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16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16節

等林音情緒穩定下來,在家庭群裏說了這件事。

林琛和林瑜都沒回消息,到了平時下班的時間也沒回家。

林音擔心出事,打了個電話給林琛的助理,助理說林總早就下班了。林音又打了個電話到林瑜的辦公室,接電話的是同辦公室的一個醫生,說林醫生下午就請假走了。

一直到晚上十一點,林音看見大哥的車子開了過來,她趕忙迎上去,看見二哥也在車上。

兩個哥哥一直不對付,互相看對方不順眼,很少同乘一輛車。

車門打開,林琛和林瑜下車,兩人身上的衣服都不平整。

林音看見林瑜右手包著繃帶,走上前:“二哥,你們這是怎麽了?”

林琛一言不發地進了屋,林瑜抬手揉了一下林音的頭:“沒事。”

“這都滲血了還沒事?”林音邊走邊問,“你們去哪了,怎麽晚才回來?”

“打人去了,顧逾明這個畜生,敢欺負我妹!”林瑜進了屋換拖鞋,抬頭看見林音在哭,嘲笑她道,“小丫頭片子,哭什麽,別哭了。大哥二哥不是給你打回來了嗎?”

林音抱著林瑜受傷的手,又心疼又害怕:“血都把繃帶染紅了,大哥,二哥被人打了。”

“不是他被人打了,”林琛洗好手,從一樓的洗手間出來,把鬆開的襯衫紐扣上,鄙視了林瑜一眼,“是他自己沒對準人,打牆上去了。”

林瑜往沙發上一癱:“顧逾明他不敢還手,敢還手打死他。”

林琛踹了他一下:“先去洗手,你是個醫生,就這個衛生習慣嗎。”

林瑜起身:“我這不是被顧逾明給氣的嗎,氣糊塗了我。大哥你能不能別老逼逼我,拿出你揍顧逾明的時候那個爽利勁不行嗎。”

林琛看了看林音,朝她招了下手,讓她坐他旁邊:“別哭了。”一看見她哭他就心疼。

林音哭得更洶湧了:“是我拖後腿了。”

林琛歎了口氣,胡亂給她擦了下眼淚:“你這是說的什麽話,以為大哥是看上了顧家的勢力才讓你們聯姻的?”

“咱們家就算窮到去要飯大哥也絕不會讓你嫁給那種人。”

出了這種事,最難受的人就是林琛。顧家這門親事是他選的,他當時以為顧家家風嚴苛,顧逾明是個端方守禮的君子,沒想到他是那種人。

林音蹲在林琛麵前,輕輕把自己的頭擱在他的膝蓋上:“大哥,你別為我擔心,隻要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的就行了。”

“我跟顧逾明交往的時間並不長,跟他的感情並沒有多深。我難過不是為他,我是不想讓你們難受。”

林琛摸了摸林音的頭發,想到她小時候。母親去世的時候她隻有九歲,連頭發都不會自己梳,又不讓保姆梳,每次都纏著他,讓他給她梳。

他當時才剛成年,要顧學業,要顧公司,要顧一雙年幼的弟妹,恨不得把自己掰成十份用,哪有時間給她梳頭發。

他曾為此感到煩躁,覺得這個妹妹是個煩人精,隨便給她梳了幾下就把她打發走了。

但不管他把她的頭發梳得多淩亂多難看,她總是笑著跟同齡的女孩們炫耀,說這是她哥哥給她梳的頭發,說她雖然沒有爸爸媽媽了,她也是有人疼有人愛的,她有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小小的女孩笑起來有一對甜甜的小酒窩,聲音又軟又糯。

從那之後他才知道,她不是煩人精,是上天見他苦難,留給他小天使。

林瑜洗好手坐在沙發上,拍了拍自己的膝蓋:“小哭包,上二哥這來哭。”

林音坐在兩個哥哥中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把兩個哥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除了林瑜一拳頭踹牆上那一下受了點傷,兩人其他地方都沒受傷。

這事顧逾明理虧,他不敢還手。

林琛雙手手肘撐在膝蓋上:“音音的婚事先緩緩,要是遇不到好的,就在咱們林家當一輩子小公主好了,又不是養不起。”

林音還是有點擔心:“大哥,顧逾明會不會在生意上針對你?”

