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嬌妾為寵 > 第5節

嬌妾為寵第5節


夏荷將帳簾放下,輕聲安慰道:“姑娘,你別同她一般見識,趕緊歇著吧!”


寶鳶點頭。


為不值當的人費心是最不值得的。


“你也早些去休息!”


夏荷服侍妥當後,便拉著春杏出去了。


誰知剛出了門,就見暗影裏站著一個人,春杏嚇的尖叫出了聲,倒是夏荷跟平常一樣,慌忙拉著春杏跪下行禮道:“奴婢參見王爺!”


薑行舟晚間喝了些酒,一時沒了睡意,原隻想去外頭走走,沒成想走著走著就來到了這裏。


他寒著一張臉。


“本王不喜歡話多的人!打發她去本王看不到的地方。”


曹旭應了是,拖著春杏就往外走去。


春杏還想求饒,卻被曹旭給喝止了。


“要想活命就給我老實些!”


小院很快就安靜了下來。夏荷想了想還是將寶鳶喝避子藥的事告訴了薑行舟。


薑行舟雙手負在身後,月色勾出了他頎長的身形。


“她自己主動求的?”


夏荷應了是。


薑行舟冷笑了一聲,多少人想要懷上他的孩子,偏她還不肯了?他大步朝著屋內走去,誰知剛到了門口,門便被從裏頭打開了。


屋內的燭光照了出來,映出了女人纖細的身形來。


她穿著褻衣,長發隨意的披在身後,愈發襯的她的臉巴掌大,她福身行了禮。


“王爺!”


薑行舟垂眸看著她,女人的模樣乖巧而安靜。


寶鳶側身迎著男人進了房中,又親自替他倒了茶,末了對著外頭吩咐道:“夏荷,去取些熱水來。”


候著等熱水的功夫,寶鳶瞧著神色陰晴不定的薑行舟,男人的側臉棱角分明,雖有著麵如冠玉的容貌,可眸色卻是數九寒冬的冰,不帶絲毫的溫度。


她咬著唇,一時間心中天人交戰,最後還是大著膽子走到了男人的身後。


背後,乃是人的盲點和弱點。


薑行舟察覺到她的意圖,渾身都緊繃了起來。


半晌後,隻覺肩頭攀上了一雙靈巧的手,女人的手柔中帶著適中的力道,揉捏間倒是讓他原本緊繃的身體徹底放鬆了下來。


“從前學過?”


寶鳶“嗯”了一聲。


前世的她為了討薑鬱的歡心,跟在嬤嬤後頭學了許多伺候人的功夫。隻薑鬱從未放在心中罷了。


“王爺曾說身邊不留無用之人,奴婢身份卑賤,蒲柳之姿,能有幸伺候王爺已是三生有幸,奴婢自知別無長處,唯有這些伺候的功夫尚且拿的出手。”


薑行舟閉著眼睛,享受著片刻的寧靜。


“可曾婚配?”


寶鳶愣了一下,她實在有些跟不上男人的思維。


“定過親。”


察覺到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她連忙補了一句,“隻現下奴婢已經承了王爺的寵,那無論生死便都是王爺的人。”


薑行舟忽的睜開了眼睛,一把握住了肩上柔弱無骨的小手。


“是嗎?”


寶鳶忙抽回了手,跪下道:“奴婢願一心一意伺候王爺。隻求王爺若是有一日厭棄了奴婢,能放奴婢歸家,奴婢謝王爺的大恩大德。”


女人隻著白色的中衣,這般跪趴下去行禮,便勾出了玲瓏的腰背曲線。


薑行舟掀了掀唇角,朝著裏間走去。


“那便讓本王看看你伺候人的本事!”


第5章 讓她自己個謹慎些。……


語畢,寶鳶隻覺屋子裏的氣氛瞬間就曖昧了起來,白皙的麵上悄然爬上一抹紅暈,她低著頭跟著進了裏間。


屋中燭火跳躍不定,印出了帷幔後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影來。


寶鳶走到男人的身前站定,“奴婢伺候王爺寬衣。”


