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TXT小說網 > 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寵 > 第67節

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寵第67節


大夫人等人早已隨著大老爺進了天牢,如今老夫人已去,偌大的將軍府全靠林媽媽一個人支撐著。如今就連九姑娘也......林媽媽也有些不知所措,好在跟在老夫人身邊多年,還不至於自亂陣腳,一個大夫不行,那就多請幾個。


江明珠再次醒來已經是三日後了。


今日江大人也要問斬了,林媽媽強忍悲痛,吩咐好眾人別漏了消息,便親自去給姑娘煎藥去了,如今樹倒猢猻散,自將軍府出事以來,該走的早已走了個幹淨,唯有幾個忠厚的留在府內。


方青青這幾日分外難過,上次不過是被一個小小的瓷片劃了一下,誰知道那毒這般厲害,差點讓她毀了容。越想越氣不過的方青青又到荒院中找江明珠,勢必要毒死她才安心。誰知道人不見了,她就知道她一定是回將軍府了。帶了幾個人追到了金陵,就為了看她的笑話,氣一氣她,當然,氣死最好!


看著不過幾日便破敗成這樣的將軍府,方青青不無得意,她最恨的便是當年江明珠以將軍府嫡女的身份嫁給了表哥為妻,而她,家中庶女,憋屈的做了妾!家世不如她,容貌不如她,才情不如她,可她偏偏就是得表哥喜愛。可她仍然恨,恨自己不能做表哥的妻。隻有她死了,她才有機會。


一路進去,一個人也沒見,果然是已經落魄到這種地步了。抓了個小丫頭,隻說是陸府的夫人來看江明珠,小丫頭好騙,帶她進了翠微院中。


第83章 番外3


隻一進到屋內,她便嫉妒的紅了眼,她屋內表哥給的東西不及這裏的十分之一!憑什麽!


“咳咳.......環碧,環碧。”


江明珠醒來隻覺口幹舌燥,開口喚環碧進來,不過半晌無人應答,隻好自己起身,努力了半天終是坐起身來,不由半喘,還是身體太過虛弱了。她歎息。


“呦,姐姐可是大好了?”


方青青聽到室內有動靜,依依不舍的放下多寶閣上的羊脂玉白玉蘭擺件,進到裏間便見江明珠靠在床邊喘氣,不由張口挑釁。


江明珠厭惡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來做什麽?出去!”


“嘖,姐姐,可別急著趕妹妹走呀。妹妹我今兒個可是給姐姐你帶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姐姐難道不想聽一聽嘛?”


“說完就滾!”她平靜的道。


“你!”方青青怒火上湧,轉而又平複下來,無不快意的繼續說著,難掩其中惡意,“姐姐怕是不知吧,今日你父親就要問斬了,監斬的便是表哥,你都不知道,你父親母親跪在地下求表哥的樣子,真狼狽啊,可惜,表哥一點都未曾動搖!此時怕已人頭落了!哈哈........”


江明珠聞言驚怒攻心,又是一口鮮血上湧,卻不想在方青青麵前露出半點端倪,硬生生的咽下口中腥甜,眼前卻一陣陣發黑,咬牙道:“你說什麽?”


“姐姐真不知?哈,現在滿大街都去觀刑了,妹妹我來時可是特意去瞧了一眼,嘖嘖.....”


方青青看著臉色蒼白如紙,半死不活的樣子,恨不得她一口氣上不來,立刻去死!


“環碧!環碧!”她聲音淒厲將外頭打水回來的環碧嚇的扔了盆子就衝了進來。


“姑娘,姑娘,你怎麽樣?”環碧推開擋著路的人,衝到她跟前,擔憂的緊。


“去把這個賤人趕出去!趕出去!不要讓她踏入我將軍府半步!”


她指著方青青,氣的手指微抖,怒火朝天的恨聲道。


環碧聞言扭頭,就見方姨娘這個害了自家姑娘的人,端著一副盛氣淩人,小人得誌的模樣站在屋內,順手抄起一旁用來清掃灰塵的雞毛撣子便往方姨娘的身上抽去,想起日前差點給自家姑娘灌了毒藥,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硬是下了死手的抽。“你怎麽在這?誰允許你進來的,滾出去!”


