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怎敵她軟玉溫香 > 第59節

怎敵她軟玉溫香第59節

“柳姑娘,你沒事吧?”

頭頂上方傳來一道溫和的聲音,柳飄飄驚愕抬頭,“陳……陳公子。”

說罷像是羞於見人似的,捂著臉,低垂著粉頸,哭得更加狠了。

陳左生心生惻隱,不由蹲下身子,溫柔地扶起她,“柳姑娘莫怕,那幾人不會再回來了。”

柳飄飄拿開手看了他一眼,臉上淚痕未消,服飾未整,卻仍難掩其嬌豔的容貌,她看起來楚楚可憐,讓人十分動容。

而後如同見到親朋好友一般,委屈地倒在他懷中,哭泣起來,“幸好陳公子在,不然妾身這條命也不要了。”

陳左生輕拍了拍她的背,低聲斥道道:“你胡說什麽,又不是什麽天大的事,說什麽死不死的。”

柳飄飄眼眶又紅了紅,頃刻間淚如雨下,啪嗒啪嗒砸落下來,濕透了衣襟,陳左生見此場景,著實不忍,從袖中拿出一方手帕,親手與她拭淚,反複安慰她,才止住了她的淚水。

“你跟我進屋休息一會兒吧,看你哭的,眼睛紅鼻子紅的。”陳左生看她那模樣隻覺得又可憐又可愛,不由輕笑道。

柳飄飄噙著淚眼,嗔了他一眼,“人家都這樣了,你還笑話人家。”

陳左生失笑,“是我的錯,我不該笑話你,走吧。”

說罷突然見到她臉上有些羞怯之色,尋著她的視線看去,卻見她腳下失了一隻繡鞋,露出白嫩可愛的玉足。

陳左生見狀莫名紅了臉,她走過去將她的繡鞋叫起來,又讓她坐在亭階上,而後小心翼翼的抬起她的玉足。

柳飄飄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連忙阻止他,柔嫩的小手卻不小心碰到他的手,她臉色緋紅,忙縮回手,忸怩道:“妾身自己來吧。”

陳左生以為她不經意的碰觸動作而心心跳加速,他笑了笑,聲音柔和:“沒關係,我幫你。”

便用帕子輕輕地幫她擦拭幹淨腳上的塵土,然後才幫她穿上鞋。

柳飄飄看著他溫柔又細心的動作,一時間不由出了神,待陳左生抬眸中望來。

她瞬間感到有些害羞,慌亂地低下頭,咬著唇,耳根都紅透了。

陳左生見狀不由莞爾一笑。

*

水月庵大門外一棵濃蔭蔽日的榕樹下。

方才那幾名欺負柳飄飄的輕浮子弟正圍著一丫鬟打扮的女子笑嘻嘻的要尾款。

而這丫鬟正是柳飄飄的貼身丫鬟菱花。給每個人都分發了錢後,菱花囑咐道:“記住,你們拿了這些錢後,就把嘴巴閉得嚴嚴實實的,千萬不能把今日之事傳出去,不然以後有什麽掙錢的好事我家姑娘就不會找你們了。”

這幾人輕浮男人乃是幫閑的,平日裏沒什麽正經事兒做,無非在花街柳巷找點活兒幹,或者給官宦富豪們幫幫閑,整些小錢。

那幾人拿了錢,心滿意足連忙點頭稱是,又讓菱花下次有事找他們,便勾肩搭背,去找酒館喝酒去了。

*

待穿好鞋子,陳左生攜著她的手,微笑著邀請:“進屋坐坐吧。”

柳飄飄眼神略帶羞怯的望向他,朱唇微啟,柔聲細氣道:“不必麻煩了,我那丫鬟馬上就過來了。”

陳左生聞言卻莫名地有些失落,就在此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姑娘!原來你在這,奴婢找你好久了!急死奴婢了!”

