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三友小說網 > 白月光訂婚之後 > 第28節

白月光訂婚之後第28節

謝呈扶著她的腰,把她往他懷裏一帶,車子堪堪從她身旁擦過去,有驚無險。

林音從謝呈懷裏出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險,謝謝你救我。”

謝呈:“夫妻之間不用這麽客氣。”說完拉起林音的手,帶著她過馬路。

林音跟在謝呈身側,昂頭看著他,覺得這種感覺還挺奇妙的,印象中上次被人牽著過馬路還是小時候。

跟顧逾明在一起的三個多月都沒這樣過。

到了馬路對麵,林音把自己的手從謝呈手心抽走,跟在他身側走進咖啡廳。

謝呈找了個靠窗的位子,他喜歡靠著窗口,因為可以把門裏門外的景象盡收眼底,當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就會覺得安全。

林音也喜歡靠窗,因為可以看到窗外的美景、路上的行人等各種美好的東西。

林音看著謝呈:“你為什麽要跟我領證,你從我身上什麽都得不到。”

謝呈:“家裏催婚催得緊,我需要一張結婚證。”

林音想到她跟謝呈之間的各種狗血誤會:“想嫁給你女的女孩子挺多的,為什麽是我?”

男人坐在椅子上,抬眸看著她,語氣傲慢得像一隻開了屏的花孔雀:“因為她們都配不上我。”

林音被逗笑了:“你這是在誇你自己還是在誇我?”

謝呈目不轉睛地看著林音,緊盯著她的眼睛:“你呢,為什麽答應結婚?”

林音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這家的拿鐵做得醇厚,隻是味道偏苦,她往杯子裏放了一塊方糖,一邊輕輕攪著咖啡,抬眸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已經想得很清楚了:“第一,你長得帥,每天對著這樣一個男人是很讓人爽心悅目的。”

謝呈心情很好地挑了下唇,語氣愉悅很多:“繼續。”

林音:“第二,你不會阻止我跳舞,跟你在一起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謝呈點頭。

“第三,”林音頓了一下,垂著眉,微微抿了一下嘴唇,抬眸看著謝呈,說出了自己最主要的結婚動機,“顧家太卑鄙了,聯合其他家族製裁我大哥,隻有你能幫到我們家。”

“當然,我們家也不會讓你吃虧的,我知道你們謝氏集團想進軍醫療行業,我們林家當年就是做醫療起家的,基礎雄厚,等我家的危機過去了,可以給你提供很多幫助,你幫我,我幫你,這是雙贏。”

謝呈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的眼睛真幹淨,又幹淨又純粹,像一汪緩緩流淌的清泉,半點雜質都沒有。

還真是天真得可愛。

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沒錯,隻不過她不懂,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同樣適用於商界廝殺,他完全可以在林琛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把林家一口吞了,那些雄厚的醫療基礎就變成他的了。

這樣才更符合他雷厲風行、冷血無情的作風。

謝呈擺出一副精明的商人姿態,語調卻帶著一絲慵懶:“你從我身上得到了三點好處,你的理想,我的錢,和身子。”

林音臉一紅:“我沒想貪圖你的身子,我的意思是過眼癮,過個眼癮就行了。跟一個長得好看的男人結婚總比跟一個長得醜的男人結婚要好。”

謝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好看的眉眼微微抬起,盯著眼前的女人。

林音心裏知道,相比起她從謝呈身上得到的東西,謝呈從她身上得到的東西就太少了,少得像在做慈善。

於是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她非常善解人意地說道:“你有權利隨時終止這段婚姻,我沒有任何意見。你還可以讓你的律師擬一個協議,離婚後,我不會帶走你的任何財產。”

謝呈眸光微壓:“協議?離婚?”

林音信誓旦旦地說道:你剛才不是說你是為了應付家裏的長輩嗎。你放心,我不會纏著你的,你隨時可以提出來離婚。”

謝呈靠在椅背上看著林音,沒再說話,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麽。

片刻後,謝謝呈起身:“送你回家。”

林音叫住他:“等等,我還有個請求。”

謝呈斜靠在椅背上,偏頭看著她:“什麽請求?”