薑行舟垂眸看了一眼近在身旁的女人,女人垂首而立,粉粉的耳尖穿過如綢緞般順滑的黑發,似是夏日裏才將冒了尖的荷花般,俏皮而可愛。


他立在原地,張開了雙臂。


寶鳶的一顆心砰砰的跳著,細長的手指伸向了男人的腰間。前世為了討好薑鬱,甭說是寬衣這樣的小活,便是床榻之上的事兒她也跟嬤嬤們仔細學了。


後來就連紅袖樓裏的姑娘們都說她學得了精髓,隻肖一個眼神便能勾走了男人的魂魄。


當時的她哪裏還看得到其他人,她滿心所想的皆是薑鬱。


她不想勾住其他的男人,她隻想留住她想留住的人而已。偏造化弄人,即便她學盡了天下間伺候男人的本事,可還留不住想留之人。


重來一次,她也想明白了。


眼下她的處境艱難,唯有抱緊薑行舟這顆救命的稻草,才有機會活下去。


畢竟薑行舟是薑鬱的十六叔。


整個京城裏也唯有薑行舟才能護得住她。


既然他說身旁不留無用之人,那她便使出渾身解數成為那個有用之人。


屋子裏一時靜了下來。


女人的手指纖細,動作輕柔,隻見她熟練的替他解下了腰封,又將玉佩等飾品整整齊齊的收在一旁的矮幾上,兩人離得很近,近到薑行舟可以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甜味道。


春日裏的衣裳本就單薄,脫去外衣後便隻剩下了褻衣。


饒就算她的動作再仔細,可還是免不了會碰到男人的身體,男人的身上散發出灼熱的溫度,無聲無息的炙烤著她。


薑行舟的嘴角噙著一抹玩味似的笑。


伺候人的事兒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若不是正經學過的,隻怕連腰封上的暗扣在哪裏都不知道吧?哪裏會如眼前這個嬌羞的小美人一樣熟稔呢?


“怎麽不脫了?”


男人健碩的胸膛隔著白色的褻衣若隱若現,寶鳶原本就緊張,頭頂忽然想起男人低醇的聲音,下意識的就抬頭看了她一眼。


四目相對。


寶鳶的心輕顫了一下,她從男人的眼底看到了一抹冷色。這種冷像是野獸捉到獵物時並不急於第一時間將其撕咬吞下,而是會戲弄著等獵物再無力氣時,再咬斷其喉嚨,大快朵頤。


她身體輕顫著,眸中瞬間就湧起了一汪淚來。


嬌嬌怯怯的美人兒,眸中含淚,自是我見猶憐。


薑行舟周身氣息一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你怕我?”


“不怕。”


聲音分明打著顫,眼中的淚還在打轉,居然還說不怕?


薑行舟的手上用了幾分力,“既不怕便給本王笑一個,今兒晚上月色甚好,莫要掃了本王的好心情。”


寶鳶輕呼了一聲,勉強擠出了一抹笑來。


正說著話,外頭傳來了夏荷的聲音。


“回稟王爺,熱水備好了。”


寶鳶忙後退了兩步。


“奴婢伺候王爺洗腳吧。”


薑行舟瞧著女人麵上尷尬的笑容,覺得這人可真有意思,方才他一進屋便百般的勾著他,可等他稍微有些動作,女人就跟小白兔似的又躲開了。


他欺身而上,將人壓在身下。


“你先下去吧!”


夏荷愣了一下,轉身便離開了。


屋內,氣溫陡然升高。


身下是柔軟的錦被,男人俊朗而白皙的臉就在眼前,寶鳶咬著下唇,極力的控製著胸腔裏那顆狂跳不已的心,她的手抵在男人結實的胸膛上,緩緩的解開了他的褻衣。


“王爺......”


聲音嬌軟甜膩。


.......


一夜無夢。


寶鳶醒來的時候,天已大亮。


她瞧了瞧身側,空蕩蕩的,被褥有些淩亂的堆在那兒,彰顯著昨晚之事。她心裏有些懊悔,明明想著要早些起來伺候男人穿衣,親自送男人出去的。


畢竟做戲要做全套,可沒想到居然睡的這般沉。


夏荷聽見裏頭翻身的響動便走了進來,“姑娘可是要起了?”


紗幔被撩了起來,極好的日光便透了進來。


寶鳶眯起眼睛,半撐起身子道:“王爺何時走的?”


隨著她起身的動作,被褥堆至腰間,如墨般的長發垂在身側,鬆鬆垮垮的褻衣掛在肩頭,露出了小巧圓潤的白皙肩頭。


夏荷一時看呆了。


新來的寶鳶姑娘雖不是個頂個的美,可細瞧著卻別有一番風味,尤其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讓人瞧著便心生憐愛,也難怪王爺格外中意些。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嬌妾為寵。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7841-0-5.html

類似《嬌妾為寵》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