板挺直,麵色沉穩地將衣服穿上,“你怎麽會來在這裏?”


這地方蕭成向來不許一般客人到來,更不喜歡女人來此,方才他以為是陳左生,聽到開門聲,又不見他說話,蕭成覺得疑惑便走了出來,以至於衣服都沒穿好。


聽聞蕭成的話,清音不經意抬眸看了眼,見他一條精壯手臂稍一抬,肌肉繃緊,極具力量。臉瞬間一熱,麵上的紅潤又深了一層,她垂下眸,察覺他似乎有些不高興,便解釋道:“是陳先生告訴我,你在此處,讓丫鬟帶我來的。”


蕭成恍悟,這個陳左生,簡直胡鬧,不知者無罪,蕭成也無法說她不是,“你且坐著等一下。”他沉聲道,語氣帶著點命令成分,言罷轉身進屋去了。


第6章


清音本來想直接離去的,未想蕭成讓她等著,沒辦法隻能聽從他的吩咐,坐下來等他出來。


清音雙手平放在膝上,麵容沉靜如水,但實則內心頗有些忐忑不安,尤其是想到方才看到的畫麵,更是有股透不過氣的壓迫感。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過男人的半裸身軀,她不知曉別的男人藏在衣服下的身體是怎樣的,但她覺得蕭成的身軀很美,肌肉緊致結實,塊壘分明,卻又不會過於粗獷,線條很勻稱,充滿著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


等意識到自己在胡思亂想些什麽,清音白皙瑩潤的耳垂都裹上了一層粉紅,但轉念一想,既然決定放下禮教大防,徹底融入這場子,那麽看個男人的裸體又如何?況且又不是她自己想看的,看便看了,有什麽大不了的,於是清音內心坦然了,臉上因為羞愧浮起的紅暈也漸漸褪去。


清音看了眼內室,見人還沒出來,不由有些坐立不安,她正要起身出去外邊等候,蕭成卻已經穿戴整齊,從裏麵闊步出來。


他已換下公服,著一襲箭袖錦袍,烏發束冠,身姿挺拔如鬆,十分惹人注目。


“蕭大人……”清音起身上前欲請安,卻被蕭成伸手攔住。


蕭成垂眸看了她一眼,她今日的打扮與以往迥然不同,蕭成先前差點沒認出她來,以往她打扮素淡,總給人一股清冷淡然的感覺,而今明豔的色彩令人眼前一亮,纖長的眉若柳葉,眼變得有些狹長,微向上挑,多了一股動人的妖冶。再往下,蕭成沒看,怕失了禮儀。


她的發髻上簪有步搖花釵,下綴穗狀搖葉,隨著她的動作,葉片輕搖,似要搖進人的心裏,


這時一股淡淡的脂粉甜香自她的身上傳來,蕭成微皺眉頭,不露聲色的後退些許。


“坐吧。”


蕭成轉身一撩衣擺,端坐下,目光如刀掠過緩緩坐下的女子,“清音姑娘因何事特地尋來此處?”


那‘特地’二字令清音心中略覺不適應,清音看向他。


他五官生得硬朗,濃眉高鼻,眸光深邃如海,身材高大偉岸,不是當下人物品藻的標準,當下流行的是陳左生,以及白玉的心上人沈墨那一款,溫和儒雅,豐神飄逸。


不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十分壓人,清音因為發方才的小插曲,加上此刻他目光如虎如鷹地盯著她,心神忽一亂,不知該從何說起。


“清音姑娘?”


耳邊傳來蕭成低沉中透著淡淡疑惑的聲音,清音穩了穩情緒,不亢不卑道:“大人,方才衝撞了大人,清音很是抱歉,清音來尋大人並無別的意思,隻是想來感謝一下大人。”


她聲音柔和之中帶著一絲堅韌,目光坦然並無忸怩之色,蕭成視線在她冷豔的麵龐停留片刻,沉肅的麵容平和些許,道:“若是上次之事,清音姑娘已經感謝過了,至於其他的,本官不記得有幫過清音姑娘什麽。”


清音想,他大概是做好事不願意讓別人知曉,不禁微微一笑:“大人不是幫了我,是幫了紅袖坊,清音要多謝大人傳紅袖坊的姑娘們來侍宴。”


蕭成看見清音臉上的笑意,不由沉了沉目,或許是清音給人的感覺太過清冷,她此刻突然朝他露出笑容,便顯得有意親近一般,而且不知為何,在她的目光之下,蕭成覺得自己的心思仿佛已經被看穿,對於時常辦案審問犯人的蕭成而言,這種感覺令人不好受,他更喜歡掌控別人的心理。


