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替身皇後她不想爭寵 > 第112節

替身皇後她不想爭寵第112節

她聽聞時隻覺好笑。那時一心偏顧幺妹,不顧她處境的母親,怎可能會說那些話?她一時不信,可如今,她卻有些想去看看她了。

“便有勞江公公回了陛下的話,本宮想去那相國寺旁的小庵,看看國公夫人。”

她說罷了,便見江公公一拜,已要退下回養心殿去。她方忙叫住了人。

“江公公?”

江蒙恩忙回身過來,拱手問道,“娘娘可是還有什麽吩咐?”

“本宮隻是在想,邢姑姑的婚事…”

對麵的人,似怔了一怔,又忙到,“邢姑姑的婚事,自由得娘娘拿主意便好。”

“本宮記得在西涼的時候,江公公曾與邢姑姑買過一枚玉器,卻好似不見邢姑姑戴過?”

“該是娘娘記錯了。”

“奴才隻是與自己買來的,並非與邢姑姑用。也未曾贈與過他人,一直戴在身上罷了。”

星檀卻見他神色閃躲,隻好提點著道,“那婚事,本宮還未曾與靜太妃說起。江公公若有心,也該讓人家知道的。”

“……”

對麵的人沉了聲兒,隻晃了晃神,方才應上話來。

“誒,奴才知道了。”

**

入夜,秋風更烈了幾分。內務府的矮房修葺得整齊,全是與奴才們住的,便早早熄了燈火。隻一旁獨獨一間兒小院兒裏,還燃著幾盞燭火。

朝北的正屋裏,邢倩正擰了帕子,與榻上的人擦著麵。

榻上的人嗆著一杆煙槍,卻已有些頹靡,不時放下煙槍咳上幾口,又吐出一口濃痰來。邢倩隻伺候著那痰盂接了過去。

待盥洗完了,那人卻隻囑咐了聲,“罷了,你出去吧。”

邢倩卻未走,隻抬袖從他手中奪去了那杆子煙槍,滅了火,又收去了一旁的櫸木櫃子裏。

“這東西太醫說不可多用,今日便就作罷了吧。”

張斯伯卻也未曾與她掙拗,隻由得她安排。自己翻身卷起一旁被褥,卻歎氣了聲,才道,“罷了,你也管不得雜家多少時候了。那林家的好日子等著你。”

那官媒的消息雖未傳得多遠,張斯伯在宮中卻是有些耳目的,不稍多做打聽,皇後娘娘的安排,自會傳到他耳朵裏。他卻也幾分問心無愧,隻合了眼。

“好在雜家這些年,未曾虧待你什麽。到底還是好姑娘,如今也是熬著到頭了。雜家這把老骨頭鬆散著多時了,便就等著老天來收人咯。”

“公公莫說那些喪氣的話。”

“那是娘娘心意,阿倩應承過公公,便自會伺候公公終老。公公無需多慮了。”

她說著話,卻與榻上的人拎了拎被褥。卻見張斯伯將臉往床裏撇了開來,似又在深長歎了聲氣。

她隻抿了抿唇,又去一旁將炭火爐子挑旺了些,才退出去了門外。

房門嘎達一聲合上了,張斯伯方再緩緩睜了眼,隻起身來,推開後頭的小窗,對著添上清冷一彎明月拜了一拜。

他侍奉過元惠皇後,也是本著護著皇後的人。三年前承乾宮無主,他才好將人收在身邊,也好叫人不受欺淩。如今護著她的人回來了,他自也該功成身退了。

“娘娘,老奴這身子骨已是不堪,太醫藥石無靈,隻開得那杆子煙槍續命。許也該是時候,讓老奴再去侍奉您了。”

第118章 秋實(12) 終章(下)

夜裏約莫是下過了一場小雨, 天又轉涼了些。

帝後的車輦停在大相國寺門前的時候,已有些許武臣在門前候著。星檀被皇帝接下來馬車,方又他送著往一旁的小庵裏去。

那小庵堂藏在熱鬧的市井之中, 並不打眼。朱門生白, 似已久未打理。隻庵堂前種了顆桂樹,借著最後的秋風,還散出一縷清香。

星檀行到門前, 方將皇帝推攘了回去, “那邊還在等著陛下,陛下便進去相國寺吧。”

“真不用朕陪著你?”