硬是將方姨娘打的尖叫連連,左閃右避的躲著,口中咒罵著,卻抵不過環碧抽過來的雞毛撣子,隻得身份臉麵都不顧的往外逃。外頭方姨娘帶來了人見主子都跑了,也趕緊跟上跑了。


打完人的環碧,神清氣爽回來,便見自家姑娘倒在地上,唇邊血跡斑斑,早已沒了氣息!驚呼一聲“姑娘!”


到底還是被方姨娘的話刺激了,江明珠看著環碧追著她打,那狼狽的身影愉悅了她,可惜身體再也支撐不住了,呼吸漸漸困難,眼前景象開始模糊,想要開口叫一聲環碧,卻沒了力氣,終是不甘的閉上了眼睛........


此時,正在紮營休息的趙景川收到了端親王府的加急信件。


麵容冷峻的男子將信打開,看了信中內容後,不由悲怒交加,手中信件被握成一團,陸家,陸家,他怎敢!怎敢這樣對她!他尚不敢傷她半點的人,他怎敢如此對待!驀的心口一痛,便覺眼前一晃,差點摔倒在地,好在及時撐住桌案。想到剛剛的感覺,便覺不好,他有預感,她一定是出事了。


揚聲衝外喊了一句,“徐震。”


“屬下在。”踏進賬內的徐震隻覺頭皮發麻,不知何時惹得這祖宗發怒。


“你帶人回京,我要先走一步。”他冷聲道。


“將軍,前方一個自稱丹岫的姑娘要見您。”一個士兵進賬稟報。


“帶過來。”


丹岫被人帶進賬內,撲通一聲便跪在案前,“還請主子速速回京,姑娘怕是不行了,您若再不回去,怕是連姑娘最後一麵都見不到了!都是奴婢沒保護好姑娘,讓姑娘遭了小人算計,將軍府已出事,想必主子已有所聞,姑娘三日前被奴婢送出陸府,如今怕是回了將軍府。還望主子速回。”


丹岫隻覺背後驚出一身冷汗,主子氣勢更勝以往,不由將頭低的更低了,險些承受不住主子仿若鋒芒在背的眼光。好在主子隻是盯了她一眼,便抬腳出去了,急聲吩咐到,“備馬。”


不過一瞬便一騎絕塵而去,丹岫想了想,也趕緊追了上去,她也不放心夫人和環碧。


三日的路程硬是被縮短了一日半,趙景川一路疾馳,馬不停蹄的進了金陵。不顧路人,一路飛奔,橫衝直撞的來到了將軍府門前。下馬,手中韁繩一丟便進了府內,卻在翠微院門口被一個披頭散發的瘋女人撞了一下,還不待他斥責出口,便聽見一聲驚呼,“姑娘!”


他一驚,推開人便衝進去,卻見到他這一生最不想見到的場景,腳下不由踉蹌了下。那個嬌弱的女人躺在地上,唇角血跡斑斑,臉色慘白,那雙如星河燦爛的雙眸再也不會望著他了。再也不會柔柔的喊他佑安哥哥了。終是不能承受這痛,他捂住痛到無法呼吸的心口,忍不住一口鮮血吐出,心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怎麽可以,怎麽可以離開他!心揪成一團,他不過是微微放了手,自她大婚後,他偷偷看著她,沒來得及娶她為妻已經夠痛了,他不能看她對著別的男人笑,更不能看她同另一個男人生活。嫉妒幾乎讓他入魔,後來他便忍痛讓自己放手,得知她很好,他便放心的去了邊關,離開那天,他還偷偷去瞧了她,那時她還笑容燦爛,不過兩年,怎麽就........


臉上一陣冰涼,視線有些模糊了,他哭了嗎?原來他還有眼淚嗎?他踉蹌著走到她身邊將她緊緊抱在懷中,仍不敢相信她已離他而去的事實,摸摸她尚有一絲餘溫的臉頰,溫柔的道:


“瑤瑤別怕,佑安哥哥帶你離開這裏,再也沒有人能傷害你。佑安哥哥再也不會放開你了。你喜歡的文心蘭開了,佑安哥哥帶你去看。我帶瑤瑤去看花,帶你去騎馬,帶你去遊湖。再也不會讓你覺得無趣了。”


他抱起她,向外走去,看著懷中的女子,眼神柔情似水,口中喃喃自語,語氣溫柔的可怕。


環碧滿臉淚水呆呆看著這個身披鎧甲,滿身風塵卻氣勢驚人的男人小心翼翼將姑娘護在懷中,一步步離開,早已忘記反應,這是那個外界傳聞心狠手辣屠了謝府滿門,戰場煞星臨世的人嗎?


