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15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15節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大家,鞠躬感謝!

第14章

照片上看上去是深夜,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抱著站在一棟別墅前。

女人穿著一件極為清純的白色連衣裙,仰著頭,雙臂攀上男人的脖子。

男人微眯著眼睛,一隻手狠狠抓著女人的頭發,眼神好像在看什麽令人惡心的東西,姿勢卻又無比曖昧。

謝呈動了下指尖,滑到另一張照片上。

兩人的嘴唇吻在了一起,女人極盡嫵媚,男人在凶狠地撕咬。

趙贏震驚極了:“我日,我年紀還小,別給我看這麽刺激的東西,我受不了。”

趙贏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人了:“顧逾明不是一向家風很嚴嗎,聽說他都上大學了他家都還不讓他談戀愛,怎麽跟楊沁羽那種人滾一塊去了,這是什麽時候的事,是顧逾明跟林音訂婚之前還是之後?”

謝呈收起手機:“顧逾明生日那天晚上。”

趙贏看了顧逾明的背影一眼,小聲問道:“這些照片你是從哪裏搞來的,等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給林音看過這些照片嗎?”

這可比什麽去看楊沁羽的演出現場更讓人不可原諒了,說是捉奸在床都不為過。

出了這種事,顧林兩家的這場婚事八成是要告吹了。

“你沒給林音看?”趙贏越來越看不懂謝呈了,“你不是說要狠狠報複人家嗎,這麽好的看她痛不欲生、悔不當初的機會都不好好利用?”

謝呈沒說話,轉身去了洗手間,遠遠看見獨自站在走廊盡頭的女人,她靠著牆,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長長的眼睫微微垂著。

林音聽見腳步聲,看見停在自己腳邊地板上的人影,抬起頭,看見是謝呈,又把頭垂下了。

謝呈挨著林音靠在牆邊,從口袋裏掏出來一個打火機把玩著,聲音帶著一絲事不關己的慵懶:“你打算怎麽辦,原諒他?”

林音抿著嘴唇,她隻想一個人待一會,並不想跟人談心,尤其這個人還是謝呈:“你是來看我笑話的?”

“哪怕他跟別的女人接吻、上床,你也還是要堅持跟他結婚?”謝呈攥著打火機,有點嘲諷地挑了下唇,“你就這麽喜歡他,喜歡到連自尊心都不要了。”

林音轉頭看了看謝呈,語氣不悅:“你別亂造謠,他沒跟別的女人上床,沒有證據的事不要亂說。”

她氣顧逾明對她說謊,正在重新考慮他們的關係,但他並沒有做那些出格的事。

謝呈看了看身側的女人,懷疑她不是太傻就是太單純。

要不然就是太愛。

他的心情突然變得煩躁起來。

最初看見顧逾明出軌的證據,他是興奮的,是那種從內心深處的邪惡滋生出來的變態一般的興奮。

他第一時間就想把照片甩到她眼前,像趙贏說的那樣,看著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讓她也嚐嚐被心愛之人背叛的滋味。

反正他從來都不是一個高尚的人,他卑鄙邪惡,渾身上下沒有一寸皮膚是幹淨的,他是血淋淋和肮髒的產物。

隻有狠狠地羞辱她、折磨她,才符合他的本性。

人不能違背自己的本性,謝呈內心陰暗地想著。

當他側過臉,看見身側的女孩在用手背輕輕按壓自己的眼睛,手上沒來記得收起來的打火機火苗險些燒到手。

他愈發煩躁:“你哭什麽,你為了那種男人哭?”

