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24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24節

從驕縱傲慢的資本家大小姐, 到被心上人感化, 變成一個同情弱小、熱愛祖國的革命者,林音詮釋得很好。

中間有一段表達被感化的過程,男演員抱著她纖細的腰肢, 把她高高托起、旋轉、身體追逐。

趙贏在心裏臥槽一聲, 沒想到在這種紅星閃閃的舞蹈劇裏也能看到如此纏綿悱惻畫麵。

趙贏轉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謝呈, 這人十分霸道,占有欲極強, 看見心愛的女人跟別的男人這樣那樣,要氣死了吧。

謝呈偏了下頭:“看我幹什麽。”

趙贏:“剛才那個男的, 手放她腰上了,你不生氣?”

謝呈抓起桌上的水杯,骨節分明的手指擰開瓶蓋,仰頭喝掉小半瓶,攥了攥瓶身:“那是藝術。”

表演繼續, 到了後半階段, 林音跟其他舞者一起站在舞台上,一陣雜亂的槍聲響起, 她胸口中槍,開出一朵血花,整個人隨著衝擊力往後倒,緩緩墜落,倒在男演員的懷裏。

死得極其淒美。

因為《莊薑》的出圈爆紅,林音已經小有名氣了,盡管是配角,晚會導演還是給了她一個特寫鏡頭。

表演還沒結束,晚會後台的評論就炸了。

“戰損美人,yyds!!!”

“這個淒美的破碎感簡直了。”

“死得太好了。”

“是跳《莊薑》的那個舞蹈演員吧,以為她穿古裝一絕,沒想到穿旗袍也能美成這樣。”

“我好喜歡看美人吐血,我是不是變態啊,可是她好美啊,啊啊啊!”

“我要魂穿那個男演員,姐姐死在我懷裏吧!”

......

下一個節目是楊沁羽的唱歌表演,為了一雪前恥,找回上次宣傳片battle失敗的場子,更是為了在顧逾明麵前把林音比下去,楊沁羽準備為了這個節目準備了很久,下了血本。

光是她身上那件裙子就花了一百多萬,加上鞋子、首飾,一共花了兩百萬。

上次她插足豪門婚事的事情爆出來之後,被罵到不敢開微博私信,並大量脫粉,手上的代言也黃了好幾個,違約金賠了不少。

經紀公司看她風頭不行了,準備雪藏她,她把顧家搬出來,才算保住了飯碗。

楊沁羽什麽都不怕,隻怕兩樣,一個是窮,一個是顧逾明不愛她。

她原本的計劃是,等小三事件的熱度過去,借著這次晚會的機會驚豔亮相,重回巔峰。

沒想到到她表演的時候收視率突然降了一大截。

觀眾都去看林音的戰損美人了,沉浸在裏麵出不來,不停地刷視頻播放量,刷評論,沒空看下一個節目。

楊沁羽驚豔亮相的計劃泡湯,坐在化妝間裏,氣得差點把手機摔了:“又是林音,又是她!”

自從遇到林音,她一件好事都沒遇到過,事業遭遇滑鐵盧,現在就連顧逾明都嫌她煩,不肯接她的電話。

助理幫楊沁羽卸妝,一邊安慰她道:“剛才您表演的時候顧總在下麵看得很認真呢。”

“聽說顧總定了九百九十九朵百合花,一會準過來找您。”

楊沁羽的臉色這才好看一點。

晚會結束,晚宴開始,特邀觀眾和參加晚會的演員、明星們都可以去宴會。

林音卸好妝,脫掉身上染了人造血的旗袍,換上自己的衣服,準備回酒店,被劉曉青硬拉著留下來,讓她陪她參加晚宴:“聽說宴會的廚師是從五星級酒店特地請過來的,咱們去吃點東西,你肚子不餓嗎。”

林音的確有點餓了,又央不住劉曉青的請求,決定陪她一會。

林音沒帶禮服,問台裏的工作人員借了一套穿上,跟劉曉青等人一塊去了晚宴會場。

劉曉青抱著林音的胳膊,邊走邊興奮地說道:“你剛才看手機了嗎,你又出名了你知道嗎,從此戰損美人冊上有了你的名字,還得是榜首。”

