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大師姐她一心向道 > 第103節

大師姐她一心向道第103節


"我其實不算純粹的生靈,而是四方天地之一的意誌所化,執掌殺戮,行監兵權責。"


"九界殺戮不斷,所凝殺伐煞氣終會在我這裏匯聚,如同潮汐一般,各處殺戮終有休止之時,所以千萬年來還算平衡。"


殺戮交戰過後,往往意味著休養生息。


而玄囂會在那時,借助一件天地異寶消散體內凝聚的殺伐煞氣。


但有一日,那件異寶被偷走了。


徐妧想到了自己和小嗷嗚接觸時的奇怪狀況,以及鎮北王試圖將封血碑文煉入她體內卻失敗的事情。


"那件天地異寶,是座石碑?"


"嗯。"


徐妧微微闔上眼,終於明白這兜兜轉轉的圈,已經合攏了。








等修士們發覺自己辛苦擊殺的鎮北王仍是一個化身時。


徐妧已經拖著真正鎮北王的屍身回到了這裏,至於玄囂,在鎮北王死後,一個蒼莽古樸的氣息出現瞬間,他就循著那股氣息追去。


“解決了?”齊秋水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徐妧的臉色,關懷問道:“可有受傷?”


徐妧低聲道:“不礙事,有位大能助我,他,過不了幾息便殞命,的確是本體,雖還有後手,但那位大能已經去處理了。”


齊秋水沒問徐妧口中的大能是誰,確認徐妧真的沒有受傷,才鬆了口氣,道:“事情解決了便好,隻是這般簡單便將鎮北王殺死,著實有些……感覺奇妙。”


徐妧看了眼地上的屍體,沉默半晌。


“是啊。”


旁人聽不到他們師徒二人說些什麽,待瞧見齊秋水和徐妧走來,便立即上前交談。


且不說太和宗本就是人族之中舉足輕重,就說徐妧這般年紀,已經有這般實力和成就,往後定是要讓眾人仰望。


他們心底要說嫉妒吧,也不少,可更多的是當下想與之交好,起碼能刷個臉,留個好印象。


不過徐妧的清冷氣質與寡言少語,成功攔下了大半不必要的客套話。


齊秋水也不是什麽擅長交際的性子,謝過前來相助的大家以後,便隨手抓來一個長老,將這個場麵交由他去處理。


“你也該好好休息一陣了。”齊秋水看著徒弟,不可遏製地有些心疼。


這些年,徒弟的腳步從未停歇過半刻,宗門安排她所做之事,樣樣辦的妥妥當當,便是宗門不做安排,她也從不會讓宗門失望。


作為如父親這個位置一般的師父,齊秋水隻想讓徐妧好好歇歇。


“接下來一段時日,我會四處走走,權當遊山玩水散心。”


見師父的眼神變化,徐妧滿腹繁雜的思緒這次才壓下,無奈道:“請師父放心,徒兒這次定然說到做到,聽您的話,好好的休息一陣。”


齊秋水狐疑地盯了她一會兒,勉強道:“行吧,為師現在也管不著你了,還得回宗去看看你師伯,這回推衍耗費她不少心神,哎,我這做峰主的,要照應的事情可真是不少。”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日子裏。


徐妧都做到了她對師父所說的遊山玩水散散心。


隻不過身邊跟著一個比她更為沉默寡言的人,兩個人無論去到哪裏,存在感總是過於強烈。


玄囂不知道如何將封血碑文取出,徐妧更是不知。


索性就先這麽走著。


日後再做打算。


從天柱去往一處不知名的小世界,這裏幾乎沒什麽修行的存在。


徐妧與玄囂都稍加修改了自己顯露在外人眼中的模樣,以免太過招搖撞市。


因為他們此時正走過一個集市。


這座城沿海,集市裏也都滿是海貨的氣味飄散,皮膚黝黑的人們忙忙碌碌,大多臉上都笑容四溢。


今年海鮮豐收,他們靠海為生,碰上這般好時日很難不開心。


徐妧這一路和玄囂的對話不太多,她也不是喜歡說話的性格,所以並不覺得有什麽。


“哎,這可是新鮮打撈上來的,瞧一瞧,看一看咯!”


