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19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19節

“大少爺還抽煙了,二少爺也已經好半天沒說話了。”

大哥在家裏幾乎不抽煙,二哥是個話癆。林音心下了然,哥哥們已經知道她偷偷進歌舞團跳舞的事了,不然不會是這幅神態。

林音提了提手上的購物袋,深呼一口氣,鼓起勇氣推開客廳大門,像平時一樣,露出一対天天的小酒窩,聲音軟糯地喊人:“大哥、二哥,今天怎麽這麽早就下班了。”

“我買了兩件襯衫,你們試試合適嗎。”

林琛摁滅煙頭,林瑜坐在沙發上,兩人臉色都不好看,沒人回應她。

林音拿出襯衫,走過來,聲音越來越低:“這是我用自己的工資買的,是我第一次賺錢。”

林琛看了林音一眼,聲音低沉:“什麽時候開始的?”

林音垂下眼睫:“畢業之後。”

林琛沉著臉,毋容置疑道:“辭了,現在就打電話。”

每當大哥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就是沒有可以商量的餘地了。林音把求助的眼神看向林瑜,眼眶溢出水光:“二哥。”

林瑜垂著頭:“聽大哥的,辭了。”

林音抱著林瑜的胳膊晃了晃:“二哥,你不總嫌大哥管得寬嗎,你怎麽也這樣。”

林瑜:“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這事沒得商量。”

林音抿著嘴唇,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她看了看林瑜,又看了看林琛:“為什麽不讓我去歌舞團跳舞?”

從爸爸媽媽去世開始,每次她一提到跳舞的事,家裏準要發生爭吵。她無法理解,大哥二哥都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為什麽她不能。

林瑜抽了幾張紙巾摁在林音眼睛上,低聲道:“別問了,去打電話。”

林音把紙巾扔在地上,罕見地發了小姐脾氣,聲音尖銳任性:“我就要跳舞!”

她仰頭看著兩個哥哥,眼淚水怎麽都止不住:“我想媽媽了,我想成為像媽媽一樣的人。”

林音把視線轉向林瑜,三兄妹裏,林瑜長得最像喬芊芊:“二哥,你難道不想媽媽嗎?”

媽媽去世的時候,她九歲,林瑜十二歲。

十二歲孩子的記憶力遠比九歲好,很多事情林瑜記得都很清楚,他清楚地記得媽媽穿著漂亮的舞蹈裙在月光下跳舞的樣子,那麽美好。

也清楚地記得,她跳完人生中最後一支舞,縱身從高樓一躍而下,白色裙擺綻放成一朵血花,那麽肮髒。

她嫁人了,生了三個孩子,那支舞是跳給一個男人看的,那個男人是她歌舞團的男舞伴。

他們的父親開著車去酒店,路上聽到他們母親墜亡的消息,失神之下,車禍身亡。

公司的股東為了不讓股價跌太多,封鎖消息,把這件醜聞掩蓋了過去,対外隻說林氏集團董事長夫婦是共乘一輛車出車禍去世的。

“我不想她,沒什麽好想的,”林瑜垂著頭,緊咬著牙齒,“不要再說什麽要成為像媽媽一樣的人那種話。”

林音無法理解:“二哥,我記得你以前最喜歡媽媽了,你為什麽不想她,她要是在天上看到了,該多傷心。”

林瑜罕見得対唯一的小妹大吼:“閉嘴!”

林音大哭,長大後,她很少會哭出這麽大的聲音,她覺得委屈極了,為什麽哥哥們不理解她,為什麽他們這麽快就把媽媽忘了。

林琛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助理:“聯係歌舞團,把音音的工作辭了。”

林音走上前:“大哥!”

林琛收起手機,聲音冷硬:“從明天開始,不許再去歌舞團上班。”

“我不同意!”林音用胳膊擦了擦眼淚,轉身跑上樓,“砰”的一聲關上自己的臥室門。

林音趴在床上哭了很久,床單被眼淚打濕了一大片。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她照常去上班,找到陳老師,說自己不會辭職,沒有任何人能代替她辭職,她會好好準備團裏的舞蹈表演。

晚上下班,林音不想回家跟哥哥們吵架,一個人站在榮譽牆前,抬頭看著牆上喬芊芊的照片。

不知道過了多久,歌舞團的人幾乎都下班了,整個走廊和一樓大廳安靜得連一根針掉下來都能聽見。

已經是九月底了,晚上溫度降得厲害,林音抱了抱自己的雙臂,背著背包,轉身準備走,抬眸看見走廊盡頭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嚇了一跳。

那人看上去已經在那站了很久了,不動也不出聲,一直盯著她看。

“誰?”林音壯著膽子往前走了幾步,看清楚來人,“是你,你怎麽在這?”

謝呈走過去:“下班怎麽不回家?”

林音垂了下眼睫,聲音低落:“不想回去。”她今天打算找一家酒店住一晚。

“你找我有事?”

謝呈點了下頭:“去哪,我送你。”

林音上了謝呈的車,係上安全帶。

謝呈偏頭看著她:“天雲酒店?”