“沒看,”林音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朋友圈,大哥二哥沒給她的朋友圈評論點讚。

他們肯定看見了,平時不管她發什麽,二哥都會在評論幾句逗她玩,大哥工作太忙,至少也會給她點個讚的。

林音收起手機,慢慢來吧,總有一天大哥二哥會來看她跳舞的。

晚宴會場已經來了不少人,俊男美女,觥籌交錯。

林音一眼看見了謝呈,他個子高,氣質矜貴,又帶著一種獨特的慵懶,站在人群裏非常顯眼。

晚會的女主持人正在跟他搭訕,笑靨如花。他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跟人隻保持著表麵上的禮貌,女主持人明白高攀不上,訕訕地笑一下,端著酒杯走了。

謝呈走到宴會的陽台上,吹了吹風,掏出一根煙點著。

聽見一旁有個男人在自言自語。

“我身高一米八二,年齡二十五歲,家裏一共三個人,爸爸是中學老師,媽媽做財務工作。我家裏有兩套房子,其中一套是婚房,一共九十平,沒有貸款。我沒有,”男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表白發言稿,繼續結結巴巴地排練,“沒有不良嗜好,不抽煙不喝酒,工資卡裏一共有四十萬,都是我自己賺的,將來都上交給你.......”

謝呈一邊抽煙,一邊饒有興致地站在一旁看著。

他很少管別人的閑事,也從來不是個熱心人,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個壞人。

大約是這個男人過於真誠,讓人覺得深情不應該變成失望,他對他頗有那麽幾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謝呈拿起一旁讓王助理送過來的一束玫瑰花,從裏麵摘出來一朵,遞到男人手上:“這樣成功的概率會大很多。”

李雲堇連連道謝:“我一會就去表白,要是成功了將來請您吃喜糖。”

謝呈吸了口煙,頷首,遞過去一個鼓勵和祝福的目光。

李雲堇的鬥誌更足了,看了一眼表白稿,繼續剛才的排練:“說到哪了......將來都上交給你。雖然我家條件沒有你家好,但我會把我的全部都給你。而且......而且我們有共同的愛好和夢想,我喜歡你,林音!”

謝呈:“???”

他摁滅煙頭看過去,這才認出來,這個男人是林音的舞伴,台上的服裝和化妝掩蓋了他的麵容,導致他一開始沒認出來。

李雲堇把排練稿收起來,握了握手上的玫瑰花,激動又忐忑地準備向他暗戀已久的舞伴告白。

突然,他手上的玫瑰花不翼而飛,被人生生奪走了。

李雲堇:“???”

他看了看眼前的男人,這個人怎麽回事,不是鼓勵他表白嗎,怎麽突然又把花搶走,還臭著一張臉走了。

謝呈走進晚宴會場,遠遠地看見林音。

她穿著一件白色吊帶禮服,燈光下皮膚白得像是會發光,手上端著一杯果酒,旁邊站在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看樣子正在跟她搭訕,被她打發走了。

走了一個又來一個,一個一個又一個,這些人是沒有自己的老婆了,謝呈咬了下後槽牙,都來搶他的。

王助理走到謝呈身側,低聲說道:“顧逾明做了一個百合花的花房,就在宴會廳的隔壁,是準備送給林小姐的,還叫了記者過去拍,看樣子是在為顧林兩家恢複聯姻做鋪墊。”

“恢複聯姻?”謝呈冷冷地挑了下唇,“他可真敢想。”

王助理:“林琛遇到了一些生意上的麻煩,幕後黑手是顧家。顧逾明應該就是想借此威脅林小姐,隻要她願意恢複聯姻,他就幫林琛解決危機。”

“林小姐最緊張的人就是她的兩個哥哥。”

謝呈慢條斯理地理了理西裝領口,拎起陽台上的玫瑰花,穿過人群,走出宴會廳,一把推開那間所謂的花房的大門。

房間被百合花淹沒,牆麵鋪了燙金淡粉的牆紙,上麵鑲嵌著一朵朵白色的百合花,房間裏立著藝術造型的花柱,浪漫至極。

顧逾明正站在鏡子前整理襯衫領口,聽見聲音回過頭,皺眉道:“你怎麽來了,你要幹什麽?”