顧林兩家訂婚的事辦得很大,幾乎全城的人都知道,退婚必然也會鬧得沸沸揚揚,一打聽原因,竟是顧逾明劈腿女明星,顧家最重臉麵,這事傳出去不好聽,難保他們不會往林家身上怪。

林琛揉了下林音的頭發:“沒事,這些不該是你擔心的事。”

林音怎麽能不擔心,顧家的勢力太大也太深厚,明擺著的實力懸殊,林琛就算本事再大,應對顧家也會很艱難。

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顧家老太太就帶著兒子和孫子登門了,大包小包的禮物載了好幾輛車,滿滿當當地堆在客廳。

林瑜今天值班,林琛接待的人,林音在自己的房間裏沒出來,打開一條門縫往樓下看。

顧老太太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的確是病得厲害,顧逾明胳膊上纏了繃帶,臉上貼著創可貼,身上的傷看上去不少。

“啪”的一聲,顧父一巴掌打在顧逾明的臉上,讓他跪下來道歉。

顧逾明臉上的眼鏡都被打歪了,他不願意下跪,抿著唇站在茶幾旁:“這事是我對不起音音,我會補償她的。”

林琛冷眼看著顧逾明,不接受顧家的道歉,堅持要退婚。

顧老太太抹了把眼淚:“音音那孩子我是真心喜歡的呀,長得漂亮,心地善良,又乖巧,我就想著在入土前看見她嫁進我們顧家,這是我們顧家的福分啊。”

“外麵那個不要臉的女人怎麽配跟音音比,連給她提鞋都不配,”顧老太太用拐杖打了一下顧逾明,“這個不屑子孫,好好一樁姻緣不知道珍惜。”

林琛冷眼看著這家人演戲,半點不鬆口,最後兩家人不歡而散。

林琛連表麵的和平都不願意維係了,讓保姆把顧家帶來的禮物扔出門外,算是徹底跟顧家撕破了臉。

第二天是周一,林音來到歌舞團,從進大門開始就感覺有人在看她,還偷偷議論她。

等她一看過去他們就閉上嘴巴不說了。

劉曉青看見林音,拉著她到一旁,小聲問道:“你看網上的消息了嗎?”

林音完全摸不著頭腦:“沒有,怎麽了?”她這兩天光忙著退婚的事了,手機都沒怎麽摸。

劉曉青劃拉了一下自己的手機,遞到林音眼前,一邊生氣地說道:“這些人在造謠你,說謝呈之所以花五百萬捧你,是因為你被他包養了。”

劉曉青壓低聲音:“還說,謝總在宛城有套豪宅,專門用來跟你鬼混的。”

“我?”林音被驚得睜大了眼睛,“被謝呈包養了?”

她怎麽不知道她被謝呈包養了,要不要她把林琛給她的那張不限額度的黑卡曬出來?

劉曉青點開評論:“你自己看,編得像模像樣的,要不是整天跟你在舞蹈房練習舞蹈我就信了。”

林音接過劉曉青的手機看了看,發現不光有文字版的造謠和編故事,還有配圖照片。

是在那家粵式餐廳的走廊裏,燈光昏暗得過分曖昧,她靠在牆邊,低頭看地上自己的影子,謝呈一隻手插在褲子口袋裏,一隻手把玩著一隻黑色打火機。

打火機竄起火苗,他不看火光,轉頭看她。

劉曉青看了看照片:“套用網上的一句話,他看你的眼神實在算不上清白。”

連劉曉青都忍不住開始懷疑:“謝總他是不是喜歡你?”