他英俊硬朗的麵容掠過一絲冷意,沉默片刻,冷著聲道:“本官隻是辦了個生辰宴,順便請了你們坊中的姑娘過來助興而已,若這都要感謝的話,清音姑娘以後豈不是對每一個邀請你們姑娘的人都要進行感謝?”他聲音頓了下,忽然唇角微勾,語含諷刺道:“那清音姑娘有得忙。”


清音一怔,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換來他冰塊似的表情和他絲毫不客氣的冷嘲熱諷,清音臉皮顯然還不夠厚,對上他譏諷的目光,臉禁不住微微一熱,瞬間覺得如坐針氈,她努力維持平靜,直視蕭成威懾迫人的雙眸,“不論如何,清音還是要感謝大人此次的邀請。”說罷驀然起身,告退道:“大人想必還有其他事要忙吧?清音便不打擾大人了。”


說完來不及等蕭成答話,清音快步出了房間,卻因為行動過於急促,一腳絆到門檻險些跌倒,幸好及時伸手扶住門框。


清音抿唇咬牙,懊惱的閉了閉眼,暗想自己怎麽每每在這男人麵前都如此狼狽,她胸口起伏暗吸一口氣,麵目恢複了冷靜,繼續快步離去,仿佛身後有鬼追一般。


自以為是的女人。蕭成一雙銳利黑眸緊攫那狼狽的纖柔身影,心中暗諷,直到人徹底消失在視野之中,蕭成獨自坐了一會兒,心裏忽又覺自己方才可能話重了些。


“我的大人,你是做了什麽,把人家姑娘嚇得一臉慘白,像隻驚慌失措的可憐小鹿。”


蕭成聞言目光不悅地看向門外,隻見陳左生一臉悠然地倚在門口,俊秀的臉上帶著一絲看好戲的笑意。


“你明明知曉清荷居不許閑人進來,你為何還要慫恿那女子過來?”蕭成麵上凝了一層霜色,臉上變得端肅。


陳左生笑著進了屋,隨便找個椅子坐下,“我看她看起來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便讓人帶她來找你了。”他揚揚眉,笑得有些曖昧:“難道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羞得逃跑了?”


蕭成想到自己方才光著上半身被那女人看見時,她驚慌失措的神色,不由皺了皺眉。


“你別亂撮合,我對那女人沒興趣。”蕭成語氣冷漠,絲毫不掩飾心中的不悅,他與陳左生多年好友,不可能不知曉他,這人就是閑著沒事幹,自己情場得意,就忙著給別人當月考。


“真不感興趣,你為何拐彎抹角的幫她?為了幫人擺脫困境,還特地辦了這個宴會。”陳左生並不生氣,眯了眯眼,愜意的笑。


蕭成陰沉地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無奈地歎道:“你知曉,我不是為了她。”他和那個女人根本不熟,她就算陷入再無助的困境,都與他無關。


陳左生臉上的笑意漸漸斂去,他何嚐不知曉,他之所以幫清音這忙,可以說是為了白玉,再往深了說,是為了他的亡妻,因為白玉長得像他的亡妻,所以他無法做到視而不見。


“你為何不嚐試著放下?這麽多年過去了,你這到底是愛還是執念?”


他這樣對一個已經逝去多年的人念念不忘,讓人覺得很可悲,作為好友,他心中也十分不忍,他想用盡辦法讓他走出情傷,可他卻將自己禁錮在一個密不透風的鐵牢籠裏,不給自己一絲喘氣的機會,也不讓人走近他的身邊。


聽聞陳左生的話,蕭成那雙淩厲的深眸流露出一絲無法言喻的痛苦、憂鬱、深情,那麽多年過去了,君兒的音容笑貌依舊深刻在他腦海中心中,無比的清晰。


從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的年紀,到少年時期的情竇初開,到成婚後相依相守,種種回憶,不思量自難忘。


可是,認真想想陳左生的話,他不禁想,他真的有那麽愛君兒麽?如果真的愛到無法自拔的地步,為何當初君兒死的時候,他為何不幹脆隨她一起去?


可是他最終隻是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去,那些海誓山盟,生死相隨仿佛都成了一場笑話。


*?*?*?*?*?*


午時,蕭成邀請的同僚們已經到齊,有攜著女伴來的,亦有獨自前來的。


聽雨閣已布置妥當,正中間一席,兩旁各四席,每席擺張紫檀木長方桌,每張桌下鋪著兩錦墊。


侍女們魚貫送菜肴上桌,山珍海味,瓊漿玉液,無所不有。


宴會開始前,清音在閣上待了片刻,無法避免的見到蕭成,心裏因為方才的事有些不自在,不敢麵對他,不過他好在他正忙著與同僚拜謁寒暄,並沒有注意到她。


待眾人坐定席位後,清音得到陳左生的指令即下了樓,紅袖坊的姑娘們皆待在樓下的房間裏,有對鏡理雲鬢的,有檢查衣物的,也有壓著聲音說說笑笑的,清音連忙喊她們上樓,又吩咐姑娘們好好侍候著,姑娘們應聲上去了,待房間空了下來,清音才坐到椅子,緩緩地鬆了口氣。