林音微微怔了一下,旋即輕輕點了一下頭:“好。”

她離家出走夜不歸宿,哥哥們一定會擔心。

天雲酒店是林氏集團旗下的,隻要她入住,林琛一定會收到消息。這樣既保障了她的安全,不讓哥哥們擔心,又表明了她不願意低頭妥協放棄跳舞的態度,兩全其美。

林音盯著謝呈看了好幾眼,沒想到這位雷厲風行的謝大魔頭是一個這麽細心體貼的男人。

她覺得他今天特別奇怪。

以往他總是冷著一張臉,說話也冷冰冰的,跟她欠了他很多錢或者騙了他很多感情一樣。

此時的是他眼神格外柔和,像冰雪融化之後的春天,含了熱切。

林音想了一下:“你是終於知道自己認錯人了嗎,知道我不是你那個白月光小戀人了?”

他們之間的一切誤會都是因為這個。

謝呈握著方向盤,聲音在夜色中顯得格外暗啞:“先帶你去個地方。”

很快,車子停在一個小巷路邊,男人朝著巷口抬了一下下巴:“認識這兒嗎?”

這裏是他們相識相戀的地方,七年前。六月的初夏,滿牆都是薔薇花,粉的、白的,挨挨擠擠開成一片,風一吹,地上全是花瓣。

林音仔細看了看,在自己的記憶裏搜索一番:“看著有點眼熟,但又完全想不起來,好像來過這,又好像沒來過。”

謝呈:“這就対了。”

林音愈發詫異:“什麽意思啊?”

“七年前你出過車禍,撞到頭了,”謝呈偏頭看著林音,視線落在她那雙水盈盈的眼睛上,聲音低沉沙啞,帶著一絲微不可查的委屈,“你失憶了,你把我忘了。”

“我記得那場車禍,我被一輛車撞了,躺在馬路邊,流了很多血。”林音盯著謝呈看了看,“但我真的不認識你。”

謝呈往林音身側探了一下身,漆黑的眸子緊盯著她:“你再看看我,我不信你會把我們之間的感情全忘了。”

男人長著一雙桃花眼,看人的時候天生帶著情,尤其當他這樣盯著人,說人和他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

這讓林音出現一瞬間的恍惚,她難道真的失憶過?

林音看著謝呈:“你跟我說說我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麽,我看看我能想起來嗎。”

謝呈看著窗外的小巷,七年前的那天和今天一樣,她因為跳舞的事和家人產生矛盾,大吵一架,從家裏跑出來。

林音看著眼前這位被稱為大魔頭的男人,實在無法想象自己跟他談戀愛的樣子:“我們是怎麽談戀愛的?”

男人傾身靠過來,一股淡淡的煙草味夾著雪鬆的味道飄進鼻腔,林音被一股幾句壓迫感的氣息籠罩著,身子往後靠了靠。

男人的嘴唇近在咫尺,仿佛下一秒就要吻住她。

他停下來,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他的聲音低沉,透著一股隱秘的癲狂,像一頭被困在籠子裏的囚獸:“知道你在約會那天車禍撞壞了腦子的時候我是高興的。”

他看著她:“隻有病痛和死亡才能把我們分開,其他理由我一概不接受。”

同時他又很不高興,換成他,他就算忘了全世界都不會忘了她。

“你記得全世界,唯獨忘了我,你說我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林音在謝呈眼裏看見一股巨大的悲傷,好像她真的在他心上狠狠捅過一刀,她整個人被他眼裏的那股悲傷淹沒,下意識地道歉:“対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拉開車門下車,繞到另一側,幫她打開車門,偏了下頭:“走,我帶你回憶。”

林音也想知道,她跟謝呈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麽,真是她失憶了還是有什麽天大的誤會。

不能他說什麽就是什麽,她需要親自驗證。

林音下了車,跟在謝呈身後,走進巷口。

--------------------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王小源的地雷,今天也要努力搬磚丫、娜小孩的營養液,謝謝大家!

第18章

謝呈在距離巷口兩三米遠的地方停下來, 坐在一側牆邊:“這裏是我們第一次見麵的地方。”

林音坐在謝呈對麵,抬眸看著他。

小巷又小又窄,月光照不進來, 想必白天也是見不到太陽的, 牆邊的石縫裏長了草,男人穿著昂貴的西裝, 氣質矜貴,眉眼冷峻, 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遠處傳來打架鬥毆的聲音, 有人被打了, 發出一聲慘叫。啤酒瓶被砸碎,垃圾桶滾在地上。

聽聲音應該就在巷子深處,林音有點害怕得縮了縮身體。

很快, 遠處的鬥毆聲消失。幾個年紀不大的小混混從裏麵走出來, 為首那人唇角出了血, 牛仔褲膝蓋被磨出洞,嘴裏罵罵咧咧。

其中有人穿著校服, 上麵印著某中學的標識。

林音看著他們走過去,抬眸問道:“這裏經常發生打架鬥毆事件嗎?”

謝呈骨節分明的手指捏了捏自己的指關節, 低聲:“嗯。”

林音沒說話,等著謝呈繼續往下說,聽他講述他們的愛情故事。

男人靠牆坐著,右腿膝蓋曲起,右手手肘擱在膝蓋上, 姿態看上去吊兒郎當, 跟剛才走過去的那群人像是同一類人,隻要脫掉身上熨燙整齊的西裝就能融入他們。

他整個人坐在一團黑暗中, 隻有腳尖被月光點了一下。他的聲音的夜色中顯得低沉,充滿磁性。

林音忍不住被他們的愛情故事吸引了,聽到情深處,眼眶微微濕潤。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19.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