交雜的叫賣聲裏,忽然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引起徐妧的注意。


這是多日來,徐妧頭一回神色波動較大。


便也同樣引起了玄囂的察覺,他順著徐妧的視線看去,一個尋常的魚攤處,是個模樣過於出眾的漢子在叫賣。他身後,一個膚色過於白皙細嫩的女子,下半身蓋著毯子,似乎是不良於行,半倚著躺椅看漢子賣魚。


一個人族修士,一個鮫人。


玄囂心底沒有好奇情緒,即便已經看穿了這兩人的底細。


對方不知為何也察覺到了他與徐妧。


方懷其實沒想過還會再見到徐妧,他和妻子從那個世界‘私奔’到這裏以後,就決定先過一段凡人夫妻的日子,也算是避風頭。


這些年過得平平淡淡,方懷忘卻了曾經種種豪情,也忘了要將天踩在腳底下,讓那些瞧不起他的人隻能仰望的話語。


仇雖未忘,但也已經成了報仇以後,與妻子攜手相濡以沫過一生的執念。


所以在這裏見到徐妧,方懷詫異過後,便笑了笑,招呼道:“要是得空,二位先進我後頭這屋裏坐會兒,是我家。”


徐妧點點頭,與玄囂一前一後走進有些昏暗的房子。


房子昏暗,因為舍不得點油燈,但打掃的很幹淨,雖然老舊,但處處都不見油膩和灰塵。


沒等多久方懷就幹脆收攤了,忙前忙後好一會兒,最後將那麵容姣好的女子抱了進來。


見她有些羞赧,方懷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對徐妧和玄囂解釋道:“讓兩位久等了,我家娘子最近不方便,又想待在我身邊,所以就這樣了。”


徐妧不介意,頷首道:“你倒是變了許多。”


“人嘛,有變化很是正常。”方懷把懷中女子妥善安置在了一張躺椅上,道:“我瞧你,也像是變了不少,又說不上是哪兒的變化,算了,不說這個,你們怎麽會來這的。”


此界靈氣稀薄,僅有一處連接天柱的奇特之地,在任何修行者的眼裏,都屬於是貧瘠之地,根本不願浪費時間來,深怕來了會影響修行。


徐妧道:“前些年解決了件大事,想著從未放鬆過,便四處走走。”


方懷嘿了聲:“這話說的真是,霸道!”


徐妧和他並無交情,真要說的話,其實算是該有些仇怨在的,所以這時候雖然氣氛不算尷尬,但也沒什麽好說的。


隻不過是有些好奇方懷的變化,但最終,徐妧也沒問他,為何舍棄了得天獨厚的氣運,不做那天命之子。


各人的選擇,終歸由其本心。


沉默了一會兒,方懷忽然說道:“說起變化,我倒是在這兒學會了做得一手好菜,要留下嚐嚐麽?”


徐妧看了眼玄囂。


他回望,嗓音清潤微冷:“依你。”


徐妧點點頭,對方懷說道:“那就麻煩了。”


“不麻煩!”方懷笑容不見過去的陰霾,多了幾分灑脫,他認真道:“就是有個要求。”


“你說。”


“跟我打一場如何?”依譁


屋內氣氛隨著這一句話,頓時有些凝固,躺椅上的女子瞪圓了清澈眼眸,她還記得徐妧這人,當初就是徐妧一劍給她劈回墟眼裏頭去的。


可這會兒說不了話,她隻能急得發出細碎的輕嗚聲。


徐妧對上方懷竟很幹淨的眼,其中,神色坦然。


”也好,對劍?“徐妧若有所思道。


方懷哈哈大笑:“就對劍!”


他隻想再堂堂正正地和徐妧打一場,不及生死,隻為釋懷。


往後的日子隻會是雲泥之別,所幸,今日還能了斷一個年少時有些尷尬的心願。








徐妧和玄囂離開這裏時,她忽然對玄囂說道:“我想到之後要去哪些地方了。”


“好。”


他不問去哪,她也不疑惑他為何不問。


“去看看,若還有任務,就都做了。”


“任務?”這倒是讓玄囂感到好奇。


徐妧難得露出笑容,抬手壓下一縷被風拂起的墨發,道:“嗯,任務。”


她有些明悟為何師長們總是擔憂她這般不停歇的走下去,她的確該多看看,多走走,閱人心與萬物。


起始便是終。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大師姐她一心向道。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8232-0-103.html

類似《大師姐她一心向道》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