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分手後太子火葬場了 > 第116節

分手後太子火葬場了第116節


記不清自個是何時被傅母扶出的屋子,等到她回過神來時,衣衫上已經被李韶係好了結佩,父母告誡的話語猶在耳畔,徐晏正要扶著她登上翟車。


“顏顏。”


顧令顏聽到他在自個耳畔輕輕的喚了一聲,等她要回頭去看他時,卻被他接著衣襟掩蓋,悄悄地捏了下她的手,低聲道:“乖,先上車,等回去了讓你看個夠。”


顧令顏麵頰一紅,在心底裏罵了幾聲,誰要看他了?


帝後起駕,百官也不敢再耽擱,跟著後麵一同朝著宮城方向而去。


坐在含涼殿正殿的矮榻上時,顧令顏心中難掩緊張,但一眾女官和自己帶進宮的侍女們都陪在旁邊說笑逗趣,她也跟著慢慢放鬆了下來。


今日是新帝大喜的日子,故而太上皇也攜著一眾妃嬪子女從太極宮過來,但他近來身子骨不好,僅僅是看著帝後車架入宮後,便由宮人扶著離去。


朱貴妃在一旁笑著出言挽留了他幾句,被他給拒絕了。


禮服厚重,已是春末夏初,屋裏便放了冰鑒,絲絲縷縷的涼氣混著夜裏寒氣一塊升騰起來,向著她侵襲而去。


就在顧令顏開始覺著有些冷的時候,一道不羈的聲音響起:“將冰鑒都撤下去吧。”


房中女官和宮女們先是一愣,緊接著迅速反應過來,招呼著宦者一道將冰鑒抬走,自個也退了下去。跟著顧令顏進宮的近身婢女們有些不放心自家娘子,卻硬生生被徐晏的眼神給嚇退了。


看著妝容精致,坐在矮榻上仰目看著他的少女,那雙杏眸中波光流轉,欲語還休。徐晏不由得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捏了捏她的耳珠:“累不累?”


他不提還好,一說顧令顏便忍不住動了氣:“你來戴著試試?”她瞪了麵前那人一眼,小聲抱怨,“都怪你,給我弄一堆這麽重的,今日脖子都快斷了。”


徐晏先是一愣,隨後便攬著她輕哄:“都是我不好,竟是沒想到這一節。”他單單想著讓他的顏顏穿戴上最好的首飾,做這天底下最尊貴的人,但卻忘了去計算重量。


早知道,該讓工匠做成鏤空的,既漂亮又輕便。


心中思緒紛雜,手中動作卻半點都不敢怠慢,先是替顧令顏把釵環、博鬢挨個取下,將發髻散開後,拿過一旁的白玉梳將一頭柔軟的發絲理順。


等懷中人漸漸鬆緩下來,他才要去替她褪下禕衣。


手指剛一碰上係帶,顧令顏便猛地睜開眼睛,不悅問:“你做什麽呢?”


徐晏蘊了點笑意,無奈道:“顏顏,穿著不熱麽?”


顧令顏抿了抿那嫣紅的唇瓣,不再說話,幾層外衣褪去,發現徐晏蹲下了身,想要替她褪鞋襪時,她便向後瑟縮了一下,但那纖細的腳踝卻被他給穩穩地握住了。


“別。”顧令顏張了張口,垂眸看著他淩厲的眉眼,忍著羞意說,“不用你。”他一路從王世子到太子,再到皇帝,怎麽可能做過這樣的事?


徐晏捏了捏她那一隻手圈住還有餘的腳踝,溫聲說:“我是你夫君,我不替你做,還等著誰來?”


他那一聲自稱說得極其順口,順口到讓顧令顏瞬間麵紅耳赤,身上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


等到她身上隻剩下一層薄薄的葡萄纏枝紋裏衫後,徐晏便牽著人起身,帶她朝後麵浴殿走去。他早就已經摘下了冕冠和身上配飾,轉頭看著顧令顏慢騰騰跟在後麵,他揚了揚眉,幹脆上前將人一把抱了起來,闊步朝浴殿走。


顧令顏驚呼了一聲,卻又立刻被他那俯身一吻給堵住了嘴,這一吻極為繾綣纏綿,徐晏一點一點描摹著她的唇形,等到他鬆開她時,顧令顏已經漲紅了整張臉,渾身都冒著股熱氣,幹脆埋在他懷裏不肯出來。


含涼殿所有的家具擺設全都是新換過的,少部分是從東宮搬來的,剩下的全是照著顧令顏的喜好而製。


先前被女官們陪著時太過緊張,她都沒細細打量過宮殿布置,等到沐浴過後,被徐晏抱著出來放在榻上擦拭頭發時,她方才注意到周遭的模樣。


她未說過自己想要的宮殿,但這裏卻處處都合她的心意。


“喜不喜歡?”徐晏一麵給她擦拭長發,一麵在她耳畔低語,“以後我們就住在這兒好不好?”