隻見一梳著雙環髻的女子從斜刺裏急匆匆的跑出來,在他倆近旁停下腳步,氣喘籲籲的,隻是不見絲毫臉紅出汗。

“這是我的丫鬟菱花。”柳飄飄微笑道,“妾身回萬花樓了,陳公子若是有空可以來找我。”言罷媚眼斜溜了他一眼。

菱花扶著她離去,走了幾步,柳飄飄停下腳步,回眸看向正凝望著她若有所思的陳左生,秋波流轉間,多了抹脈脈情意。

陳左生一怔,而後唇不覺揚起。

第76章

告別了陳左生,?柳飄飄坐上了回萬花樓的轎子。

柳飄飄打開車窗,夕陽西下,綠樹掩翠,?看著這一派好風光,?她唇角不由勾起一抹笑容。

“姑娘,?方才我看陳公子好似對你戀戀不舍的,?您為什麽不留下來,?您設了這麽一個局,?也的不就是這個?怎麽還著急走了呢。”菱花看著柳飄飄一臉喜悅的模樣,?不由疑惑的問。

柳飄飄聞言收回視線,?搖了搖頭,?嫵媚的笑道:“男人阿,你就要對他若即若離,?讓他看得著,卻吃不著,?時時刻刻吊著他,?如此才能夠勾得他心癢奶奶,?讓他對你魂牽夢繞。”

菱花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哦,?姑娘好計謀。那您覺得陳公子會主動來找您麽?”

柳飄飄美眸閃過一抹自信,?笑盈盈道:“不出三日,他肯定會來。”

第一夜,?陳左生未來,柳飄飄並不著急。

次日,陽光晴媚,是個出遊的好日子。

柳飄飄穿了新做的翠綠碎花薄羅裳,底下襯一條緋色長裙,?發挽墜馬髻,描愁眉,作啼妝,嫵媚風情中又透著一股楚楚可憐之姿。

這會兒,她一手支著頭,一手勾纏著額前垂下的青絲,慵懶地斜臥貴妃榻上,在思考著事情。

她突然有些擔心,陳左生不會來尋她。

“姑娘,您有心事麽?”菱花一上樓,便見她愁眉苦臉的,不由開口問。

春風迎麵,鼻尖飄揚漾著一股淡淡的沉香味,柳飄飄眉頭舒展,不由喟歎一聲,“菱花,我們去城外踏青。”

春光不可辜負,柳飄飄一掃心中悶鬱。

菱花笑道:“奴婢這就出去備轎。”

柳飄飄乘著轎子與菱花一同來到了夏荷湖畔,柳飄飄揭開繡簾望外看,果是香車寶馬,香塵滾滾。和風細細,吹著那半綠半黃的嫩柔柳條在半空中飄舞,便如同那舞女之水袖,甚至能聞到那袖中飄來的淡淡脂粉香氣,真叫人心醉神迷。

柳飄飄正看得眼花繚亂,隻見一群年輕公子結對走來,個個錦衣玉服,隻是卻打扮得花裏花哨,容貌雖俊,卻滿臉油光,目光輕佻不安分。那幾人見到轎中的柳飄飄一副豔麗打扮,知非良家子女,便嘻嘻笑笑湧上前去圍住轎子不讓過。

“小娘子獨自一人遊春不寂寞?若不嫌棄,一起賞玩春色如何?”其中一人笑眯眯道,睜著雙邪眼兒,直勾勾地瞅著柳飄飄。

菱花何曾遇過這般場麵,臉不由羞得通紅,隻躲在柳飄飄身後。柳飄飄雖見慣這種場麵,然此刻卻莫名羞惱起來,脫下繡鞋,往窗口一拍,美眸一眯,厲色道:“這世道無王法了,良家女子的轎子也敢阻抗,你們若不快快讓開,隻怕日後有你們好看!”

那幾人顯然未料如此一柔弱輕憐女子竟如此潑辣,她那水翦雙眸中乃射出的是怒火,令幾人由心泛起一陣寒意,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退怯起來。

“還不快滾!”柳飄飄一聲嗬斥,聲勢懾人,直把那幾人嚇得狼狽逃去。

*

不遠處一茶樓二樓,陳左生靠著欄杆而坐,修長的手托著下巴,饒有興致地看著底下發生的一切,直到柳飄飄將那幾人嚇跑,他嘴角不由上揚,掛上一抹和煦的笑容。

真真是一個讓人驚喜的女人。

不一刻,調戲柳飄飄的帶頭男子進入茶樓,來到陳左生麵前,陳左生拿出一荷包,笑著扔在桌麵上,那人拿了荷包,說了幾句討喜的話,便笑嘻嘻的離去了。

若不是昨晚他碰上了在水月庵調戲柳飄飄的那幾名輕浮子弟,又威脅要把他們送官,他們將被柳飄飄收買的事捅了出來,他都不知曉原來一切都是她為自己設的一個局。

*

第二夜,陳左生仍沒來,柳飄飄開始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第三夜,陳左生還是沒來,柳飄飄失策了,陳左生大概根本沒有被她勾引到。