星檀抿了抿唇, 搖頭道, “不必。阿檀與母親好好說會兒話。”

“也好。”皇帝抬手與她攏了攏那狐裘領子,這才喚著華瀾華泱來, 吩咐照看好人。而後轉身往相國寺中去了。

因得皇家出行,這條小道兒上的行人也早早被禁衛軍屏退開了。那庵堂的門,卻支開了一道兒小口子,裏頭的人, 似並不想問外頭的動靜。

進來小院,見一方大小的平地,卻種著各樣兒花草。隻因快入了冬, 凋零了不少,唯剩得幾顆□□還殘留著些許花瓣兒。

婢子飛霞卻正從廚房裏出來, 手中還端著要做的活計,見得眼前的人,手中的盆碗已然端不太住,直往後頭退了退,方想起要作禮數, “是、是小姐…”

國公府中來了位表小姐,麵貌與溫惠皇後相似,被立為新後的消息,早已滿城皆知。飛霞陪著夫人在這小庵堂裏清修,卻也隻是聽聞,從未回去看過。隻今日見得真人,方知哪裏來的什麽表小姐。

星檀隻微微笑著頷首,問起她來:“母親呢?”

飛霞已忙垂眸下去:“夫人在佛堂,奴婢與小、不,不是。奴婢與皇後娘娘通傳。”

“不必了。我自己去看看她便好。”

華瀾華泱也止步在了院子裏,星檀往對麵的佛堂裏看去,卻見一身佛袍,正跪在佛像前頭,似攆著佛珠正在誦經。她隻緩緩走近了,卻不忍打擾,隻留著一道兒長影投在蒲團一側,卻也驚動了正誦經的人。

隻三年不見,母親頭發已全然花白,回眸過來時,星檀卻見她眉目比以往清淡了不少。

秦氏見得來人,驚得張嘴卻說不出話來。她雖聽聞那些消息,卻不想是這樣的。

“阿…阿檀,回來了?”

星檀彎身下去,扶起她的手臂來。“母親起來再說話罷。”

母親似依舊有些不大敢信,目光微顫著,隻將她上上下下打量著。“是、是我的阿檀。”

隻說話之間,她雙手已被母親持得更緊了些,這回卻是她有些不大習慣。

“那桂月庵的大火…可傷著你哪裏了?那尋得的屍身…”

秦氏有些語結。那時聽得宮裏傳出來的消息,那焦屍二字似直將她命脈斬斷了去。那也曾是她抱著胸前奶過的女娃兒,火燒的灼熱之痛,便如燒在她心口一般。

她不過是想替幺女兒謀求多些。阿檀得老太太喜歡,又有皇室眷顧,她從來未曾擔心過她的前程。可怎知道呢?

星檀搖著頭,“那該隻是尋錯了人。母親放心,並未傷到哪裏。”

血脈相連,隻三年過去,母親也在此清修贖罪,至於那些過往,她早已無暇怨恨,如今便不提也罷。

秦氏卻凜然一笑,方又將她的手拉緊了幾分,“我都看到了,阿檀。”

“看到什麽?母親?”

“安徽地藏菩薩道場的平安符;還有阿檀親手畫的小畫。每年我生辰,從阿檀七歲到十七歲,不曾斷過…”秦氏已難以掩住眼淚,隻由得那珠子一顆顆往下掉。

“那些,都被月悠收在房裏。若不是皇帝將她放出冷宮,為了迎她回府,我讓人清點她的屋子,到如今許還不知道。我隻是不知道,她是如何用心…是我愧對了我的好女兒。”

星檀卻也有些驚訝。自五歲被誣陷打翻白玉觀音那回,她也知道月悠行徑不端。可她那時身在江南,月悠在母親膝下享盡寵溺,卻不想連同母親也一並欺瞞了過去。

“都已是過去的事兒了。”她開口勸著人,卻想來月悠的下場,隻將聲音拉低了些,“母親許還不知道,月悠後來神誌已然不大清晰,又險些害國公府背負謀害皇室的罪名,如今已流放寧古塔了。”

秦氏聽得,怔了一怔。這三年來,她無時無刻不在與星檀贖罪;而月悠來探過她幾回,也全被她拒之門外。聽聞得這個消息,若說一絲心痛都沒有,那也是謊話。

母親的悵然,星檀看在眼裏。隻扶著人往旁邊坐了下來。好半晌兒過去,方見母親深長吐出一口氣來,“好在,阿檀還在。”

星檀從小庵堂裏出來的時候,已是將近午時。大輦還備著一旁,皇帝卻已早早在門前等著了。

星檀方與母親說了好一會兒的話,星檀勸及她回國公府中修佛,也好讓家裏人有個照應。母親卻說,這庵堂住著安靜。老天看她心誠,還了她一個女兒回來。她還念著月悠,不求她還能回京,但求她能平安便好。

星檀心還有些沉著,走去皇帝身邊的時候,卻被他碰了碰臉頰。

“怎麵色不好?可是與國公夫人又有什麽口角?”

