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58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58節


柳飄飄麵無表情地推開他的手,“陳公子,不必裝溫柔體貼了。”柳飄飄此時怒氣雖消,卻也沒有了勾引他的欲望,“你放心吧,今日之事妾身什麽都沒聽到,你表妹聲譽不會有影響的。”


陳左生聽到柳飄飄的話,怔了怔,隨即暗暗慚愧起來,他溫聲道:“抱歉。”他態度客氣有禮,沒了方才的浪蕩輕浮。


柳飄飄坐回榻上,笑睇他:“你又不打我,道什麽歉?”


陳左生默然不語,他走到她身旁坐下,姿態挺直,他看了看她的臉,不由伸手過去。


柳飄飄卻往後躲了下,不情願被他碰。


陳左生指尖微滯,而後若無其事的收回手,溫聲道:“你這臉,還是得塗一下藥。”


“這本是因為你挨的,所以陳公子,你幫我做一件事吧。”柳飄飄毫不客氣道。


陳左生淺笑道:“姑娘且說什麽事,在下辦得到的一定替姑娘辦成。”


柳飄飄巴掌挨也挨了,自然要自己撈點好處,她要的好處就是狠狠打桃香香的臉,於是她道:“我要你今夜留宿在我房間。”


陳左生微愣,隨即看她的眼神有些莫測。


突然,他輕笑出聲,俊朗的臉掠過一絲曖昧,“不過小事一件而已。”


柳飄飄經過方才的事,已經不想睡他了,於是語氣清淡地解釋:“你別誤會,你今日趕走了我的許多姐妹,我要掙一下臉而已,你睡在我房間,什麽也不必做。”


陳左生未曾想她要自己留宿竟是這個原因,頓時心生一絲複雜,不由想,難道自己失去了吸引女人的魅力?


第74章


玉枕紗櫥,?錦衾流蘇,陳左生這會兒正在柳飄飄的閨房中。


斜躺在柔軟舒適,甜人欲醉的床上,?陳左生手撐著頭,風流多情的眼眸微眯著,?落在前麵坐在妝台前,?正摘下釵環首飾的女子身上。


陳左生視線在她身上飛速地掠過,?那身豔麗輕薄的裙讓她妖嬈的身段展露無遺,?腰肢纖細仿佛不堪一折,?讓人不由升起了一股邪念。


想到她方才在自己麵前寬衣解帶勾引他的模樣,?目光不禁一沉。


柳飄飄梳好發,走到床旁坐下,帶著媚意的目光淡淡瞥了他一眼,?伸手掠了掠雲鬢,吳儂軟語:“今夜我要睡在床上,至於陳公子你,隻要不離開這房間,你愛睡哪就睡哪。”


陳左生那好看的唇微微揚起笑意,?身形微動,人已經撐坐起身。


“真的睡哪兒都行?”他湊身過來,?手從她的肩膀一路輕滑都手臂,?他的唇貼著她的耳畔,灼熱的呼吸有些酒氣。


他的聲音低沉沙啞,?讓人沒由來的心跳加速。


這個男人是在勾引她麽?柳飄飄冷了下,?便聽那男人唇貼在她耳邊低語:“睡在你身上行不行?”


聽聞這曖昧挑逗的話,柳飄飄不覺臉一紅,她算是輕看了這男人,?這男人是真騷得不行,秋波斜溜了他一眼,帶著一絲嗔意。


“那可不行,你人高馬大的,我怕你壓死我。”她假裝聽不懂他的話,以手肘撞擊其胸膛,讓他放開了自己。


陳左生唇角微揚,笑得玩味,“好吧,那你躺我身上也行。”


柳飄飄看著他輕握她手背的手,他的雙手纖長潔白,骨節分明,修得齊整的指甲粉潤飽滿,像是閃亮的明珠一般吸引人的目光。


這雙手保養得十分好,柳飄飄是個愛看那人手的人,看到這一雙手她差點心動了。


似乎察覺到柳飄飄的猶豫,他再接再厲的勾引:


“我會好好疼你的。”他在她耳邊吐氣如蘭。


柳飄飄看了他一眼,那雙原本像看著獵物的侵略眼神瞬間一柔,溫柔得好似要溺斃人。


柳飄飄心口頓時咚咚狂跳兩下,心裏暗道不妙,遇到強勁的對手了。


柳飄飄努力著維持冷靜,嫣然一笑,玉臂攀向他的脖子,聲音軟媚勾魂:“陳公子真的會好好疼人麽?”