後來的幾夜陳左生仍舊沒有來,柳飄飄一連鬱悶了幾日。

菱花看著她布滿陰雲的臉,也提心吊膽了好幾日,就怕狂風暴雨隨時要降臨。

而這種情況一直到一封請柬送上門來後,才結束。

請柬是陳左生送來的,邀請他到他府中參加宴會。

看了內容後,柳飄飄終於笑了,笑容就如冰雪融化後終於迎來了和煦的春風,也讓菱花如釋重負。

應邀那日,柳飄飄精心打扮了一番,

綠衫翠裙,螓首蛾眉,端的且嬌且媚。

出了萬花樓,隻見大門前柳樹下停著一頂青絹幔的華麗驕子,轎前站著一小廝模樣打扮的男子。

男子看到柳飄飄便連忙迎接上去,微笑道:

“柳姑娘有禮,請上轎吧。我家公子特地前來接姑娘去宅邸赴宴。”

柳飄飄笑吟吟道:“多謝。”

菱花扶著柳飄飄上了轎子,而後一路往陳左生的宅邸而去。

到了陳左生的宅邸,那小廝說道:“我家公子在花園的風來閣。”

說著領著她轉過二重門,又繞廊穿徑,才來到後花園門口,到了門口便見一座三層樓閣屹立在園中央,那便是風來閣。

園中假山湊迭,山上遍植蘭草,沿著假山種著數十叢鳳尾竹,竹影飄悠,將那紗窗染成了一片濃綠。前方架著一白石橋,橋那邊兩排嫩柳,隨風曼舞,橋底一汪池水,在暖陽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新荷蕩翠。

柳飄飄深深呼吸了口春天的氣息,隨後邁過白石橋,便聽見一陣笑語喧闐,往前走幾步,便見一群小丫鬟在那草茵上玩耍,有的在鬥百草,有的在撲蝴蝶,有的則追逐打鬧,手中拿著剛摘的杏花要往對方頭上簪。

柳飄飄看著不由莞爾一笑。

“咦……”忽聽得菱花一陣輕呼聲,“人呢?”

柳飄飄回過一看,卻發現不見了那小廝的身影。

柳飄飄和菱花沒辦法,隻能找來一小丫鬟問路,問清風來閣如何去後,柳飄飄便和菱花向著小丫鬟說的方向而去。

正走著,忽一陣嫋嫋嬌音傳來,緊接著是男子低沉的笑聲。

柳飄飄尋著聲兒看去,卻是陳左生與一花枝招展的女子說說笑笑向她們這麵走過來,柳飄飄一怔,還沒反應過來,便拽著菱花躲到了旁邊太湖石畔的假山洞中。

菱花嚇了一跳,不由捂住胸口,再看她家姑娘。

柳飄飄此刻雲鬢微亂,衫裙也沾上了些許塵土草屑,看上去稍顯狼狽。

柳飄飄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躲起來,心中有些懊惱。

菱花見柳飄飄默不作聲地整理衣衫,心中忍不住問道:“姑娘,我們為什麽要躲起來呀?”

昏暗中,柳飄飄正理著衣服的手一滯,淡淡道:“別問。”

說罷柳飄飄視線下意識地往外暼去,腳下稍稍挪動,便看到了那極為隔應的一幕。

陳左生與那美人兒有說有笑的,邊談詩賦邊邊賞風景,陳左生突然低頭,在那美人兒耳旁低聲說了幾句,便見那美人兒眉飛色舞,露出歡愉的笑容。

陳左生淡淡一笑,那雙風流多情的專注地望著她,裏麵多了似水一般的柔情。

柳飄飄看著隻覺十分刺目,等兩人走後,柳飄飄走出假山洞,站立片刻,冷聲道:“菱花,我們回去。”

菱花不由驚訝道:“阿?為什麽呀?”

柳飄飄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菱花連忙閉嘴,而後忙不迭的點頭。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怎敵她軟玉溫香。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797-0-59.html

類似《怎敵她軟玉溫香》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