冷不防的一聲,把林音嚇得一顫:“我沒哭,飛蟲迷眼了。”說著抬起頭,隻有一隻眼睛泛著紅,的確是被迷了眼。

女人的皮膚在走廊昏暗的燈光下泛著朦朧的冷白,粉嘟嘟的嘴唇微微抿著,像被人用手輕輕壓了一下的紅櫻桃,甘甜粘膩的汁水都在她嘴裏。

謝呈偏開眼,看著另一側的虛空處,視線找不到焦距。

林音回到餐廳,沒有胃口吃飯,顧逾明送她回家。

一路上林音都沒說話,直到車子開到林音家門口停下來,顧逾明探過身,想幫林音解安全帶。

林音擺下手:“不用了。”說著自己把安全帶打開了。

她靠著汽車椅背,看著車窗外麵牆上隻剩下葉子和枝條的薔薇,語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冷靜:“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吧,我需要好好考慮一下,我們還能不能在一起。”

顧逾明轉頭看著林音,摘掉眼鏡,揉了揉眉心:“我不過就是去看了楊沁羽的演出,沒做對不起你的事,你別胡思亂想。”

林音推開車門下車,顧逾明看著她走進別墅的背影,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助理,把最近的工作安排往後調了調。

一定是因為他最近工作忙,沒怎麽陪她,她在跟他鬧脾氣才會提出來分開。

他們的婚姻關係到兩個家族的利益,不是那麽容易退的。

林家父母早亡,隻剩下林琛在撐著,勢單力薄。林琛的妻子娘家原本是顯赫的家族,近幾年經營狀態每況愈下,不光對林家沒有任何幫助,還有可能成為林家的累贅。

顧家是百年名門,在宛城根基深厚,家大業大,林家需要仰仗他們顧家。整個宛城的豪門公子,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林音,所有見過他們的人都說他們般配。

隻要他把楊沁羽的事情摁住,她不會輕易跟他提出來退婚的。

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顧逾明就收到了林音的消息,她提出來分手。

顧逾明撥了林音的電話,打算好好哄哄她,告訴她他們的婚房已經快裝修好了,他專門讓人打通了一整層給她當舞蹈房,她一定會喜歡。

沒想到電話已經打不通了,他被她拉黑了。

顧逾明又打開微信,看見林音給他發了消息,點開是一張照片。

顧逾明看完,頓時感覺渾身的血液開始上湧。

“這張照片是誰發給你的?”顧逾明擦了擦鼻尖滲出來的汗,快速打了一行字,“音音,你聽我解釋。那天是我生日,你忙著跳舞,連我的生日都忘了,我心情鬱悶,喝了點酒。她又故意打扮成你的樣子,平時你連碰都不讓我碰,我才會,才會著了她的道。”

林音看著顧逾明發來的消息,她發照片給他不是想聽他的解釋和狡辯的。

她輕輕閉了下眼,緊抿雙唇,在手機上打了三個字:“退婚吧。”

--------------------

作者有話要說:

下章入v,因為上夾子,接下來的三天提前到零點更新,之後恢複到正常的每晚六點更新,謝謝大家!

第15章

今天是周六, 林音沒出門,溫倩過來陪她。

大哥忙著處理公司的事,二哥醫院加班, 他們還不知道她和顧逾明的事。

溫倩來的時候帶來一束含苞待放的粉色玫瑰花, 沒讓保姆動手,親自剪了花枝插在花瓶裏, 拿著上了二樓林音的房間。

林音站在窗邊,手機關機扔在床頭櫃上, 轉頭看見溫倩, 接過她手裏的花:“倩倩。”

溫倩觀察了一下林音的臉色, 見她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麽糟糕,稍微放下心來,笑了笑:“你看這花開得多好, 上麵還有露水呢。”

林音把花束放在一旁, 跟溫倩抱了一會。

她原本以為像顧逾明那樣的男人永遠不會背叛感情, 結果還是靠不住。最靠譜的永遠都是自己的親閨蜜。

溫倩輕輕拍了拍林音的背,她在電話裏聽林音說顧逾明的事, 氣得想殺人,一路上罵罵咧咧地趕來的。

等林音的情緒平複下來, 溫倩卷了卷袖子:“照片給我看看。”

林音拿了個盒子,開始收拾跟顧逾明有關的東西,一邊答道:“我手機在床頭櫃上,你自己看。”

溫倩打開林音的手機,看見那張照片, 氣得差點把手機摔了:“狗男女!”