林媽媽在廊下不敢上前,隻口中悲呼,造孽,造孽啊.......


見環碧上前要攔,便搖搖頭,上前攔下她,“不必了,隨他去吧,不過是愛而不得,如今人都沒了,就隨他吧,隨他去吧。便是老夫人在,當初也是同意的,隻是一切都晚了啊,造孽啊......唉......”


端親王府,世子院內。


端親王拖著病體站在門前,臉色沉沉,“三天了,已經三天了!不能等下去了,皇上召見旨意都下了三道了!徐青,把門給我撞開!”


徐青也早已擔心不已,聞言也不再遲疑,便上前去一掌將門劈開,隻聽一聲悶響後,便歸於平靜。


關閉三天的門終是打開來,刺眼的陽光直射屋內,眾人也終於看清屋內的場景,所有人都忍不住頭皮發麻。


隻見屋內一個臉色慘白,麵容精致,唇紅似血且一身紅嫁衣的女子一動不動的坐在堂前,而世子同樣一身紅衣的半坐在女子腿邊,臉上放著女子顯得慘白的手,手指上鮮血一般紅豔的蔻丹在世子臉上形成鮮明的對比。而世子臥在她膝頭久久不動。


明明此時陽光正好,站在太陽下的眾人仍是覺得一股涼氣直衝天靈,硬生生的打了個寒顫,膽子小的此時早已哆嗦著腿軟倒在地。


端親王看著兒子這般模樣,一口氣卡在胸口,不上不下的難受極了。恨鐵不成鋼的大步踏進房內,一腳踹在趙景川的身上。趙景川悶哼一聲,倒在一邊,卻極快的起身接住幾乎要倒下來江明珠的身體,有些驚慌的輕聲安慰著:“瑤瑤別怕,佑安哥哥在這裏。”


端親王看著兒子這樣,心中也極是不好受。當年因為他的原因,導致兒子沒能娶這姑娘為妻,如今又是因為替他出征而導致這姑娘香消玉殞時,自己兒子連她最後一麵都未能見到。他能體會這份心如死灰,可是這不是他就此頹廢不起的理由。


咬咬牙,他出聲:“看看你如今成什麽樣子!你難道就不想為她報仇?聽說陸家那小子害她小產,又要用藥毒死她,你不給她報仇,如何有臉麵對她?現在外麵哪個不知江老將軍一家家破人亡都拜陸家所賜?你就不想找到幕後之人?在這頹廢有什麽用?啊?”


良久,就在端親王忍不住再開口時,趙景川終是開口,嗓音嘶啞卻透著狠厲:“我會讓他們都給瑤瑤賠罪的。”


端親王得此一句,便知他的話起了作用,心頭一鬆。有目標就好,有目標就不至於讓他這殘破身子到時候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殊不知他放心過早,不過三日京城風起雲湧,趙景川派兵圍了陸府,陸府兩百多口人一夜之間全都命喪黃泉!陸家二少爺及其愛妾在菜市口被一身黑衣,渾身鮮血隨著他每走一步便留下一個血腳印如同地獄厲鬼上來索命的趙景川生生活刮。據當時觀刑之人描述,那二人的慘叫繞梁三日經久不絕,膽汁都要吐出來了!活生生讓人如同墮身地獄一般,不禁想起幾年前謝家的事。活閻王一名是越傳越廣。


十天之內風雲突變,京城帝位易主,七皇子登上帝位仍舊一臉迷茫:“說來你可能不信,一覺醒來我成了皇帝.......”


江老將軍滿府通敵叛國一事迅速翻案,陸丞相之惡名傳遍天下。


老皇帝此時憋屈的窩在端親王府將自家蠢弟弟揍了好幾遍,他一覺醒來就蒙了,被自家親親侄兒掀下龍椅,逼著寫了傳位詔書後迅速被扔到了端親王府。今日一早更是和自家蠢弟弟一起被塞進一輛馬車直奔京城外,老皇帝內心崩潰:朕心裏苦,但朕什麽也不能說!看了看在馬車上睡得正香的弟弟,憤恨的在他臉上比劃起了拳頭.........