林音:“我們結婚的事情能不能先不要公布出來,隻需要你家的長輩知道就行了。”

謝呈饒有興致:“給我個不能公布出來的理由。”

林音想都沒想就接上了:“因為......刺激。”

謝呈低聲笑了一下:“好。”這個理由他接受。

林音跟著謝呈起身去停車場,不能公開的理由當然不是因為刺激,是因為她大哥二哥。

兩個哥哥不喜歡謝呈,大哥覺得謝呈卑鄙無恥、凶狠暴戾,二哥跟謝呈一直都是死對頭,恨不得把他的頭擰下來。他們不會接受她跟謝呈領證的。

尤其他們要是知道她是為了家族公司的利益跟謝呈結婚,就更不會同意了。這在林琛林瑜眼裏就是賣妹求榮,他寧願現在就宣布公司破產也不會接受謝呈的幫助。

謝呈知道自己在林琛林瑜眼裏是個什麽形象,猜到了林音的顧忌:“我會用國外的公司,以投資的名義入股,不會讓你大哥知道背後的人是我。”

“謝謝,”林音轉頭看著謝呈,原來他知道她大哥二哥不會接受他當他們的妹夫,“對了,你家那邊如果需要我幫你應付,比方說在長輩麵前扮演恩愛夫妻什麽的,我都沒問題。”

“秀恩愛,”謝呈點了下頭,“好。”

難得她主動對他提什麽要求,他也不好拒絕,總要滿足她,給她一個施展才華的機會的。

接下來是國慶假期,林音回家住了幾天,國慶假期過後照常上班,一走舞蹈房就被劉曉青拉住了。

劉曉青一邊吃早餐一邊抓著林音問:“你沒去跟謝總領證?”

林音:“沒。”

她這邊除了溫倩沒人知道她跟謝呈領證了,怕消息泄露出去被大哥二哥知道。

劉曉青:“沒領證好,謝總那人雖說有錢有顏,但是吧,總讓人覺得有那麽一點毛骨悚然的涼颼颼的感覺,萬一是個隱藏的變態怎麽辦,你說是不是。”

林音笑了一下,謝呈是不是變態她不知道,她隻知道她已經跟他領證了。

劉曉青小聲說道:“晚宴那天李雲堇是不是想跟你表白啊,我看他紅著臉,想開口說什麽,後來被楊沁羽打斷了。”

林音熱了熱身,開始訓練,一邊答道:“別亂說啊,沒有的事。”

劉曉青又開始說楊沁羽:“晚宴的時候她被謝總瞟了一眼就不敢吭聲的樣子,可把我笑死了,我當時就應該錄像,反複播放,看她還怎麽囂張。”

林音現在可沒空管楊沁羽,她在準備不久後即將開始的桂花杯舞蹈比賽。

桂花杯是中國□□主辦的,每三年舉辦一次,含金量極高,堪稱舞蹈界的奧斯卡,每一屆的獲獎者都成了舞蹈界舉足輕重的人物,是每個舞者最向往的獎牌。

歌舞團最近沒有表演,林音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準備比賽上,團裏除了她還有幾個人報名,周盼盼、李雲堇等人都報了。

林音讓劉曉青也報,劉曉青直搖頭:“你怎麽指望一條鹹魚開始奮鬥,你是不是瘋了!”

劉曉青說道:“可惜桂花獎都是單人獨舞,不然你可以跟李雲堇組隊,你倆磨合得挺好。話說你真不考慮一下李雲堇嗎,他人真的特別好。”

林音現在誰都不考慮,她已經是個有婦之夫了,盡管她跟她法律意義上的丈夫沒有太深的感情,也沒產生任何身體上的關係。

門外傳來聲音:“林音,有人找。”

林音出去看了看,竟然是顧逾明,他怎麽還有臉來找她。

林音走過去,臉色並不好看:“你怎麽來了,不管有事還是沒事,都請你離開。”

顧逾明看了看林音,她穿著訓練時穿的舞蹈服,額頭有汗珠,剛出來眼神亮晶晶的,一看見是她,眸子裏的光一下子暗了下去,跟他說話時聲音泛著冷意,早已不複往日溫柔。

顧逾明被林音的神情刺痛了:“音音,我們不至於到這個地步,不至於的。”

林音往後退了一步,跟顧逾明劃清界限:“怎麽就不至於了,你劈腿楊沁羽我們最多分個手,以後不用再見麵,可你聯合別人對付我大哥。”

他應該知道,她的兩個哥哥是她的底線。

“我沒想真對你大哥怎麽樣,我隻是想讓你回到我身邊,難道這也有錯嗎。”顧逾明看著林音,威逼利誘,“隻要你答應恢複聯姻,你大哥的經濟危機可以立刻解決,我保證!”