謝呈沒說話,走上前,把房間中間那束最漂亮的百合花碾在腳底,一看就是來砸場子的。

黑色皮鞋踩在純白的花朵上,花瓣沾上灰塵,看上去肮髒又狼狽。

精心準備的場景被情敵破壞,顧逾明氣得攥了攥拳頭:“你是不是有病。”

他把拳頭握得很緊,想把謝呈狠狠打一頓,但他不能。謝家的勢力太大了,就算是顧家的長輩都不敢輕易得罪謝呈。

誰都知道,謝呈這人表麵上人模人樣,實際上是一隻逮誰咬誰的瘋狗。

顧逾明深呼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的目的不是跟謝呈打架,是把林音追求回來,讓她嫁進顧家。

他從小就比同齡人早熟,這輩子很少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隻有對林音,他後悔了,後悔沒有留住她。

生日那天他不該去找楊沁羽,被楊沁羽算計,拍了照片,弄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

他是顧家這一代最優秀的孩子,從小就是模範、榜樣,因為這件事,他在家族裏抬不起頭。

倘若林音願意恢複聯姻,結婚後她就是他的丈夫,沒有哪個妻子願意看見自己的丈夫被摘指,她一定會站出來為他說話,幫他解釋,說他跟楊沁羽根本就什麽都沒發生。

至少,他跟林音認識之後,他跟楊沁羽什麽都沒發生,

想到這兒,顧逾明彎腰把被謝呈碾壞了的百合花撿起來,扔進垃圾桶裏,從一旁的花柱上挑了幾朵開得最豔麗的代替被謝呈弄壞了的那幾朵,這是他一會兒要送給林音的。

還沒等他把花束弄好,又被謝呈一把拍翻,碾在腳底。

顧逾明忍了又忍,銀邊眼鏡下,一貫沉默溫和的眼睛射出一道陰鷙的光。

謝呈一腳把地上的白色百合花踢開,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紅色玫瑰花:“白百何不適合她,紅玫瑰才是她。”

顧逾明送她九百九十九朵白百合嗎,他送她九朵紅玫瑰。以少贏多,才叫碾壓。

顧逾明覺得好笑:“你根本就不了解她。”她純白無暇,纖塵不染,隻有雪白的百合配讓她捧在懷裏。

謝呈伸手,慢條斯理地擺弄手邊的玫瑰花,他手指修長,骨節分明,泛著冷白,沒有溫度一般,竟與大紅的玫瑰花瓣莫名相配。

玫瑰帶刺,熱情得過火,顧逾明從未把這種花跟林音聯想在一起過,沒回都送她百合花。

謝呈擺弄玫瑰花,拇指在又薄又滑的花瓣上輕輕揉捏,像在摩挲女人身體最嫩處的皮膚,眼神強勢,誌在必得。

男人之間,很容易就能看出來對方的暗示,顧逾明在謝呈臉上看見赤果直白的占有欲,仿佛她已經變成了他的女人一樣。

顧逾明往前走了半步,唇角惡劣地勾起,用隻有兩個人的聲音說道:“她跟我已經訂過婚了,她是我的未婚妻,知道什麽叫未婚妻嗎?”

顧逾明低聲笑了一下:“未婚妻就是,除了結婚這件事沒做,其他該做的事全部都做了,是、全、部。”

“怎麽,不信?”顧逾明壓低聲音,“她的左邊乃頭下麵有一顆粉色的痣。”

顧逾明的話音還沒落,耳邊響起破風聲,他甚至都沒看見謝呈的拳頭是怎麽砸過來的,等他嚐到嘴邊的血腥味,整個人已經被掀翻到了地上,將身後的百合花立柱壓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顧逾明扶了下被打歪的眼鏡,抬手擦了擦嘴邊的血跡,看著謝呈猶如野獸般凶狠暴怒滿眼猩紅的樣子,勾唇笑了:“打啊,你就算打死我也已經無力回天了。”

“你來晚了,謝呈。”

--------------------

作者有話要說:

快,音音,趕緊把衣服脫了給謝哥檢查檢查,那個什麽地方到底有沒有痣!

————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24.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