煙兒沒有偷偷上去湊熱鬧,而是陪著清音待在屋裏,“清音,你先前去哪裏了,看你回來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直到現在,煙兒才有空問一句。


清音搖了搖頭,沒有告訴煙兒她去找過蕭成的事,隻是淡聲道:“沒什麽,隻是第一次經曆做這些事,有些緊張。”


煙兒這才放下心來,笑嘻嘻道:“別緊張,以後就習慣了。”


“嗯。”清音輕點了點頭,沒有多言。


樓上絲竹管弦依次而起,不一刻,觥籌交錯的聲音也傳來了下來,聽起來十分熱鬧。


煙兒是個受不住冷清的性子,在屋裏呆了會兒,覺得十分無聊,“清音,你可要出去走走,這裏好悶。”


清音放不下上邊的事,“不去了,你想出去便出。”


煙兒便自己出去了,走到不遠處的池子邊上,坐在石欄上看金魚。


這生辰宴一直鬧到日落西山才徹底結束。


清音提著的心弦剛要放下,卻被人叫了上去。


清音上去時,席上已撤去殘肴,換上了茶水果點,眾人大多都有些醺然,一個個東倒西歪的,沒什麽精神,隻有一兩個仍精神奕奕的,比如陳左生,正摟著柳飄飄在說說笑笑,看到清音不過淡淡瞥來一眼,又收回了視線。


清音看向正席上的蕭成,他看起來也有幾分醉意,身軀微歪,手肘搭在椅子扶手上,一手撫著額假寐,待聽聞清音清清淡淡的一聲“大人”他才緩緩睜開眼簾,一雙淩厲的黑眸緊攫著她的身姿。


清音不覺微垂下眸,身子有些僵硬。


蕭成看了眼身邊的跟隨,那跟隨即將二百兩銀錁打賞眾位姑娘,蕭成卻在眾目睽睽之下,解下自己的腰間那塊翡翠雙龍佩,一臉淡定地將玉佩送給清音。


惹得眾人一陣詫異,酒意都去了幾分,紛紛將好奇的目光投注到清音的身上。


清音一下子受到眾人矚目,心猛地一陣狂跳,還在她表現得足夠淡定,她舉止得體,從容自若地從蕭成手中接過玉佩,然後聲音清越地道了句:“多謝大人賞賜。”


她不明白為什麽蕭成會贈她玉佩,以為他醉得不省人事了。


直到坐了轎子,離開慶園,在回紅袖坊的路上,她認真一想,才明白過來,頓時不覺稀奇了。


第7章


翌日,煙兒一覺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


她已經許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心裏滿足得不行,她爬起床,打開窗子,冷風撲麵而來,陽光倒是明媚,是個出遊的好天氣。


煙兒舒服的打了個哈欠,又伸了伸懶腰,還沒洗漱便先去了清音的房間。


清音也起了,隻見她穿著一身素淨衣裳,未施粉黛,一頭烏黑柔順的長發披散在身後,正坐在桌前,將昨夜蕭成給她的那塊翡翠雙龍佩放到一雕花匣子裏。


屋內金鴨古銅爐燃著檀香,淡淡的香氣飄入鼻腔,令人心神俱寧。


煙兒走過去,笑嘻嘻地奪過那塊玉佩,滿是好奇的研究那塊玉,杏眼中盡是曖昧之色,“清音,你說蕭大人為什麽要送你玉佩?”


男人贈女人玉佩,除了對她有意思,還能有幾個意思?然而清音一臉坦然的看著煙兒,臉上並無絲毫羞色,她淡淡地笑道:“隻能說是托了姑娘的福。”


煙兒如煙如霧的秀氣雙眉皺了下,一邊將玉佩遞還給她,一邊納悶道:“這與姑娘有何幹?”


清音搖了搖頭,不解釋。隻將那塊玉佩放進匣子中合了起來,這玉佩本不是她應得的,她不會自作多情以為蕭成真看重了她。


但清音是真的很感激蕭成,那人表麵雖然冷漠疏遠,拒人於千裏,但實際上卻出乎意料的體貼以及細膩。


自白玉去了安陽將紅袖坊交給她管理後,那些權貴擔心失了身份,不肯放下麵子傳紅袖坊的姑娘們去侍宴,但蕭成昨夜的邀請加解佩一舉,卻讓人知曉他抬愛於她,以後那些權貴們便可打消了顧慮。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5.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