林音看了顧逾明一眼:“不需要。”

她忍不住想了一下,倘若沒有謝呈,顧逾明用林琛用整個林家架在她的脖子上逼她就範,她的一輩子就毀在顧逾明手上了。

想得越深林音越覺得脊背發涼。

“你不會天真地以為謝呈會幫你吧,他隻不過是裝裝樣子哄你罷了。”顧逾明往前走了一步,伸手要去抓林音的手腕。“那天你沒跟他去民政局領證,我很高興,一定是因為你心裏放不下我,對不對?”

“你想多了,”林音縮回手,一臉戒備地看著顧逾明,指了指電梯的方向,“出去,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說著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顧逾明隻好作罷:“好,我走。等你冷靜下來,想清楚了我們再談。”

顧逾明走後,林音後背的涼意久久才散去。

她冷靜了一會,打了個電話給謝呈,想問問他,她能不能搬到他的房子裏住。

顧逾明能找到歌舞團,說不定哪一天就找到她住的酒店了,那樣太危險了。

謝呈正在開會,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眾人全看了過去,都感到很奇怪,謝總的手機怎麽會響,他以前隻要一開會就調成靜音,還要求他們都把自己的手機調成靜音。誰的手機鈴聲敢在開會的時候響起來就卷鋪蓋走人,為此他以身作則,進入謝氏五年,手機一次都沒在會議室裏響起來過。

現在,這個規則竟然被他自己打破了,各位高管們看似在認真開會,實際上注意力早就在謝呈的手機上了,紛紛猜測,究竟是何方妖精,竟然勾得他們家不近女色冷血無情的總裁破了戒。

謝呈把手機放在耳邊,壓低聲音:“喂。”

由於會議室過於安靜,加上一種神奇的八卦氣場的加持,在場很多人都聽到了從總裁的手機聽筒裏漏出來的一道女聲,又嬌又柔,跟撒嬌似的:“謝呈。”

果然是妖精。

更神奇的是,一向工作狂的謝總今天竟然早早地下班了。

當時財務總監正在向謝呈匯報工作,匯報完了說自己有點工作上的想法想要交流交流。

謝呈合上筆記本電腦,拿起手機和車鑰匙起身:“整理一下發我郵件就行。”

財務總監看了一眼時間,這個點距離謝總下班還早,不會是公司出什麽事情了吧,一臉緊張地問:“怎麽了謝總?”

謝呈從辦公椅上起身:“什麽怎麽了?”說完走出了辦公室。

同樣是工作狂的財務總監感到很失落,謝總竟然不陪他加班了。

他摸了摸中年發福的肚腩,又抓了抓禿了一半的頭發,不知道自己究竟哪裏比不上謝總手機裏的那個小妖精。

林音一下班就回酒店收拾行李,謝呈派了司機來接她,帶她去了謝呈住的房子。

謝呈家的房子很大,裝修偏冷色調,以灰色、黑色為主,看上去冷冰冰的,沒什麽生氣。

林音給自己找了個房間,歸置好行李。又在房子各處看了看,想找一個空間大的地方練舞。

住在酒店沒這個條件,在林家也不行,哥哥們不讓她跳舞。

林音很喜歡謝呈這兒,因為這兒足夠安全,也足夠自由。

林音洗好澡從臥室出來,看見客廳的門被打開,謝呈從外麵走了進來。

男人穿著一套熨燙整齊的西裝,敞著懷,骨節分明的手指扯了扯領帶,抬眸看向她:“我回我自己家,你很吃驚?”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白月光訂婚之後。本章網址:http://www.3utxt.com/chapter/60552-0-28.html

類似《白月光訂婚之後》的精彩小說