顧令顏揚起臉問他:“你不住紫宸殿?”紫宸殿既是召見近臣的地方,也是帝王寢宮之一。


徐晏輕笑:“我為何要住紫宸殿?”他揉了揉她因水汽而緋紅的麵頰,忍不住問,“今日才剛成親,顏顏就嫌棄我,想要趕我走了?”


他眸子裏流露出了些許委屈,額頭埋在顧令顏的脖頸處蹭了蹭,仿若一隻正在渴望她去安撫的小狗。


顧令顏道:“沒,我隻是……”


“沒有隻是。”徐晏垂首低眸,悶悶地說,“你不跟我住,還能跟誰住呢?”


他抬起臉,一雙星眸直勾勾地看著她,將她看得心中發慌。


眼見著她不再說話,似是被他給說服了的模樣,徐晏微微一笑,順勢將人摟進懷裏:“我們住在一塊兒,我才每日都能照顧你。”話畢,便吻上了那朝思暮想的朱唇。


不斷地從中汲取著甜蜜,最後變成了一點點的啄吻,微闔著眼,霸道而凜冽的氣息將她完全包裹住,不留一絲的餘地。


“顏顏。”他不斷的輕聲喚著。


顧令顏從一開始的應聲,到了後麵則幹脆不回他。


從這個吻中抽離出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過了多久,徐晏從榻上起身,顧令顏還未完全清醒,懵懂的攥住了他的衣襟,用一雙濕漉漉的眸子盯著他瞧。歪著腦袋,眸子裏寫滿了疑惑。


隻這一眼,便足以叫他溺斃於其中。


甘願將一切都拱手奉上。


徐晏俯身愛憐地親了親她的眼尾,柔聲說:“我去熄燈。”


燭火一盞一盞滅去,隻剩下床頭兩盞紅燭,還有夜明珠發出的細微光亮。朦朧之中,顧令顏看著那俊美的青年朝自己走來,唇角掛著一絲淺笑,而後朝她伸出了手。


她下意識的將手放在了他手心裏。


緋色帳幔放下,她聽到他在耳畔輕聲說:“顏顏,你可以再信我一次的,可以信我一輩子。”


薄薄的寢衣被解開,他從上至下的吻過,既虔誠而又溫柔。


如雪般細膩白皙的肌膚,隔著紗帳,被朦朧燭火映照,愈發的如凝脂般無暇。


顧令顏緊張的蜷起了手指,卻又被他一點一點給吻開:“別怕。”


簡單的兩個字,堅實而又有力量,讓她不自覺的選擇相信他。伴隨著他的動作,身上泛起一陣酥麻的感覺,顧令顏忍不住低吟。


紅燭搖曳了半宿,在燭台上積了一大灘紅蠟,蠟油一滴一滴地往下流淌,仿佛要就此融化。


等到那低吟聲轉變成了輕輕的啜泣聲時,徐晏方才停頓住,一陣驚惶向他襲來,抽身之後,吻著她的耳垂安撫:“乖,是我不好,不哭了。”


顧令顏推了他一下:“本來就是你不好。”此時的聲音裏頭已經帶了點沙啞,還有細微的哭腔。


他背上早就是布滿了紅痕,有的地方還破了皮,具是被顧令顏情之所至時,一道道抓下去的。被這麽一推,傷處再次擠壓碰撞,徐晏皺了下眉頭,旋即又是止不住的心疼,低語道:“是我不好,別氣了好不好?”


哄了好一會,顧令顏才止住了那如貓兒般細微的哭聲,給懷中人披上外衫後,他便抱著人起了身。


在帳幔裏動作著,身上出了層薄汗,但夜裏天氣涼,被從榻上抱出來時,顧令顏便瑟縮了一下身子。感受到她冷得往自己懷裏鑽,徐晏先是頓了一下,而後抱著她朝浴房走。


“去哪兒?”顧令顏睜著惺忪睡眼,一隻手扯著他的衣襟,小聲問著。


她聲音很輕,仿佛撒嬌一樣,徐晏撥了撥她汗濕的額發,輕聲說:“去浴房擦洗一下。”


等到擦洗幹淨重新回到床榻上後,顧令顏已經累得直不起腰來,倒頭就要睡,但身子卻被徐晏給摟住了。


顧令顏往裏躲了躲,但卻被他給禁錮住,半點都動彈不得,她有些害怕,便忍不住說:“徐晏,睡了。”


徐晏笑了笑,摟著她溫聲說:“嗯,睡了。”在她額上落下一吻後,他也順勢在她身側躺下,卻半點都沒有鬆手的意思,反倒將人摟得更緊了。


兩盞紅燭不斷淌著蠟,殿中窗牖開了個縫透氣,那紅燭便順著那窗牖拂進來的風一直搖曳,榻前帳幔也因此而輕動。


臨睡前,徐晏凝著她如玉的麵容看了許久,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


他終於將她,娶回家了呢。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分手後太子火葬場了。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837-0-116.html

類似《分手後太子火葬場了》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