照片上的背景是一間裝修得頗為奢華的別墅臥室, 應該是楊沁羽家。顧逾明閉著眼睛躺在床上,上身沒穿衣服, 那副銀邊眼鏡被摘了下來,腰帶也已經鬆開了,地上散落著一件淺藍色男士襯衫,和一條黑色女士蕾絲內褲。

顧逾明身旁躺在一個女人,身上穿著一件被扯壞了白色連衣裙,脖頸和鎖骨上有大片紅色的吻痕。

溫倩把林音的手機往床上一扔,衝去了洗手間:“我洗洗眼睛去。”

溫倩洗好眼睛回來,幫著林音一塊收拾東西,一邊對渣男賤女進行了長達五千字的辱罵。

“狗男女到底什麽時候勾搭上的,從上次顧逾明去機場接楊沁羽我就覺得不對勁,他倆到底什麽關係?”

“他倆以前肯定有事,你想啊。機場那件事顧逾明知道是楊沁羽故意找狗仔偷拍,他當著你的麵警告過她,她竟然還敢來勾搭顧逾明。”

“說明她根本就是有恃無恐,覺得顧逾明對她有情,不會對她怎麽樣。”

林音已經不關心顧逾明跟楊沁羽是什麽關係了,她隻知道,她跟顧逾明將不再有關係了。

林音打開衣櫃,把自己最平時最喜歡穿的那條白色的連衣裙拿了出來,是以前顧逾明送給她的,跟楊沁羽身上穿的那件一模一樣。

正如顧逾明所說,楊沁羽是故意趁著顧逾明喝了酒,打扮成她的樣子勾引他。

林音不覺得顧逾明冤枉,她隻覺得惡心。

“晦氣,”溫倩拿了把剪刀過來,遞給林音,“剪吧,剪得越碎越好。”

她想讓林音好好出出氣,好讓她的心情能好受一點,她那個溫軟的性格,憋在心裏不發泄出來會難受死的。

林音把剪刀放到一旁:“不剪,我嫌累手。”

溫倩拉著林音去了院子裏,問保姆要了個銅盆,把那件裙子放在盆裏,又遞給林音一個打火機:“燒了,不累手。”

林音點著打火機,讓火苗吞噬裙子一角。很快,整件裙子都燒著了,最後變成一片灰燼,被溫倩倒馬桶裏衝走了。

林音回到房間繼續收拾東西,好在她跟顧逾明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兩人之間的糾葛不算太深,收拾出來也就半個紙箱。

溫倩拿起箱子裏那條鑽石腳鏈:“步步生蓮啊,看著真有心意,早幹嘛去了,一邊跟楊沁羽睡覺,一邊送你東西,惡心。”

昨天晚上林音沒要這條腳鏈,是顧逾明臨走前掛在她家別墅大門上的。

結婚戒指也在箱子裏,林音一塊打包好,用快遞寄到了顧逾明的公司。

“怎麽不寄到他家裏,”溫倩咬了咬牙,“最好把那張照片也洗出來,一塊寄過去。他家不是家風很嚴嗎,讓他家人看看這位顧家長孫幹的好事。”

林音坐在臥室地板上,靠著衣櫃,好一會沒說話。

溫倩罵了顧逾明一會,走到林音麵前蹲下來:“你怎麽哭了,為那種渣男掉眼淚不值當的,別哭了。”

林音擦了擦眼淚,聲音還帶著哭腔:“我不是為了他哭,我是覺得對不起我大哥。我爸媽去世的早,我和我二哥就是我大哥帶大的,他要照顧我們,還要管理公司,他太累了。”

她答應跟顧逾明交往,很大一方麵原因就是因為顧逾明的家族。顧家可以在生意上幫到林家,這樣大哥就不用那麽辛苦了。

林音想到父母剛去世那會,那時候林琛不過才剛成年,公司裏的股東們虎視眈眈,都是林琛一個人撐下來的,她越想越難受,眼淚擦都擦不幹。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15.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