第84章 番外4


所有事都做完了,趙景川看著此時安靜躺在他床上的江明珠,眼神溫柔,


“瑤瑤可要等等佑安哥哥啊,我不會讓你在黃泉路上寂寞的,等哥哥處理完所有事,就來陪你。等我。”


說著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


他去找了天寶寺與天寧寺的大和尚,以天下蒼生要挾,想要獲得下一世的相遇。


其實江明珠死了已半月有餘,雖已是深秋,屍身仍舊腐敗了,散發著腐臭之氣,每日前來打掃的丫頭哪個不嚇的哆哆嗦嗦的。偏趙景川無所覺,日日都要抱著她入睡。


江明珠死去後便被困在了趙景川身邊,當她有意識後,便是他為自己穿上了紅似火的鳳冠霞帔,然後那個人眼含幸福,唇角微勾的換上新郎服,坐在自己邊上,挑了蓋頭,喝了合巹酒,側身睡在她身邊時,她是懵的。


她已經死了。她清楚地知道。可是他何時對自己有了這樣深厚濃烈的感情?她不過是幼時與他相識,大街上見到一身破爛,滿身傷痕的小可憐,一時心軟偷偷帶回府中,偷偷養在她房裏一段時日。後來被謝家找上門來,才知他是謝府不受寵的嫡子。再一次相見是十四歲到天寧寺陪母親小住,撿了身受重傷的他,精心照料,他那時過於無趣,整日裏繃著一張麵無表情的臉。那時她天性愛玩,不過幾日便將他拋於腦後。


直到她與陸瑾皓大婚,才從貼身嬤嬤口中得知他曾求娶她,父親看不上他小小謝府,更不用說他在謝府不受寵。後來又聽說原來他是端親王府丟失十幾年的嫡子,被因妒恨嫡姐嫁了心上人的謝夫人趁端親王出征時,偷走了剛出生的他裝作自己生下的孩子,十幾年來在謝府遭受虐待。回歸端王府後將謝府曾經打罵欺辱過他的人盡數斬殺,因此得了個活閻王的凶名。她那時還感慨來著,說是若是她遭如此欺辱怕早已瘋了。


而今她遭受巨大衝擊,這男人瘋了!他對她有情,抱著她的屍體頹廢三日,期間不知落了多少淚,不知說了多少情話。她從一開始的感動幾欲落淚到麻木隻用了短短三日。而後他振作起來,一舉覆滅陸府,活刮陸瑾皓方青青!她就站在他身邊,縱使不是人了,也在一旁吐得天昏地暗,偏他眼中隻有瘋狂快意,縱使這二人如何慘叫求饒,他都風輕雲淡的看著,直到他們活活痛死,刮下最後一點肉,流盡最後一滴血,他說:扔了喂狗!


她又驚又喜,不知如何是好。驚的是他如此冷血無情,喜的是他讓自己大仇得報。再後來,受的驚訝實在太多,她也開始波瀾不驚了。十天,改朝換代,不過他翻手覆雨,波瀾不驚間發生。


直到現在,她才麵色大驚,拚命阻攔,卻毫無用處,他聽不到她,也看不到她,她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的看著。


趙景川一點一點親手將她埋骨之地挖好,十指泛血也好似感覺不到疼。身邊是一身火紅嫁衣的她。終於挖好後,一個異常寬大的棺材被他費力的推進去,棺材大到能躺進去兩個人!


蘇江明珠終於知道他要做什麽了!可不論她怎麽做都是無用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男人和她一樣的紅衣,喝了事先備好的毒酒,抱著她躺進去,輕聲說了句:“瑤瑤,等我。”


便一點一點費力的合上棺材蓋,麵上都是得償所願的幸福,唇角自始至終都是翹起的。


她氣急,眼淚一滴滴落下:傻子!傻子!你怎麽這麽傻?我有什麽值得你這樣呢?傻子!


她飄在棺材上,想著等這個男人死了,魂魄像她一樣出來了,她一定會揪住他狠狠地罵他,打他。可是她等啊等啊,不知等了多久,等的她覺得好累好累的時候,還是沒見到他的魂魄出來,頓時急了,一下子衝進棺材裏,便是眼前一黑,便什麽也不知道了.........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寵。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58233-0-67.html

類似《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寵》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