陳左生與她四目相對,深邃的眼神掠過她輕啟的朱唇,以及緊貼他著胸膛的兩團柔軟,唇角掠過一絲隱約的趣味,他啞聲:“當然,你想我怎麽疼你,我就怎麽疼你。”


柳飄飄一根手指輕輕推了下他的胸膛,而後輕啟櫻唇,微笑含羞:“那你可要憐惜點人家。”


她將柔軟的身子往後一倒,臉暈紅潮,秋波含媚,目光癡癡地凝睇他,仿佛暗示著他快上。


沒想到這麽容易就得手。陳左生突然覺得沒趣了,算了,勉為其難啃一下吧,這般想著,他欺身而上,卻不想,佳人的香吻還沒奪得,就被柳飄飄一腳狠狠踹下了床。


陳左生狼狽地跌坐在地,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柳飄飄,而後眼底閃過一抹奇異之色,“你剛剛是踹了我?”


柳飄飄坐起身,微笑拂了拂發髻,聽聞他質問的話,她冷冷地嗔了他一眼,她對男人一向溫柔和順,何時般粗魯過。


這男人簡直太不要臉了,當真自己是什麽香餑餑?


竟然還想勾引她?


但看著他一臉震驚錯愕的模樣,柳飄飄其實有些後悔自己做得過了,萬一他告訴老鴇兒,她恐怕討不到好果子吃。


她這個風風火火的性情什麽時候能夠一下,柳飄飄頓時頭疼起來,正想著要如何解釋。


陳左生卻自顧自地起身,撣了撣衣服袖子,一臉從容地笑:“你這女人,看起來柔柔弱弱,沒想到力氣挺大。你不願意就直接說,我又不強迫你,你踹我作甚?”


柳飄飄有些驚訝他竟然沒生氣,內心不由對他心生一絲好感,她平日裏遇到的客人幾乎都是大爺,都得小心伺候的。


要不是以為方才被他的表妹打了一巴掌,她占了理,她是不敢打他的。


他能夠雅量容人,柳飄飄放心了,對他也有了笑顏。


“實在對不住,方才妾身也不知道哪根神經搭錯了,才冒犯了公子你。”柳飄飄俊眼斜嗔了他一眼,撒嬌似的拽著他的手,嬌滴滴地說道:“你若不高興,你也可打回來。”說著就在他麵前仰起臉,閉上眼睛。


陳左生看著眼前的芙蓉嬌麵,好笑道:“我從來不打女人,你可別讓我當壞人。”


柳飄飄睜開眼,看著眼前笑得如沐春風的男人,突然輕歎一聲,有些傷感道:“陳公子你真是個好人,如果妾身是個清清白白的姑娘,妾身一定跟了你。”


陳左生看著眼前突然變得哀傷的柔弱女子,內心突然升起一股強大的保護欲,他坐到她身上,揚眉笑道:“怎麽,不清白就跟不了我?”


柳飄飄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隻是搖了搖頭,而後輕鬆地笑道:“陳公子太多情了,你心上人都被氣走了,你竟然還在這裏與妾身調情。”


陳左生微愣了下,而後笑道:“誰說我喜歡我那表妹?而我隻是恨鐵不成鋼罷了。”他突然輕歎了聲,“不過,她的確愛慕我,沒辦法,誰讓本公子如此玉樹臨風,風流倜儻。”


柳飄飄唇角微抽了下,不信,覺得他在騙自己:“你不是因為心上人不理你,才來這借酒澆愁的麽?”


陳左生莞爾一笑,“這你也信?我不過與一名至交好友大吵了一架,心裏不痛快罷了。”


柳飄飄仍舊不信,這種風流多情的男人最會撒謊。


當然,她們也會,都是逢場作戲,誰真誰假?


第75章


與陳左生相遇之後,?柳飄飄打聽過他,原來陣左生乃是京中一風流名士,家中巨富,?精通天文地理,諸子百家,?卻厭棄仕途,?不願考取功名,?隻做閑雲野鶴,?隻因他不常來這花柳之地,?所以柳飄飄並不識得他。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看他昨夜的表現分明一輕薄浪子。


那天夜裏兩人什麽都未曾發生過,這幾日陳左生也沒有再來尋她。


這兩日,柳飄飄冒了寒,?一直咳嗽,老鴇兒便沒有讓她接客。


是夜,她獨自一人坐在窗邊,望著一輪寡月掛在天上,不知怎的動了愁腸。


她這一生也算得上顛沛流離,?命運多舛。


十一歲那年,她們縣遭遇外敵來侵,?她跟著父母棄家逃命,?途中卻遇到趁亂搶劫的土匪,那些土匪隻認財不認人,?一路狂殺掠奪,?她的父母為保她性命將她緊緊護於懷中,她當時年紀幼小,何曾見過如此陣仗,?一時嚇暈了過去,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倒在死人堆中,她的父母倒在她的身邊,渾身是血,皆沒了氣息。