林音把手機還給劉曉青:“不是,他連微信都不加我,怎麽可能喜歡我。”

林音因為這隻是一個小風波,冷處理一下,一兩天也就過去了,沒想到事情越鬧越大,整個豪門圈都知道了。

緊接著,顧家高調宣布跟林家退婚。

一些不知內情的人自然以為是林音背著顧逾明跟謝呈搞到了一起,顧家才會退婚。

林音就是再單純都看出來了,這是顧家設計好的,見她執意退婚,又怕顧逾明劈腿女明星的事對顧家的名聲不好,就把髒水潑到了她身上。

林音打開自己的手機,想找出來顧逾明和楊沁羽的床照,她翻遍了手機,連相冊垃圾桶都找了,始終找不到。

那張照片已經不知道什麽時候被人用黑客手段刪除了,一絲痕跡都沒留下。

林音下班,被顧逾明攔在歌舞團門口,他身上的傷已經好多了,臉色看上去很憔悴。

“音音,你跟我複婚吧,隻要我們複婚,那些傳言就會不攻自破。”

林音看了顧逾明一眼,她有點懷疑自己以前是眼睛瞎了,竟然覺得顧逾明是個正人君子:“我跟謝呈的流言是你傳出去的?”

顧逾明:“不是我,我再怎麽樣也不會把你和別的男人捆在一起,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嗎。”

林音:“那就是你們顧家。”

顧逾明的聲音低了下去,顯得有些無力:“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

林音看著顧逾明:“我手機裏那張照片也是你雇黑客刪除的?”

顧逾明:“我不能留下那麽明顯的證據,希望你能諒解。”

林音再次慶幸,幸虧她沒嫁給顧逾明,顧家根本就一個好人都沒有。

女人一旦清醒過來,就會變得非常無情。林音最初還很惡心顧逾明和楊沁羽,為此傷心。現在隻想感謝楊沁羽,讓她看清楚顧逾明和顧家的嘴臉。

顧逾明看著林音:“我沒想過要背叛你,那天晚上我喝了酒,醒來之後就在楊沁羽床上了,她借此威脅我,讓我去夢飛看她的演出現場,我心裏隻喜歡你。”

顧逾明看著林音對他防備的樣子,伸手抓住她的手腕:“音音,我很想你。”

顧逾明一向穩重內斂,險些做出一些失控的事。

林音從顧逾明手上掙脫開,揉了揉被攥得發紅的手腕,蹙著眉:“以後不要再跟我說這種話了,我們已經退婚了。”

“也不要再來找我了!”

歌舞團門來來往往都是人,很多人以前見過顧逾明來接林音,知道他是她的男朋友,結合著最近傳出來的流言,看著林音和顧逾明吵架,愈發信了林音被謝呈包養了的事實,湊在一旁議論紛紛。

“這就是林音的未婚夫吧,長得挺好看的,看上去還很有錢。”

“長得再好看能有謝總好看,再有錢能有謝總有錢?”

“那,那也不能劈腿吧,明明可以先分手再跟謝總交往的啊。”

“什麽交往啊,不是說包養嗎。真不看出來,所謂的古典舞女神居然是這種人,真是為了錢連臉都不要了。”

“她身上那件外套你們看見了嗎,沒看見logo對吧,我見過,是個很低調的設計師品牌的新品限量版,一件好幾萬呢。”

“她全身上下加起來起碼七八萬,肯定不是這個男人就是那個男人給她刷的卡。”

“沒準是人家家裏有錢呢。”

“你傻啊,家裏真這麽有錢會來歌舞團吃苦?”

無論什麽時候,人們最看不上的永遠都是出軌的那個和第三者。

林音並沒覺得那些話有多刺耳,因為她行得正坐得直,那些話落在她耳朵裏全被反彈成罵顧逾明和楊沁羽的了。

林音抬眸看了看顧逾明:“你去跟他們解釋一下,說劈腿的人是你,不是我,我就相信你是誠心悔過。”

顧逾明偏頭看了那幾個人一眼,緊咬著牙齒,最終還是說道:“對不起,我不能那麽說,我們顧家要臉麵。”

林音覺得好笑,鴉羽似的睫毛輕輕抬起:“你顧家要臉,我的臉就不是臉了嗎。”

顧逾明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眼裏一絲溫柔也沒有。她的眼睛看向別人的時候總是亮晶晶的,讓人如同沐浴在溫暖舒適的陽光下。

他從來沒有在她臉上看到過這種神情,冷漠得好像他是個陌生人。不,他現在在她眼裏連陌生人都不如,她就連對待陌生人也總是充滿善意。

他以為她不會提出來退婚,就算她提出來退婚的時候他也不覺得自己會失去她。直到這一刻他才感覺到,她是真的要離開他了。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16.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