“不是。”她尋著他的手掌,將自己的手埋去了他掌心裏。“隻是說了些話,母親執意還要在此清修。”

淩燁自也抬眸看了看那小庵堂,雖是孤單清冷了些,卻也難得清靜。他心頭卻比她實著,想來早前陸月悠與小皇嗣的事,並不覺那為人母親的,尚能姑且。

“你母親心誠,留在此處清修,也是福報。”他隻覺她手有些涼,方將人牽著往車輦中去,“該是午膳的時辰了,回吧。”

大輦穿過街巷,直入了皇城。秋風清冷,又帶來了些許雨水。到了皇城門前,帝後換坐小輦,方又緩緩行著往養心殿裏回。

星檀被他窩著懷裏,方還有些涼的手,此下也全都暖和了起來。

“陛下下午該還有事要議,便讓他們送我回芳宜軒吧?”

“你麵色仍不大好,先去養心殿,朕讓他們請李太醫來看看。若是無事,便留在殿內陪朕用午膳罷。”

星檀見他執意,方要應下。

馬車停在養心殿門前之時,皇帝先落了馬車,方回身來扶著她。她腳下卻失了神,眼前也有些虛晃,本以為自己能行的,連呼吸也跟著吃緊了幾分,直直往車下落去。

淩燁直一把將人接住,攬來自己懷裏,見她眼眸之中有些渙散,更覺心已擰成一團。四周奴才們圍了過來,他隻將人都斥開,“還不去太醫院?”

江蒙恩忙跟著吩咐了親信,往太醫院中去請人,便見主子已抱著皇後入了養心殿。主子步子緊著,沒一個奴才跟得上。他方又吩咐人去端熱水來,才忙跟著伺候了過去。

入來寢殿,淩燁卻見懷中的人麵色更蒼白了幾分,好在眼眸之間又重新恢複了些許神色,“可是體虛之症又發了?可有哪裏難受?”

他自想來早前她那舊疾,每每要來月事,都得折騰一番。早前雖聽李太醫說如今已無大礙了,可方見得她那般墜下車來,他手心早已不覺一層冷汗。

星檀這會兒方覺恢複了些許,見皇帝一臉擔憂,隻笑了笑,“許是方在那小庵堂裏吹了些冷風罷了。陛下安心。”

話雖如此說著,她卻並非覺著發寒,隻是打早起來脾胃不適,早膳未曾好好用過罷了。

淩燁仍不放心,隻在被褥裏尋著她的手,緊緊捏著。他好不容易將人尋了回來,若此時她再有什麽,於他便是另一場萬劫不複。

李太醫進來的時候,直被皇帝免了禮數,過去了榻邊,與皇後請脈。

星檀卻越發有些虛乏起來,眼睫開開閉閉,已然有些想睡了。一晃兒入了夢境,很快卻又再醒來。好似做了個夢,卻好似什麽也沒有。唯記得似有個小兒郎來尋她,腳上著著雙虎頭鞋,卻拉著她的手不肯放了。

李太醫的聲音傳來,方將她徹底喚醒了些。皇帝又與她捂了捂被褥,她方聽清楚李太醫的話。

“臣要恭喜陛下和娘娘。娘娘此回是喜脈,許是方一路疲憊,才會突然暈厥。”

她還未反應得及,便見皇帝麵色漸漸舒展,那雙鷹眸中的喜色,卻是她從所未見的。隻湊來她耳邊又輕聲道,“阿檀,你可聽到了?”

“嗯。”她該是聽到了什麽的。與方才那夢中的一樣,有個小兒郎要來尋她了。

皇帝隻溫聲再道:“是他回來尋我們了。”

李旭已退去一旁,“臣這便依著娘娘的脈象讓他們去熬一副安胎藥送來。陛下還是先讓娘娘吃些東西吧,娘娘該是胃中空乏久了。”

被褥裏,星檀隻伸手去碰了碰自己小腹。是她餓著人家了麽?那般平坦的地方,還觸及不到什麽,卻已有顆小生命正在孕育了。

正還走著神兒,皇帝的掌心也跟著覆來她的手背上,那掌心溫熱,將她捂得緊緊的,似有什麽寶貝似的,不肯放開。

**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替身皇後她不想爭寵。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8231-0-112.html

類似《替身皇後她不想爭寵》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