抬眼處,屍橫遍野,觸目驚心。


之後的日子便如同一場噩夢。


在那兵荒馬亂的日子,她孤零零一人不知該去往何處,後來被一人販子抓住,人販子將她賣到一富人家裏為婢,她年幼怯弱,不能幹粗重活,又不會討主人歡心,因而,日日不是被那家主人責罵就是鞭打。


那富人家裏有一仆婦,便是老鴇兒王翠娘,王翠娘的丈夫死得早,偏她是個不安本分的,時常在外勾三搭四,後來還勾搭上家主身邊一管事的。


東窗事發後,家主辭退了她,王翠娘卻引誘她一同逃走,她當時年幼,被人花言巧語一騙便上了當。


孰知,從此一入娼門,便是深海火坑。


那時年幼,怕死,後來入了這行,剛開始被糟蹋,覺得還不如死了算了。


她自盡過幾次,都被救了回來,活下來後,等待她的便是生不如死的懲罰,後來她學乖了,不再反抗,然後變得麻木,有時候看到一些她鍾意的男人,甚至會安慰自己,是自己睡他們,不是他們睡自己。


說到底不過是苦中作樂。哪個女人願意一雙玉臂千人枕,一點朱唇萬人嚐?


遇到脾氣不好的客人還要挨打挨罵,又或者遇到床上有怪癖的客人,還得忍受他們的折磨。


這些年來她積攢了很多私房,然而她至始至終未遇到個知心知意的,遇到稍微對她送暖偷寒,待她真誠的,卻不能娶她為正室。


若是做妾,一青樓女子從良本就受人議論,再把人好端端的夫妻攪得水火不容,她豈不是做了惡人?


再者,他家中那位若是個醋壇子,母夜叉,她進了去,豈不是脫了火坑,又墮深淵?


想到這種種,柳飄飄不禁淚如雨下,又恐人看到了她的失態,便趕忙拭了淚,看了看時候,也不早了,便起身回了臥室,侍兒菱花幫著卸去殘妝,櫛沐完畢,上床擁衾而臥。


這兩日借著生病,柳飄飄持了齋戒,準備去水月庵許願。


次日醒來,柳飄飄打扮簡樸素淨,臉上薄施脂粉,命人告知王翠娘後,僅帶了自己的貼身丫鬟菱花邊往水月庵去了。


到了那,有尼姑淨安出門迎接,柳飄飄常來這燒香拜佛,施舍又大方,因此寺裏的尼姑都認得她。


淨安邀她入淨室之內,看了茶,茶罷,才引殿前拈香許願,待許完願,不過才巳牌時分,想著時候還早,便和菱花出了大殿,到處遊了下。


一路上奇花異草,瀟灑亭軒,清虛戶牖,又聽得悠揚磬韻,柳飄飄隻覺得十分悠閑自在,卻不知不覺的與菱花走散了。


柳飄飄原有些著急,後想著找不到她,自然會到廂房裏等她,因此也不怎麽在意了,她一路貪看著風景,覺得有些乏累,便在旁邊的亭子裏歇息了陣,將要起身回去,卻撞進幾個人進來。


一幫輕浮浪子,一見柳飄飄,幾人麵麵相看,不由笑嘻嘻起來,幾雙邪眼不停地在她身上溜轉。


柳飄飄又羞又怒,抬身便要走,那為首的紫衣男人回頭示意了眼,那幾名跟隨立即湊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柳飄飄發急,薄怒道:“你們想做什麽?”


那紫衣男子笑嘻嘻道,“沒想做什麽,隻是我們幾人十分無聊,缺個美人相伴,姑娘隨我們一道吧。”


柳飄飄有意害怕,卻努力維持鎮定,她厲聲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調戲良家婦女,你們不怕吃官司麽?”


幾人聽聞柳飄飄的話,不由哈哈大笑,“你當我們幾日眼瞎麽?看你一副妖妖調調的模樣,便知是從青樓裏出來的婊-子,裝什麽良家婦女?”說罷,以眼示意身後幾人,這一幫男人便衝了上來,擒著柳飄飄的臂彎,從亭子裏拖了出去,柳飄飄掙脫不過,唯有大聲呼叫。


就在這時,旁邊一間淨室的窗戶驀然打開,窗戶探出一人來,服飾華美,麵如冠玉,眉眼風流,看著幾人在欺負一女子,不由厲聲喝道:“你們在做什麽?”


那幾人回眸一看,認出是陳左生,不由驚了一跳,單單一陳左生還沒什麽,可他的好友可是京兆府尹蕭成,幾人不敢惹事,連忙放開柳飄飄,落荒而逃了。


柳飄飄跌坐在原地,低低抽泣,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陳左生看清女子長相,不由吃了一驚,怎麽會是他?他從屋中走出來。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58.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